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四十六章 女蛮首

第六百四十六章 女蛮首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就在陶商意气风发,心中遐想之时,江州城的大街小巷中,“魏”字王旗已纵横飞舞,引领着大魏将士们,将每一条街道上的蜀卒,统统都辗压,杀成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其余诸门的蜀军,听闻李严和张任先后撤逃的消息,纷纷不战而逃,不待魏军杀至,便已人去楼空。

    李严和张任二将,则带着不足五千败军,幸运的赶在陶商大军追至之前,从西门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陶商并没有在西门外设围营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一者是陶商兵力没那么多,仅仅只是蜀军两倍多,并不足以完成对江州城的全面包围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陶商则是考虑到,如果把江州城围在铁桶阵,反而有利于蜀军众志诚城,团结起来抱着必死决心守城,不利于他们的分裂瓦解。

    倘若蜀人决死守城,陶商以三万兵力,想要强攻下江州城,未必能够如愿。

    种种考虑之下,陶商便在苏秦伍子胥等文武的建议下,对西门不围,给蜀军留了点侥幸的心理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陶商的决策是非常正确的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西门畅通无阻,所以无论是张任还是李严,都没有抱着必死的决心守城,一旦事有不利便纷纷选择弃城西逃,反而大大减轻了陶商攻城的难度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,烽烟渐熄,最后抵抗的蜀卒被杀尽,江州城的激烈战斗,终于也落下了帷幕。

    张任和李严二将,这个时候也顾不得指责对方的过失,一路夺路狂奔,沿着长江向西逃去。

    陶商则派曹参等大将,穷追不舍,不给他们丝毫喘息的时间。

    惊慌失措的蜀军,生恐被魏军追上,一路连过数城都不敢入,一直逃出了三百余里,进入了重镇江阳城,方才停止后撤。

    曹参一路追辗,兵不血刃夺下了符节等数城,追了两天两夜,一直追至江阳城东方才作罢。

    江阳乃成都南面重镇,虽比不上江州城坚固,却也是一座要塞,其中有兵马三千驻守。

    张任等率五千兵马逃至,会合当地守军,纠集起了八千兵马,凭着坚固城池,方才敢摆出坚守之势。

    曹参穷追两百余,将士的体力也已进入到强弩之末,眼见攻下江阳已不现实,遂是及时收兵退回了几十里外的符节城,向陶商发回捷报。

    江州失陷的消息,很快四面八方的传了出去,消息所过之处,蜀人无不震恐。

    如果说鱼腹失守,枳县失守的消息,对蜀人仅仅也只是稍稍震动,让他们感到有些担忧而已,他们内心之中,并没有觉的魏军真有这个能力,威胁到他们的太平时光。

    毕竟,江州这座东部第一重镇还在,张任这员不败战神也在,他们作梦也不相信,魏军有这个击破江州城的能力。

    残酷的事实,却无情的摧毁了他们的自以为是,让他们惊恐的发现,一觉醒来,魏军已攻破江州,兵锋真正的杀到了他们的家门口。

    安享多年太平的蜀人们,终于意识到,虎狼般残暴的魏人,这一次是真的杀来了,一场可能会令他们家破人亡的战争,已无法避免。

    几天之内,从江阳到武阳,从武阳到成都,整个蜀地都陷入了无尽的恐慌之中。

    而这种恐慌,也随着江州失陷的噩报,很快传入了南中,传入到了朱提城中。

    南中震动。

    数万蜀军士卒,无不为这惊天消息而震撼,顷刻间都陷入了惊惶当中。

    一时间,朱提蜀营中,议论纷纷,人心惶惶,到处都在流传着江州失守的消息,甚至有传言,魏国的大军已杀到了成都城下。

    王帐中。

    勾践铁青着脸坐在那里,死死的盯着案几上,那两道分别来自于李严和张任的奏报,暗暗咬牙,眼眸之中喷射着愤怒的火焰。

    那两道奏报,皆是关于江州失守的战报,内容是一样,但细节却颇不相同。

    张任在那封奏报中,把江州失陷的责任,统统都推到了李严身上,说李严不得号令,擅自弃守而逃,导致江州失陷,请勾践严惩李严。

    而李严的那封奏报,则称张任违抗王令,强行出战大败,导致江州兵力削弱,临战之时又拒不增援他,使他无法抵挡魏军,最终被魏军冲上城头,无奈败退。

    李严比张任更狠,张任只是扣留了孟达,怀疑孟达而已,却并未向勾践挑陈明自己的怀疑。

    李严则跟孟达一合计,干脆向勾践报称,孟达在从魏营逃出来之前,曾见到了张任的心腹出入于魏营,故他怀疑张任暗中跟陶商勾结,故意在江州防守战中放水,请勾践严查张任这个叛贼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勾践的拳头,狠狠的拍在了案几上,脸上流转着阴恨之色。

    “大王,李严不战自退,导致江州失守,请大王治
重生之我是星二代txt下载
罪!”阶下处,黄权第一个跳了出来,参奏李严。

    话音方落,法正紧跟着站出来,拱手正色道:“大王明鉴,李严已然尽力,江州失守,责任分明在于张任,若诚如孟达所说,张任确实有暗中通敌之嫌,请大王严查。”

    他二人这么一参奏,王甫、张松等众臣,纷纷跳了出来,或参李严,或参张任,新老两派是吵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勾践是越听脸色越铁青,蓦然间一拍案几,大喝一声:“够了!”

    大堂中,瞬间沉寂无声,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大蜀国已到了这般危险境地,尔等却还有心思彼此内斗,你们真是太令本王失望了,失望透顶!”勾践是愤慨怒斥,一副恨其不争的怒容。

    显然,勾践看的很清楚,江州失陷非是一人之责,李严和张任只是在彼此攻诘对方,而堂前众臣的争斗,也不过是少壮派和旧派之间的争斗而已。

    被勾践这么一喝斥,众臣们比沉寂下来,大气都不敢出一口,不少人脸上都流露出了惭愧之色。

    眼见众臣闭嘴,勾践怒气才消了几分,瞪着众臣道:“如今江州失陷,陶贼大军深入我大蜀腹地,已危及到了成都,你们与其有这功夫内斗,不如把精力放在对抗外敌之上,为本王出谋划策!”

    阶下是一片沉默。

    毕竟,江州一役张任损兵太多,就算勾践此时全师北师,也不过是凑出三四万兵马而已,以这样的兵力,在江州重镇已失的情况下,如何对抗魏国十几万大军。

    眼见众臣没人吱声,勾践又火了,拍案骂道:“你们刚才内斗的时候,一个个不是都很厉害么,个个都口若悬河,怎么现在要你们做正事的时候,就统统都哑巴了!”

    勾践的讽刺,令这些蜀中众臣们,表情愈加惭愧,个个把头低的更低,大气也不敢出一口。

    一片沉默之中,黄权轻叹了一声,拱手道:“大王,眼下江州失陷已成定局,臣以为,我们只有率全师立刻北返成都,调动兵马坚守江阳、武阳等诸城,坚壁清野,以待陶贼粮尽而退。”

    “黄从事这话,说了等于没说嘛,大王不率军北归,难道还在这里坐视陶贼逼近成都不成?”张松却出言讽刺。

    黄权脸色一变,当场就要发火,张松却不等他开口,便又道:“眼下江州已失,陶贼的大军已进入我蜀中平原,有利于他发挥兵马多的优势,我们就凭现下这些兵力,就算是坚守,能守得住吗?”

    张松一句反问,切中了要害,把黄权问到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勾践眉头也是深深一皱,目光不由瞪向了法正,眼神中已掠起深深的埋怨。

    想当初,若是一听闻魏军入侵,勾践便以主力去阻挡的话,至少可结六七万之众,足以抵挡陶商两倍之军。

    但眼下李严、孟达和张任这几次,数次惨败于陶商,几乎葬送了他近半数的兵马,现在他手中只有三四万可用之军,又如何坚守。

    勾践埋怨的目光,深深的刺伤了法正的内心,令他既是尴尬,又是惭愧。

    正无地自容时,法正蓦的神色一动,眼眸中闪过一丝精光,急是拱手兴奋道:“大王莫忧,谁说我们兵力不够了,难道大王忘了,我们刚刚才得到了五万雄兵吗!”

    五万雄兵?

    勾践神色一怔,堂中诸臣也皆神色震动,一时间没有转过弯来。

    愣怔只一瞬,勾践眼前陡然一亮,惊喜道:“孝直,你莫非是想让本王派南蛮降军,前去对付陶贼?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。”法正微微点头,脸上再次浮现出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勾践站了起来,脸上燃起了兴奋与希望,一声却又沉吟不语,似有顾虑。

    法正自然看的出他的心思,便不紧不慢道:“大王所担心的,无非是蛮人不肯出力而已,这也简单,大王可令孟获等南蛮首领,将子侄统统送来为质,以此来要胁他们,大王同时又可向孟获许以重赏,说只要击退了陶商,就封他为越侯,将南面三郡,作为他的食邑封地,这样恩威并用,还怕那孟获不为我们卖命吗。”

    法正一席话,令勾践是忧虑尽扫,欣然道:“好,孝直此计甚妙,就依孝直之计,来人啊,速速召孟获等蛮人头领前来见本王。”

    法正松了口气,大堂中的死气沉沉,也一扫而空,就连黄权等旧派,也暗暗点头,对法正此计不得不暗自赞同。

    当下,信使便直奔蛮营,宣孟获等蛮首入城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孟获等蛮族首领,各洞洞主,陆陆续续前来面见,勾践皆一一抚慰,赐给酒肉。

    “祝融拜见大王。”

    就在勾践跟众蛮首们说说笑笑之时,一个清亮却不失柔情的女人声音,响起在了堂前。

    勾践抬头寻声看去,当他看到那女蛮首的面容时,霎时间就呆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