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四十九章 野 心

第六百四十九章 野 心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孙尚香很自信,同时也很疑惑,明眸中吐露着疑色,看着陶商把那名不起眼的亲兵叫道跟前,念念有词,神神叨叨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难道他在临比试之前,向那名亲兵临时传授什么武技?”孙尚香这样猜测着,这也是她唯一能猜到的解释。

    孙尚香的小脸上,不屑又自傲的表情,更加浓烈几分,显然她不相信,一名小小的亲兵,临时被陶商教了几招,就能够打得过自己。

    要是那样,这名亲兵简直是天赋超绝,怎么可能还只是一名小小亲兵,早就成了大将了。

    孙尚香狐疑,左右那些大将们,个个也很狐疑。

    要说他们的大王,从讲武堂中挑选一名武生,跟那孙郡主进行比试,他们倒是相信有取胜的机会,毕竟,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,多也是从讲武堂中走出来,对那个卧虎藏龙的地方,深为了解。

    可是,陶商偏只从眼前亲兵中,随便挑一名,就要跟孙尚香比试,这就让他们没有信心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荆轲,作为亲兵统领,帐前这些亲兵的实力,他最清楚不过,陶商所选那名亲兵,武力值撑死也就50出头,这样的实力,焉能跟孙尚香一战。

    就在孙尚香的傲然不屑,众将的狐疑不信中,陶商已完成了召唤,对那亲兵自信的一拂手,“去吧,去跟她一战,让她瞧瞧本王的亲兵,也不是那么好惹的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遵令。”

    那亲兵豪然一应,腾的跳了起来,大步带风走到帐中,向着孙尚香一拱手,不卑不亢道:“末将多有得罪了,若是胜了郡主,还请郡主恕罪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便接过了左右亲兵递上的木刀,负手而立,巍然如铁塔一般,身上脸上散发着浓烈如火的自信心。

    那气势,俨然乃大将之风,哪里还有半点杂兵的气息。

    左右众将们皆面露奇色,尤其是荆轲,更是惊奇不已,暗想这名亲兵跟了我许久,没想到竟有这般气势。

    孙尚香接过木刀,杏眼瞪着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亲兵,听他那口气,俨然对战胜自己是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这亲兵的自信,令她很是不爽。

    “区区一个杂兵,也枉图跟本郡主一战,一招之内,本郡主就叫你趴下,看招吧!”

    孙尚香一声清喝,身形急纵而出,手舞木刀,如一团流光赤影般,扑向了五步之前的那名亲兵。

    那亲兵却不动如山,刀依旧负于身后,没有做出任何闪避招架的意思,仿佛根本不把疾冲而来的孙尚香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孙尚香更怒火,脚步加快,瞬息间扑至那亲兵眼前,手中木刀当空斩下,狂劈向了那亲兵脑门。

    “这个孙郡主,武道不弱,都快赶得上王妃和吕娘娘了!”

    观战的众将们,不约而同的暗自喝彩,颇为孙尚香的武艺之强,感到惊奇。

    在他们眼中,孙尚香的武道虽不及他们自己,但对付眼前那名亲兵,却已足够。

    这场比试,似乎在一招之间,就将结束。

    帐前,孙尚香那一柄木刀,只差那么分毫,就要斩中那亲兵。

    雷霆一瞬,那亲兵虎目一睁,脚步错动,诺大的身躯竟是迅捷如风,似电光般往旁一闪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孙尚香一刀斩空,失去了重心,向前跌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他怎么可能有这么快的身法,竟然避过了我这一刀?!”错身而过的孙尚香,俏脸上傲色全无,震惊之色袭涌而生。

    令她震惊的,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就在那亲兵错身闪避之时,猿臂轻轻一抖,负于身后那柄木刀,已电闪而出,斩向了她的脖颈。

    孙尚香吃了一惊,招势用老之下,只能硬生生撑住前倾的身形,尽全力回刀相挡。

    可惜,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的一瞬间,那亲兵的木刀已抢先斩到,架在了孙尚香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胜负已分!

    大帐中,顿时掀起一片哗然,一众大将们个个都惊到目瞪口呆,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惊奇之幕。

    那名亲兵,不但轻松避过了孙尚香全力一击,竟然还在一招之间,竟就制住了孙尚香。

    这等超强的身法能力,这等快如疾风的招式,这亲兵的武力值,至少也得在90以上,为当世绝顶。

    唯有武道超越90,达到绝顶境界,才有秒杀孙尚香这等武者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孙郡主,得罪了。”那亲兵一招制胜后,当即收刀,向着孙尚香拱了拱手,退在一边。

    此刻的孙尚香,整个人都僵硬在了原地,俏脸是一阵青来一阵白,明眸中涌动着无尽的震惊,半晌都不敢相信方才发生之事。

    “我竟然被一名小小亲兵一招杀败,这怎么可能,他的麾下,怎么可能有这样武道超绝的亲兵,这不可能,这解释不通啊……”

    孙尚香尴尬的立在原地,羞愧、尴尬、惊叹、困惑,种种情绪交杂在一起,在她的心中融合成了四个字:

    难以置信!

    一片震惊之中,却唯有陶商笑了,眼前的结果,皆在他意料之中。


公元一千年的巫师小说5200


    眼见孙尚香落败,陶商一拍案几,哈哈笑道:“很好,看来你是败了,既然败了就要愿赌服输,就不要再跟本王吵着要带兵出战了,这几天就好好准备准备,只等本王攻下成都之时,就是咱们成婚之日。”

    “成婚”二字,瞬间将孙尚香从震惊中叫醒,羞涩取代了惊愕,孙尚香转眼间是羞到面红耳赤,再不好意思逗留在这帐中,把手中木刀一扔,便是一溜烟的逃出了大帐。

    她的身后,只留下了陶商得意的哈哈大笑之声。

    “末将幸未负大王所托。”那亲兵向着陶商拱手复命,语气中透着一股傲气。

    陶商微微点头,用欣赏的口吻道:“很好,本王观察了你很久,你果然是深藏不露的武道高手,本王就提拔你为裨将军,为你赐名‘华雄’,望你如当年华雄那般,令天下诸侯闻风丧胆,为本王的霸业建功立业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王赐名,华雄必为大王赴汤蹈火,再所不辞。”华雄一拱手,慨然宣誓。

    听到华雄之名,在场众将无不为之神色一变。

    他们皆猜到,这名亲兵乃是魏王凭着超凡的识人之能,从亲兵中挖掘出来的将才,必会似从前那般,为其赐古人之名。

    他们却没想到,陶商竟会为这个亲兵,赐以“华雄”之名。

    这个华雄,当年可是董卓麾下大将,虎牢关一役,威震十八路诸侯,堪为当世大将。

    只是,这么一员武道绝伦的大将,却莫名其妙的被关羽,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给杀害。

    一代将星就此陨命,却成就了关羽“温酒斩华雄”的美名。

    陶商之前以为,只能召唤前朝武将,直到今天才发现,只要是他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前已死的武将,统统都能召唤。

    当时陶商看到了华雄,但忽然产生了一个念头,若是将华雄给召唤出来,将来让华雄去对战关羽,关羽会是何等一种震惊的嘴脸。

    心念一起,陶商便索性召唤出了华雄。

    以华雄93点的武力值,“秒杀”一个孙尚香,自然是不在话下了。

    “很好,本王今日再得一员大将,高兴啊,拿酒来,本王要跟华雄喝他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大帐中,很快酒香四溢,响起了陶商豪烈狂放的笑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阳城。

    军府大堂中,孟获高坐于上,凝视着案几上的地图,琢磨着对付魏军之策。

    这时,脚步声响起,孟获一抬头,瞧见祝融走了进来,顿时目露精光,嘴角扬起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孟获,你真的确定要带着咱们南中诸部,去为那刘璋卖命,对抗魏国吗?”祝融一进门便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我已答应蜀王,就要说到做到。”孟获回答的也很干脆。

    祝融却上前一步,眼眸中透射着“狐疑”二字,盯着他道:“我不信,这种没好处的事,你不可能这么痛快的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啊,咱们的子侄都在那蜀王手里,咱们不听他的号令,还能怎么办?”孟获苦着张脸反问道。

    祝融却冷哼一声,不屑道:“你在我面前就不用装了,当年你可是亲手杀了几个兄弟,才夺取了你们部落的头领的位子,你又怎么会因几个子侄就受那蜀王的威胁呢!”

    孟获笑了,笑的诡异,笑的欣慰。

    “知我者,只有融儿你啊,不愧是我孟获的未婚妻……”孟获笑嘻嘻的靠上前去,伸手就想搂祝融的腰。

    祝融一声冷笑,蛮腰轻轻一闪,就躲过了孟获的咸猪手,孟获搂了个空,咽了口唾沫,一脸迫不及待的猴样。

    “既然被我猜中了,你就老实交待吧,你心里是怎么想的?”祝融又逼问道。

    孟获没办法,只好表情严肃起来,压低声音道:“这江阳城北连成都,南连南中七郡,我击退魏军之后,只要据住此城,刘璋就休想再派一兵一卒入南中,到那个时候,谁还能阻挡我割据整个南中七郡,自立为大越王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祝融脸上顿时掠起了刮目相看之色,上下重新打量了一番孟获,目光中竟添几分敬佩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啊,你竟然还有这样的大志向,我以前真是小看了你呢。”祝融不由啧啧叹道。

    孟获表情愈加得意,傲然笑道:“那是当然,我孟获好歹也读过汉人的书,知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句话,我不但要当大越王,将来我还要吞并了整个益州,当大越皇帝呢,你嫁给了我,将来就是大越皇后啦。”

    孟获一番“宏图伟业”,把祝融听的神往,“大越皇后”的名号,更是把她诱到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当下祝融便道:“很好,你有这样的大志向,也配得起做我祝融将来的丈夫了,我定会好好帮你实现你的大志向。”

    得到美人的钦幕,孟获心情大好,笑着点头道:“有融儿你相助,何悉我的霸业不能成功,不过眼下最重要的,则是先击退魏国的进攻。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祝融便一拍大胸脯,傲然道:“听闻魏国皇帝正率军向江阳进兵,咱们既然要击退他,就要主动出击,我愿率军为前锋,一举击破那个陶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