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一十章 温柔过后就是杀!

第六百一十章 温柔过后就是杀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在众婢们的搀扶之下,陶商摇摇晃晃的步入宫中,几步便走到榻前,一屁股就坐在了黄月英身边。

    一股充满了阳刚气息的酒气,扑面而来,侵入秀鼻之中,瞬间搅的黄月英心血动荡,心头小鹿乱撞不休。

    不等婢女拿来竹棍,陶商一伸手,便将黄月英头上的红色喜纱掀了下来。

    顿时,一张绝美无比,娇慧羞涩,低眉含笑的俏脸,便撞入了陶商的眼中,立刻点燃了他渐沸的血液。

    “月英,你真的太美了。”陶商啧啧赞叹,冲着她的俏脸,就是轻轻一吻。

    黄月英身儿一颤,那本就晕色满面的俏脸,瞬间红到了耳根子处,喜服包裹不住的傲峰,因羞窘的加剧的呼吸,起伏跌宕。

    她这么一羞,更是挑动陶商神经,令他血脉贲张,念火大作。

    猿臂那么一伸,陶商便将黄月英狠狠的揽入了怀中,就打算这么公然肆意的行洞房之礼。

    左右那些婢女们,不由皆是脸色起来,个个低眉暗笑。

    “咳咳,大王,还有人在呢……”黄月英赶忙微微挣扎,轻咳着尴尬提醒。

    陶商一怔,这才反应过来,回头冲着那些婢女们喝道:“行了,你们还不快下去,还等着本王给你们直播洞房啊。”

    婢女们早等着他这句话,赶紧低眉暗笑,三三两两的告退而去,心里边却还都在纳闷着,琢磨着,咱家大王说的那个“直播”是什么意思,莫不是大王喝高了,口齿不清,咱们听错了吗……

    宫门重新被掩上,红烛高烧的宫房之内,只余下了他们夫妻二人。

    “月英,良辰美景,咱们别搁误功夫了,赶紧办正事吧。”陶商脸上燃烧着邪笑,拥着黄月英就倒在了榻上。

    “大王,月英未经人事,还有一事相请。”黄月英顺从的缩入陶商的怀中,却又娇羞的恳求道。

    “爱妃你想求什么?”陶商暂压住烈火,笑眯眯问道。

    黄月英轻咬着朱唇,含羞半晌,方才娇滴滴道:“臣妾听那些老嬷嬷讲过,行周公之礼时,大王会弄疼了臣妾,臣妾自幼就怕痛,到时还请大王怜惜,对臣妾温柔些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些……

    陶商不由笑了,笑的更加邪恶,“本王定会轻些对爱妃,不过不经历风雨,怎能见彩虹嘛,爱妃放心,你受的那丁点痛楚,跟你后面享受到的酸爽相比,绝对是微不足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酸爽,何谓酸爽,臣妾听不太懂。”黄月英眨在大眼睛,一脸茫然相。

    “很快你就会知道啦,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陶商邪恶的狂笑声,就如那饥饿的雄狮,扑向了属于自己的猎物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提醒,由于黄月英身上有‘工神’天赋,所以宿主跟她进行联姻时,除相应仁爱点外,还要消耗4点魅力值,请问宿主确定联姻吗?”

    关键时刻,脑海里又响起了系统精灵的提示音。

    “靠,忘了这茬了,老子好容易才冲上满百魅力值,马上又要扣么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先是抱怨,接着又猛然想到什么,问道:“对了,满百之后会赠送额外礼包,那这次消耗了,下次再满百的时候,不就又要赠送一次么,这么说本王还赚了。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提醒,宿主醒醒吧,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事,系统只会在宿主第一次魅力值满百之后,才会赠送额外后世武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由于宿主魅力值已满百,故此后凡消耗魅力值时,系统会自动给宿主打折减半,所以宿主此次联姻所需魅力值,为4点,而非8点。”

    果然没有错,陶商就知道,这个系统不可能那么大方,能给自己使用魅力值时打个半折,就已经算是不错了。

    也罢,不就是4个魅力值么,反正魅力值已经满百,多出来的也不会累积,只会是浪费,倒不如该用就用,大不了下一次再挣就是了。

    而且,现在自己已经箭在弦上,难道还能半道打马回府不成。

    “行行行,不就是4点魅力值么,扣就扣呗,赶紧的。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已扣4点魅力值,宿主现在可以跟对象黄月英洞房,正式完成联姻。”

    陶商在脑海中跟系统精灵对话,一时间神情愣怔,抱着黄月英也不动弹。

    黄月英的衣衫已被扒了一半,都已经做好了准备,陶商却忽然停了下来,发起了呆来,娇羞的目光之中,不禁掠起了些许狐疑,低低问道:“大王……怎么了……难道是臣妾身子……身子太粗陋……大王……大王不喜欢么?”

    她说话的功夫,陶商已经跟系统精灵结束了对话。

    神思一收,听得黄月英这般娇羞之言,陶商是越发血脉贲张,嘿嘿笑道:“怎么会呢,本王倒是没有想到,月英你的身了,竟然能这么辣,本王今天不好好品味之下,怎么对得起你这么火辣的身子呢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陶商再无拖泥带水,念火已如火山般喷发而出,如虎狼一般,扑向了娇羞无限的黄月英。

    空荡的宫房之中,云山骤起,雷雨交加,又是一场春色无边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,宿主获得
埃兰贝亚txt下载
‘工神’天赋,宿主所统治国度,科学技术发展进程,开始进入加速状态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晌贪欢,这一天晚上,陶商不知跟黄月英战了多少回合,一直到二人皆筋疲力尽之时,方才相拥而卧。

    次日天色一亮,陶商便从温柔乡中抽身而出,下令大军尽出,向吴县进发。

    虽然攻陷了建业,夺下了吴国郡臣,但孙策和周瑜二人,却都还活着,这两个人可都不是省油的灯,陶商要灭吴国,自然要斩草除根,不除掉这两人,岂能够罢休。

    虽说孙策已逃至吴县,麾下兵马不足七千,陶商却依旧没有轻敌,要亲率大军前去扫灭。

    水军暂时是用不上了,陶商便亲统四万步骑先行,轻装而行,走大道直奔吴县,其余主力步军随后跟进。

    陶商这么急着进军,自然是不想给孙策时间,去加固吴县,小小一座吴县,陶商当然不可能像对付建业那样,花费数月来攻打。

    他的目标是,十天之内,击破吴县,直奔孙策最后的据占——钱唐城。

    是日午后时分,陶商率三万步骑轻军,先期进抵了吴县城下。

    大军安营,陶商派出大批斥侯细作,侦察守城吴军的情况,结果却让他颇感意外。

    孙策并没有如他料想的那般,集结最后的力量,固守吴县,以期拖至北方三国出兵救他。

    相反,孙策带走了残存的主力部队,前往钱唐与周瑜会合,只留下了老将黄盖,率不足两千之军,固守吴县。

    “孙策难道放弃了吴县,打算在钱唐做最后的坚守吗?”望着城头那面“黄”字战旗,陶商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身边张良却摇头道:“我看不像,孙策兵马本来就少,他若是想在钱唐做最后的坚守,就该全军撤往吴县,而不是浪费黄盖一军留守吴县,他应该很清楚,黄盖是无论如何也守不住的,最后只能是徒损士卒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嗯,子房言之有理。”陶商微微点头,心中隐约产生了某种预感。

    这时,跟上来的樊哙,哇哇叫道:“大王,那咱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,还用本王说么。”陶商冷哼一声,英武的脸上燃起了冷绝杀机,战刀向着敌城一指,“不管孙策有什么阴谋,都挽回不了他灭亡的命运,尔等就给本王先辗平吴县,灭了黄盖,再往钱唐孙策的项上人头。”

    大魏之王杀令已下,三军将士热血狂燃,战意爆涨如潮。

    午后一过,饱餐一顿的大魏将士们,便挟着高昂的斗志,昂首出营,进至吴县城下。

    三万步骑将士,列阵已毕,大大小小数十座军阵,如钢铁长城一般,巍然耸立。

    刀戟如森,浓烈的杀气冲天而起,直令天地变色。

    “魏”字王旗下,陶商横刀立马,傲然屹立,鹰目直指城头。

    他仿佛已能看到,城头之上,那张苍老的脸,正以何等的仇恨目光,也在死死盯着他。

    城头上,黄盖确实阴沉着一张老脸,死死盯着那面“魏”字王旗。

    他知道,大魏之王陶商就在那里。

    正是那个出身卑微的小子,杀了韩当,杀了程普,这两个跟他同生共死数十年的老兄弟。

    正是那个小子,一步步把大吴国,逼上了将要覆没的绝境,逼到他只能率领这丁点兵马,抱着必死的牺牲精神,死守脚下这座城池。

    “陶贼,有胆就来攻吧,老夫就算是死,也要把你死死拖在这吴县城下!”

    黄盖的拳头,狠狠的击在了女墙之上,咬牙切齿的发誓,苍老的脸扭曲变形,已被决然与仇恨所填满。
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魏军阵中,高昂的号角声,已肃厉吹响,一声声刺耳阴冷,就仿佛是死神索命之音。

    中军阵,王旗下,陶商没有一丝的迟疑,手中战刀缓缓抬起,向着吴县城头狠狠斩下,大喝一声:“大魏将士,给本王全军压上,把吴县夷为平地,杀尽一切顽抗之敌!”

    雷霆的喝声,如九天惊雷一般,轰鸣在全军将士的耳中,瞬间点爆了三万将士的斗声。

    “杀尽吴狗!”樊哙大叫一声,纵马舞刀而出。

    “杀尽吴狗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尽吴狗——”

    数以万计的将士们,齐声响声,咆哮的怒吼之声,几乎就苍穹都震碎。

    然后,轰天的巨响中,大大小小的军阵,汹涌如潮水般漫出,向着敌城辗平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樊哙所统的陷城队,便已扑至敌城之下。

    敌城上,黄盖一声令下,城头箭如雨下,魏军将士却毫无所惧,大盾顶着箭雨,强行将壕桥架起,数以千计的魏军将士,扛着百余张云梯,一往无前的穿过护城壕,向着城墙撞去。

    一张张云梯树起,大魏将士前赴后继,无所畏惧的向上爬去,转眼间,整面北门城墙,已爬满了大魏将士。

    一场近身的攻防战,再所难勉。

    城头上,黄盖却没有一丝畏惧,手中战刀一横,大吼道:“大吴儿郎们,报效国家,报效吾王的时候到了,哪怕战死到最后一人,也不许后退半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