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二十五章 让蜀人丧胆!

第六百二十五章 让蜀人丧胆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时已入夜,月黑风高。

    鱼腹城是一片沉寂,距离七八里之外的魏军大营,同样是静寂无声,只有巡夜的士卒,偶尔发出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鱼腹城东,一座小山包上,陶商正驻马而立,远远的俯视着大营方向。

    这五千魏军虽然打着是陈庆之的旗号,但谁也不知道,陶商在陈庆之出发兵不到半日,就率一千亲卫精兵尾随于后而来。

    今晚,他要亲自欣赏陈庆之的表演。

    月过中天之时,荆轲飞马爬上山包,兴奋的叫道:“禀大王,陈将军已传来消息,鱼腹城的敌军已经出城了,正向着咱们大营潜去。”

    听得此言,左右众将士们,精神无不为之一震。

    苏秦更是拱手赞服道:“大王识人之能,果然如神人一般,那诸葛瑾竟真的心存叛意!”

    陶商笑了,笑的狂烈,笑声中充满了讽刺。

    苏秦当然不会知道,陶商有系统外挂,所有人是忠是奸,在他眼中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他正是看出诸葛瑾忠诚度为零,才故意“放虎归山”,叫诸葛瑾去说降杨怀高沛二将。

    他更料到,诸葛瑾定会叛降蜀国,为杨高二人献计,劫袭陈庆之营。

    一切,皆在他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笑声渐止,陶商鹰目中杀机凛然而起,目射向大营方向,冷笑道:“鱼已上钩,今日一战,就看陈庆之如何让蜀人丧胆吧!”

    冷绝的喝声,回荡于夜空之中。

    陶商鹰目紧盯山下大营,不多时间,便看到峡口大营方向,火光冲天而起,杀声如雷骤起。

    借着火光,借着头顶月色,陶商已将大营方向忽起的战事,看到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高沛正率领着四千大军,高举着火把,疯狂喊杀,向着魏营狂冲而来。

    视野中,灯火通明的魏军大营内,值守的士卒正在惊慌奔走,显然是全然没有防备,一时被蜀军的杀到,陷入了慌之中。

    “那诸葛瑾果然是没有撒谎啊,那姓陈的家伙果真没有丁点防备,真是天助我也啊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高沛笑的狂傲无比,心中战火狂燃,他仿佛已看到,一场大功已近在眼前,俨然已看到刘璋重赏于他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大蜀的将士们,立功的时候到了,杀尽魏人,扬我大蜀之威!”高沛一骑纵马狂奔,一面兴大叫。

    “杀尽魏人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尽魏人——”

    眼眸充血的蜀军士卒,疯狂的咆哮响应,一个个的眼珠已充满血丝,几乎野兽般嗜血。

    前方处,魏营已在三十步内。

    正常情况下,这个距离,营中若有防备的话,箭矢就已铺天盖地而来,而此时的魏营却乱成一片,没有一支利箭袭来。

    高沛兴奋到了极点,拼命抽打着战马,催动大军狂冲。

    四千蜀兵,如出笼的虎狼一般,扑向了看似惊慌的魏营。

    须臾后,高沛一马当先,撞破了魏营营门,势不可挡的冲入营中。

    身后,四千蜀军也如潮水一般,涌入营内,准备大肆屠杀惊慌的魏军士卒。

    瞬间,高沛脸上的狂烈得意,凝固成了愕然的一瞬。

    因为,他并没有目的地到想象中,魏军到处乱窜,抵抗微弱的画面,眼前的魏营空空荡荡,竟是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魏军人呢?”高沛的脑海中,立时迸现出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    那四千蜀军士卒,这时也拥挤在了营门一线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个个也都陷入了茫然愣怔之中。

    “不好,我中计!”

    高沛好歹也名是蜀中“名将”,愣怔片刻,蓦然间惊醒过来,神色骇然大变。

    他不及多想,急是拨马转身,大叫道:“全军撤退,立刻撤回城中去。”

    可惜,迟了。

    就在他号令刚刚发出之声,左右四周处,鼓声震天而起,杀声如潮澎湃,无数的火把突然举起,将方圆十余里的范围内,都照成了耀如白昼。

    那遮天的火光下,数不清的魏军士卒,如鬼一般突然间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,四面的围杀而至。

    魏军伏兵骤起!

    “伏兵,果然有伏兵!可恨啊,诸葛瑾这厮竟然敢诈降,我回城之后,非杀了他不可!”高沛又惊又怒,咆哮大骂。

    就在高沛惊怒万分,拨马向着西面狂奔,想要突出包围之前,才骇然发现,他来时之路,已被魏军一座军阵挡住。

    那铜墙铁壁之间,一面“陈”字战旗,傲然飞舞。

    军阵之前,一员瘦弱的年轻魏将,正半弓着身子,吃力的坐在战马之上,一双与他身体
失忆的前世今生sodu
不相符的刚毅如铁的眼睛,正冷冷的注视着他们。

    那眼神,就象是在看一群跳梁小丑。

    终于现身的陈庆之,深吸了一口气,有气无力的大声道:“大魏陈庆之在此,前方蜀将听着,你们已中了我家大王的诱敌之计,降者死,战者死!”

    果然中计!

    高沛是惊骇到了极点,且想破了头皮也想不通,诸葛瑾那厮,他到底是哪根筋抽住了,竟然傻到宁肯牺牲自己,也要为陶商实施这诈降之计的地步。

    要知道,此刻杨怀还留在城中,如果发现了魏军有诈,不当场宰了诸葛瑾才怪。

    诸葛瑾明知是死路一条,竟然还敢实施此计,难道他真的对陶商忠诚到了,要以死相报的地步吗?

    高沛一时惊恐难当,忘记了回答陈庆之的威胁。

    陈庆之眼见高沛不降,自也不会给他思考的机会,当即一挥手,喝道:“全军出击,扫灭蜀寇!”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震碎苍穹的杀声响起,魏军轰然裂阵,数千白袍军,个个都手舞着大斧,朝着惊慌的蜀军狂杀而去。

    战斧过处,一命不留,顷刻间便将惊慌的蜀兵,斩到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陈庆之极善练兵,这几千白袍兵,个个皆为以一挡十之辈,又岂是一众惊慌失措的蜀兵能敌。

    眨眼间,蜀军就崩溃了。

    眼见魏军如虎狼般杀来,眼见己军败溃,高沛是又气又急,他知道,到了这般地步,除非突出重围,不然只能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无可奈何之时,高沛只能狂舞着大刀,带着他残存的士卒,向着西面疯狂冲去,企图杀了一条活命之路。

    两军混战成一团,杀声震撼长江两岸。

    魏军将士个个如狼如虎,战刀狠狠的砍向敌兵,无论从战力上,还是精神上,都彻底将敌军压制。

    两军的数量虽不相上下,但交锋未久,蜀军斗志轰然瓦解,如老鼠般被魏军驱杀,四面冲突不出,纷纷跪求降。

    那高沛却凭着70出头的武力值,一路狂斩狂杀,连杀二十余名魏军,冲出三十余步,眼看着就要破围而去。

    这时,他蓦然抬头,却看到了陈庆之,那名无名的书生,正挡在他的前路。

    “我高沛乃大蜀名将,岂能败在一个无名之徒的手下,这厮一看就是个软蛋,我若是能一举击杀了他,必能反败为胜……”

    念及于此,高沛心中怒火狂燃燃而起,再度恢复了斗志信心,朝着陈庆之便纵马杀来。

    “无名之徒,老子要你的命!”不屑的咆哮声中,高沛狂杀而至。

    眼见敌将狂杀而来,陈庆之脸上却不起一丝波澜,将左手缓缓的放在了斧锋之刃上,轻轻那么一划。

    鲜血,从那丝丝的伤口出,浸淌而出。

    刹那间,陈庆之明朗如星的眼眸之中,陡然充满了血丝,那眼神,狰狞如地狱的索命死神般可怖。

    “小看我的下场,只有死路一条!”

    一声低啸,陈庆之猛一夹马腹,手舞战斧,背拖白袍,如一道白色的闪电,狂射而出。

    瞬息间,陈庆之射至了高沛跟前,手中那一柄战斧,拖着血色的尾迹,挟着天崩地裂的狂力,平推而至。

    那战斧所挟之力,竟是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地步,挟起的刃风,竟如无形的巨墙一般,轰辗而来,瞬间将高沛压到气息为之窒息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这个弱不禁风的家伙,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力道,这怎么可能啊……”高沛骇然变色,刹那间惊到匪夷所思的地步,仿佛看到了这个世上,最不可思议之事。

    就在他惊骇瞬间,陈庆之的巨斧,已轰斩而至。

    高沛避无可避,几乎是凭着本能,勉强的举起刀来,颤巍巍的想要抵挡。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金属碎裂之声,响声在夜空之中,高沛手中那柄战刀,竟瞬间被轰为粉碎,四面八方的碎裂而出。

    紧接着,高沛便如断了线的风筝,整个人狂喷着鲜血,从马上飞了出去,重重的摔出了七八步之远。

    落地的高沛,胸前肋骨更是瞬间断了几分,如瘫痪般趴在了地上,狂喷鲜血,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进入怒血状态的陈庆之,武力值瞬间爆发到了101,一招击落区区一个高沛,岂在话下。

    这也是陈庆之因有陶商吩咐,叫他活捉蜀将,若不然,他只需稍稍加点力,直接就可以秒杀高沛。

    “将他绑了,交由大王处置。”陈庆之收了怒血状态,顿时又陷入气虚力弱的境地,伏在马上吃力的喝令道。

    左右白袍兵们立时一拥而上,将重伤的高沛,绑了个结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