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三十八章 谁才是不败战神!

第六百三十八章 谁才是不败战神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李严心中有自己的小算盘,江州城的军民们,却不管那么多,很快大街小巷都已经传遍了张任率援军赶到的消息,一城的军民皆陷入了欢腾之中,期盼着张大将军的到来。

    日落之前,张任率大军进抵江州城外,于城南五里下寨,与江州城形成犄角之势。

    李严为了向张任示好,主动派人来请张任入城,主持大局,张任却不给他面子,以主帅的身份,传李严前来,跟他一起去探察魏营情势。

    李严很清楚,张任此举就是要给他一个下马威,心里不爽,却也不敢违令,只得不爽的出城。

    最后一抹残阳下山之前,张任和李严二人,在二十余骑的亲兵保护之下,悄悄的潜近了魏营探查。

    张任也着实是胆略过人,竟然亲自登上了魏营只有一里之距的一座小山包,远远窥视魏营。

    他立马远望,目光冷峻如冰,一言不发,让人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边就是魏军主营了,几天前已有两万多魏军进入,眼下魏军的人数已达到三万之众,而且还有更多的后续兵马,正在赶来的路上,今后魏军的数量,只会越来越多。”

    身后的李严上前一步,指点着魏营,为张任分析着形势,张任却始终一言不发,甚至连看他一眼都没有,就仿佛不当他存在一般。

    李严被如此冷遇,心中颇为不爽,却又不敢发作,却还得陪着笑脸,恭维道:“不过,陶贼纵有千军万马,眼下有张将军在,守住江州是绝不在话下了。”

    李严想拍张任几句马屁,张任却不领情,反是冷哼一声,斜光瞟着他道:“李将军,我观魏军营垒,也无甚出奇之处,那陶贼也不似传说中的三头六臂,本将真想知道,你是怎么败给他的。”

    张任的语气中,充满了讽刺,明显是在讽刺李严无能。

    李严的脸瞬间就憋出了一丝尴尬,一时僵在原地,不知该怎么回应张任的语气。

    半晌后,李严方才强压下恼火,讪讪道:“那陶贼太过奸诈,严只是一时疏忽才中了陶贼的奸计。既然张将军已经接管了江州防务,不知将军打算如何对付那陶贼。”

    李严几句话间,把话头又转了出去。

    张任凝望魏营片刻,苍厉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傲然道:“你速拟一道战书给陶贼,本将要约他两日后决战于城外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李严神色立变,显然没有料到,张任竟然不打算采取守势,也要跟陶商一战。

    想起前日自己的失败,李严就心有余悸,忙劝道:“张将军,那陶贼颇有用兵之能,城外魏军有三万之众,且战斗力极强,严以为还是坚守不战是为上策。”

    “李将军,你以为,我张任会跟你一样,输给那陶贼吗?”张任却不屑的瞟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李严伤疤再次被揭,一时间又是恼火,又是尴尬,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张任却又一哼,马鞭一指魏营,“眼下魏军大军未集,本将就是要趁着他后续兵马未至,与我军兵力相当之际,才要一战而胜,夺取主动权。否则,若只坐视魏国十几万大军齐聚江州城下,将我们围个水泄不通,岂不成了坐以待毙,我张任绝不容许这样的事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!”张任断然一拂手,打断了李严的再劝,冷傲然道:“李严,你能得到大王的器重,确实有几分领兵之能,不过你跟本王比起来,还嫩了很多,这一战,你就跟在本将身边好好的学吧,我会让你知道,什么才是真正的用兵如神。”

    张任是傲啊,简直傲到了极点,根本就不把陶商,把强大的魏军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身为蜀中第一大将,这些年来张任东征西讨,立功无数,几乎是战无不胜的存在,他确实也有傲的资本

    李严也很清楚,张任这是迫切想要能过一场大胜,来打压他们这些少壮的气焰,以向刘璋来证明,他们这些老人才是蜀国真正的栋梁之柱。

    李严心中有火,却又不好发作,只好默默的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于是张任便入江州,正式接管了江州城的军政大权,下令尽取库府酒肉,来犒劳自己的将士。

    同时,张任又修书一封,派人星夜驰往魏营,以向陶商下战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魏营,王帐。

    入夜时分,正在帐中喝着小酒的陶商,收到了张任那道言辞傲慢的战书。

    陶商便召集众文武,叫荆轲当众宣读出了那道战书。

    这可是一道傲慢之极,对陶商极尽羞辱的战书。

    在这道战书之中,张任不但是大骂陶商乃国之奸贼,又怒斥了陶商残暴,入侵他蜀国,前前后后骂了有数百字,最后才问陶商是否有贼胆,两日后于城外决一死战。

    荆轲是越念怒火,越念越怒,念到后来已是怒火填胸,快要念不下去的地步。

    帐前,樊哙、曹参、后羿等武将们,个个也是怒不可遏,恨到咬牙切齿,还没等荆轲念完,
飞鸟时代txt下载
帐中怒骂痛斥之声,响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反倒是陶商,远比他的这些部将们沉的住气,听着张任这道极尽羞辱的战书,非但没怒,英武的脸上,反而扬起了一丝欣喜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巴子的,张任这狗贼,竟然敢这么狂,老子非把他的头剁下来当夜壶用不可!”樊哙第一个忍不住,跳起来咆哮大骂。

    众将皆被激怒,由原来的小声怒骂,陡然间就演变成了破口大骂,满帐都被愤怒的火焰所充斥。

    “大王,张任想决战,想自寻死路,咱们跟他战便是,末将定亲手将他碎尸万段,让他知道冒犯大王的后果。”怒不可遏的后羿,也愤然请战道。

    大帐中,众将顿时战意爆涨,叫战之声隆隆回荡。

    诸将这般情绪,正是陶商所要的效果,这就是他之所以让荆轲当众念出战书的原因,为的就是激怒众将。

    “苏卿,张任这道战书,你怎么看?”陶商却冷静许多,看向了苏秦。

    眼下张良等几位谋士,皆还在随着大部队在后边,故军谋之事,陶商第一个咨询之人,自然便是苏秦。

    苏秦沉吟片刻,不紧不慢道:“根据情报,张任此番来援,带了两万五千兵马,再合江州原有守军,蜀军的总兵力当在三万左右,与我军目前的兵力正好相当,张任想趁着我军主力未齐之前,跟我先行决战,时机倒也选的很对。”

    陶商微微点头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苏秦便又道:“且张任跟李严法正这等后起新秀们,素来都不合,前番李严被我们方自大败,他却马上又要出战,明显是想用一场胜利,来打压李严一派,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苏秦喘了口气,冷笑道:“这个张任号为蜀国第一大将,性情比李严还要自负,且他这些年来,从未曾有一败,号称‘不败战神’,以他的性情,再考虑先前臣分析的种种情况,臣以为,张任挑战大王决战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。”

    陶商笑了,心想这苏秦不愧是苏秦,分析之缜密,看透了张任的心思,跟自己所想,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便又问道:“这么说来,苏卿是赞成本王出战了?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苏秦忽然站了起来,一拱手,正色道:“张任乃蜀国第一大将,他的到来,让江州蜀人民心士气为之大振,以为看到了反败为胜的希望,所以,臣以为我们在这个时候,更应该用一场大胜,大破张任,来击败他‘不败战神’的名号,也打碎蜀人的希望,让他们看清楚,在我大魏王师面前,任何的抵抗都将是徒劳无用!”

    苏秦这一番慷慨自信豪言,如火上浇油般,将众将已被点燃的战意怒火,瞬间点燃到要爆。

    “苏秦说的对,战他娘的!”

    “大王,还等什么,跟他们战吧,让蜀人彻底绝望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知道大王的厉害吧。”

    大帐中,再次掀起了此起彼伏的叫战之声,如火山喷发般熊熊不可阻挡。

    苏秦的形式已经分析的很清楚,众将战意皆已被点燃,此时此刻,陶商胸中的战意也狂燃而起,还有什么好犹豫的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陶商猛一拍案几,雄躯腾的跃起,奋然道:“张任猖狂,竟敢不把本王放在眼里,他要决战,本王便跟他决战,好让他知道,谁才是这天下真正的不败战神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日之后,天明时分。

    江风南来,夹着丝丝寒意,风中,透着越来越浓烈的血腥气味。

    当第一缕晨光升起之时,江州东面的魏营营门大开,数以万计的魏军步骑将士们,排着整齐的队伍,挟着满腔立功之心,纪律严整的开出了各个营盘,向着江州方向集结而去。

    不到半个时辰后,三万魏军便于江州城东齐集完毕,大大小小的军阵,如铜墙铁壁一般,屹立如山。

    军阵之中,铁甲森森,刀枪林立,战旗漫卷如浪,军气滔天。

    黑赤相间的“魏”字王旗,傲然飞舞,引领着大魏将士们,向着江州方向缓缓推进。

    王旗之下,陶商手提战刀,背叛赤色披风,威势无双,浑身上上透着霸绝天下的王者之气。

    陈庆之、曹参、后羿、樊哙等诸员大将,追随于左右,个个脸上都燃烧着狂烈的战意。

    一骑骑斥侯不断往来奔驰,将蜀军已经出城,正向这边推进而来来的情报,报于陶商。

    张任乃蜀中第一大将,号称不败战神,声名也算远播在外,但眼前这些大魏将士们,脸上却看不到一丝忌惮之意。

    唯有狂烈的战火和必胜的信念!

    连孙策这等大吴之王,无敌于长江的存在,都被他们大王所击败,何况是蜀国这偏僻之地的员武将。

    在他们心中,能够称的上“不败战神”者,唯有他们所敬如天神的魏王陶商。

    其余敢号称不败者,皆为跳梁小丑!

    所有大魏将士的脑海中,只有一个共同的信念:

    魏王必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