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二十六章 踢开蜀国东大门!

第六百二十六章 踢开蜀国东大门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陈庆之下令,将高沛绑了,送去交由陶商处置,他则继续指挥着他的白袍军,大杀蜀军。

    陈庆之虽已用过怒血,体力不支,但这个时候已不需要他再亲自上阵,失去主将的蜀军完全崩溃,他所要做的,只是催军屠杀。

    不到半个时辰,大营内外已是血流成河,近四千的蜀军士卒,几乎大部被斩杀,只有少部分投降了魏军。

    这场诱敌之战,以魏军大获全胜而结束。

    不过,这还不算完。

    陶商真正的目的,乃是要一鼓作气,攻下鱼腹城。

    当下,陈庆之便率领着得胜的大军,一路向着鱼腹城方向杀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,陶商一声令下,所带来的一千精锐,也在大将后羿的率领下,加入到了大军之中,一同向鱼腹城杀去。

    六千大魏军将,举着熊熊火把,漫山遍野向敌城涌声,杀声几乎将长江的涛声都掩盖。

    这时,陶商尚在山坡之上,远观诱敌之战。

    虽然看不清具体战势情况,但陶商却对陈庆之的实力坚信不疑。

    果然,不到半个时辰,大营方向斥侯便来报,言陈庆之已经取胜,正向鱼腹城方向杀去。

    “干的漂亮,不愧是白袍军神!”陶商哈哈一笑,翻身上马也向坡下而去。

    比及陶商赶到大营时,陈庆之已率主力杀向敌城,只留下部分兵马,来打扫战场,看管降卒。

    陶商策马入营,举目一扫,但见整个大营已为血染,到处都是蜀军的尸体,一面面残存的“蜀”字和“高”字战旗,被无情的踩在脚下。

    那些看管着敌卒的将士们,眼见大魏之王到来,无不兴奋无比,跪伏拜见,如迎接天神的到来。

    陶商入营未久,一队士卒便押着一将前来,声称是蜀将高沛,为陈庆之临阵活捉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高沛么,就凭你,也想跟本王的白袍军神一战,当真是不自量力。”陶商瞟他一眼,冷冷讽刺道。

    那高沛听陶商自称“本王”,这才意识到,大魏之王竟然亲临战场,身形不由剧烈一震。

    陶商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王气霸绝之气,更是令高沛感受到一阵窒息的压力,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冷战。

    心中虽惧,高沛却强撑起硬气,冲着陶商吼道:“陶商,你这背信弃义之徒,你明明跟我王联手结为盟友,却为何不顾信义,来偷袭我大蜀?”

    高沛愤怒的质问,却换来陶商一声不屑的冷笑,冷冷道:“当年本王向王子表刘璋为蜀王,对他不可谓不礼敬,可他却不知感恩,反而趁着本王伐吴之时,率大军攻我荆州,他的信义又当何在!”

    这一喝问,立时把高沛讽到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陶商鹰目如刃,沉声道:“刘璋先犯本王,今日本王只不过是以牙还牙,此乃天经地义。高沛,本王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,归降本王就免你一死,否则,别怪本王心狠手辣。”

    到了这般地步,高沛当然知道,不投降陶商,就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可他又自恃为大蜀名将,就这么投降了陶商,颜面又将何顾?

    一时间,高沛是又羞又愤,犹豫不定,不知该降还是不该降。

    倘若是当世名将,陶商或许还念在他有才华,给他点考虑的时间,象高沛这样的平庸之才,陶商又岂会容他拖延更多。

    眼见他犹豫,陶商鹰目中杀机骤燃,拂手道:“不降是吧,来人啊,立刻将他拉出去,给本王千刀万剐正法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左右亲兵刀剑刷的抽出,当场就要将高沛切片。

    高沛那残硬的骨气,顷刻间土崩瓦解,吓到脸色惨变,膝盖一软,当场就扑嗵跪了下来,口中颤声哀求道:“大王息怒,末将愿降,末将愿归降大魏啊。”

    看到高沛这副软蛋样子,左右大魏将士们,无不鄙视。

    荆轲眉头一皱,厌恶道:“大王,这样的人留之何用,杀了他干脆。”

    “先不杀他,留他一条性命,本王还有大用处。”陶商的鹰目中,却闪过一丝诡笑,心中已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于是,陶商便令将高沛看管起来,先饶他一死,随便便策马出营,直奔鱼腹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鱼腹城,东门。

    城头之上,杨怀和诸葛瑾二人,正并肩则立,翘首东望。

    城东魏营方向,此刻已是杀声震天,显然一场混战厮杀,正在激烈的进行之中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高沛这番劫营,能否成功……”杨怀喃喃自语,眉宇语气之中,有几分担忧的成份在内。

    诸葛瑾却一捋短须,自信道:“高将军乃蜀中名将,那陈庆之
进入电影帖吧
不过一手无缚鸡之力的无名书生而已,杨将军难道还对高将军没有信心吗?”

    一席话,令杨怀心中的担忧一扫而空,嘴角不禁也扬起一抹冷笑,点头道:“你说的也是啊,高沛若连一名文弱书生都打不过,也不配跟我并列为蜀中名将了。”

    诸葛谨见势,忙又不失时机的将杨怀恭维了一番,马屁拍的杨怀极是受用,不由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大笑声中,杨怀眼珠子转了几转,又道笑眯眯道:“诸葛先生,你此计若能击退魏贼,此等大功本将定当禀明大王,到时候以先生功劳和才华,将来必得大王重用,说不定还会被大王留在身为做谋士,介时先生若得大王器重信任,可别忘了帮我不时美言几句啊。”

    这点人情事故,诸葛瑾岂会不懂,忙是点头应承诺。

    一时间,城头二人说说笑笑,畅想着美好未来,俨然这场大功已是到手的样子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城东方向,忽然尘雾大作,似有兵马奔来。

    二人以为是高沛得胜归来,精神又是一振,便是翘首喜望,坐等高沛凯旋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杨怀和诸葛瑾二人的表情,便由欣喜变成了惊奇,再由惊奇凝固成了愕然。

    那奔来之兵,哪里是什么凯旋之兵,个个都披红挂彩,狼狈不堪,惊慌失措,分明乃是一支败兵!

    高沛,竟然败了!?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这是怎么回事?”诸葛瑾愕然变色,声音都哑了,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杨怀深吸过几口气,强压下惊愕的心情,脑子那么一转,蓦然间想到了什么,陡然转身,怒目瞪向了诸葛瑾。

    不用他再口,诸葛瑾便知杨怀是在怀疑自己。

    也不及多想,诸葛瑾急是辩解道:“杨将军,你千万要相信我,我是真的要归顺于大蜀,绝不是陶商派来使诈的!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是真心归降,高沛又为何会败?”杨怀却不信,厉声质问时,手已按在了剑柄之上。

    诸葛瑾就慌了,急到满头是汗,脸色惨白,一面后退,一边急切的辩解道:“杨将军你冷静,这很可能是我们军中走漏了风声,真不是我在使诈,你要相信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到了这个地步,你还想戏耍本将,你真以为,我杨怀是那么好骗的么!”杨怀是根本不信,惊怒恼恨之下,长剑愤然出鞘,便要斩杀诸葛瑾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城东方向,大批的魏军将士,在后羿和陈庆之的率领之下,已是追辗着蜀军兵败而至。

    转眼间,魏军便追至百步之外,后羿更是策马如飞,手中开弓不休,利箭四面八方如流星般射出,箭无虚无,将逃窜的敌卒无情的射杀。

    五十步时,后羿举目远望城头,超强的视力发现了将旗之下的杨怀,二话不说,开弓就是一箭飞射而出。

    那一支索命的利箭,穿破血雾的阻隔,直奔杨怀脑袋而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杨怀,正沉浸在对诸葛瑾的愤怒之中,忙着要杀这个魏国“诈降”之贼,根本就没有觉察到,魏军已追辗至了城下,更没有觉察到,后羿一支索命利箭,已破空而至。

    “诸葛瑾,你这个奸贼,我要杀了你,我要杀了你啊——”杨怀破口大骂,手中长剑已高高扬起,愤然斩向了诸葛瑾。

    嗖——

    一箭从侧面方向电射而至,只听“噗”的一声,毫不留情的就射入了杨怀的太阳穴之中。

    杨怀闷哼一声,当场毙命,栽倒于地。

    诸葛瑾以为自己死路一条,却万没有料到,生死关键时刻,竟然会有一支冷箭破空而至,瞬间射死了杨怀。

    庆幸之际,诸葛瑾向着城外方向一扫,却发现数以千计的魏军士卒,已扑至了城前。

    “该死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我的计策天衣无缝,怎么会被陶贼识破?”

    诸葛瑾惊异无比,想破头皮也想不通,自己的计策为何会被识破。

    不过,他已没有时间去思考。

    魏军破城在即,若是不赶紧逃走,给魏军再活捉了去,就算他不死在杨怀手中,也非得死在陶商手下不可。

    念及于此,诸葛瑾深深的打了个冷战,畏惧之下,连滚带爬的便向着城下逃去。

    可惜,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杨怀被杀,蜀军群兵无首,完全陷入了崩溃的境地,诸军不战而逃,魏军兵不血刃,便是轻轻松松的攻下了城门,数千魏军将士,如潮水一般,狂涌入城中,见人就杀。

    倒霉的诸葛瑾,才刚刚从杨怀的剑下逃过了一劫,刚刚逃下城头,想要望西门逃出之时,正好撞见了杀入城中的后羿。

    后羿轻轻松松一伸手,如拎小鸡仔似的,便将诸葛瑾生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