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三十章 反 骨

第六百三十章 反 骨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枳县东门一线,后羿所率领的七百魏军将士,正拼死而战,跟已然清醒过来,意图重夺城门控制权的数千蜀兵,激烈的厮杀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魏军数量只有七百,城中蜀国守军,却有五千之众,双方实力相差本是悬殊。

    可惜,蜀军虽众,战斗力却远不胜身经百战的魏军将士,且被魏军杀了个措手不及,精神士气大受打击,一时片刻间,又如何能奈何得了魏军将士。

    激战半晌,魏军在付出了一百士卒的死伤后,后羿死死的守住了夺下的城门,没有后退半步。

    然后,漫空狂尘之下,陶商率大军杀奔而至,一马当先的撞入了城门之中。

    陶商如一道黑红相间的闪电,纵马如狂风般入城,手中战刀挥斩开来,接近90的武力之下,阻挡于前的敌卒,如草芥般统统被斩飞出去。

    陶商身后,数以千计的魏军将士,如虎入羊圈般灌入敌城,铁蹄辗过,将惊慌的蜀兵,统统都辗为粉碎。

    大魏六千援兵已至,无论在数量上,还有士气上,都占据了绝对的优势,城门陷落,已无可挽回。

    虎狼般的魏军将士,从城门辗入,一路向着枳县街道腹地辗去,展开了夺城之下。

    陶商率领着破城而入的大军,从东门杀入,沿着贯穿东西的大街,一路狂辗而过,直奔西门而去。

    杀出不足三十余步,陶商举目一望,惊奇的发现,一直都在败溃狂逃的蜀卒们,突然间像是打了鸡血似的,竟又扭头反杀而回。

    鹰目一扫,视野中,他看到了那面“孟”字将旗。

    是孟达,正在强行催督着他的江州兵,做最后的垂死挣扎,试图将冲入城中的魏军,反辗而回。

    孟达在城门突变的一瞬间,就知道自己一时疏忽大意,中了陶商的诡计。

    惊怒之下的孟达,反应倒也是快,当即就奔下城头,径往城内,将其余三门的两千兵马,统统也调集而来。

    孟达知道,魏军虽然杀了他个措手不及,但必然是轻军而来,数量并没有占有压倒性优势。

    所以,不甘心的他,才想纠集全部的兵力,将魏军强行赶出城外,重夺东门的控制权。

    孟达率军杀至,一马当先,手中战枪四面刺出,将七八名魏卒刺倒于地。

    血雾之中,孟达举目疾扫,但见东西大街的那一头,杀声震天而起,“魏”字王旗的引领之下,魏军如潮水一般,狂涌而来。

    “魏”字王旗,已在东门上空高高升起,意味着东门已彻底失守。

    现在,他要么是退,要么就是做全力一拼,夺还东门。

    “该死,我堂堂孟达,竟然会中了陶贼的奸计,若就这般败溃而逃,失了枳县,还有何颜面去见大王,不行,我不能撤,绝不能撤——”

    孟达咬牙切齿,暗暗怒骂,想想失败兵,声名扫地的后果,想想自己自恃的尊严,孟达不由怒从心起,决心没然而生。

    为了保住尊严,孟达便量一咬牙,继续挥枪前冲,催逼着他麾下的两千将士,逆着败兵之潮,向着魏军反扑而去。

    “杀,给我杀上去,杀退魏狗!”

    孟达疯狂的咆哮声中,蜀兵强撑起勇气,呐喊杀上,转眼之间,两军便撞辗而上。

    鲜血漫空乱溅,人头四面八方的滚落,孟达枪锋过处,一名名魏兵便被刺倒。

    孟达虽杀的凶猛,但凭他一己之力,却依旧难以改变蜀军败溃之势。

    毕竟,蜀军的人数上不占有优势,战斗力又弱于魏军,且被魏军杀了个突如其来,精神上更遭重创。

    这等不利的情况下,蜀军若还能杀退魏军,蜀人早已杀出了秦岭,纵横四方了。

    不甘心的孟达,枪锋仍在狂刺而出,无情的诛杀着魏军将士,但他左右的蜀军士卒,却越战越少,被魏军杀到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孟达陷入了焦虑之中,一时不知该不该就此收兵撤逃。

    就在孟达犹豫不决之时,几十步外,陶商已一路无人能挡,狂杀而来。

    他猿臂舞动如风,黑色的战刀斩出层层叠叠的光影,道道刃风袭卷而过,将数不清的蜀军士卒,如纸扎的一般轰碎。

    刀锋狂斩,铁蹄一路摧辗向前,陶商踏着血路而过,直奔孟达所在。

    横飞的血雾刀影之中,陶商那双充血的鹰目,蓦然之间,寻到了孟达所在。

    蜀军之中,能有此武力者,也只有孟达一人了。

    “系统精灵,给我扫描那厮的数据!”狂杀之时,陶商集中意念下令道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完毕,对象孟达,统帅71,武力72,智谋74,政治73,天赋,反骨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孟达这厮。

    陶商太了解这个孟达了,历史上,他跟法正一样,都属于带路党,帮着刘备从刘璋手里窃取了益州,方得重用。

    不过此人的能力,却比法正差远了,文谋方面没什么过人之处,武力统兵方面也差强人意,关键还节操不行,先叛刘璋,再
帝火丹王吧
叛刘备,后叛曹丕,可以说是名符其实的“反复无常”。

    如此斑斑劣迹,倒也确实配得上他“反骨”天赋了。

    要说这孟达,唯一的优点,大概就是长的太帅了,据说曹丕就是因为孟达形容俊美伟岸,才对其极为器重,委以重任,结果这位大帅哥最后还是辜负了曹丕的器重,背叛了魏国,却被司马懿所杀。

    陶商鹰目扫过,果然见乱战中的孟达,形容俊美无比,那张脸似比周瑜还要俊俏。

    “靠脸吃饭的废材,也想随挡本王的铁蹄么,本王今日就废了你这小白脸!”陶商一声讽刺的冷笑,纵马狂杀而上,直取孟达而去。

    马蹄如风,刀锋如电,陶商就如同一樽九天杀神,血影所过之处,将挡路的蜀卒,统统都斩为粉碎。

    瞬息间,陶商冲破十余步的阻隔,穿过漫空的鲜血碎尸,如一道赤色的闪电,撞至了孟达跟前。

    长啸声中,手中沾血的战刀,挟着狂涛巨浪之力,轰然斩向孟达。

    正自狂杀的孟达,骤然感觉到一股杀气袭来,孟达抬头之时,陶商那铁塔般的身躯已横于眼前。

    刀锋未斩至,那如无形巨墙般的刃气,就已压到他几有窒息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,杀气这么重!?”就在孟达震惊之时,那惊涛骇浪般的一刀,便已轰斩而下。

    孟达没有思考的余地,一咬牙,强行屏弃那强大的杀气,对他精神上的压制,臂上青筋一爆,手中大枪强行迎击而上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火星四溅,金属震鸣之声,刺破耳膜。

    刀枪撞击的中心处,一股大力膨胀开始,强劲的冲击波,竟是爆出了一圈血雾。

    一招交手,两骑错马而过,拨马回身的陶商,巍如铁塔般,没有一丝震动,浑身上下都透着强烈之极的霸绝之气。

    陶商不动如山,孟达却是身形剧烈一震,那强劲之极的力气,如天河之水灌入他的身体,撞击着他的内腑血气翻滚如涛。

    这就是陶商的力道,接近90的武力值,压制区区70武力出头的孟达,简直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“这厮到底是谁,年纪轻轻,武力竟能强到这等地步,连我也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孟达惊骇莫名之时,陶商却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,纵马舞刀,再如赤色的火焰,狂射而来。

    “孟达,能够死在本王刀下,你也算走算了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狂笑声中,陶商已电射而起,霸绝天下的战刀,挟起狂风暴雨般的汹涌之力,以横扫一切的力量,第二刀轰斩而出。

    “陶商,他竟然就是大魏之王陶商,这小子,竟然能有这等武力,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孟达刹那间惊悟,却又陷入了匪夷所思之中,显然他只知大魏之王谋智谋诡绝无双,却万万没有想到,那个以奸诈和残暴闻名天下的魏王,竟然武道也为当世一流。

    他已来不及震惊错愕,陶商这第二斩神鬼一刀,已然轰至。

    孟达只得强行收敛心神,强吸一口气,压制住震愕,尽起全身之力,拼力相挡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刀与枪,再度轰然相撞,膨胀开来的强劲冲击波,将左右两丈范围之内的敌我双方士卒,统统皆如蝼蚁般掀翻在地。

    孟达身形又是剧烈一震,臂上青筋爆涨,那重压之下的狂力,几乎将他的肌肉都要压爆下去。

    那灌入他身体的强劲力量,更如沾水的鞭子一般,无情的抽打着他的内腑,将他气血搅动如潮,几乎要有吐血的冲动。

    刹那间,孟达一口气喘不上来,几乎没能在马上坐稳。

    陶商却丝毫不给他一丝喘息机会,暴喝声中,一刀又一刀狂斩而出,层层叠叠的刀影,四面八方的袭卷而上,将孟达完全包裹在了铁幕之中。

    不出十招,孟达便在陶商这疾风骤雨的轰击之下,被压制到手足无措,只能穷于应付,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十五招走过,孟达更是被压制到气喘如牛,破绽百出,大颗大颗的汗珠,从额头上刷刷的往下浸落。

    以陶商之武道,要远胜于孟达,想要拿下他,不出二十招便可。

    陶商之所以没有使出全力,是因为他一边在战,一连却在思考虑到底要不要杀孟达。

    以孟达那点没有任何突出一项的四维数据,再加上他的“反骨”天赋,这种人陶商自然是必杀无疑。

    要知道,拥有“反骨”天赋之徒,天生对任何君主,都不会有绝对的忠诚,哪怕是给他金山银山,对他信任到比亲儿子还要亲信,“反骨”天赋拥有者,也只会考虑到自己的利益,任何时候都可能反叛。

    孟达不可信,是一定得杀的!

    这是陶商得出的结论,不过考虑到孟达蜀中的地位,以及他与法正等人的关系,陶商便决定暂留他一条性命,前来获许另有用处。

    “嗯,就这么办了!”

    陶商决意已下,陡然间一声厉啸,原本就凛烈无比的攻击,突然间力道大大增,出刀的速度也倍增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