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四十五章 给我破江州!

第六百四十五章 给我破江州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踏平江州——”

    “踏平江州——”

    大帐之中,众将群起响应,叫战之声,如喷发的火山般,熊熊冲天。

    王令传达下去,三军将士闻知将攻江州,无不热血激荡,蠢蠢欲动,个个都已迫不及待要大杀一场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陶商尽取酒肉,犒赏三军将士,令他们吃饱喝足,蓄足了精神。

    次日,天色将明未明之时,魏营营门大开,三万魏军将士,迈着井然有序的步伐,挟着狂烈如火的战意,开出大营,直奔江州方向。

    当第一缕晨光升起之时,三万将士兵临城下,对江州东门形成了威压进逼之下。

    陶商没有一丝犹豫,当即下令,曹参、陈庆之、樊哙等诸员大将,统帅各部兵马,对江州城即刻展开狂攻。

    轰轰轰——

    雷声震天动地,三百余门天雷炮,漫空石弹腾空而起,对江州东门一线,展开狂轰烂炸。

    刷刷刷——

    后羿指挥之下,破军弩营,神威弩炮,射出漫空流光,如陨落的群星般,铺天盖地的射向敌城。

    魏军尚未近城,强大的远程火力,就已经压制到敌卒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巨大的石弹,虽不足以轰破城门,却足以将城墙上部一切建筑,统统都轰为粉碎。

    那硕大无朋的神威标箭,一箭射出,更是足以穿透女墙,直接将三名蜀卒扎穿。
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一番狂轰烂炸之后,进攻的号角声吹响,成千上万的魏军士卒,如潮水般,向着敌城铺天盖地的涌去。

    壕桥架起,魏军轻松越过护城壕,紧接着,在箭矢的掩护之下,近百余张云梯钩梯,统统都被树了起来。

    转眼间,数千名勇敢的陷城死士,便在樊哙等大将的喝斥下,前赴后继的爬上云梯,密密麻麻蚁覆城墙,冒着城头上射下的利箭,砸下的飞石檑木,拼死向城头冲去。

    这场激烈无比的攻城之战,从天明时分就开始,一直持续到了近午时分,战斗依旧继续。

    整整一个上午的狂轰,江州城已是伤痕累累,面目全非,鲜血染红了城墙,城上城下,皆叠起了厚厚一层的尸体。

    攻城许久,魏军死伤已达两千之众,就连守城的一方,蜀军也损死了近八百名士卒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整个江州东门上空,都已被漫空的血雾所覆盖。

    中军处,陶商立马横刀,凝视着城头惨烈的交锋,目光中只有决然,不曾动过一丝收兵的念头。

    他清楚,虽然表面上,他的将士们牺牲不少,敌军的坚守很是顽强,但蜀军中存在内斗,彼此不满,当外部压力大到一定程度,必会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陶商自信之极,没有丝毫退兵意图。

    目之所及,只见李严坐镇指挥的城门一线,损兵惨重,形势已然不妙。

    陶商看出了机会,当即大喝一声:“伍子胥何在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此。”伍子胥慨然上前。

    陶商战刀向前一指,厉声道:“看到李严的旗号没有,本王令你率最后三千精兵,急攻城门,不破敌城,休要来见本王!”

    陶商将这最重要的任务,交给了伍子胥这员全才之将。

    伍子胥没有一丝犹豫,当即纵马舞刀,狂杀而出,左右最后的四千精锐之师,汹涌而出,向着城门方向涌去。

    仗已打到了这个份上,陶商已没必要再有所保留,他要尽起全部力量,今天非拿下江州城不可。

    前方视野中,伍子胥挟着漫空尘雾,率领三千精锐将士,如潮水般扑至东门城下,与城前之军会合,对城门展开了疯狂进攻。

    城门左右这一线,集中于此时的魏军数量,已达到了一万七千之众,攻势何其之猛,李严却只能凭着六千蜀卒,拼死坚守。

    伍子胥的加入,大大增加了魏军攻势,李严一时压力倍增,渐渐已有支撑不住的迹象。

    放眼城门左右,七八名魏军已抢上城头,竟有突破城防之势。

    而下方城门,魏军一面放火烧城门,一面又用冲车,一次次的撞击城门,眼看城门也要支撑不住。

    “魏军人数实在太多,我这点兵力,怕是要撑不住了……”

    李严是心急如焚,当即派出亲兵,急赴城西南角,请张任急调兵前来施以施手。

    信使飞马而去,不多时又飞奔而归,哭丧着脸叫道:“禀将军,张将军说他那一面所受的压力也很大,分不出兵马来增援咱们,张将军命咱们务必要死守下去,敢退一步军法处置!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,就给老子这么点兵力,还想让老子死守,我呸!”

    李严也是怒了,一咬牙,大叫道:“江州城
战国霸天下无弹窗
是守不住了,传本将之令,全军撤退,全军由西门撤出江州!”

    说着,李严便手提大刀,急急忙忙的先行下去。

    左右数千蜀卒,斗志就此瓦解,纷纷弃守城头,跟着李严一道向西门涌去。

    “将军,咱们不得张将军之令,擅自弃城而逃,若是他追咎起来,可该如何是好?”身边的逼将提醒道。

    李严迟疑了一下,咬牙骂道:“若不是他自以为是,我军又怎么会遭前番大败,若非他强行把孟达带走,也不会搞的军心分裂,这一切皆是他的责任,我自会向大王禀明,还怕他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李严是铁了心要保存实力,哪还顾得了什么,也不去向张任通报,自行率军弃守东门而逃。

    李严奔出数十步,经过张任的军府,想起孟达还在关押解其中,便破门而入,顺道要将孟达带走。

    此刻军府中看守士卒不过几十号人,谁能拦得住李严,被他一阵冲散,直奔大牢而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孟达还正被关在牢中生闷气,又是怨张任把他当阶下囚一样对待,又是怨李严不庇护他。

    而府外响起的喊杀之声,又让孟达心里不安起来,生怕江州城破,自己又落在陶商手中。

    就在孟达焦臣不安时,李严冲入牢中,一剑斩断锁链,叫道:“孟子度,快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孟达眼见李严闯来,竟然还敢劫牢,心中是又惊又喜,对李严的不满顿时烟销云散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外面发生了什么?”孟达一跃而起,边跟着李严往外走,边是问道。

    李严苦着脸叹道:“张任那厮搞的将士们人心分裂,陶贼又趁势进攻,江州城是守不住了,子度你赶紧跟我从西门出逃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孟达已是脸色惊变,翻身上马之时,却皱眉道:“你我不得张任号令,擅自弃城而撤,若是大王追咎起罪责来,你我就怕担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李严眉头深凝,无奈的一声叹息:“事到如今,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,我们只有先活着,才能有资格被追责,人死了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说到孟达哑口无言,也只能是摇头暗叹。

    当下二人再无犹豫,一起出了军府,率领着几千残兵败卒,一路不停的从西门出逃。

    东门一线。

    数不清的魏军将士,已争先恐后的登上城门,因是李严的擅自撤逃,整条蜀军防线跟着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西南角一线,张任刚刚才逼退了魏军的一波次强攻,刚刚想喘一口气时,却见城门一线,魏军已汹涌登城,蜀军形势是急转直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李严是干什么吃的,怎能让魏军轻易攻上城头?”张任咆哮大骂。

    这时,一骑斥侯飞奔而来,颤声大叫道:“禀将军,大事不好了,李将军已弃守了防线,向西门先逃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张任大吃一惊,身形剧烈一摇晃,震到连退数步,差点没能站稳。

    震怖一瞬间,张任咬牙切齿,悲愤大叫:“李严这个狗东西,竟敢擅自逃跑,我要将他军法处置,军法处置啊!”

    就在张任咆哮怒骂之时,越来越多的魏卒已攻上城头,城防失陷已成定局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张任知大势已去,也只得下令弃守城防,也向着西城方向逃命而去。

    一万余蜀军,全线崩溃。

    须臾,城门上空,一面“魏”字王旗,高高树起,傲然飞舞,宣布着江州江门陷落。

    城门大开,吊桥放下,众魏将率领着数万魏军虎狼之士,似洪流般灌入江州城中,向着军府,以及其余三门汹涌而去。

    城外处,陶商举目远望,看到“魏”字王旗,在江州东门上空升起之时,他就知道,江州城终于攻破了。

    欣喜之下,陶商当即拍马入城,登上城头,扫望整个江州城。

    视野中,数不清的魏字战旗,在城中横冲直撞,引领着大魏将士们,狂杀追辗着逃窜的蜀卒。

    整个江州城,烽烟四起,为血雾所笼罩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座蜀国东部第一重镇,终于已经被他一脚踢开,现在已没有哪座城池比江州更坚固,更能阻挡他攻陷成都了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,宿主取得江州攻防战胜利,获得魅力点1,宿主现有魅力点97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脑海中终于又响起了久违的系统提示之音。

    “他奶奶的,终于又得到了1点魅力值,离满百魅力值更进了一步,不容易啊,真是不容易……”

    立于城头的陶商,感慨万千,兴奋如狂,心情大好之下,已在琢磨着今晚要好好的喝个痛快,若是再有机会跟孙尚香,以及大小乔两姐妹培养培养感情,那就更是锦上添花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