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零九章 又是花烛夜

第六百零九章 又是花烛夜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次日,吴县南门外。

    三千多的吴军士卒,前脚刚才在吴县喘了一口气,第二天一早,又踏上了南下的道路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们逃跑的目标,乃是钱唐。

    孙策走投无路之下,决计用周瑜之计,遂率三千多残兵,南下前去与周瑜会合。

    至于这吴县,孙策则交给了老将黄盖,命他率一千五百余人,坚守城池。

    城门处,黄盖亲自送孙策出城。

    “公覆老将军,我大吴的存亡,全在你身上了,你坚守吴县时间越长,就越能给公瑾争取到足够的时间,我们才有翻盘复国的希望啊。”孙策握着黄盖的手,语重心长的叮嘱道。

    周瑜派吕蒙带来了口信,叫孙策安排一员大将坚守吴县,务必要坚守足够长的时间,这样他才有可能搜集更多的兵员战船和粮草军资,这样复国的希望才越大。

    孙策便将这重任,交给了黄盖。

    吴国三大老将,韩当和程普皆已陨命,只余下了黄盖这硕果仅存的一员,可以说,诸将中,黄盖已是他最信任的一员老将。

    至于其余太史慈和周泰二将,善攻城不善守,攻城陷地他们比黄盖厉害,守城却非老持成重的黄盖对手。

    耳听着孙策这慷慨的托负,黄盖也是雄心燃起,慨然道:“大王放心吧,老臣就算拼上这条性命,也定为大王坚守吴县一月,大不了,老臣就去跟韩程两位老兄弟见面去就是。”

    黄盖这是拼上了必死的决心。

    孙策很清楚,黄盖此番坚守城池,很可能是凶多吉少,就算最后守住了一个月,也将是同城池共存亡。

    这一别,也许就是永别!

    到了这一步,孙策明知是要黄盖牺牲,也别无办法,只得向着黄盖郑重一拱手,以示敬意。

    然后,孙策拨马转身,再无回头的南下而去。

    黄盖回到城头,目送着孙策和三千兵马远去,方才下令将城门关闭,吊桥放下。

    大刀在手,黄盖怒望北面,苍老的脸上燃烧着傲然愤慨,咬牙切齿道:“陶贼,你有本事就来攻吴县吧,我黄盖就算是死,也要把你拖在城前一个月不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建业城,南都行宫。

    当孙策率领着他的残兵败将,向着钱唐方向撤去之时,王宫之中,一场盛大的纳妃仪式,正在举行。

    王宫内外,张灯结彩,烛火高烧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今日,正是大魏之王,纳新妃黄月英之时。

    为了彰显王者的威仪,更鼓舞三军将士的士气,陶商特意交待下去,这场婚礼虽然办的仓促,却一定要热闹华丽。

    好在荆轲办事能力极强,在苏秦和张仪的帮忙张罗之下,仅用了半日时间,就筹备出了这场盛大奢华的婚礼。

    婚礼仪式结束,新娘子照例被送入了内宫洞房,意气风发的陶商,则在金殿之中,接受诸将和谋士们轮流的敬酒祝贺。

    陶商心情极好,自然是来者不拒,跟众臣们痛快豪饮,好不快活。

    大殿之上,弥漫着酒香肉气,欢声笑语响彻夜空。

    至于诸营的将士们,自然也沾了他们大魏纳妃的光,好酒好肉,统统管够,让他们尽情的快活。

    赏赐这么多将士,办这么华丽的婚礼,花费虽多,陶商却不用一文钱,统统都是孙策留下的“遗产”。

    想当初孙策为了固守建业,从三吴之地搜刮了数以百万斛计的粮草,不计其数的钱饷和酒肉,以为至少可以坚守一年以上。

    可惜,孙策却万没有想到,他连三个月都没坚持下去,就落荒而逃,那些搜刮来的财富粮草,统统都拱手送给了陶商。

    现在,陶商就用这些酒肉钱粮,来犒赏他的将士们,再让这些将士们,鼓舞这些将士们继续作战,直至残顽抗的吴兵杀尽杀光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已是月上眉梢。

    金殿上,樊哙等一众诸将们,不嫌喝的不够,一个个还要来敬陶商。

    眼见陶商已醉了七八分,张仪便站了出来,拦住了众将,笑呵呵道:“大家伙差不多就行了啊,今天可是咱们大王大喜的日子,你们总不能把大王给灌醉了吧,大王他还要留着点清醒,等着去办正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办正事,大王能有什么正事要办啊,喝酒就是正事啊……”樊哙憨憨的嚷嚷道,醉乎乎的犯起了傻。

    “呆子!”张良用羽扇,轻轻一拍樊哙的脑门,“你跟你家婆娘洞房花烛夜的时候,你说要干什么正事。”

    樊哙本就脑子粗,还没听出张良这是在讽刺他,被一问,便大咧咧道:“那还能干什么啊,当然是把我那婆娘扒光了,按在床上往死里干她啊。”

    大殿之中,顿时响起了一片哄
热血国术sodu
笑声。

    陶商虽然醉了五六分,但脑子却还是清醒的,给樊哙这么耿直加粗俗的回答,顿时逗乐了,不由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樊哙还犯着傻呢,眼见大家伙都在冲他大笑,也搞不清楚是在笑什么,索性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大殿中,回响着豪迈粗鲁的大笑声。

    唯有角落之中的孙尚香,听着这帮军汉们的粗俗言语,秀眉暗暗一张,俏脸上浮现出了厌恶之色,低骂了一声:“粗俗!”

    陶商笑也笑够了,把酒杯一扔,笑道:“行啦,今天本王喝的很痛快,今天就到这里了,大家伙散了吧,下次等本王娶那位孙郡主之时,本王再跟你们痛痛快快的喝一场。”

    陶商也是高兴,忘了今天晚上,他还故意邀请了孙尚香也来参加他的纳妃之礼。

    当然,孙尚香本是不情愿来的,却不得不来。

    当孙尚香听到,陶商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公然说将来还要娶自己之时,脸蛋顿时红到了耳根,一时又羞又恼,尴尬的坐在那里,如芒在背一般。

    众将一听,目光统统都看向了孙尚香,个个都笑的别有意味。

    孙尚香被他们瞧的是极不自在,恼火之下,抄起筷子冲他们一指,骂道:“看什么看,再看信不信我把你们的眼睛都戮瞎!”

    众将皆哈哈大笑,拎着没喝完的酒坛,三三两两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陶商看着恼羞的孙尚香,看着她那副面红耳赤,却又无可奈何的表情,越发觉的喜欢,越来越对征服这匹小野马时的成就感,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也不跟她说话,只笑着转身而去,在一众婢女的搀扶之下,前往了内宫。

    大殿中,人去楼空,不觉只余下了孙尚香一人。

    “孙郡主,请回吧,大王今晚洞房花烛夜,要去陪黄娘娘,是没有功夫陪郡主你了。”荆轲步上前来,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哼,谁要他陪,别再作多情了。”孙尚香把酒杯往案几上一摔,白了荆轲一眼,起身就往门外而去。

    荆轲示意一眼,几名士卒悍婢们,便跟了上去,“保护”她回往郡主府。

    步出金殿,举目望着,整个王宫都是张灯结彩,红烛高烧,一派喜气洋洋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座原本属于她兄长的王宫,眼下却成了陶商的地盘,那个狂妄的小贼,还在这里肆意的迎娶妃子,还邀请她前来参加这婚宴。

    “小贼,你是想故意恶心我呢,还是想让我嫉妒呢,如果是后者的话,你可是白日做梦了,我孙尚香怎么会因为你娶一个女人就嫉妒,就算是你娶了全天下的女人,我也绝不会嫉妒,哼……”

    孙尚香暗咬朱唇,冷哼一扬,昂首而去。

    当她迈出王宫大门那一刻,鬼使神差的回望了一眼,望向了寝宫一眼,那里,将是陶商跟新妃黄月英,洞房花烛夜之地。

    却不知为何,孙尚香忽然感觉到,自己的心头,闪过了一丝淡淡的惆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寝宫。

    空空荡荡的宫房之中,烛光摇曳,新娘的影子在窗帏上微微颤动。

    黄月英就那么静静的坐在喜榻上,娇柔的身儿在微微的颤动,素手翻来覆去的揉着手中的绢帕,红纱遮掩下,那张略施粉黛的娇媚容颜,流转着几分忐忑不安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恐怕是黄月英这辈子,最最紧张的时刻了。

    她原以为,自己乃名门千金出身,见惯了大世面,当年被刘琦所劫持,甚至连生死一线都经历过,区区洞房之夜,根本没有什么好紧张的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她却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,从进洞房开始,过去了整整一个多时辰,她的心儿就一直在砰砰的乱跳,满脑子都在胡思乱想,想着呆会陶商进来,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“他是会先亲我脸,还是会亲我唇,是会先摸我的手,还是会先摸我的腰,还是会……”

    黄月英的心里,做着各种各样的想象,无法克制的想象着,那些老婢们所交给她的,洞房之时,她的丈夫将要对她所做的事。

    但想象毕竟只是想象,黄月英始终无法真正理解,两个人一衣不遮,相拥结合之时,会是怎样一种惊心动魄……

    “那老婢还跟我说过,洞房的时候,还会痛,忍过去就好了,为什么会痛呢?”

    黄月英揉着手帕,樱口中喃喃自语着,琢磨着这个最让她感到担忧的事情。

    正紧张不安,却又些许期盼之时,那一扇微掩的宫门,一下子被从外面推了开来。

    一身酒气的陶商,在众婢们的搀扶下,大大咧咧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陶商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瞬息间,黄月英呼吸加剧,心跳变快,脸蛋通红,陷入了无比紧张的气氛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