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四十七章 南中第一美人

第六百四十七章 南中第一美人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那个自称叫作祝融的蛮族女头领,长的确实是美艳动人,就连勾践这等内宫佳丽无数的蜀王,都一时看到发呆。

    举目望去,只见堂前这美艳的女人,上身裹着件七彩麻布衣,一双雪白有力的臂儿,就那么赤袒在外,下身则只套着件刚刚到膝盖的兽皮裙,雪白的小腿肚子,就那么张扬的暴裸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她那件兽皮裙,甚是紧致,再加上她的身材颇为丰腴,那紧紧绷起的翘臀,呼之欲出的双峰,不堪一握的蛮腰,尽显出她丰盈却又窈窕的身段。

    祝融这么一出现,大堂之中,所有男人的目光,都集在了她的身上,光彩夺目照人。

    “这个女蛮子,颇有些风情姿色,本王正准备纳一位南蛮女子为妃,以拉批蛮人,这个祝融正合我意……”

    勾践思绪飞转,嘴角悄然扬起一抹别有意味的笑容,脑子里已对眼前美艳的祝融,打起了心思。

    这时,陪坐于阶下的孟获,看到勾践如此眼神盯着祝融,脸色顿时便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当下他便将手中洒杯,“咣”的一声往案几上一放,闷闷不乐道:“我说蜀王啊,你就别盯着祝融看了,也别想打她的主意,祝融她已经跟我盯下了婚约,是我的未婚妻,一回南中我就会娶她的。”

    孟获为蛮人,本就没那么多汉家礼仪,说话素来是口无遮拦,哪怕已臣服于勾践,也全然没那么多顾虑,心中有什么不满,就直接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这一席话,却着实令勾践是尴尬不已,忙是将目光从祝融身上移开,连连干咳以掩饰尴尬。

    左右法正和黄权等蜀中大臣们,也被孟获的直白,弄的是尴尬不已,个个都低头假装喝起酒来。

    一众男人们都尴尬不已,作为当事者的祝融,却丝毫没有半分羞涩,反而是爽朗一笑,冲着孟获嘟嘴道:“孟获,我是跟你有婚约,可我还没有假给你,还不是你的女人,蜀王多看我几眼,关你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融儿,你——”孟获被呛到无言以应,这回又轮到他尴尬了。

    看着孟获那副尴尬表情,祝融得意一笑,又向勾践笑盈盈道:“早听闻蜀王长的俊朗,是个英雄,今日看到,果然跟传闻中一样,若是我祝融还没有订婚,嫁你蜀王你倒也不错,不过我已经跟孟获订了亲,自然要说话算话,就不能再嫁给蜀王你了。”

    勾践更尴尬了。

    他实在是没有想到,这个南蛮女人能够开放到这种程度,竟然敢当着这么多男人的面,公我把自己的婚约,当作儿戏般挂在嘴里。

    “这个南蛮女人,倒是很有些味道呢……”

    勾践心中暗忖,表面上却强压下尴尬,笑道:“祝头领当真是豪爽之人,太会说笑了,来人啊,快给祝头领看座。”

    宾主坐定,几番寒暄之后,勾践便抛出了正题,提出让孟获率军驻扎于江阳城,以抵挡魏军的入侵,并许诺给孟获,以及祝融等众多南蛮头领们重赏。

    孟获地处南蛮偏僻之地,消息闭塞,根本不知陶商的厉害,也不知魏军之强大,完全没有意识到,勾践要他们对付的,是什么可怕的敌人。

    且孟获本人也缺乏远见,被勾践所开出的优厚条件所诱,再加上先前提降之时,子侄已送给了勾践为人质,被勾践恩威并施之下,很快就答应了勾践。

    当下,勾践便跟孟获谈成条件,由孟获率五万蛮军前往江阳阻击魏军,勾践则派李恢为孟获参谋军事,并派吴懿率五千蜀军,随同前往江阳助战。

    勾践本人,则率主力大军班师北归,驻军于江阳西北方的武阳城遥为声势,并调集粮草供给孟获的大军。

    谈妥条件之后,勾践便厚赏了孟获一众,令他们即刻还营,率领各部蛮军赶往江阳城。

    众蛮首们纷纷告退,勾践立于高阶之下,目送着祝融那丰腴却不失窈窕的动人身段,消失堂门之外,不由暗暗摇头叹息,眉宇间掠过几分不易觉察的遗憾之色。

    “那祝融确实美艳动人,正所谓英雄爱美人,大王莫不是看中了那祝融,想纳其为妃吗?”身边的张松,不知什么时候凑上近前,笑眯眯的问道。

    勾践身形一震,眼中掠过一丝尴尬,却又佯作正经道:“你想多了,本王岂是那种贪图美色之人,其实本王早知道祝融一部乃南蛮一大部落,想要纳她为妃,只是想通过联姻,来拉拢南蛮,巩固南蛮人对本王的臣服而已,只是没想到,这祝融跟孟获已事先定下了婚约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勾践又叹了一声,遗憾二字全都写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“大王时刻心系国事之重,实乃我大蜀万民之幸啊。”张松忙是挤出一脸崇敬之色,拱手赞叹。

    勾践轻捋短须,笑而不语,坦然受下张松的吹捧。

    “不过嘛,大王想要这个祝融,也不是没有办法……”张松话锋一转,嘴角挤出了一丝诡色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有什么办法吗?”勾践眼前顿时一亮,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    张松便凑近于他,附耳冷笑道:“孟获于我们而言,不过是对付陶贼的工具而已,只等孟获敌退了魏军,大王便可以犒赏为名,再召孟获前来,介时将他一举拿下,或杀或软禁,那个时候,大王不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纳了那祝融为妃了么。”

    勾践眼中立时闪过一丝凶光,嘴角钩起的那抹冷笑,也悄然添了一丝阴冷。

    心中明明很兴奋,他表情却转眼变的顾虑起来,犹豫道:“孟获已然归降本王,又立下大功,本王这么做,只怕又会逼反了南蛮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过虑了。”张松却不以为然一笑,“南蛮人本来
电影教师吧
就是松散的联盟,各部只是名义上奉孟获为共主,谁又会真为了一个孟获,就起兵造反,而且那些部落的头领们,子侄都在咱们手中,更会令他们投鼠忌器,不敢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咽了口唾沫,张松接着道:“再者,祝氏乃南蛮一大部落,大王纳了祝融为妃,就等于在南蛮诸部之中,插了一根定海神针,只要祝氏一部忠于大王,其他蛮部谁敢造反。”

    张松洋洋洒洒一番话,彻底的打消了勾践心中的顾虑,他仿佛已经看到,祝融那美艳丰腴的身躯,臣服于自己胯下的快活画面。

    大堂中,响起了大蜀之王,那得意痛快的笑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州城,东门。

    “魏”字王旗,飞舞在前。

    从符节城巡视而归的陶商,再一次昂首进入了这座,蜀国东部第一重镇。

    王驾入城,从城门一线,到直抵临时行宫的路上,江州士民们纷纷跪伏于街道两旁,跪迎大魏之王的归来。

    这些蜀人已彻底震恐于魏军的强大,大魏之王的战无不胜,只能接受沦为大魏臣民的实事。

    为了保住性命,为了讨好到陶商,这些江州士民们便自发起来,迎接陶商归来,以表达他们忠于新主之心。

    陶商享受着这些新臣民的跪伏,享受着他们畏惧的目光,昂首入城,直奔行宫而去。

    江州城乃蜀国东部第一重镇,勾践每年都会历行前来巡视几次,故城中一直修有一座蜀王行宫。

    而今,这座勾践精心营造的江州行宫,却改旗易帜,拱手送给了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进入行宫,为表彰众将士们的奋勇作战,尽取行宫中的美酒好肉,赏赐三军将士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江州城内外的军营之中,都陷入了欢庆沸腾之中,数万将士无不欢欣鼓舞,大谢陶商的恩赐。

    陶商是意气风发,赏赐三军将士之时,也在这行宫大殿之中,摆下酒宴,跟众文臣武将们,开怀畅饮,好不痛快。

    美酒在口,岂能无歌舞助兴。

    这行宫之内,还藏了十几名舞姬,皆乃勾践精心挑选,以为他东巡之时享乐。

    眼下,这些美姬自然也统统都落入了陶商手中,在这场庆功宴中,起舞弄影,向陶商献媚。

    舞有了,自然也少不了美乐,大乔和小乔两姐妹,皆是精通音律之时,当晚便为陶商抚琴弄箫,献上天籁之乐。

    多日来的征战,经过这一晚上宣泄,陶商是疲惫一扫而空,喝到一醉方休,次日起来已是天光大亮。

    就在陶商打着哈欠,走出外堂,等着众臣例行汇报之时,一转入外堂,正好看到张良也在。

    “子房,你可终于到了,你来的好慢啊。”陶商精神大振,哈哈笑着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张良收起轻摇的羽扇,迎上前来,一拱手,苦笑道:“蜀道艰难,良又有些水土不服,所以来迟了几日,马援将军率领着四万兵马,已离江州不远,至于其他八万兵马,恐怕还要迟几日才能抵达。”

    张良到了,又他说四万兵马赶到,陶商精神大悦,便叫给张良上酒,接风洗尘。

    陶商便将自己先入蜀以来,如何攻破鱼腹,夺取枳县,大败张任和李严,再夺江州城的经过,说与了张良听。

    张良听着是连连感慨,最后是一拱手,笑叹道:“大王用兵如神,将蜀将玩弄于股掌之中,看来良根本用不着这么急着赶过来,大王单凭自己,也足以拿下成都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房子,什么时候也学会拍马屁了。”陶商拍了他一巴掌,心中却难免有些得意,笑着饮下一杯。

    正谈论说笑之时,苏秦匆匆赶了过来,看那表情,显然是有不好的消息带来。

    见着张良也在,苏秦先是一喜,旋即苦笑道:“子房兄,你来的实在是不巧,看来你没能给大王带来好运气啊。”

    苏秦此言,明显是话中有话。

    陶商看他表情,听他言语时,已猜到了七八分,便问道:“苏秦,是不是刘璋又耍出了什么新花样,给咱们通往成都的路上添堵了。”

    苏秦便也不敢迟疑,将一道帛书情报奉上,口中道:“我锦衣卫细作发回最新急报,刘璋不但已收降了南蛮军,还任命孟获为江阳都督,率五万蛮军前来江阳阻击我军前军,其军不出两日便可进抵江阳城。”

    南蛮军!

    勾践这厮,竟然想出了用蛮军来对付自己这招……

    陶商缓缓呷着杯中之酒,眉头暗凝,思绪转动起来,消化着苏秦这道确实不太好的情报。

    自陶商入蜀以来,每战之后,其实都在算计着蜀军的损失数量。

    鱼腹一战,歼灭四千蜀军。

    枳县一战,削灭五千蜀军。

    第一次江州城东之战,歼灭蜀军五千余众。

    第二次江州城东之战,歼灭蜀军一万有余。

    攻克江州之战,再次歼灭蜀军约七千之众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五战下来,陶商已歼灭了近三万四千之众的蜀军,数量已近近勾践总兵力的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照这样计算的话,勾践除了驻防于汉中,防范曹操的一两万兵马之外,手头能用于对付自己的兵马,已不超过四万。

    且江州这样重镇已陷,蜀军人心动荡,陶商本是有绝对信心,凭着十五六万大军,足以辗压蜀军。

    让陶商意外的是,他没有想到,勾践竟能调动五万蛮军为他作战,这是陶商没有算到的。

    “竟能忽悠了孟获为你卖命,勾践啊勾践,看来我果然不能轻视你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