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四十一章 奇 兵!

第六百四十一章 奇 兵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张任不败战神的称号,虽有吹牛成份在内,但蜀国武道第一的名号,却绝非浪得虚名。

    在陶商和曹参,连连的羞辱之下,张任终于被彻底激怒,爆发出了疯狂的攻势。

    发怒的张任,手中战刀狂舞如风,层层叠叠的刀幕,四面八方的卷向曹参,每一刀都使出十成力道。

    刷刷刷!

    一道道流光,如弯月一般,狂风暴雨似的斩向曹参。

    曹参却沉静如冰,面对张任发疯似的进攻,没有乱了半点阵脚,手中重戟如长河般绵绵不断的荡出,以沉稳之势,对抗张任之疯狂进攻。

    交手之时,曹参的思路却很清晰,他已看出张任武道跟自己不分上下,今日一战,对方吃不下自己,自己也杀不了对方。

    今日之战的关键,不在于斗将之胜负,而在于两军交战的胜负。。

    念及于此,曹参便不被杂念响应,心中无胜负的负担,只管从容出招,将自己的曹家戟法,运用到了极致的地步。

    只见一道道戟影,如电光雷霆般射出,封出了全身要害,将张任疾风骤雨般的刀式,一一化解于无形之中。

    转眼间,二人便走过五十余招。

    两员当世绝顶大将的战斗,已进入到了忘我状态,一身武道皆发挥到极致的境界。

    但见他二人戟锋如电,刀式如虹,四面八方的激射而出,方圆五丈范围之内,都被那一道道膨胀开来的刃气冲击波所覆盖。

    那强大的冲击波,就如同一台巨大的磨盘,将一切不幸触及其中的士卒,无论敌我,统统都辗为片片尸块。

    两人的战斗,已进入到白热化的地步,出招的速度快过肉眼,除了陶商能勉强看清二人招式之外,其余武道低下的士卒们所看到的,只有一道道乱溅的光影而已。

    “这个张任,倒确有几分实力,若是能收为己用的话,等于再添一员大将……”

    观战掠阵的陶商,并没有出手相助曹参,眼中反而浮现出欣赏之色,想着怎么收降张任。

    不过,他旋即又想起,这个张任可是蜀国第一等的忠臣,历史上他为刘备所俘之后,可是宁死不屈,最终为刘备所杀。

    想要劝降这么个硬骨头,可实在不是件容易之事。

    神思之际,陶商环扫一眼战场,只见整个战场,已然变成了一片修罗杀场。

    敌我两军六万余名将士,彻彻底底的厮杀混杂在了一起,近三千余士卒已倒于地上,就此毙命。

    死伤如此惨重,双方士卒却皆死战不退,还在做最顽强的厮杀。

    这场自陶商入蜀以来,最大规模的战役,甚至是多少年来,规模最大的一次大战,已是进入到了白热化的阶段。

    “伍子胥,差不多也该是你一锤定音的时候了……”陶商望着长江方向,嘴角扬起了一抹诡笑。

    斜向处,曹参跟张任的交锋,转眼已是一百余式,二人各自使出平生之力,却依旧战了个不分胜负。

    一百余合交锋下来,二将皆已是汗水浸湿衣甲,气息愈加急促,招式上的力道和速度,皆已变弱下来。

    这恐怕是他二人,自出世为将以来,所遭逢到的实力最强大的对手,虽然表面不服,但心里却皆得承认,对方是自己所碰最难缠的敌人。

    二将却依旧不知疲惫,反而打起十二分精神,越战越勇,越战越凶,一副不拿下对手,绝不罢休的气势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都清楚,实力相当者之间的武斗,比拼到了最后,不是拼谁的武力更高,而是谁的意志力更强,谁能坚持到最后,谁才是站着的那个人

    厮杀,转眼间又是五十招走过。

    就在这鏖战不下之时,忽然乱军之中,响起了一声大吼:“张将军,末将来助你斩杀此贼!”

    听的这一声吼,陶商寻声望去,只见一员蜀将,正杀破乱军,向着曹参跟张任战团杀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曹参也瞧见一员敌将,向这边杀来,虽然那将武道一般,但若是加入战团来,跟张任联手,自己非败不可。

    一时间,曹参眉头一皱,暗生忧色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陶商已下令,命系统精灵,扫描了那员来将的数据,得知来将乃是邓贤,武力值不过69。

    “区区一个69的废材,也敢来搅乱战局,很好,正好让本王来过过斩将之瘾!”

    陶商鹰目中杀机爆涨,陡然间一声狂笑,纵马舞刀,向着邓贤截杀而去。

    那狂杀而来的邓贤,不知陶商是谁,只以为是员普通魏将,手舞着大刀狂杀而上,口中还叫着:“谁敢拦老子的路,老子就杀谁!”

    瞬息间,两骑相撞。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一声骨肉撕裂的脆响,一声悲厉痛苦的惨叫,一道鲜血狂溅而出。

    只一招,邓贤便被连人带刀,被震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邓贤人尚在半空之时,陶商拍马紧跟而上,战刀如绞肉横一般
火影之最强冰遁吧
,在半空中狠狠一绞,便将重伤的邓贤,绞成了片片尸块,漫空跌落下去。

    两刀斩将,陶商威势无双,几乎天神之威,令左右蜀军士卒,无不丧胆。

    正自激战中的张任,也是脸色一变,眸中迸射出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他原还指望着邓贤杀到,帮自己杀败曹参这个眼前之敌,却没想到大魏之王陶商亲自出手,只两招之间就将邓贤以残酷的手段斩杀。

    “这陶贼的武力,竟然还这么强,邓贤连他两招也接不住?难道关于这陶贼武道的传闻,竟然是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张任为陶商武道所震撼,眼见邓贤被斩,精神意志受到打击,招式力道立刻变弱几分。

    曹参受到陶商激厉,斗志反是大作,戟式越攻越猛,几招之间,终于开始将张任压制了下来。

    两军之激战,更加惨烈。

    不觉已是战了一个多时辰,脚下大部已尽为鲜血浸成泥泞,就连长江一线的江水,都被丝丝的鲜血淌入。

    魏蜀两军的厮杀,已到了强弩之末,两军士卒的精神体力,皆是达到了极限,快要撑之不住。

    似乎,这场战斗,最终将以平局而收场。

    异变突生!

    长江上,突然间有近百余艘战船,逆江西进,飞驰而过,从两军士卒的眼皮子底下驶过。

    那顶头的战船之上,一面“伍”字战旗,飞舞如风。

    是伍子胥!

    是伍子胥率领着大魏水师杀到!

    只见各舰之上,战旗漫卷如涛,一浪接着一浪,旗帜之密集,俨然如千军万马藏于船上。

    大魏第一水将伍子胥,傲立于旗舰船头,以一种讽刺的目光,越过长江,欣赏着江岸上的那场大战。

    “大王,让你久等了……”

    伍子胥脸上扬起玩味的笑容,蓦然间眼眸一聚,厉声道:“全军擂鼓,各船呐喊前进!”

    嗵嗵嗵——

    各舰之上,战鼓声冲天而起,震动大江两边。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各船之上,魏军水手们疯狂呐喊,声势滔天而起。

    江上魏舰突然出现,鼓声与呐喊之声一浪高过一浪,惊到群山中鸟群惊起,也惊动了岸边,那些正在激战的两军士卒。

    蜀军士卒们,猛然发现了江上的异变,看到了突然出现的魏军战舰,顷刻间震惊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他们原以为,今日与他们所决战的,乃是魏军前军的全部力量,他们却万万没有想到,关键时刻,又有魏国水军竟然杀到了江州一线。

    看魏舰上那战旗的密集程度,这批魏国水军的数量,少说也有万余之众,如此数量众多的魏军从江上经过,分明是要在战场西面登陆,直接抄了蜀军的后路,给他们一个东西夹击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他们腹背受敌,不被聚歼才怪!

    瞬息间,原本还在死撑的蜀军士卒,精神受到重创,斗志开始接近于瓦解。

    这场仗打到了这个份上,拼的已经不再是战力,而是斗志与精神,谁的意志更坚定一丝,谁就有取胜的希望。

    显然,突然出现的魏军水师,令蜀军精神意志遭受重创,战力大减,原本势均力敌,僵持不下的战局,顷刻间急转直下,迅速的朝着魏国有利的一面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蜀军士卒遭受重创,而魏军将士们,眼见己军水军出现,无不是惊喜万分,斗志顷刻间狂燃而起,精神大为振奋。

    亢奋的魏军将士,一时战力大增,狂杀向陷入士气低落陷阱的蜀卒,转声眼间就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。

    败逃开始。

    最先斗志瓦解的蜀军士卒,不顾主将的命令,开始擅自撤逃而去。

    败逃就像是瘟疫般,迅速的传染开始,成百成百的士卒,加入到了败溃的队伍当中,向着江州方向逃去,生恐被魏国水军抢先一步登陆,截断了他们归往江州之路。

    此刻的张任,却仍拼尽全力,跟曹参激战不下。

    突然间,他听到了左右发出了阵阵的骚动,不多时间,己军竟似斗志遭受重创,竟然开始不得他命令,就不战而逃。

    受到惊动的张任,这才想起寻着江面望去,蓦然间是脸色骇变。

    他也看到了魏国的水军,看到了那一面“伍”字战旗。

    “糟了,没想到,这陶贼竟然暗中调来了水军,为何我们的细作,完全没有回报,可恨——”

    张任是又惊又怒,手中刀势更弱,完全陷入被曹参压制的状态,心中更是焦虑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惊怒的张任很清楚,一旦令这些魏国水军越过战场,在他们的后方登陆,他这三万大军就要面临被截断归路,全军覆没有危境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,难道,我这蜀中第一大将,不败战神,竟然也要败给这陶贼不成!”

    张任暗自咬牙,脸形都已扭曲,陷入了极度的愤怒惊怖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