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四十章 惊破张任!

第六百四十章 惊破张任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后羿狗贼,我要你的命——”

    野兽般的狂哮声中,青筋突涌,血丝充斥眼眸的李严,狂射而上,手中那柄染血的大刀,狂风暴雨般的招式,四面八方的向着后羿袭卷而上。

    刀式的力道,刀式发动的速度,皆是大增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,也想要本将的命,笑话!”后羿傲然无惧,一声厉啸,手中枪锋狂击而出。

    刹那间,二将再度战成一团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的功夫,二人已被那漫空狂射的枪影,层层叠叠的刀幕严严密密的包裹起来,枪锋刀式已快到寻常士卒,连肉眼都无法看清的地步。

    但见地面之上,飞沙走石,狂风呼啸,二将激射开来的刃气,将方圆五丈范围之充斥,将地面切出一道道的乱沟,将任何接近的敌我两军士卒,皆无情的撕碎,无情的斩飞。

    狂暴状态下的李严,战力陡然大增,但后羿只凭着原本的实力,竟跟其战成不分上下。

    转眼间,二人已交手三十余招,惊心动魄的战斗,依然在继续。

    而左右士卒们的交锋,虽然没有他二人那般惊心动魄,却是更加惨烈,更加的白热化。

    一名名的士卒被枪锋刺穿胸膛,一名名的士卒被大刀砍中脖子,无论是蜀军还是魏卒,时时刻刻都有人倒在血泊之中,永远跟这个世界告别。

    活着的人却没有时间却顾及,那些死去同伴,踏着他们的鲜血,他们的尸骨,继续顽强的战斗。

    敌我双方的士卒皆清楚,战场的规则有多残酷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,生死也许只在分毫之间的分神。

    想要活命,想要在战斗结束之时,依旧能站着不倒,他们就必须将全部的精力,都投入到眼前的杀戮。

    至于同伴的牺牲,只有他们活到最后,才有机会去凭吊,去纪念。

    不觉两军交战已有半个时辰,战场之上,已是伏尸遍布,连脚下的大地,也统统被鲜血赤染,几如修罗地狱。

    凄厉的嚎叫声,愤怒的喊杀声,回荡在天地之间,吞噬掉了一切声音,令江州城中,那些无法亲历战场残酷的百姓听闻,都为之悚然变色。

    血雾之中,陶商也在肆意狂杀,尽情的过着杀瘾。

    他纵马狂冲,如赤色的飓风,在乱军中一路狂辗,刀锋过处,数不清的人头,被他无情斩上半空。

    数十步外,张任亦在狂杀。

    蜀国第一大将的武道,果然是非同一般,一柄战刀如绞肉机般疯狂的扫出,但凡被刃风卷及的魏卒,统统如被收割的稻草般,被撕碎,被掀起在空中,碎成一片片尸体碎块。

    狂杀中,张任蓦然觉察到,斜向方向,似乎有一团凛烈的杀气,正在激荡变化。

    张任蓦然抬头,寻着杀气望去,眼珠陡然爆睁到几乎就要爆炸出来。

    二十余步外,张任看到了那面“魏”字王旗,看到了那不可一世之将,如何神威大发,狂斩他的士卒。

    陶商!

    是大魏之王陶商!

    认出陶商的一瞬间,张任心中的战意和怒火,刹那间沸腾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眼前那小子,就是横扫天下,战无不胜的魏王陶商啊。

    这个扫灭群雄无数,袁绍、刘表、孙策等当世枭雄,皆覆没于其手的枭雄……

    这个挥师西进,欲灭他蜀国而后快,连战连胜,大破其蜀军的强者……

    如今,这个他们蜀国的第一仇敌,就离他几步之遥而已。

    张任狰狞的脸上,刹那间被前所未有的怒火所据,胸中战意燃烧到爆,眼中霎时间被血丝填满。

    杀了那陶贼,毕其功于一役!

    张任的脑海中,瞬间迸射出了这个兴奋的念头,此等天赐良机,岂能不令他兴奋到爆。

    “陶贼,是你自己要送死,今日就是我张任立下不世奇功之时,人头给老子留下来吧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兴奋到要爆掉的张任,一声咆哮大骂,挟着疯狂的杀机,纵马而出,直取陶商而去。

    狂杀中的陶商,此刻也觉察到了杀气袭来,蓦然回首,便瞧见一员虎狼大将,正朝自己狂杀而来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还蛮厉害的嘛,系统精灵,给老子扫描那人的数据。”陶商用意念下令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完毕,对像张任,蜀国第一大将,统帅79,武力93,智谋71,政治61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张任啊。

    而且,这厮的武力值竟还有93点之高,高于李严的存在,果然不是个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陶商二话不说,即刻大喝一声:“曹参何在,这厮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王令发下,正在
神界红包群全文阅读
左右大杀四方的曹参,拨马转身,手舞大戟便从斜刺里杀出,迎向了张任。

    陶商是好杀,是想过过杀瘾,但他却没被杀机冲昏了头脑,时刻保持着清理冷静,过瘾归过瘾,想要让他去冒险跟一个武力值高于自己的敌将去拼,他才没那么傻呢。

    前方处,曹参已是拖着血色尾迹,如狂风一般,急射而出。

    他那巍巍之躯,踏破血路,将数不清的断肢掀翻在头顶的天空,如神将般的威风,震撼人心。

    两骑大将,转眼之间,于血雾的中央之处相撞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雷霆瞬间,两骑错马而过,刀与戟轰然相撞。

    刹那间,天空间响起了最刺耳的金属激鸣之声,飞溅出来的火星,耀如星斗。

    刀戟相撞的中心处,一股强劲无比的刃风冲击波,轰然爆荡开来,将围裹他们的血雾,竟然都膨胀开来一大圈。

    这一式,快如闪电般交锋,两骑错马而过之时,曹参和张任二将,身形皆是为之一震。

    曹参的身躯虽是微微一震,脸上不起一丝波澜,只是略略有些惊奇而已。

    他只是以为,张任这蜀中第一大将,不过是浪得虚名而已,却不想一招交手之间,才发现张任武道竟是这等了得,并非徒有虚名。

    “这个曹参的武道,竟似略在我之上,陶贼的麾下,怎可能这么多武道超群之士,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错马而过的张任,胸中气血却为之稍稍一荡,急提一口气,方才平伏下气息,拨马转身之时,他狂傲自负的脸上,已是掠过了一丝不可思议的惊奇。

    他早听李严说过,陶商麾下有一员后羿大将,武道强悍之极,他心中不屑,想在战场之上,与后羿一决高下。

    张任却没想到,自己没有撞上后羿,而是撞上了陶商另一员武将曹参,更没想到的是,这个曹参的武道,似乎还与自己不分伯仲。

    这一招交手,刹那之间,撕碎了张任极度的自负,令他武道辗压中原的梦想,就此灰飞破灭。

    “张任,蜀国灭亡已成定局,归降我大魏之王,我饶你一条性命,否则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!”曹参战戟一指张任,冷冷的劝降。

    曹参那口气,俨然蜀国灭亡已成定局,俨然杀他乃是举手之劳。

    心中本就震惊的张任,瞬间感觉自己受到无尽的羞辱,胸中怒火如火山般喷发出,瞬间被激怒到要气炸了一般。

    愤怒之下,张任大刀一指曹参,大骂道:“狗贼,凭你也敢劝我大蜀不败战神投降,今天我非宰了你不可。”

    几步之外,陶商听到张任这自负的骂声,当场就笑了,冷笑道:“张任,你口气也真是够大,脸皮也厚的可以,就凭你也敢自称不败战神,你想笑死本王吗?”

    张任怒了,他是真的怒了,怒到脸都憋红无比,都快要憋爆炸了。

    先被曹参羞辱也就罢了,今又被陶商也跟着羞辱,他这蜀中不败战神的威名,今日简直是被这对魏国君臣羞辱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这若他还是能忍,他今后还怎么在蜀中立足!

    “陶贼,我要杀了你,我蜀中不败战神,今天定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,也配跟我王交手么,笑话,人头留下吧。”曹参打断了张任的咆哮怒骂,拨马纵骑而出,再度攻向了张任。

    张任嘴上对骂是连连受挫,心中大怒无比,狂吼一声,纵马舞刀,杀向了曹参。

    曹参先发制人,抢先杀到,手中染血的大戟,拖着血色尾尘,狂轰而出,直斩向张任人头。

    那大戟破空而过,撕裂空气的阻隔,竟于刀锋之前,挤压出了一片真空,如泰山压顶般轰击而去。

    相隔两步时,张任已感觉到曹参这一戟的凛烈,皱头深深一凝,急提一口气,臂上青筋爆涨,手中大刀横挡而出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一声震天金属震鸣之声,在张任耳边响起,几乎将他的耳膜刺破。

    曹参那一柄重戟,挟着天崩地裂之势,轰然砸至,重压之下,将张任高举的刀柄,竟然都压弯了数分。

    “这厮的力道好强……”

    张任心中吃了一惊,扛下这一戟的瞬间,胸中气血为之鼓荡,一口钢牙紧紧一咬,脸上青筋就迸突了出来。

    受此压迫之下,张任憋到面红耳赤,胸中傲气再被激发出来,陡然间一声疯狂咆哮,双臂青筋咔咔狂崩,几乎就要炸裂一般。

    愤怒之下,张任双臂用尽全力,向上猛的一扛,将曹参的战刀荡举而起。

    然后,被激怒了的张任,怒意狂燃,手中战刀如狂风暴雨般扫出,每一招都倾尽全力,狂轰向了曹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