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四十二章 猪脑子

第六百四十二章 猪脑子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张任陷入了焦虑之中,而曹参却是惊喜不已,斗志大作,心中暗忖:“没想到,大王竟暗中调来了水军,连我事先都不知道,怪不得大王这么有自信接受张任的挑战,大王不愧是大王啊……”

    曹参精神大振,手中戟锋更烈,狂风暴雨般的攻势,已压到张任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张任,归降本王饶你一死,不然本王就亲手取你狗头!”

    狂烈之极的暴喝声中,诛杀过邓贤的陶商,已拍马舞刀,如血色天神一般,向着张任杀来。

    他是欣赏张任,但对于顽抗之徒,无论你再有天大的本事,不降,就得死!

    耳听着陶商几近羞辱似的威胁,张任是怒血攻心,肺都几乎要气炸了一般。

    他堂堂蜀中第一大将,不败战神的存在,生平未尝一败,今日却竟败给了陶商,这口气他如何能咽得下去!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他真恨不得拼上一条性命,也要跟陶商一战。

    可下一秒钟,随着陶商的滚滚杀近,他却退缩了。

    “好汉不吃眼前亏,我张任乃大蜀栋梁,我要是战死在此地,固然成全了我的荣耀,可大蜀国没有了我怎么可,不行,我不能死在这里,绝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尊严与生死之前,张任思绪飞转,眨眼间就选择了后果。

    刷刷刷!

    张任勉强使出全身之力,强攻曹参数刀,逼出一丝空隙,拨马跳出,转身就向着江州方向败逃而去。

    “张任,有胆休走,跟本王决一胜负!”陶商早料到他会逃走,一面拍马而追,一面大笑讽刺。

    “陶贼,今日叫你侥幸取胜,他日我张任定会亲自斩下你的狗头,你等着吧!”

    张任嘴上放着狠话,却不敢有丝毫回头,拼命的抽打着战马,夺路狂逃而去。

    陶商知道以张任武道,在没有合围的情况下,想要留住他是不太现实的,眼见他已疯狂逃而去,便也懒得去穷追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便勒住战马,横刀大笑道:“张任,你这不败战神,果然是不败,原来是逃跑的本事天下不败啊。”

    耳听着陶商的羞辱,张任是怒火填胸,憋到满脸通红,有那么一瞬,真恨不得掉转马头,跟陶商拼死一战。

    只是,到最后,张任把牙关都咬出了血来,方才勉强的压下了心中的怒火,令最后的一丝理智,战胜了怒火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给我等着吧,今日之休羞,总有一天,我要叫你十倍偿还,你等着呢……”

    张任终于还是忍了下来,心中暗暗发誓,同时又大声喝令,鸣金收兵。

    铛铛铛——

    蜀军苦等许久的退兵金声,终于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金声一起,主将张任先逃,顿时令士气已然低落之极的蜀军,残存的最后一丝斗志,终于瓦解。

    崩溃开始。

    成千上万的蜀军,丢盔弃甲,开始望风而逃,左中右三面的战场,几乎同时陷入了全面崩溃的境地。

    右翼一线,李严跟后羿尚在大战,两人已交手近三百余合。

    后羿的武力值本就高出李严四五个点,一两百招之内尚看不出来,三百招一过,强弱便显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严是招招被压制,越战越被动,渐渐已有撑不住的迹象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李严已清楚,自己非是后羿的对手,心中已萌生了败逃的心思。

    但让李严纠结的却是,若就此败走,自己本就受损的颜面,更将遭受重创。

    更让李顾虑的是,若是因他一人之败,导致这场大战的全面失陷,到时候蜀王追咎起罪责来,他就不只是颜面受损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李严陷入了战又战不过,退又退不了的尴尬境地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己军中,鸣金收兵之时,骤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明明还在僵持不下,这种关键时刻,张任怎么会突然下令收兵?”李严心中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他因身处右翼,远离于江岸那边,并没有看到魏军水师,麾下士卒斗志尚在,也没有出现败逃的迹象。

    而且,李严深知兵法,知道鏖战到这种程度,哪一方先退,必会重创军心,被敌方趁势追辗,形成了大溃退之势。

    李严更知张任实力,绝不可能不知这等兵法大忌,又岂能出此庸招。

    而就在李严惊愕不解之时,左右的蜀军士卒们,斗志已因骤起的金声而消弥全无,纷纷溃逃而去。

    士卒们都已溃去,李严单凭一己之力,又岂能挽回败局,况且他自己本身就被后羿压制,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。

    “罢了,张任出此昏招,这场大败可怪不得我,大王要怪罪起来,也只会怪他……”

    李严只忧虑了片刻,转瞬间便如释重负,他本就敌不过后羿,只是怕担罪责方才咬牙死撑,张任的撤兵之令,正好给了他撤退的借口。

    一时间,李严如释重铡,
超级科学家笔趣阁
强攻几刀,拨马便也随败军逃去。

    “李严狗贼,胜负未分,有种莫逃!”后羿狂笑大骂,纵马舞枪穷追而上。

    李严再败于后羿,心中那些羞愧啊,却又不敢回身,只能忍气吞声,纵马一路狂逃。

    远望大江北岸,只见数之不尽的蜀军士卒,如受惊的羊群般,遍野狂逃狂窜,魏军将士则如虎狼般,于后方疯狂辗压追击。

    一条血路,自东向西,一路向着江州方向,平铺而去。

    蜀军在狂逃,魏军则在穷追。

    陶商纵马舞刀,挥纵着他斗志昂扬的将士们,一路追穷不舍,将蜀军残存的战旗,和遍野的尸体,无情的踩在脚下。

    大江之上,伍子胥正带着一脸欣慰的笑容,欣赏着岸上己军的大胜。

    望着那一面“魏”字王旗,伍子胥不自禁的赞叹道:“大王此计,当真是妙不可言,只区区百余战船,千余士卒,就吓到蜀贼闻风丧胆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笑叹声中,伍子胥瞄了一眼左右,眼中透出丝丝诡色。

    那一艘艘的战船,看似是插满了战旗,好似是“人满为患”,实则只是虚张声势,一百多条船上的士卒,加起来也不过是千人而已。

    陶商最近的一支大军,尚在枳县方向,他又怎么可能突然间冒出万余水军,去上游截断蜀军后路呢。

    这正是陶商的计策,主力跟张任决战时刻,却以一千士卒和一百战舰,冒充千军万马将袭蜀军之后之势,以此手段来震惊张任,瓦解蜀军的斗志。

    陶商的计策,显然是成功的让张任上当。

    三万魏军步骑将士,在陶商的率领下,一路狂追,直接追至了江州城下,眼见蜀军已逃入城中,方才退兵而去。

    计点战损,这一役魏军损兵三千余人,蜀军却有近一万五千之众,不是被杀,便是投降大魏。

    除了士卒,蜀军遗落下来的军械旗鼓,更是不计其数,堆积如山。

    一役损失了半数兵马,张任逃入城中之后,再不敢露头,只能下令坚守城池,不敢再战。

    而张任羞于为陶商所败,不敢向南中的刘璋报告,又以为自己好歹还有一万多兵马,就算不向刘璋请援,也照样能守住江州。

    蜀军遭受大败,士气低落,魏军将士们却是士气高涨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陶商尽取酒肉,大赏三军将士,以犒劳他们今日的血战。

    魏军大营之中,将士们是欢声笑语,大口吃肉,大口喝酒,士气好不旺盛。

    王帐之内,同样是酒香四溢,豪气干天。

    “大王这一招虚张声势,轻轻松松的就骗过了张任,这一招末将是佩服之致啊,末将敬大王一杯。”伍子胥笑着感慨,拱手向陶商敬酒。

    陶商坦然受了他的赞叹,哈哈一笑,将手中之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大王,咱们今天歼灭了半数江州蜀贼,还等什么,不如一口气攻下江州城!”樊哙亢奋的哇哇叫道。

    “急什么,等本王略施过一点小手段,让蜀人生了内乱,再攻城也不迟。”陶商一笑,英武的脸上,流露出一丝诡色。

    小手段?

    众将无不茫然好奇,樊哙挠着后脑壳嚷嚷道:“大王啊,你又要耍啥诡计啊,跟咱说说呗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荆轲匆匆而入,拱手道:“大王,方才后营回报,那孟达趁着咱们看守松懈,杀了两名士卒,抢了战马逃往江州去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大帐中,众将皆是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樊哙顿时就怒了,腾的跳了起来,骂道:“我就知道这个姓孟的小白脸是假装投降,奶奶的,他还敢逃,大王,让我立刻带一队人马追上那小子,把他砍成肉泥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追的,咱们继续喝酒。”陶商却丝毫不以为然,反而情绪更好,举杯又饮一杯。

    樊哙就愣在了原地,嘴里嘀嘀咕咕的,搞不懂陶商为什么不追,还这么高兴。

    “樊大胃啊,你还没想明白吗,如果不是大王故意让孟达走,他能逃得了么?”苏秦却笑呵呵的向樊哙开解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大王故意放孟达走?可大王吃饱了撑的这么做啊?”樊哙更加糊涂了。

    樊哙茫然不解,麾下伍子胥等大将们,很快却皆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伍子胥不禁又感叹道:“大王手段高明啊,孟达这么一走,蜀人离内乱也就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子胥聪明啊,不像这个樊大胃,这么多年了还是这副猪脑子。”

    陶商拍了樊哙一眼,举杯冷笑道:“咱们就在这里喝着小酒,吃着好肉,坐等蜀人内斗,然后再一鼓作气收拾了他们,喝!”

    一杯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伍子胥等大将们,无不豪气干天,纷纷开怀畅饮。

    唯有樊哙却委屈的摸着后脑勺,嘴里嘟囔着:“又骂我是猪脑子,我才不是猪脑子呢,我不就是没你们那么狡猾诡诈么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