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一十三章 爆发的怪胎

第六百一十三章 爆发的怪胎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刷刷刷!

    黄盖连出三刀,三名挡在他跟前的白袍兵,瞬间被斩飞了首级,断颈之躯轰然倒地而落。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震天杀声而起,黄盖的身后,数百吴卒在他激励之下,也一涌而上。

    陈庆之的表情依旧是没有表情,面以汹涌杀来的吴军,只是轻轻的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左右处,数百白袍兵齐声发出一声低沉之极的嘶吼之声,如白色的浪潮般,向着迎面冲来的吴卒,迎击布上。

    鲜知飞舞,惨叫声大作,又是一场厮杀混战大起。

    乱军中,黄盖的目标只有一个——陈庆之。

    那个文弱如鸡仔儿似的小子,也敢背叛大吴国,简直是对他这员老将,最大的羞辱,黄盖忍无可忍,他必须要用手中这柄刀,亲手斩杀了那个小子,才以发泄出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他还要用陈庆之的人头,来震慑城中那些心怀不臣者,让他们知道,哪怕到了国破将亡的时候,背叛大吴国,也只有一个下场。

    那就是死。

    十步……

    八步……

    五步……

    黄盖将一颗颗人头斩落,踏着血路,无人能挡的逼近陈庆之,把所有挡他路的白袍兵,统统都斩碎。

    只差那么几步,他就能杀到陈庆之面前,一刀宰了这个毫无反抗之力的小子。

    而轮车上的陈庆之,依旧是那副平静如水的表情,仿佛置生死于度外,又仿佛根本就不把黄盖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陈庆之越是这么平静无畏,黄盖就越是觉的被羞辱,胸中杀意就如烈火狂燃。

    又是一刀斩过,最后名挡在身前的白袍兵,被黄盖一刀斩成了两截。

    缓缓的穿过血雾,黄盖离陈庆之,只余下三步之遥。

    “小子,背叛大吴的下场,只有死——”黄盖低沉肃杀的嘶吼,手中血刀高高举起,作势已要冲上来,一刀要了陈庆之的命。

    “非要逼我出手么,唉……”

    轻椅上的那文弱书生,发出了一声无奈的叹息之声,吃力的从轮车下面,将一件看起来十分沉重之物,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竟然是一柄战斧!

    冲锋中的黄盖,看到这个文弱的小子,竟然扛出了一柄大斧之时,眼中顿时迸射出了深深的奇色。

    甚至,在那一瞬间,他竟然有种想要笑的冲动。

    一个连站都站不起,被一阵风就以吹走的文弱儒生,突然间竟然要举起一柄可能都比他自己都要重的大斧,来给自己交手。

    这场面,不是显的很滑稽吗!?

    黄盖忍住了笑,高举着大刀,继续前冲,眼看再差那么几秒钟,就能给斩了陈庆之。

    生死一线之际,陈庆之却忽然间伸出了自己的左手,手掌在那战斧的斧锋之上,轻轻的割。

    斧锋极利,他只这么轻轻一割,手心里顿时就现出了一条血口子,鲜血丝丝就浸淌而出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这小子,竟然在自残?”看到这出人意料的一幕,黄盖惊讶的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他就看到了更加让他出人意料之事。

    那陈庆之一“自残”完,手那么一出血,竟似受到了某种刺激似的,身形剧烈一颤,眼珠子里面,瞬间就血丝密布!

    “黄盖,莫要小看人,陈庆之与你一战!”

    一声凛烈如刃的低啸,陈庆之一个旱地拔葱,纵身而起跃上半空中,那一柄硕大的战斧,挟着天崩地裂之势,朝着黄盖当头轰去。

    刹那间,黄盖的眼珠子瞪到斗大,仿佛看到了这个世,最不可思议之事。

    那前一秒种还文文弱弱,坐着轮车的臭小子,后一秒钟的时候,竟然突然暴起,抡着看起来有几十斤的大斧,朝着他就砍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气势,这力量,还有这速度,俨然已变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这臭小子,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黄盖震惊之时已来不及,陈庆之从天而落,巨斧已狂斩而至,他不及多想,急是举刀相挡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刀与斧瞬间相撞,漫空火星飞溅,震耳欲聋的金属撞击之时,响彻天空。

    撞击瞬间,黄盖只觉无穷无尽的大力,如决堤的天河之水般,至上而下,疯狂汹涌的冲击而来,无情的灌入他的身体,冲击着他的脏腑。

    顷刻间,黄盖臂上肌肉青筋被挤压到咔咔作响,几乎就要撑爆一般,而他的胸中气血,更被搅动到翻滚如潮,竟有一种将要吐血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的力道,怎会突然间强到这种地步,怎么会?”黄盖心中大骇无比,先前对陈庆之的小地,瞬间荡然无存,只余下了无尽的震怖。

    强吸几口气,黄盖极力平伏下气血,用出了吃奶的劲力,想要把陈庆之的刀锋给推开。

    他却惊愕的发现,那柄大斧,就仿佛是一座巨山压在自己头顶,任凭他用尽全力,都无法撼动半分。

    甚至,陈庆之斧锋上的力道,还在源源不断的增加,继续狂压而下。

    黄盖感到自己的手臂都快要碎掉了,却还在被寸寸的压将而下,他的身体也越来越低,膝盖无法克制的也屈了下去。

    堂堂吴国老将,竟然被一个突然间发狂的文弱书生,一招之间压到膝盖要着地,黄盖心中是羞愤万分。

    “我岂能被压跪,绝不能——”黄盖吼头一滚,爆发出了苍凉愤怒之极的吼声。

    这愤怒的吼声刺激之下,黄盖一口钢牙几乎咬碎,双臂爆涨到了极限,内部肌肉都开始细微撕裂的地步,硬生生的死扛下了战斧重压。

    黄盖以为,陈庆之的爆发,只限于力道而已。

    可惜,他错了。

    瞬间,那重压在他头顶的巨力,如空气一般,随着陈庆之的战斧,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万斤之力一消,黄盖立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,就在他刚想喘一口气之时,蓦然感觉到,一股更加狂烈的刃风,从侧面扫来。

    陈庆之变斩为攻,手中战斧如大磨盘一般,拖着滚滚的血色尾迹,挟着“哧哧”的破风之声,横斩而来。

    黄盖心头一惊,连气也不及喘一口气,急是收刀一竖,试图再挡。

    陈庆之这神鬼一斧,却不仅是势大力沉,出招的速度更是快如疾风,快到黄盖根本不及将全身的力气,都灌至刀上的地步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令天地为之色变的一斧,再度狂轰而上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的巨力,黄盖是根本就没办法抵挡,整个人就如同一只皮球般,被连人带刀,“嘭”的一声就震了出去。

    黄盖一路翻滚,一路倒飞,连滚出了七八步之远,沿途数名吴军士卒,直撞就被翻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落地之地,黄盖只听到胸口发出“咔咔”两声脆响,竟是胸骨已被震断,舌根一甜,跟着就喷出了一道血箭。

    陈庆之,这个看似文弱的书生,狂暴起来的武力值,竟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地步,仅仅用了两招,就将黄盖杀到骨断吐血的地步!

    要知道,黄盖的武力值,可是高达86点的存在,即使是吕布和项羽的满百武力值,想在两招之间,就将他重创如此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陈庆之却做到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子的武道,强过了大王,得直堪比吕布项羽!不,还要强过他二人,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黄盖震惊错愕到了极点,仿佛见到了鬼似的,到了这个时候,他才猛然清醒,这个陈庆之为何敢以文弱之躯,率众叛乱。

    赶情这个小子,看似弱不经风,实则是一个怪胎,拥有某种特殊的天赋,能够在短时间内,爆发出恐怖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黄盖想起了陈庆之前先前割破自己手掌的画面,他猜想,那也许就是陈庆之激发这种恐怖武力的手段。

    此时恍然大悟,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陈庆之身体已微微前倾,手中战斧斜拖于身后,已摆出了将要发动第三式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黄盖,我敬你是一员老将,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降魏还是不降?”陈庆之下了最后通牒。

    
最强特种兵之龙王全文阅读
黄盖挣扎着已从地上爬了起来,嘴角淌着鲜血,眼中迸射着震惊愤怒,耳听陈庆之这最后的警告,苍老的扭曲出狰狞讽刺的冷笑,口中咆哮怒骂道:“小子,你个背国之贼,老夫今天就是死,也绝不会降陶商那奸贼!”

    怒骂声中,黄盖双手勉强的握紧了手中战刀,还试图继续做抵抗。

    陈庆之的眼中,杀机已烈,冷冷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让我送你上路去吧,再见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陈庆之剑眉一凝,浑身杀气狂腾而起,双足愤然一蹬,整个人竟如那出膛的炮弹一般,朝着黄盖狂射而出。

    那一道白色的影子,就如一道白色的飓风,所过之处,将碎石所铺的地面,竟然都刮出了沟痕,将阻挡在他面前的吴军士卒,如纸扎的草人一般,统统都无情的掀翻在地。

    瞬息间,陈庆之白色的身影,横在了黄盖跟前,手中战斧,挟着毁天灭地之威,横扫而出。

    黄盖眼珠瞪到斗大,竟没想到陈庆之这么三招,速度竟然如此之快,自己连刀都来不及举,就已撞至。

    他的心头,生平头一次产生了一丝恐怖的感觉。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一道寒光闪过,将他那一丝恐怖,将他手中之刀,连同他的脖子,一并斩断。

    鲜血从断颈处狂喷而出,那无头的尸体,晃了几晃,栽倒于地。

    黄盖,就此毙命。

    三招,陈庆之仅仅用了三招,就斩杀了武力值达86的吴国三大老将之一。

    这神威一幕,把正在大战中的吴军士卒,彻底的震傻,震到斗志瞬间瓦解崩溃。

    主帅已死,吴军军心就此被击碎,哪里还敢再战,无不是望风而逃。

    杀过黄盖之后,陈庆之身形却蓦的晃了几晃,突然间就单膝跪了下来,以斧撑地,方才勉强的支撑下去。

    三招过后,他又恢复了文弱的样子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额头上汗如雨下,仿佛刚才那三招,耗尽了他的体力,眼下便如虚脱一般无力。

    左右白袍兵们,忙是一拥而上,将陈庆之扶起,扶回了轮车上。

    陈庆之长喘了几口,方才勉强平伏下气息,抬头瞟了一眼败溃的吴卒,一拂手,有气无力的下令道:“杀尽城头吴军,夺下城门,向魏王献门归顺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吴县北门外。

    陶商依旧是云淡风轻,笑看着城头,激烈厮杀的景象。

    一切皆如他所料,那个给他秘密送信的陈庆之,果然如约发动了兵变,从内部狠狠的捅了黄盖之刀。

    “大王,竟然真有人,有人……”身边的樊哙就彻底的傻了眼,惊叹莫名的望着陶商,一脸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其余诸将,也无不是惊奇万分,这才恍然大悟,明白了他们的大魏,为何按兵不动,叫他们坐看吴县不战而破。

    原来,陶商竟早已料到,吴县中会有吴人叛乱,帮他们拿下城池。

    那一双双看向陶商的目光中,自然是再添几分惊叹。

    “大王,既然有人在背后给黄盖捅刀子,那咱们还等啥哩,赶紧趁机动攻破,灭了黄盖那条老狗啊。”樊哙蓦然清醒,亢奋的叫道。

    陶商却将手一挥,淡淡笑道:“不急,先让本王看看,这个陈庆之到底有没有传说中的那般厉害。”

    正如陶商所说,他就是要看看,这个陈庆之有多少能耐。

    先前系统精灵在他魅力值满百之时说过,系统会额外赠送一位后世的武将,而这位武将会在某个时刻,前来投奔于他。

    今晚,当陶商收到那封署名为“陈庆之”的归降信时,陶商便知道,系统赠送的那个人,原来竟是陈庆之。

    这个人,可是个不得了的人物啊。

    此人本国南北朝之时,南朝一位书生,时值北魏内乱之时,陈庆之奉南梁武帝之命,率七千白袍军杀入中原,转战千里,陷城三十二城,大小四十七战,战无不胜,以七千之众,大破北魏数十万兵马,创造奇迹。

    当然,史书之中对于陈庆之的记载,其中自然有夸张成份在内,所以陶商才故意不发动进攻,看看这个陈庆之,能否凭借自己的力量拿下北门,证明他并非是浪得虚名。

    陶商便坐看城头激战,却不出手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半个时辰过去,城头上的杀气渐弱,战斗似乎已接近于尾声。

    当第一缕晨光,从东方升起之时,城头上那面高悬的“黄”字大旗,突然间被斩落。

    紧接着,城门大开,吊桥放下,一队血染征袍的白袍兵,用轮车推着一名书信模样的年轻人,出城而来,直抵陶商御前。

    “这个陈庆之,果然有两把刷子啊,我倒是迫不及待的想看看,他是怎样一副英雄模样。”陶商微微点头,好奇的目光,向着前方望去。

    “草民陈庆之,拜见大魏。”那文弱的年轻人,在左右的搀扶之下,向陶商拜了下去。

    陶商鹰目之中,顿时涌现出了惊奇之色。

    他上下瞟了眼前这书一眼,万万没有想到,付说中战无不胜,近乎于军神存在的陈庆之,竟然是个体弱的书生?

    陶商先是一惊,思绪那么一转,旋即明悟。

    历史上记载,陈庆之虽然厉害,但却是儒生出身,在北伐中原之前,更是从未曾领过兵。

    而且史中还有载,说这个陈庆之文弱,连弓都拉不开,骑马有时候都不稳,是一名地地道道的文弱儒将,弱到不能再弱。

    “这么弱的一个书生,竟然能成为一代名将,当真是不可思议啊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心中感慨万千,遂是一跃下马,亲手将陈庆之扶起,拍着他的肩膀笑道:“好啊,你帮本王拿下了吴县,立了大功一件,本王就封你为偏将军,今后就在我大魏军中效力吧。”

    既然是名将,陶商当然不可能就这么放他走,当然要收为己用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王器重。”陈庆之拱手拜谢,又从手下接过一颗人头,献于了陶商,“这是黄盖的人头,末将先前曾劝他归顺大王,他不肯,末将便只好亲手将他斩杀,献于大王。”

    看到黄盖人头的瞬间,陶商是着实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黄盖被谁杀了,陶商都不惊奇,惊奇的却是,陈庆之自称是他亲手斩杀了黄盖,这怎么可能呢!

    陶商的目光,不由就在陈庆之身上打量起来,看他那瘦瘦的小身板,一副手无束鸡之力的样子,怎么可能刹得了黄盖这样的一流武将呢?

    可是,陈庆之也不像是那种因为贪功,自吹自擂之人。

    狐疑之下,陶商灵机一动,便用意念向系统精灵道:“系统,给本王扫描一下陈庆之的数据。”

    “嘀,系统扫描完毕,陈庆之,统帅88,武力值6—101,智谋78,政治63,天赋,怒血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样的数据,陶商当场就呆住了,完全就看不懂了。

    其余三项数值,倒也符合陈庆之史书上的记载,但这个武值6到101,又是什么鬼。

    要说他武力值6,陶商肯定是没什么话说,毕竟看他那副弱不禁风,弱爆了的样子,恐怕连几岁小孩也打不过,武力值弱到6也没什么不可能。

    可这101又是什么鬼?

    要知道,吕布和项羽武力值也才只是满百,半步武圣的境界,101的武力值,虽然只超过了满百1点,却是质的差别,达到了武圣的境界。

    就陈庆之这么个弱弱书生,怎么可能达到武圣的境界。

    “喂喂,我说系统精灵啊,你是不是没睡醒啊,数据搞错了吧,陈庆之的武力值是什么情况,还有这个什么怒血天赋,又是什么鬼?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自检完毕,本系统并没有出错,怒血是对象陈庆之独有天赋,一旦激发此天赋,进入怒血状态,对象特殊体质就会被激发,潜能爆发,在短时间武力值有可能冲破100,达到武圣境界,这就是对象武力值在6到101之间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听完系统精灵的解释,陶商就笑了,“原来如此啊,没想到,大名鼎鼎的白袍军神陈庆之,竟然是个怪胎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