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三十二章 跟勾践抢时间

第六百三十二章 跟勾践抢时间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南中,朱提城。

    军府之中,勾践正高坐于上,聚精会神的听取着法正,关于眼前战事最新的战报。

    听着听着,勾践的脸上,不由浮现出了得意的冷笑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承认,法正的这次诱敌之计,实在是妙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正如法正所料想的那样,孟获虽猛却疏于计谋,被蜀军的连连佯撤骄了其心,狂妄之下是一路长驱北上。

    终于,自负的孟获,在朱提城南二十里之地,陷入了法正布好的包围圈中,近五万南蛮兵被团团包围,陷入了困境之中。

    “孟获一路轻装北上,并没有携带太多粮草,咱们只需要围而不攻,用不了十天,孟获必然不战而降,这五万蛮兵就将统统落入大王手中了。”法正说完情报,最后笑着为勾践构勒出了美好蓝图。

    勾践是连连点头,心中越发的得意,春风得意之下,不由兴奋到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五万蛮兵啊,那可是五万凶悍的青壮蛮兵,若然能落到他的手里,他蜀的军事实力,瞬间将爆增。

    得到了这五万生力之军,勾践手头的总兵力,就能够达到十余万之众,除了留在北面汉中方向,用来防范曹操的两万多兵马,他便能纠集出近八万大军,前去对付陶商。

    而勾践此前已经估算过,陶商国力虽强,但对付的敌人也多,兵力被四处分散,能用来入侵他蜀国的兵马,最多不起过十六万。

    以八万之兵,凭借着蜀道之险,来对付两倍的敌人入侵,勾践还是有这个十足的自信的。

    “孝直啊孝直,你真不愧是本王的王佐之谋,这一招诱敌之计当真是妙,此计若能助本王逼降南蛮军,则你就是本王征服南蛮的第一功臣,本王定要重赏于你!”

    得意之余,勾践也不忘盛赞主谋法正,俨然已忘了前几日责怪法正那档子事。

    法正脸上也毫不掩饰得意,面对勾践的盛赞,并没有表现出什么谦逊,反而是欣然道:“那臣就在此先谢过大王的重赏了,他日班师北归之时,待击退陶贼的入侵之后,恐怕大王还得厚赏臣一笔不可。”

    法正自信之极,也就只有他,敢公然向勾践讨赏。

    勾践眉头微微一动,眼眸之中,瞬间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不悦之色。

    不过,那不悦之色,却瞬间逝去,勾践非但不恼,反而是哈哈笑道:“那是自然,本王向来是有功必赏,孝直若能为本王再出奇谋,击退陶贼的入侵,本王若不重赏,怎配得上明主之称,又怎配得上尔等这些豪杰之士辅佐效命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赏罚分明,实乃我大蜀之幸,那臣在这里就先谢过大王将来的重赏了。”法正又是坦然一拱手,俨然击退陶商乃是志在必得,竟已提前接受了勾践许诺下的重赏。

    勾践又哈哈大笑起来,法正也跟着大笑,一时之间,大赏之中回荡着这对君臣自信得意的大笑声。

    “报——江州急报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他主臣二人,正笑的得意之时,堂外亲兵匆匆闯入,惊叫之声打断了这君臣得意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江州急报”四个字,令在场所有人都神色一动,精神下意识的就紧张了起来,每个人的心头,顿时都产生了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勾践也是眉头一凝,瞬间收敛了笑声,法正也笑声骤止,不安的目光看向了那闯入的亲兵。

    “江州急报?莫非是孟达守住了枳县,已击退了陶贼的先锋军不成?”勾践先入为主的问道。

    亲兵伏跪于堂前,拱手颤声道:“回禀大王,刚刚赶到江州城的李严将军发来急报,孟达将军于枳县为魏军大败,五千兵马全军覆没,孟达也被魏主陶商临阵生擒,陶商正率军杀奔江州而来。”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一道惊雷当头轰落,回荡在这大堂之之中,震撼着每一个蜀国人的心神,将他们震到目瞪口呆,一个个都僵硬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,着实是太过震惊了。

    孟达,号称才华出众,深得勾践信任,五千精兵前赴枳县防守,谁能料到,竟然是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全军覆没,失陷枳县也就罢了,他竟然还兵败被俘。

    而且,还是被陶商这个魏王,亲手所俘!

    “孟达,竟然被陶贼所俘?那小子的武道,什么时候竟强到这等地步了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勾践喃喃自语,脸上的自信已烟销云散,尽为无尽的恼怒与震怖所取代,怒于孟达之无能,惊于陶商之强。

    “唉,臣早说过,这个孟子度言过其实,不堪担当重任,没想到他竟这么无用,竟为陶贼所俘,真是,唉……”黄权连连叹息,素来看不起孟达这个后起之秀的他,自然是要趁机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那王甫也跟着附合道:“是啊,大王委以孟达重任,却没想到他这般无用,如今失了枳县,岂非将江州完全
阴阳鬼厨txt下载
暴露在陶商的兵锋之下。”

    他二人皆为刘璋“旧臣”,与法正孟达等新近崛起的新生一代,彼此都看不顺眼,眼下有这么好的机会,当然要借题发挥。

    在他二人的煽动之下,勾践果然是被牵动了怒火,拍案大骂孟达无能,令张松和法正二人听着是如芒在背,颇为尴尬。

    眼看着勾践骂了半晌,怒气稍稍减弱,法正才干咳几声,拱手宽慰道:“大王,那陶贼素来奸诈,想来是孟达中了陶贼奸计,才会为其所败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顿,法正接着道:“所幸的是,李严已率一万后备军,及时的赶到了江州,李严之才胜孟达十倍,有他镇守江州,大王自可高枕无忧。”

    接着,法正抬手一指南面,“眼下我们最应该关注的,乃是如何尽快降服孟获,那时才能早日班师北归,去给陶贼一个迎头痛击。”

    法正一席话,安抚下了勾践动荡惊怒的心神,又将他的注意力,成功的拉回到眼前的战事之上。

    听了法正的一番宽慰,勾践的情绪方才平伏下来,目光中重新又燃起了自信和镇定之色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勾践冷哼道:“你说的对,只要江州不失,本王就根本不用担心陶贼,不必再管东面,先集中兵力,降服了孟获,然后本王再回师北上,前去收拾那陶贼不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州以东二十里,魏军大营。

    六千魏军将士,在攻陷枳城,大败五千江州兵后,一路马不停蹄西进,终于深入到了江州腹地。

    前方二十里,就是蜀国东部第一重镇江州城,只要陶商攻破此重镇,再破江阳、武阳二城,兵锋就可以直抵成都之南。

    为了达到兵贵神速之目的,自攻陷枳县之后,陶商不等主力步军前来会合,就以日行百余里的速度,在蜀道上狂奔,希望能象攻下枳县那样,杀蜀人一个措的不及,拿下江州城。

    但当陶商进至距离江州二十里时,却收到了情报,蜀将李严,带着副将吴兰和雷铜二将,已提前率一万后备兵马,进驻了江州城。

    收到这个消息后,陶商就意识到,速破江州已不现实,便下令大军停止前进,就地休整。

    陶商熟知历史,自然知道李严此人实力非同一般,武道上可与黄忠相抗衡,更是刘备钦定的托孤之臣,能力相当了得。

    原本的历史轨迹之中,李严此刻还藉藉无名,未被刘璋所重视,直到刘备入蜀之后,方才渐被重用。

    不过,此时的刘璋已非“刘璋”,以勾践的识人之能,提前重用李严也是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以李严的才能,又率一万以逸待劳的生力军坚守江州,陶商虽然狂,但还没有狂到被胜利冲昏头脑,狂到想以六千疲惫之军,就要硬破江州的地步中。

    王帐之中,陶商聚集了文武众臣,商议破李严之策。

    “我军自从破鱼腹以来,就一直在奔走作战,几乎连一天都没有休息过,将士们士气虽旺,但精力却已疲惫,这个时候,末将以为不宜再强攻江州。”年轻文弱的陈庆之进言道。

    后羿也点点头,拱手道:“子云言之有理,况且江州守军有一万多人,我军却只有六千,这样的兵力对比,显然不利于攻城,眼下恐怕也只有等大军前来会合之后,再强攻江州了。”

    诸将所言也正合陶商的判断,不过,陶商却想浪费这么保贵的时间,让勾践有足够的时间来平定南蛮,回师一战。

    “苏卿,李严这个人,你觉的怎样?”陶商的目光看向了苏秦。

    作为曾经出使过蜀国之臣,苏秦不光是前去忽悠勾践,更是趁机尽可能将蜀国君臣的底细,摸了个底朝天,以利于陶商今日的伐蜀。

    听得陶商发问,苏秦便想也不想便道:“回大王,据臣出使蜀国时的了解,这李严跟孟达、法正同为一党,乃是蜀国的少壮派,这些人的共同特点都是颇有才华,却又皆有些自负,目中无人,当然,这个李严的才华,还是要远胜于孟达的。”

    “自负,目中无人么……”陶商喃喃自语着苏秦对李严的评介,思绪飞转,隐约已琢磨出了此由头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苏秦忽然眼前一亮,像是从自己的话中得到了什么启发,欣然道:“大王,眼下的形势是,李严的江州守军有一万,我军只有六千,如果李严铁了心采取守势的话,我们绝不可能硬攻下江州,只能等后续大主前来会合,不过,我们若是能利用李严的自负,目中无人,引他出城一战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苏秦嘴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诡笑。

    陶商眼前一亮,思绪飞转,蓦然间省悟了苏秦言外之意,不由也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个孟达没杀是对了,这下正好派上了用场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一声冷笑,拂手喝道:“来人啊,速速拿来笔墨,再把孟达给本王传上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