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二十三章 放虎归山

第六百二十三章 放虎归山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勾践眼前一亮,便知自己这位绝顶谋士,心里边定然已有了鬼主意,便示意赶紧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法正便轻捋着短须,以得意的口吻,不紧不慢道:“大王假意答应了陶贼的提议,才能让陶贼放心大胆的,全力去进攻秦国,而秦国有潼关三关之险,那曹操又极善于用兵,实力远胜于孙吴,臣料那陶贼最终必失利而归,而秦国为对付魏国进攻,必然是损失惨重,元气大伤,那个时候,大王再率我大蜀之军北出秦岭,必可一鼓作气扫灭秦国,尽取关陇之地!”

    法正洋洋洒洒一席话,顿时令勾践精神大振,仿佛一瞬之间,又看到了无比光明的前途。

    接着,黄权又上来附合道:“法孝直所言极是,那时我们全据有关陇,潼关等三关险要,便尽在我大蜀之手,那时陶贼若再来攻,我们便毫无所惧,介时大王据在秦益之地,便可重复高祖旧事,何愁不能中兴汉室,成就光武帝的伟业!”

    黄权这番话,更是点爆了勾践的雄心壮志,一时令他信心大作,不由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大笑过后,勾践的冷笑道:“很好,本王就依你二人之计,现在就去告知那苏秦,假意应诺联手,再坐山观虎斗,看陶商和曹操两条狗,斗到两败俱伤之时,本王再下山去摘桃子。”

    法正也是一笑,却道:“大王是要假装答应陶商联合,但却不应该按兵不动,而当趁此时机,率大军南下,彻底平定南中孟获的隐患。”

    孟获的隐患。

    勾践眼神一动,思绪瞬间又飞向了南中七郡。

    那七郡,一直以来都是他统治薄弱之处,那南蛮首领孟获,虽然名义上尊奉他为主,却一直阴奉阳违,勾践一直想要除掉这个隐患,却始终抽不出手来。

    法正话音方落,黄权也猛的想起了什么似的,忙道:“大王,近来南中诸郡传言不断,说是那孟获已暗中勾结了曹操,被曹操封为了南中王,打算等曹操入侵我大蜀之时起兵响应,我们确当抢先动手,既可除掉南面隐患,又能得到南蛮丁口,以充实我大蜀国,这正是一举两得啊。”

    勾践已被深深说动,眼眸之中,燃烧着贪婪兴奋的火焰,一跃而起,负手踱步于大殿之中,思绪翻滚如潮,权衡着利弊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勾践停下了脚步,蓦然转身之时,眼中已被阴冷的笑意所充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勾践再一次宴请了苏秦,向苏秦表明了愿意联手的意图。

    苏秦当然是大为欣喜,盛赞了一番勾践“英明神武”之类,双方气氛融洽到了极点,俨然已亲如一家。

    在得到了勾践的肯定回复之后,苏秦带着勾践赐于他的厚礼离开成都,踏上了还往魏国之路。

    这一次,苏秦没有再耽搁半日,过巴东郡边境之后,乘船一路顺流东下,直抵南都建业。

    一路顺风顺水,不出数日,苏秦便归往了建业。

    陶商已在南都里等了很久,闻知苏秦归来,亲自前往牛渚码头迎接他归来。

    主臣相见之后,苏秦便在公众场合,向陶商汇报了出使的经历,将勾践愿意联手之事,道与了陶商。

    当着众人之面,陶商自然是表现的十分欣喜,把勾践的识时务赞了一番,又重赏了苏秦,以奖励他出使成功,立下了大功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陶商又在吴王宫,公开设下大宴,以为苏秦接风,并在公开场合,跟众臣们商讨着灭秦之计。

    一番表面上的戏演过之后,宴会散尽,陶商便将苏秦、张良等几位心腹谋臣们,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殿门关上,殿中再无旁人。

    陶商脸上的欣喜之色收敛,眉宇之中,浮现出了几丝冷色的诡笑,目光看向了苏秦,“怎么样,苏卿此计,可奏效了吗?”

    苏秦饮下杯中之酒,脸上也浮现出自信的冷笑,不紧不慢道:“蜀中已经到处在流传着,南蛮头领孟获将联合曹操,共同对付刘璋的消息,臣料那刘璋必是假意跟我们联手,实则却会挥师南下,趁机前去平定南中七郡,解决孟获这个隐患。”

    陶商笑了。

    苏秦所言,正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。

    蜀国之东有巴东郡,其治所鱼复城,据守三峡之险,乃蜀国东面之门户,陶商欲灭蜀国,必要先破这鱼复城。

    然这鱼复城有三峡之险,一旦陶商堂而皇之的出兵伐蜀,勾践事先有所准备,在鱼复一线屯下数万精兵,据守险关,那么陶商纵然有雄兵百万,也极难破城而过。

    所以,苏秦的献计,就是叫勾践误以为,陶商是想联合他去对付曹操,却自以为是的趁机去平定孟获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只等勾践将他的主力大军,调往南中七郡之时,陶商就可以趁其不备,以奇兵直取鱼腹城,一举打开通往蜀国的大门。

    听苏秦这番话,显然他的献计成功在望,陶商焉能不欣喜。

    “大王,第一步已经完成,接下来也该实施第二步,彻底让刘璋上当了。”一旁的张良,摇着羽扇笑道。

    陶商哈哈一笑,大手一挥,欣然道:“传令下去,全军克日起程,直奔荆州
最强国术笔趣阁
!“

    号令传下,两日之后,屯于建业一线的十几万魏军,陆陆续续的起程,沿着长江逆流西进,直奔荆州。

    当然,陶商所打的旗号,自然是起倾国之兵,前去灭秦。

    前军九万大军进至荆州之后,便即由荆州北上,开始开往南阳地界,摆出将由武关进入关中的态势。

    而在大军进发之时,位于南阳和洛阳,以及河东一线的军队,也在周亚夫的统领之下,对秦国东面三关展开了佯攻。

    陶商这么做的用意,当然不是真的要去攻打秦国,而是想把这场佯攻秦国的戏,尽量演的逼真一点,不然怎能蒙住勾践。

    果然,勾践中计了。

    在陶商九万主力大军由荆州北上后不久,勾践就深信陶商将攻打秦国,当即尽起六万蜀军由成都南下,直奔南中七郡而去。

    陶商所等的时机,终于到了。

    当勾践率军征讨南中之时,陶商才率两万多的中军,进至夏口一线,摆出将沿汉水北上,前往襄阳的态势。

    听闻勾践南征的消息后,陶商知道,苏秦的计策已经奏效,现在,也该是亮出锋矛,趁着勾践不备,一鼓作气突袭鱼复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陶商当即传令下去,命两万中军即刻改变方向,以轻舟迅速溯江西上,直奔巴东郡而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陶商又连发出紧急诏令,命周亚夫等中原部队,停止对秦国的佯攻,并命前军九万多主力,以及数万后军,即刻改道,星夜兼程向巴东郡方向集结。

    陶商是一路逆流狂行,数日之间,便率军进至了距离重复城最近的夷陵城。

    过夷陵城,便将进入三峡区域,夷陵城扼守三峡东端出口,那鱼腹城则位于三峡西端。

    陶商事先已收到情报,鱼腹城守将,为杨怀高沛二将,麾下有精兵五千。

    以那二将实力,只凭五千兵马,当然是阻挡不了陶商的大军穿越三峡,进围鱼腹城。

    现在陶商的目标,已不是穿越三峡,而是如何以最快的速度,抢在勾践大军回援之前,攻下这鱼腹城,打开进入蜀地的大门。

    否则,大军若是攻城不下,拖以时日,惊觉的勾践率主力大军及时赶赴了鱼腹城,那时候,陶商先前的种种努力,岂不皆付渚东流。

    “怎么能速破鱼腹呢……”陶商盯着地图,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这时,苏秦便道:“臣出使成都,途经鱼腹之时,曾见过此二人,这二将虽然号为蜀中名将,但却皆为平庸却又高傲之徒,若是能将他二人诱出城外诛之,这鱼腹城必当不战自破。”

    “诱出城外诛灭么,怎么个诱法呢。”陶商眼前一亮,脑海之中,已经开始酝酿着什么计谋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陶商的眼中,掠过了一丝诡绝的冷笑,他已经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便将众人屏退,却将诸葛瑾召了前来。

    须臾,诸葛瑾匆匆入帐,拱手道:“臣拜见大王,不知大王召臣前来,有何吩咐。”

    陶商先不说话,鹰目死死盯着他,用意念命令道:“系统精灵,给我扫描诸葛瑾的忠诚度。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完毕,诸葛瑾忠诚为0。”

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,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,诸葛瑾的忠诚,仍然还给持着0没有变。

    这就意味着,诸葛瑾由始至终,都没有真心归降过他,只是表面的归降,内心却摇摆不定,只要有机会就一定会叛变于他。

    陶商嘴角扬起一抹不易觉察的冷笑,这正是他想要的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便呵呵一笑,忙将诸葛瑾扶了起来,抚其肩道:“子瑜啊,你也知道,本王眼下要去征服蜀国,现下你又有用武之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有何指示,尽管吩咐微臣便是。”诸葛瑾忙又拱手,一副为陶商要赴汤蹈火,都再所不辞之势。

    陶商便抬手遥指西面,郑重道:“本王欲灭蜀国,必先破鱼复不可,为了争取时间,本王将派你和陈庆之,率五千白袍军先行穿越三峡,直抵鱼复城下,本王要你亲自入城,凭你三寸不烂之舌,去说降杨怀高沛二将,你可有这个自信。”

    听得陶商此言,诸葛瑾先是一怔,旋即眼眸之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狂喜之色,仿佛于黑暗之中,看到了一线曙光般。

    那一丝狂喜,却一闪而过,迅速的被诸葛瑾压制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当即一拱手,郑重其是道:“大王放心,瑾必不负大王所托,定当凭着三寸不烂之舌,说降杨高二将。”

    见得诸葛瑾这般有信心,陶商面露欣慰之色,满意的点头道:“子瑜有此信心,本王就放心了,事不宜迟,你们尽快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诸葛瑾当即再表了一番决心,方自告退而去。

    出得大帐,诸葛瑾匆匆而去,见到四周无人之时,方才长松了一口气,眼眸之中闪烁起讽刺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陶贼啊陶贼,你真以为我诸葛瑾是真心归降你吗,你只是为保有用之心,不得已而假装臣服于你罢了,可惜你有眼无珠,终于被我蒙骗,竟然还要让我去说降蜀人,你这真是放虎归山啊,嘿嘿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