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二十一章 先玩点阴的

第六百二十一章 先玩点阴的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当年之秦国,正是因为得到了益州这个天府之国,凭借着益州的粮草,加上强悍的秦卒,方才奠定了一统天下之势。

    曹操若夺下益州,再征服了羌人,实力倒确实会爆涨,对大魏形成了威胁。

    毕竟,陶商所据有的中原诸州,地盘虽然大,但却长年受战争荼毒,虽经陶商多年的休养生息,至今却还没有缓过劲来。

    而益州就不同了,那里远离中原,并未受到大的战争破坏,户口百万,无比富庶,若令曹操得到此州,着实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而且,曹操所据之地,原本就对大魏战据着地利优势,关中之地,进可进攻中原,退可据守三关,本就易守难攻。

    曹操若再据住益州之后,就可对荆扬地区形成顺流之势,地利上再对大魏形成优势。

    分析着张良的话,陶商望着地图,沉吟许久之后,沉声道:“看来,本王要抢先一步,要先拿下蜀国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陶商说要灭蜀,大殿之中,众将立刻兴奋了起来,仿佛又看到了立功的大好前景。

    “幽州方面呢,刘备的动向如何?”陶商的目光又看向了苏秦。

    苏秦忙站了出来,拱手道:“禀大王,据我锦衣北卫密报,刘备原本已集结了八万铁骑,联络了鲜卑人,明显是想对我大魏入侵,但在吴国灭亡的消息传往幽州之后,刘备却下令调集丁夫,重修易京防线,又下令他的铁骑,向辽东一带移动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陶商的眼前顿时一亮,刘备的举动,正中他下怀。

    很显然,刘备跟曹操一样,皆已意识到大魏实力剧增,对他燕国已形成了压制之下,强行进攻已不明智,只有转攻为守,不然,他也不会去重修易京防线。

    至于刘备主力往辽东方向集结,陶商则推测,刘备的目的跟曹操一样,应该是想吞并高句丽,以增强自己的实力了。

    燕国有骑兵之利,易京防线之固,秦国又有潼关等三关之险,哪怕陶商灭了吴国,实力大增,想要强行灭掉这两国也非易事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何不先灭掉蜀国,彻底的平定了南方,再灭秦燕二国不迟。

    而且,此时的曹操精力集中在羌人身上,刘备的目标则放在了攻灭高句丽上,这两家皆抽不出身来,正好给了他集中兵力,去灭勾践蜀国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先易后难,正是我大魏一统天下的战略,况且灭了蜀国,既可以彻底解除南面威胁,又可以阻止曹操变强,一举两得,臣赞同先灭蜀国。”张良拱手附议道。

    张良一附议,其余苏秦、张仪等谋士们,皆是赞同先灭蜀。

    诸将们就更不用说了,对他们来说,先灭谁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让他们有仗打,有立功就好。

    眼下吴国已灭,诸将们天天都大吃大喝,大享着江南美人,休息的都也够了,热血渐渐已沸,正巴不得再对谁动刀,当然是无人不赞成出兵灭蜀。

    一片叫战声中,却唯有伍子胥,就员能文能武的全才,一直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“子胥,你有什么顾虑吗?”陶商洞察人心,一眼看出了他的心思,便笑问道。

    伍子胥神思收敛,便站了起来,指着地图道:“大王伐蜀的决策,臣自然是举双手赞成,但蜀国不比吴国,可以让我们两路进攻,想要进攻蜀国,就只有逆江西进一条路,而蜀国东面又有三峡之险,咱们纵然兵多将广,但要想堂而皇之的大军征伐,只怕没有想的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伍子胥一席话,提醒了陶商,令他的目光,重新落在了蜀地群山之间。

    他想起了历史之上,刘备的灭蜀过程。

    那时的刘备,有法正和张松二人做内应,劝说刘璋引刘备入川,去对付张鲁,刘备才能堂而皇之的越过三峡之险,深入益州腹地。

    但陶商却没有这个运气。

    刘璋已不是“刘璋”,而是勾践,此人也算英明雄略,法正在他手中已成了首席谋士,根本不可能充当自己的内应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他想灭蜀国,就只能硬来,一步步杀过去。

    只是,以三峡之险,勾践若是事先察觉,只消于东面鱼腹一线增兵数万,据险不战,陶商纵有几十万大军,也将无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“子胥言之有理,看来明着灭蜀是不行,得花点心思,玩点阴的了……”陶商冷静了下来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苏秦嘴角却扬起一抹诡笑,拱手道:“大王,臣倒是有一个法子,或许可瞒过刘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之后,苏秦出发了,带着陶商借天子所拟的圣旨,也带着陶商对勾践的问候,逆江而上,前往成都。

    苏秦前脚方走,陶商后脚便开始,暗中为伐蜀做准备。

    当然,陶商不会傻到直接喊出口号,号称要去伐蜀,好让勾践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为了迷惑勾践,陶商已传下诏令,命向南阳、洛阳,以及河东三地,调运粮草,以摆出一副将要灭秦之之势。

    陶商也没有大张旗鼓的声称要灭秦,以免欲盖弥彰,反而让勾践引起怀疑,故只是暗中的令中原诸地调动粮草。

    陶商却清楚,勾践在中原也布有大量的细作,定然能侦察到各地粮草转运的动向,陶商要让勾践自己推测出,他要去进攻秦国。

    而今陶商的主力大军,还尽在吴地没有北返,只要勾践认定他要去伐蜀,那个时候,他的大军就可以堂
后途无弹窗
而皇之的逆江西进,大摇大摆前往荆州,让勾践误以为,他只是途经荆州,要前往南阳一线而已。

    当陶商的大军进抵荆州之后,便可以趁着勾践不备,突然向西杀向蜀国,杀勾践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陶商要对蜀国和兵,其他诸处要害,自然也不会轻视。

    邺京方面,有王妃花木兰坐镇,还有稳重忠诚的高顺协镇,陶商自然一百个放心。

    幽冀边境一线,陶商已令善于守城的田单,率两万兵马坐镇卢奴,以防燕军的南下偷袭,同时又命乐毅北上,前去统帅冀北诸军。

    晋阳方面,陶商又有卫青与霍去病,这两员骑军双璧联手,以防鲜卑人对并州的进攻。

    而河东一线,陶商则令张合兼领河东太守,既是防范关中的秦军,也是从蒲坂一线,形成假意要进攻秦国的假象。

    南阳郡宛城方面,陶商也继续令彭越和陈登镇守,至于洛阳一线,则由周亚夫坐镇。

    从河东到洛阳再到南阳,这三路兵马,皆为防范关中曹操,兵马有五万之众,则由周亚夫统一指挥。

    至于新平定的吴地方面,陶商已将商鞅从邺京调来,令他兼领扬州刺史,抚定人心,并在江东推行商鞅变法,对南方的世族豪强进行打击。

    而为了确保伐蜀之战的后勤,陶商又以镇抚荆州为名,把善于粮草调运的萧何,从邺城调来荆州,兼领荆州刺史。

    诸将的任务各自安排下去,陶商便在建业继续“花天酒地”,令士卒休养精神,只等着苏秦的出使成功归来,大军再西进伐罚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陶商将动用的伐蜀兵力,将达到空前的十八万之众!

    就在苏秦前往成都出使的同时,大批锦衣南卫的细作们,已经纷拥的进入了蜀国,开始为苏秦的计划,发动舆论攻势,四处宣扬,称曹操之所以要征服羌人,为的就是再次入侵益州。

    苏秦花了有二十多天的时间,才慢慢悠悠的进入了益州,而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,曹操再侵蜀国的“阴谋”,已在益州到处宣扬,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一时间,蜀国上下是议论纷纷,矛头皆指向了北面的秦国,对于魏国的警惕心,反而大大的降低。

    而这时,苏秦正好以黄门侍郎的身份,带着天子的“圣旨”,进入了蜀中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许都那个天子,乃是傀儡一个,苏秦乃是秦了魏王陶商之命,才出使前来益州。

    此时的陶商,已接连诛灭了晋楚吴三国,天下震惊,蜀中士民无不为陶商威名所慑。

    包括远在成都的勾践。

    自前番入侵荆州失利后,勾践就深深体会到了陶商的强大,退还成都之后,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楚吴两国的动向。

    赤壁之战、彭泽之战、皖城之战、建业之战……那一场场惊心动魄的大战,千里之外的勾践,都清清楚楚的知道,更是深为陶商用兵之神而惊怖。

    此时的勾践,雄心虽然依旧,却对陶商早已深为忌惮,甚至还产生了一丝深深的畏惧。

    故是,当勾践听闻苏秦出使前来之时,便不敢有一丝的怠慢,当即下令沿途地方官务,务必要厚待苏秦。

    于是,苏秦一路是美酒好肉,在蜀国地方官们盛情的召待之下,吃吃喝喝的前往了成都。

    是日,苏做乘坐着华丽的马车,在蜀国军队的开道护送之下,终于抵达了成都之东。

    苏秦的车马进至成都以东七里之时,蜀王勾践,竟然破格出城亲自于路边等候多时。

    “这个刘璋,以王者之尊,竟然能屈尊出城来迎,大王说这个刘璋有勾践之奇,看来果然是没错……”看着远处的“蜀”字王旗,苏秦心中暗暗感慨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会知道,这位大蜀之王刘璋,不仅仅是有勾践之奇,而是他本身就是勾践。

    苏秦感慨的功夫,车马已近。

    大道上,等候已久的勾践,眼见苏秦已到,当即策马上前几步,带着一众蜀臣,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苏秦目光犀利,一眼就认出了勾践,想着任务在身,便也不自恃大国使臣,当即从马车上跳了下来,向着勾践拱手道:“黄门侍郎苏秦,见过蜀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勾践原还担心,苏秦仗着陶商的威势,会对他颐指气使,心里边还在琢磨着,怎样才能做到不卑不亢,既不开罪苏秦,又不致于太失自己王者的身份。

    他却万没有想到,苏秦丝毫没有自恃,反而有礼的下车,先向他见礼。

    勾践心中暗松了口气,对苏秦先入为主的就多了几分好感,便忙也翻身下马,将苏秦亲手扶起,笑呵呵道:“苏侍郎一路辛苦了,何必拘泥于礼,快快请起。

    两人客气过几句之后,苏秦便凑近了勾践,压低声音道:“下官此番虽是奉了天子旨意前来,也不瞒殿下,实际上是奉了我家大王前来,特表对殿下你的敬意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句话音,苏秦自编也好,陶商是真跟他说过也罢,总之是以陶商的名义,将勾践大大的恭维了一番,听的勾践是舒服的不得了,连连呵呵而笑。

    陶商,挟天子以令诸侯,大魏之王,天下三分有其二,何等的威势滔天。

    以陶商之威,竟然能对他勾践,表示出如此的欣赏敬重,这算是给足了勾践面子,焉能不令他听着酸爽。

    哪怕勾践心里边清楚,苏秦的话里边有不少水份在内,却也足以令他感到受用不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