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三十五章 狂杀蜀将

第六百三十五章 狂杀蜀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大道两侧,魏军将士汹涌杀出,山林之间,更是战旗招展,层层叠叠无边无际,近有数千人之多。

    这就是陈庆之的高明之处了,他虽然只有两千伏兵,事先却准备了数千面战旗,这般漫山遍野这么一插,俨然已营造出了千军万马之势。

    而在魏军伏兵发动之前,李严就已经感觉到,自己可能中了魏军的诱敌之计。

    他熟知兵法,眼见这四周的山谷地势,中间低而两边高,最是设伏的绝佳之处,此时冷静下来再一想,陶商明明是下战书决战,却只派了后羿前来一战,还只有四千兵马,那陶商素来奸诈,只怕……

    李严心中的得意和自信渐渐消灭,取而代之的,则是深深的怀疑,心中也越发的不安。

    “停止前进,传我号令,立刻撤回江州,立刻——”李严反应也是极快,一感觉到势有不妙,便即刻改变了战术。

    而此时,一万蜀军士卒正追着兴起之时,却不想他们的主将,突然间下令停止追击,众军一时不理解这道命令,无不陷入了狐疑茫然之中。

    山谷前,一万蜀军便是前军挤后军,后军贴前军,堵在了道路之上,一时片刻也难以即刻掉转方向。

    这时,副将吴兰也分开军士的阻拦,策马飞奔而来,一脸茫然的叫道:“李将军,咱们追的正兴起,马上就要追上魏狗了,为何突然下令退兵?”

    李严一面勒马转身,一面沉声道:“你还没有看出来吗,这里乃谷地地形,极利于设下埋伏,我怕我们已中了陶贼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“贼”字未及出口,山谷两侧的树林山坡之内,战鼓声突然间震天而起,数以千计的魏军士卒,如神兵天降一般,突然现身,漫山遍野的扑卷而下。

    再看山林之中,魏军战旗更是无以计数,仿佛铺天盖地,竟有上万之众。

    伏兵!

    魏军果然有伏兵!

    “糟了,果然被我说中,魏军果有伏兵,这个陶贼,我竟中了他的诱敌之计!”李严蓦然惊醒,神色骇然大变。

    “我们中计啦,魏军果有伏兵!”吴兰也惊的哇哇大叫。

    “中计啦!”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这么多伏兵?”

    “快跑啊,魏军太多了,我们打不过!”

    “看,是魏字王旗,是大魏之王亲自设伏!”

    拥挤于山道中的一万蜀军,猛然惊醒,瞬间皆是陷入了惶恐之中,尖叫声响成一片。

    这些前一秒钟还杀气腾腾,挟着一腔的战意,要把魏军追上,杀尽屠光的蜀军,魏军伏兵一现身,顷刻间便将他们吓破了胆,高昂的战意,便被无尽的恐惧所取代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李严也是阴沉如铁,羞愤难当。

    直到这一刻,他才恍然惊醒,深深的体会到了,传说中的大魏之王,是如何的“奸诈”。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,孟达那道招降之书,根本就是陶商在故意的诱他出战。

    他更是惊异的意识到,那位大魏之王更是早已料到,他会设下伏兵之计,更会料到他会贪功,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陶商将他彻底看透,将他的每一步都算计到清清楚楚,所以才会事先在这里布下埋伏,就等着他中计。

    “陶贼,竟然这样将我戏耍,实在是……”尊严深深受损的李严,此刻已气到满脸憋红,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左右魏军却不给羞恼的机会,已汹汹杀到,名将的冷静判断能力,令李严强行压制住了动荡的情绪,很快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环扫一眼四周扑近的魏军,李严不敢有半分迟疑,深吸一口气,急是大叫:“立刻撤退,退往江州!”

    大叫声中,李严也顾不得许多,拨马先走一步。

    那些惊慌的蜀军士卒们,这时也统统都陷入慌溃境地,纷纷转身,争先恐后的向着西面谷口方向逃去。

    只惜,他们省悟的还是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此间谷道地形狭窄,一万多人马拥挤在这样的地形中,若是井然有序的撤退便罢了,在这种惊慌失措,你推我挤,全然没有秩序的情况下,又如何能及时掉头撤退。

    转眼间,一万蜀军便死死的堵在了谷道之中,魏军还没有杀到时,便不知有多少人已死在自己的挤轧踩踏之下。

    片刻后,魏军如虎狼扑至。

    漫山遍野杀到的魏军伏兵,如一柄柄的利刃,刹那之间,便将蜀军这条惊慌的长蛇,扎成了无数截。

    陈庆之一袭白袍,纵马也从林中杀出,指挥着他的白袍将士们,疯狂的斩杀那些惊慌逃窜的蜀卒,眨眼间,便将他们杀到血流成河,鬼哭狼嚎。

    正辗杀之时,前方处,出现了吴兰的身影。

    惊慌的吴兰,此刻正率领着千余吴卒,一路向着西面方向狂冲狂突,眼看着就要冲出一条血路来,却被陈庆之的这队白袍兵所挡。


驭香小说5200
    士卒低落的蜀卒,人数虽多,却根本不是以一当十的白袍兵对手,屡冲屡突都冲杀不出。

    焦急如焚的吴兰,举目一扫,于乱军之中,发现了陈庆之。

    他惊奇的发现,正是那员文弱不堪,书生模样的儒将,正在指挥着眼前这支战力强悍的白袍军,堵住了自己的西逃之路。

    “区区一个书生,也想挡本将的路,我就宰了你!”吴兰一声咆哮,大刀狂舞,斩出一条血路,直奔陈庆之而去。

    吴兰是小瞧陈庆之,以为其不堪一击,想要凭借着自己的武力,斩将杀敌,突出重围。

    而吴兰的武力值,虽远不及李严,好歹却也有70出头,算得上是蜀中数得上号的武将,杀一个书生,他自信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自恃武道的吴兰,挟着求生的欲望,踏出一条血路,狂杀至陈庆之跟前,暴喝声中,手中战刀狂斩而上。

    陈庆之不动如山,明朗如星的眼眸之中,透出一股冷漠。

    那眼神,并非只是普普通通的不屑,俨然迎面面来的吴兰,在他眼里不过是蝼蚁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蝼蚁就算是再强大,又岂能令人类产生一丝忌惮!

    相距三步之时,陈庆之的左手,轻轻的划在了斧锋之上,瞬间一丝丝的鲜血,渗透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送死么,那我就成全你吧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轻轻的叹息声中,陈庆之双臂陡然间青筋爆涨,悬于马上的那一柄战斧,以电闪雷鸣之势,横斩而出。

    那一斧,斩破空气,挟裹着浓烈的血雾,就仿佛一张血盆大口,向着吴兰狂扑而去。

    后发而先至,那一柄战斧,竟是抢在吴兰大刀斩出之前,先扫而下。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一股鲜血飞上半空,惨烈之极的嚎叫之声,被错马而过的陈庆之留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当他转身之时,吴兰两个眼珠子瞪到几乎要爆涨出来,如同见了魔鬼一般的震怖痛苦。

    而他手中的战刀,竟然已被直接斩碎,他的上半身和下半身,自胸前被斩成两截,上半截身体缓缓的滑落,接着那余下半截残躯,也狂喷着鲜血,轰然栽倒于马上。

    陈庆之仅仅用了一斧,就将蜀国大将吴兰斩出马下。

    这就是“怒血”天赋的力量,一瞬间将陈庆之的武力值,提升到101点,达到了武圣的境界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令项羽和吕布,这等满百半步武圣,就望而生畏的境界,强大到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虽然,陈庆之仅仅只能使出三招武圣的战力,但秒杀吴兰这种70出头的二流武将,已经是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眼见自家主将,仅仅一招便被秒杀,残存的蜀军士卒,斗志就此瓦解破碎,不是伏地求降,就是吓破了胆,四面八方乱窜而逃。

    他们又能逃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就在陈庆之大显神威之时,陶商已纵马如风,背拖赤色披风,手提黑色战刀,沿着山坡俯冲而下,俨然如天神下凡一般,辗入了魏军丛中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,旗手高举着那一面“魏”字王旗,彰显着大魏之王的存在。

    魏王之名,天策真龙,圣人转世的存在,早已在蜀人耳中流传已久,今见陶商如天神般降临在他们面前,蜀人无不为之肝胆俱裂,望风而溃。

    “今天,本王定要杀个痛快,用蜀人的鲜血,来平伏本王心中的杀机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震天的的狂笑声中,陶商如黑色的飓风,狠狠撞入敌丛之中,黑色战刀如巨大的磨盘,浩浩荡荡荡卷而出。

    战刀过处,一命不留,数之不清的敌军尸骨,被无情的斩碎,撕裂,踏翻在身后的血路之中。

    鹰目之中,陶商锁定了雷铜所在。

    这位蜀国武将,此刻正拼命的狂杀,想要突出重围,杀出一条血路去。

    他眼看就要成功了,再冲出十余步,他就能冲至谷口,逃出升天。

    可惜,他已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“雷铜么,今日就拿你来过一过瘾吧,人头给本王留下!”狂笑声中,陶商纵马如风,踏破重得血雾,如狂风巨浪一般,撞向了雷铜。

    正自苦战的雷铜,猛然前所未有的强烈杀气,铺天盖地的撞涌而来,几乎令他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惊恐之下,雷铜蓦然回首,但见一员威势无双的魏将,已狂杀而近。

    那一面“魏”字王旗,瞬间令他认出了是陶商杀到。

    “陶……陶商!”刹那间,雷铜眼中迸射出无尽的惊悚之色,似乎万万没有想到,传说中的大魏之王,竟有如此杀气,简直如魔神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未战,雷铜心中已惧,立时萌生逃意。

    只是陶商来势太快,转眼间已杀至近前,那战刀掀起的刃风,如一堵无形巨墙一般,横撞而来,封住了他所有的避逃之路。

    避无可避,唯有硬挡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