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一十九章 本王会好好补偿你们

第六百一十九章 本王会好好补偿你们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陶商便信步于海边,一面欣赏着落日之景,一面等着两位美人前来。

    “自从娶了她二人,却一直都不能碰她冷,冷落了她们这么久,我也是于心不忍啊,再在终于可以了……”陶商思绪飞转,嘴角已扬起了丝丝坏笑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之中,已经悄然浮现出了那两张绝美的脸,还有那窈窕无比,让任人男人只看一眼,都几乎要把持不住的绝美身段。

    而那样两个美物,他却不得已,一直“冷落”至今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两袭倩影,彼此相携着步往海滩,两个娇柔却又不失丰腴,多一寸嫌多,少一分嫌少,几乎接近于完美的身体,盈盈拜于陶商跟前。

    “臣妾拜见大王,恭贺大王扫灭伪吴。”甄宓盈盈下拜,娇甜的语气中,透着对陶商的崇拜。

    妲己也跟着福身一礼,用敬叹的口气道:“臣妾也恭喜大王,今日扫平伪吴,他日一统天下,指日可待也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两位爱妃的嘴可真甜,快快起来吧。”陶商哈哈大笑,跳下马来,伸手将她二人轻轻托起。

    阵阵体香扑鼻而入,两张绝美的脸蛋,撞入眼帘,看的陶商是心痒难耐,胸中血液渐渐沸起。

    “许久不见,两位爱妃似乎有些瘦了,莫不是不适应南方的饮食水土么?”陶商一脸的关心,抬起手来,轻抚着她二人那白净净的脸蛋。

    被当着亲兵们的面,被陶商这般爱抚,甄宓顿时是脸蛋微微泛起红晕,低眉含羞不语。

    妲己也脸畔生晕,却显然比甄宓要开放许多,嘟着樱桃小嘴,撒娇似的幽怨道:“大王自娶了臣妾和姐姐,却始终不肯对我们施以雨露恩泽,把我们姐妹丢在了柴桑,却在前线跟那位黄妹妹恩爱快活,我姐妹二人还以为大王忘了我们,日日夜夜苦思大王,茶不思饭不想的,不消瘦才怪呢。”

    妲己不愧是妲己啊,这媚惑之术,着实是了得,那含情带怨的表情,那娇滴滴的声音,还有那看似在报怨,却又饱含深情的话语,就像是一双小手,轻轻的挠着陶商的心,挠到他心中怦然大动,对眼前这两对结义姐妹,不禁心生几分愧疚,怜香惜玉之心一时大作。

    “本王一直没有碰你们,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啊,让你们受苦啦。”陶商猛一伸手,便将两位美人,紧紧的揽入了自己的怀中。

    被陶商当着旁人的面,这般的紧紧亲密,如此紧紧相拥,甄宓是心中甜蜜欢喜,脸蛋上却已飞晕如霞,连慌羞窘促的大口喘着气,那丰腴的傲峰起起伏伏,紧紧的挤压向陶商的胸膛,更加搅到他血脉渐贲,心中念火大作。

    “大王不碰我们,又能有什么苦衷……”妲己却将身体向陶商贴得更紧,恨不得能将自己的身体,融入到陶商的身体里一样,口中娇滴滴的问道。

    陶商能怎么跟她们解释呢,难道跟她们说,你们的身上有三种异象,本王为了使用这三种异象,才不得不忍了这么久不碰你,直到最后一种人和异象使用了之后,才准备享用你们么。

    这等天大的秘密,陶商又怎么可能对她们说,而且,就算他说了,以她们的理解能力,也只会觉的陶商是在跟她们说笑而已。

    “嘿嘿,放心吧,本王不会让你们白白独守空房的,从今天起,本王定让两位爱妃,享尽本王的雨露恩泽……”陶商坏笑的同时,双手还同时在她二人的翘臀上,狠狠的捏了一大把。

    “大王……”妲己是含羞带笑,娇声嗔怨,假意还把陶商轻轻的推了一下,实际上,手上却半点力都没有用。

    甄宓却是羞坏了,瞬间羞到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她虽然受到妲己影响,近年以来也放开了许多,但到底还是大家闺秀出身,还有几分矜持在内,当着旁人的面,被陶商搂搂抱抱也就罢了,还被陶商捏了一把翘臀,不羞坏了才怪。

    “大王,那咱们回城去吧,让臣妾姐妹妹,好好服侍大王。”妲己听懂了陶商的意思,喜笑颜开,便拉起了陶商,想往回走。

    陶商却纹丝不动,将她二人搂得更紧,笑眯眯道:“回城多无趣,这里落霞大海,景致多好,就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里,也太……太……”纵然是开放的妲己,也被陶商的狂烈肆意,一时间吓到了,窘羞不知该不该答应。

    妲己尚且如此,甄宓就更不用说了,瞬间已是羞一面红耳赤,心儿砰砰的狂跳,几乎要从心腔里跳将出来。

    她姐妹二人知道陶商狂放,无束无缚,想到什么就做什么,却显然没有料到,陶商竟然肆无忌惮到,竟然要在
明末工程师sodu
这大海边,就要跟她们行周公之礼。

    “大王,这样不太好吧,这么多人呢,臣妾岂不羞也羞死……”妲己红扑扑着脸,轻轻锤着陶商的胸膛,娇嘀嘀的抱怨道。

    陶商也不好让她们太过难为情,便向荆轲一瞪眼,“你们还愣着做什么!”

    荆轲最了解陶商不过了,早知道到陶商有这个意思,提前就已令亲兵们,将一卷纱幔带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时陶商一示意,荆轲便一面低头暗笑,一面喝令亲兵们,将纱幔拉了起来,树起了一道半圆形的屏障,将陶商和他的两位爱妃,遮挡在了里边。

    而那些亲兵们,也都转过身去,背朝海面方向,谁也不敢回头,向着纱幔看一眼。

    “大王,这是……”妲己惊奇的看看四周,一时还没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陶商却嘿嘿笑道,前后一指,“前边是茫茫大海,后边是纱帐遮挡,谁也看不到咱们,现在两位爱妃就不用担心了吧。”

    妲己这才恍然大悟,扫了一眼四周,果然见没有人再能看到她们,窘羞的情绪这才渐渐平伏下来。

    “大王,你好坏啊,竟然能想出这等坏主意……”妲己低眉含笑,媚眼如丝,已不再拒绝,开始主动起来。

    陶商又看向了甄宓,笑眯眯问道:“宓儿,你呢?”

    “臣妾……臣妾……”甄宓忸怩了半天,含羞了半天,还是一头扎进了陶商的怀里,“只要大王开心,大王想怎样,臣妾怎样便是。”

    两位绝世美人,皆已再无顾虑,愿放开手脚,只为讨得孤商的欢心。

    “好啊,好极了,那这大好时光,咱们还在等什么,本王这么一定把冷落爱妃的雨露恩泽,统统都给你们补上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“大王……”

    沙滩之上,响起了陶商肆意的狂笑声,还有那两位美人羞笑声。

    面朝大海,以沙为席,以天为被,狂涛巨浪拍岸而起,经久不绝。

    一场春霖甘雨,悄然而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觉之中,残阳已沉入了海平面之下,只留下最后一抹残红,跟沙滩之上,那两抹殷红交相辉映。

    陶商雄如猛虎,精力旺盛到连他自己都觉的有点不可思议的地步,一次次征伐,一次次的冲上云宵。

    终于,当明月东升,月色洒在他们的身体上时,巫山方尽,云雨始休。

    纱幔之内,渐渐安静了下来,只余下了回味无穷,丝丝缕缕的喘吁之声。

    纱幔的外面,却响起了脚步之声,只见孙尚香在一众亲兵的“保护”之下,走下了沙滩,走到了纱幔这里。

    “孙郡主,请留步。”还相隔七八步时,荆轲便抢上前去,横臂拦住了孙尚香。

    孙尚香瞪了他一眼,不悦道:“我要找你家大王有话说,给我让开。”

    孙尚香的语气,俨然是在向荆轲命令一般,显然,她还没有完全,从自己的郡主光环之中走出来。

    荆轲也不给她面子,只冷冷道:“不好意思,大王现在正在办正事,没有空见郡主你。”

    “办正事?”孙尚香狐疑的目光,瞟了那纱幔一眼,只隐约看到有几个身影,却看不清里面的人到底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他在办什么事?办正事不在王帐中办,为什么要在沙滩上扎起纱幔办,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?”孙尚香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嘛,总之大王就是在办正事就是了,孙郡主就先请回吧,或者有什么重要之事,郡主可以先告诉我,回头我自会转禀给大王。”

    荆轲当然不能告诉实情,难道告诉这位孙郡主,此时此刻,他们的大王正狂妄的在这海边沙滩之上,跟两位娘娘行周公之礼么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的话很重要,必须要跟魏王亲自说。”孙尚香不依不饶,执意要见陶商。

    荆轲当然不会放她入内,坏了陶商的好事,到时候陶商怪罪下来,自己也没好果子吃,便纹丝不动的拦在跟前,就是不让她进去。

    正当二人就要吵起来之时,陶商左拥右抱着两位美人,说说笑笑的从纱幔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见陶商神采飞扬,精神饱满,甄宓和妲己二女,则是春光满面有,脸色红润。

    只是,她二人的衣衫发丝,却略显凌乱。

    看到陶商搂着她二人一起出来,再看她二人那副样子,孙尚香先是一怔,旋即猛然省悟,顿时脸畔泛起一丝红色,小嘴一嘟,不满的哼道:“我还当真是办什么正事,原来是在做坏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