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二十四章 蜀人之傲

第六百二十四章 蜀人之傲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三日后,鱼腹城。

    城头之上,五千蜀军已严阵已待,每名士卒的脸上,都写着凝重二字,紧张的气氛已笼罩全城。

    城楼前,杨怀和高沛两员蜀将,此时此刻,正目光凝重而冷峻,凝视着城东方向。

    在那里,一面“陈”战旗,已高高的耸立起来。

    那是五千魏军,在一名叫作陈庆之的不知名魏将统帅之下,连夜穿越了三峡,如神兵天降一般杀至鱼腹城前,逼城下寨。

    此前杨怀和高沛二将,根本没有任何反应,和大部分的蜀人一样,以为魏军将要进攻的对象,乃是北面的秦国,万万没有想到,魏军要突然杀至鱼腹城下。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他们才意识到,他们的大王可能是中了陶商的声东击西之之策,魏国真正的目标,竟是是要灭他们的蜀国!

    可惜,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杨怀二将根本来不及据住三峡口,就给魏军前锋穿过了三峡,逼城下寨,这也就意味着,三峡险要已失,魏军十几万后续兵马,可以源源不断的顺利穿越三峡,前来进围他们的鱼腹城。

    “该死啊,陶贼竟然把我们玩的团团转,这个奸贼,实在是太奸诈了!”杨怀咬牙切齿的大骂,拳头狠狠的捶击着城墙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都被他蒙骗了,就连大王和法孝直也被他骗了。”高沛也是一脸的沉重,“我们的告急文书虽已发出,但大王眼下主力已深入南中,也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撑到大王率军来援。”

    杨怀目光射向那面“陈”字将旗,恨恨道:“要是我们早有觉察,还可以曾兵于峡口营寨,那姓陈的家伙也就不能那么轻易穿过峡口,只要魏军过不了三峡,他就算兵马再多也无济于事,可是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杨怀说到这里,既是愤怒,又是无奈。

    高沛也只能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就在这二将叹息怒骂之时,只见城池东方,一骑从魏营单骑而出,直奔东门而来。

    杨怀和高沛神色一动,不知那来者是谁,皆面露狐疑。

    片刻后,那一骑文士模样之人,纵马而近,勒马于护城壕前,高声道:“在下乃诸葛瑾,特从魏营中逃出,前来投奔蜀王,请放我放城。”

    诸葛瑾!?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杨怀和高沛二人神色皆是一动,彼此相望一眼,表情皆有些惊奇。

    诸葛瑾之名虽不及其弟诸葛亮那么响亮,但杨怀二将还是听说过,不过,他们所听说的内容,皆是诸葛瑾不光彩的一面。

    什么以信者身份出使魏国,丧权辱国也就罢了,最终还屈降于陶商,还帮着陶商说降鲁肃,致使皖城被破,韩当陨命,再有后来的说降陆逊……

    总之,杨怀二将关于诸葛瑾所有映象,便是此人乃是一名不忠不义之徒。

    而眼下,这家伙竟然声称从魏营中逃出来,还要来投奔他们的蜀王,这如何能不叫他们感到惊奇。

    “诸葛瑾,你乃吴国叛臣,我们凭什么相信你这样的人。”杨怀冷冷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诸葛瑾就急了,却不愧为说客,眼珠子转了一转,却淡淡道:“两位将军,你们即将性命不保,下官只是来救你们命的,若你们还不放我放城,那我只好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诸葛瑾拨马便欲离去。

    这回却转到杨怀二将急了,那二人听到“性命不保”四字,神色立时骤变,眼中掠起了惊惧之色。

    再次对视一眼,不等杨怀开口,高沛便急道:“诸葛先生且慢,来人啊,还不快打开城门,放诸葛先生进城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左右蜀军士卒急是将吊桥放下,城门打开。

    诸葛瑾嘴角微微扬起得意的一丝笑,这才拨马转身,昂首步入城中。

    片刻后,杨怀和高沛二将,已将他带到了军府之中,众士卒屏退,只余下他三人。

    “诸葛先生,你说你是从魏营中逃出来,前来投奔我家大王,这是怎么回事?”杨怀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    诸葛瑾便轻叹一声,苦着脸道:“实不瞒两位将军,当年瑾也是为了保住有用之身,有朝一日向陶贼报仇雪恨,才不得已而降贼。今陶贼欲入侵大蜀,想要叫瑾前来说降二位将军,瑾才得以抓住机会,假意答应那陶贼,才能趁机逃出他的魔掌,前来投奔蜀王。”

    “陶贼,果真要进攻我大蜀?”杨怀惊问道。

    诸葛瑾遂也不隐瞒,便将陶商如何假攻秦国,又如何暗派细作散布消息,说孟获将反,又如何派苏秦出使,前来蒙骗之事,统统都听了出来。

    诸葛瑾这番话,将那二将听的是心惊胆战,这时方才恍然大悟,彻底明白了陶商的神机妙算。

    “人言这陶贼诡多端,没想到他当真如此阴险,可恨啊
火影之黑色羽翼最新章节
,我们竟然全都上了他的当!”杨怀惊愤不已,咬牙骂道。

    高沛也是愤恨不已,对诸葛瑾的疑心又减了不少,便道:“先生弃暗投明,向我们道明真相,实是立了一功,放心吧,我等定会向大王禀明先生的功劳,只等大王赶到鱼腹后,先生就可以面见大王,他定会重赏先生。”

    诸葛瑾却正色道:“陶贼残暴不仁,欲尽灭天下世族名门,乃我天下士人的公敌,瑾这么做完全是就了天下大义,万不敢望赏赐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,先生有什么话,但说无妨。”杨怀拂手笑道。

    诸葛瑾便轻叹了一声,摇头道:“听闻眼下蜀王大军尽在南中,距离此间有数百里之遥,就算得到急报,即刻率军回援,只怕也得一个多月才能抵达,眼下陶贼的十几万雄兵,已经在赶来的路上,只怕单凭两位将军手中几千兵马,守不到蜀王大军来援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那二将脸色立变,眼中迸射也丝丝惧色。

    稍稍震动后,那杨怀却又傲然道:“先生恐怕也太小瞧我们了,我二人兵马虽只有五千,但鱼腹城甚是坚固,以我二人的实力,还怕连一个月也守不到么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瑾当然不是在怀疑两位将军的实力,两位皆乃蜀中名将,声名远扬……”

    诸葛瑾干咳了几声,拍了那二人一番马屁,话锋一转,却又道:“只是那陶贼此番入侵大蜀,准备极为充分,这个时候不光主力大军正在赶来的路上,恐怕天雷炮,神威弩炮,以及重型破城锤等攻城利器,也皆在运来的路上,两位将军觉得,以鱼腹城的坚固程度,能够扛得住这些利器的重击吗?”

    一句反问,瞬间把那二将问到身形一颤,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天雷炮的威力,他二将岂能没有听说过,自知其威力之恐怖。

    况且,三峡之险主要险在峡口,鱼腹城倒还是其次,可眼下偏偏魏军出其不意的夺下了峡口营垒,至于鱼腹城,虽然坚固,但二将也知道,比之江陵等天下坚城,还是要逊色的多。

    本是自信的二将,给诸葛瑾这般一说,顿时信心受挫,陷入了不安之中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高沛眼前一亮,忙道:“大王之前已任命孟达为巴郡太守,率五千精兵镇守江州,不若请率巴郡驻军前来增援?”

    诸葛瑾还没发表什么意见,杨怀便马上摇头道:“高兄你忘了么,孟达此人素来与你我不和,此前还曾在大王面前说我们坏话,况且没有大王的诏令,他又怎会率军来援救我们。”

    高沛眼中那一丝兴奋,陡然间又熄灭下去,神色越发的焦虑,二将是想破了头皮,也无破解之策。

    “我前来投奔刘璋,若能立下大功的话,必能得到刘璋重用,方才能在蜀国中站稳脚跟……”

    诸葛瑾思绪飞转,蓦然间眼前一亮,便道:“若是两位将军信得过瑾,瑾这里倒有一计,或许可助两位将军守得鱼腹不失。”

    那二将一听诸葛瑾有计,眼前顿时一亮,忙问他有什么妙计。

    诸葛瑾便道:“那陈庆之并不知瑾已归降大蜀,瑾可派人去告诉他,就说二位将军已准备明日归降,以令其放松警惕,两位将军今晚便可趁机劫魏营,一举夺回峡口营垒,那个时候,峡口拒住,纵然陶贼有千军万马又有何用。”

    一席话,令二将精神大振,仿佛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“我军数量与魏军相当,不知那陈庆之实力如何?”高沛却又顾虑道。

    诸葛瑾却不屑一笑:“那陈庆之不过是吴县一无名儒生罢了,还是个文弱之辈,连剑都拿不动,只因当年在吴县叛变,不知用什么手段杀了黄盖,方才得到了陶贼的器重,此人绝非两位将军对手。”

    高沛这下便满意了,脸上也浮现出轻视之色,冷笑道:“原来是个无用的儒生,那还有什么好怕的,陶贼派这样的人充当前锋,真也是他的失策了。”

    当下,高沛便想采纳诸葛瑾之计。

    这时,杨怀却又迟疑不决起来,看着诸葛瑾,眼神中流露着几分不信任。

    诸葛瑾知他在担心,自己是前来诈降,好诱使他们出城攻打陈庆之,反中了魏军的诱敌之计。

    当下诸葛瑾便坦然一笑,“瑾知道,两位将军对瑾的归顺,还心存怀疑,瑾便留在这鱼腹城中便是,若然有诈,瑾便以性命相抵,这下两位将军总该放心了吧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杨怀脸上的猜忌之色,方才消散。

    诸葛瑾都已经拿命来做担保了,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。

    “呵呵,诸葛先生说笑了,我们怎么会怀疑你投诚的诚意呢。”

    当下杨怀便哈哈一笑,欣然道:“我们就用先生之计,今晚大破陈庆之那无名之辈,让陶贼知道我蜀人的厉害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