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二十章 离征服又近一步

第六百二十章 离征服又近一步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孙尚香虽然是未经人事,却也看得出来,在那纱幔之中,陶商跟甄宓和妲己两个女人,刚才做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陶商抬头一看,见孙尚香不知什么时候,竟然来到了纱幔之外,看她那脸畔微晕的样子,再听她方才所说的那番话,显然已知道自己在里边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孙郡主说的,本王怎么听不懂,你倒是说说看,本王做什么坏事了?”陶商明知故问,一脸的无辜,很认真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孙尚香脸又是一红,话到嘴边却羞于出口,只得贝齿一咬朱唇,“你自己做什么坏事,你自己清楚。”

    说着,孙尚香就侧过脸去,不屑于再看他,目光经过甄宓二人身上时,还各自瞪了她们一眼。

    甄宓脸畔羞晕再起,便福身向陶商一礼,“大王,孙郡主找大王定有正事,臣妾先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甄宓便拉着妲己,两姐妹双双告退。

    那二人一走,陶商便笑道:“怎么,看到两位绝世美人跟本王在一起,孙郡主你是吃醋了吗?”

    孙尚香身儿一震,明眸中顿时掠过一丝羞色,忙是冷哼一声,不屑道:“你可是大魏之王,爱跟哪个女人在一起就在一起,关我什么事,我有什么好吃醋。”

    她话虽然是一口否认,但陶商凭着这么多年纵游花丛的经验,却听的出来,她的语气口吻之中,明显有几分酸味。

    “看着本王的眼睛,你真的没有吃醋吗?”陶商却是冷冷一笑,当着众亲兵的面,伸出一个指头来,端起了孙尚香的尖尖下巴,欣赏着那张畔生红晕的俏脸。

    这一刻,孙尚香整个人都怔住了,呆呆的立在原地,一动也不动,脸畔上的羞晕,如潮水般顷刻间染遍了整张红颜。

    她是没有想到,陶商会这么放肆,放肆到在大庭广众,光天化日之下,只拉起一道围幔,就跟那两个女人行鱼水之欢。

    孙尚香更是没有想到,陶商会这么的肆无忌惮,竟还用这种充满了挑逗的意味的姿势,这样挑起自己的下巴。

    刹那间,孙尚香脸红到了耳根,呼吸骤然加剧,胸前傲峰跟着跌宕起伏,略显紧致的襦衫,几乎就要被绷开,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有……你不要……不要自作多情了……”

    孙尚香急是喘着气否认,还想将头偏开,摆脱陶商的手指,但不知为什么,她却又觉的,自己的脖子仿佛灌了铅一般,怎么移都移不开。

    看着孙尚香慌张否认,羞慌满面的样子,陶商是越看心里越觉喜欢,不觉怦然大动,那刚刚平伏下的血脉,转眼间又再度贲张起来。

    嘴角扬起一抹坏笑,陶商趁着孙尚香失神之际,突然间双手捧住了她羞红的脸蛋,嘴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便狠狠的贴了上去。

    刹那间,四唇相贴。

    在这一瞬间,孙尚香如同被电到了一般,整个娇躯都剧烈一颤,心头陡然加速跳动,那砰砰的狂跳之声,几乎充斥了整个脑海,心儿几乎就要从胸腔之中,狂跳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孙尚香只觉头晕目眩,整个人如飞上云端,当日被陶商初吻时,那种惊心动魄,妙不可方的感觉,再次又袭遍了全身。

    她想要反抗,想要推开陶商,却不知为什么,身子变的酥软无力,双手更是软如水葱一般,根本就使不出哪怕一丁点的力气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竟是陷入了迷醉的状态,双眸紧闭,完全顺从于了陶商的意志。

    “孙尚香啊孙尚香,你怎么能这样,他可是你的仇人啊,正是他灭了你的母国,正是他把你孙家一族赶下了大海,生死不明,现在他又这样的欺负你,你不知反抗就罢了,怎么还在这般享受,你也太不知羞耻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脑海之中,残存的那一丝理智,大声疾呼,回荡在孙尚香的脑海中,瞬间将她从迷醉之中叫醒。

    猛然清醒过来的孙尚香,顿时羞愤无比,张口就想咬向陶商。

    有了上次的经验教训,这一次陶商早有准备,一觉察到孙尚香的樱口有异,马上松了口,脑袋顺势向后一仰,躲过了她那一咬。

    “怎么又想咬人啊,你是属狗的吗?”陶商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你这个无耻的小贼——”孙尚香是羞愤难当,面红耳赤,猛力推开了陶商,转身便逃去。

    望着孙尚香那逃离的倩影,陶商笑了,他感觉到,自己离征服这匹小野马的身心,又近了一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天之后,陶商率领着得胜的大军,还往了南都建业。

    陶商在建业城一呆,就是十余天已
极品斗尊吧
过。

    此时吴国已灭,陶商也不急着班师邺京,一方面是想好好在这江南之地,多享乐几日,另一方面也是趁着这段时间,放松一下心情,想一想下一步的方略。

    灭了吴国之后,大魏实力剧增,理论上整体军事经济实力,已压倒了余下三国的联合之力,可陶商却知,在这个乱世,不进则退,只有灭掉所有的威胁,一统天下,方才是真正的高枕无忧。

    所以,在建业城的这段时间里,陶商看似五天一大宴,三天一小宴,歌舞升平,酒池肉林,夜夜跟黄月英、甄宓、妲己还有张春华几位爱妃快活,但却心如明镜,一直在琢磨着下一步的方略。

    陶商现在所考虑的问题,便是接下来灭哪一国。

    是日,大殿之中,酒香四溢,肉香靡靡,殿外却是大雨如注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陶商又设下了一场小宴,跟他的这些文武重臣们,开怀畅饮。

    这时,匆匆的脚步声响起在耳边,张仪淋着一身的雨,喘着气奔入了大殿中。

    “张卿,本王摆酒,所有人都到齐了,只有你来迟,罚酒三杯。”陶商笑着一拂手,示意婢女给他倒上三杯温酒。

    张仪无可奈何,只好一口气,将三杯酒统统都饮尽。

    看着张仪被罚过酒,陶商这才满意,却又奇道:“张仪,你向来都是个守时的人,今日赴宴,却为何要迟到?”

    陶商虽然在喝酒,脑子却清醒的很,对这些臣下的性格都了如指掌,在他的印相之中,张仪可是从未迟到过,今日来迟,自然引起了陶商的狐疑。

    “回大王,臣这三杯酒,其实是罚的有点冤枉啊,臣是因为刚接到锦衣南卫从秦国传来的一道情报,方才来迟了的。”说着,张仪就从袖中,取出了那帛书情报。

    “曹操么,他难不成又想入侵不成,本王正求之不得呢。”陶商冷笑道,又拂了拂手,示意张仪将情报道来。

    张仪便将那帛书展开,轻吸了一口气,缓缓读道:“我锦衣南卫在关中的细作回报,数日之前,曹操在闻知吴国覆灭的消息后,便连夜向潼关武关,以及蒲坂津一线增加了兵力,又调集了万余民夫,开始加固三处的防御工事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仪停顿了下来,喘一口气。

    张良趁势点头评价道:“曹贼这是知道吴国被灭,我大魏实力爆涨,更可抽出十余万空闲兵力来,对他残存三国已形成兵力优势,所以想转攻为守,加固东面三关的防御,以防备我军西征秦国。”

    “曹操还是很识相的嘛,知道打不过本王,终于是转攻为守了。”陶商微微点头,张良的分析判断正合他之意。

    这时,张仪却又道:“不过,另外一道情报却显示,曹操又在向陇西郡一带,大批的转运粮草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皆是面露出了奇色。

    “曹老贼这是在搞什么啊,兵马往东边调,却又往西边运粮草,他脑子里边灌进了浆糊吗?”樊哙一边啃着肉,一边哇哇叫道。

    陶商眼神微微一亮,蓦然间似乎猜到了七八分,指尖敲击着案几,喃喃道:“加固东面三关,却又往西边调运粮草,曹操莫非是想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的目光,看向了张良,“子房,你看曹贼这么做,有什么阴谋?”

    张良轻摇着羽扇,站在地图前凝望了片刻,冷笑道:“臣猜想,曹操大概是想彻底解决羌人隐患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嘴角也扬起了一抹会心之笑,拂了拂手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张良便索性站了起来,走到地图跟前,羽扇比道:“尔今我大魏对周围三国,已形成了压倒之时,无论刘备和曹操,皆不敢再主挑衅,故曹操才会加固三关,以防我军进攻,但曹操也应该很清楚,就这么耗下去,任由我大魏国力增长下去,早晚会形成压倒性的优势,那时候,就算他三关再坚,也必然会被我们攻破。”

    陶商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张良换过一口气,接着道:“所以,曹操现在最迫切要做的,就是在自守的前提下,增强自己的国力,那么吞并比他弱小的刘璋,全据秦益之地,成就当年强秦之路,就是他唯一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良羽扇又往西面一指,“曹操虽强于刘璋,但也没有形成夺倒性的优势,况且还有羌人为隐患,所以,曹操想要吞并刘璋,必然要先征服羌人,一方面可增加自己的实力,另一方面又能解除后患,所谓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,这大抵就是曹操向西线先运粮草的原因吧。”

    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张良的判断,正合陶商之意,这个曹操,果然又要对勾践动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