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二十二章 勾践的小算盘

第六百二十二章 勾践的小算盘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魏王雄才大略,本王对魏王也是仰慕的紧啊,呵呵——”

    来而不往非礼也,被苏秦夸了半天,勾践自然也少不了赞陶商几句,一时间气氛融洽,俨然在一年多前,勾践亲率大军兵围江陵数月之事,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,双方自动忽略。

    宾主二人便是说说笑笑,一路策马并行,直往成都城。

    一路穿过繁盛的成都御街,勾践带着苏秦直入蜀王府,大殿之上,好酒好肉已经为他备好。

    勾践坐往上首王座,苏秦则被请入了阶下左首上宾之礼,跟他对面而坐的,则是年轻的法正。

    苏秦能够感觉到,这位蜀国的首席谋臣,态度对自己颇为冷淡,从城外到入宫,一句话都没跟自己说过。

    而且,法正那双锐利如鹰的目光,从头到尾都在死死的盯着他,仿佛想要看穿他内心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“大王说的没错,这个法正确实不是个省油的灯……”苏秦心中暗自感叹,表明上却假装不知,任由法正暗中观察,我自不动如山。

    宴席开始,苏秦依旧是以勾践恭维不断,勾践也跟他频频把盏,双方互相吹捧,俨然亲如一家。

    除了刘璋,张松、孟达等一众蜀臣,也轮番对苏秦这员贵宾敬酒,以示亲近交好。

    大殿之上,酒宴的气氛相当愉悦,却唯有法正一直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半晌后,法正终于按捺不住,便将酒杯啪的往案几上一放,大声道:“苏侍郎,谁都知道,你其实是奉了魏王之命而来,就在一年之前,我蜀国与贵国还在荆州打过一仗,今魏国吞并荆吴,威势正盛,却忽然派了足下前来我蜀国,不知魏王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大殿之中,顿时鸦雀无声,这表面上看起来友好愉悦的气氛,就此被法正给打断。

    勾践见这友好的气氛被打断,不由眉头暗暗一皱,眼中掠过一丝不悦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,魏蜀两国之前的关系,绝不似这场宴会这么融洽,苏秦此来也必另有用意。

    但以勾践性格,明知两国为敌国,也不愿当面挑明,想等时机成熟,再从苏秦口中慢慢套问也不迟。

    他却没想到,自己这位首席谋士,却是个急性子,几句话就将窗户纸给撕破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勾践索性装起了糊涂,自顾自的喝起了酒,却想听听苏秦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其实,勾践内心之中,比谁都更想了解到陶商的用意。

    晋楚吴三国皆已被灭,陶商扫灭诸国,一统天下的决心,早已天下人皆知。

    既然陶商统一天下的步伐不会停止,那么灭吴之后,刀锋必会转向他们秦蜀燕三国。

    勾践知道三国之中,自己的蜀国国力最弱,故而自然担心,陶商会先拿他开刀。

    面对法正直白的发问,苏秦却只淡淡一笑,不紧不慢道:“方今天下大乱,诸国争雄,今日连横,明日合纵,今日是敌,打到你死我活,明日是友,亲密好似一家人,本来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,当年那一仗,我家大王都不计较了,特派了下官前来,法先生又何必还挂在心里。”

    苏秦不愧是苏秦,嘴颇子利索之极,反应也是奇快,几句话之间,便将两国之间的那点不愉快,化于无形之中。

    勾践依旧不动声色,悄悄瞟向了法正,希望法正问出自己想问之事。

    法正神色一动,不由冷笑道:“苏侍郎果我是不负‘苏秦’之名,好一个今日是敌,打到你死我活,明日是友,亲密好似一家人,听苏侍郎的意思,魏王现在是要把我家大王当成一家人了?”

    苏秦却淡淡一笑“当成一家人倒是谈不上,只不过我家大王与蜀王殿下,眼下有共同的敌人,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我家大王只是派我前来,向蜀王殿下这个朋友,提一个醒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提醒,提什么醒?”法正反问道。

    苏秦一笑,抬手遥指北面方向,“今曹操正向陇西一线增运粮草,分明是打算对羌人动手,征服了羌人,曹操必会再次南下,入侵你们蜀国,我此次前来,就是向你们提这个醒。”

    勾践神色微微一动,看了法正一眼,主臣交换了一下眼神,勾践依旧是不说话,假装什么也没听见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啊,我看先生此来,应该不只是奉魏王之命,向我主提个醒这么简单吧?”法正话中有话,别有意味。

    苏秦先是一怔,旋即哈哈一笑,“既然法先生都把话说到这时了,那下官也没有必要再拐弯抹角,我就实话实说了吧,其实我此次前来,乃是奉我主之命,前来联合贵国出兵关中,我两家联手灭曹,瓜分了秦国之地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大殿上,顿时掀起了一阵不大不小的议论。

    王座上,勾践依旧不动声色,却又暗暗点头,眼眸中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得意,似乎早有所料。

    法正嘴角也扬起一抹暗笑,却反问道:“魏王想叫我们出兵助他灭秦,那请问我们又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好处当然是有的。”苏秦又抬手往西北方向一指,“我家大
鸳鸯神剑吧
王承诺,灭秦之后,我两国以陇山为界,陇山以西包括凉州在内的秦国土地归蜀,陇山以东关中之地归我大魏,这么个瓜分法,应该很公平吧。”

    苏秦这番话出口,在场的蜀国群臣们,眼前皆为之一亮,纵然是闷不作声,似装着喝酒的勾践,眼中也掠过一丝精光。

    对于魏国的这个提议,就算是法正,一时也难以权衡出利弊,不知该怎么回应,只得看向了勾践。

    勾践知道,话说到了这个份上,自己必须站出来收场了。

    当下勾践便是哈哈一笑,将酒杯端了起来,笑道:“这联合灭秦之事,也不急于在今日决定,今天本王设宴,只为给苏侍郎接风,咱们今天就只喝酒,不谈正事,来,本王敬苏侍郎一杯。”

    苏秦知道,这等大事,勾践是不想当场做决断,还需要私下里跟他的大臣们合计一下才行,这是在有意想先敷衍过去。

    苏秦自然也不急于一时,遂也不再提与蜀国联合之事,只与勾践和一众蜀臣们,开怀畅饮,聊些无关痛痒的话题。

    这场酒宴,一直喝到了华灯高挂之时,苏秦醉了七八分,方才被勾践送入了馆驿之中。

    一脸酒醉的苏秦,摇摇晃晃的被左右随从,扶入了房间之中,这门一关上,苏秦立刻便站直了身,脸上半点醉意也不见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南中之事,你们都办好了吗?”苏秦向着早已候于房中,一名锦衣卫的校官问道。

    那校官忙拱手道:“禀苏大人,我们奉张大人之命,提前一月便往南中七郡散布消息,说曹操已暗中派使者入南中,封孟获为南中王,待曹操征服羌人,大举南伐蜀之时,便起兵响应,助曹操南北夹击合灭蜀国,眼下南中诸郡已是传的沸沸扬扬,相信成都城也已传到了风声。”

    “嗯,做的好,继续散布消息。”苏秦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左右拱手告退,苏秦站在窗户边,透过窗缝,向着王宫方向悄悄望去,口中喃喃冷笑道:“刘璋,这饵我们已经放的足够诱人,就不信你不上钩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蜀王宫。

    群臣已经散去,只留下了法正、张松、黄权和孟达,等几位勾践的心腹重臣。

    “大王,这些年我们朝思暮想的就是北出秦岭,兵进关陇,只是苦于那曹操兵力不弱,一直无法实现,今既然有陶商主动要联合我们,这正是我们夺取陇西凉州的大好机会啊。”

    孟达第一个跳了出来,表示支持勾践跟魏国联合,毕竟,身为关中人,他也迫不及待的想要杀回老家去。

    勾践眼中也吐露精光,流露出几分兴奋。

    他可是有着一统天下的雄才大略,绝不甘心窝在益州这么个小山沟子里,做一辈子的割据天下。

    想要进取天下,就要向外开拓,而以蜀国所处的地理位置,对外用兵无非是两条路,一条是向东取荆州,另一条就是向北出秦岭,取关陇之地。

    后者有当年汉高祖的成功范例,一直以来都是勾践的首选,且这些年来,勾践也尝试了数次,却皆为秦岭所阻,最终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在数次失利之后,勾践不得不改变策略,尝试从荆州方向突破,结果被魏国两万兵马就堵在了荆西群山之中,寸步难行,事实证明走荆州这么路是行不通的。

    眼下,勾践却碰上了这天赐良机,以魏国之强大,若然进攻秦国,曹操必会将绝大部分的兵力,都会调去对付陶商,那个时候便给了他机会,趁机北出秦岭,蚕食关陇的绝佳机会。

    虽说最后要跟陶商平分秦国,但他到底得到了陇山以西大片土地,包括凉州在内。

    凉州在手,意味着他才能得到凉州战马,才能组建铁骑,东进中原……

    “大王,臣以为不可!”

    就在勾践畅想着未来的美好蓝图之时,法正的突然反对,将勾践从神思之中,给打断出来。

    “为何不可?”勾践眉头微微已凝。

    法正站了出来,深吸一口气,正色道:“陶贼的这个提议,看似对我们有利,其实只是陶贼想要利用我们,帮他灭了秦国而已,试问介时就算我们得到了凉州,就单凭区区一座陇山,能够挡得住魏国数十万雄兵,我们又能守得住吗?”

    一席话,给勾践当头浇了一头的冷水,瞬间把勾践给震醒了几分,神色为之一变。

    这时,那黄权也站了出来,拱手道:“大王,法孝直言之有理,方今陶贼已灭晋楚吴三国,实力已空前强大,实际上,魏国才是我们最大的威胁,若是我们帮着陶商灭了秦国,岂非唇亡齿寒,还请大王三思。”

    两位重臣的话,终于令勾践重新冷静下来,开始抛开眼前利益,站在全局的角度,重新看待陶商的联手提议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勾践一拍案几,冷哼道:“你二人言之有理,本王差点就上了那陶贼的当。”

    骂过一后,勾践又道:“那依你们之见,本王现下难道应拒绝了陶贼的提议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,恰恰相反,大王反而应该答应。”法正的嘴角,扬起了诡秘的冷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