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零八章 最后相信你一次

第六百零八章 最后相信你一次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会稽郡,钱唐城外。

    周瑜扶着拐杖,立于海堤之上,望着钱唐湾中,那一艘艘云集的战船,略显然苍白的脸上,浮现出了一丝欣慰之色。

    钱唐城,乃是会稽郡第二大城,规模虽不及治所山阴,但繁华程度却胜于山服。

    钱唐城向东望去,便是钱唐湾,越过这片海湾,便为茫茫大海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钱唐的地理位置极佳,海运渔业乃会稽郡最为发达之地,繁华自然。

    周瑜奉孙策之命,由小路潜出建业,前往东面二郡征召新兵,便将自己的临行军府,设在了钱唐城。

    经过十余日的努力,周瑜凭借着自己在吴地的威望,勉强征到了近四千兵员,又东拼西凑,凑出了近百条战船。

    若是搁在平时,这点战船和兵员,周瑜根本就不放在眼里,但在这个吴国风雨飘摇的时刻,这点兵力却成了周瑜的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“都督,大王是叫咱们前来征兵,并没有叫我们前来征船,眼下陶贼的大军已深入江东腹地,水军似乎已无什么用武之地了吧。”

    身边,那名年轻的武将,望着钱唐湾上,那一艘艘的战船,眉宇间流转着狐疑,忍不住向周瑜提出了质疑。

    “你不懂,这一百多艘战船,不是为了跟陶贼而战。”周瑜摇了摇头,语气中有种让捉摸不透的神秘。

    “不是为了跟陶贼作战?”年轻武将一怔,拱手道:“恕末将愚钝,这些战船不是为跟陶贼一战,那又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周瑜的目光,延伸向了茫茫海面,意味深长的一叹,“这些船,是为了万不得已,最后时刻才征集的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时刻?”年轻武将神色微微一动,似乎是领悟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希望大王能坚守住建业,那一个时刻永远不会到来吧,我也不想走到那一步。”周瑜的目光,又移向了北面建业方向,目光中流转着几分期许。

    他跟孙策有过约定,他将用不超过两个月时间,征集七千兵马,并训练成一支可用之师,前往建业增援。

    孙策也将竭尽所能,坚守住建业两个月,撑到他率军前来。

    这时,年轻武将的脸上,却流露出了几分忧虑,“前日刚刚收到的情报,孙郡主刺杀陶贼未遂,激怒了陶贼,决秦淮河水淹建业,如今建业已被大水所浸,只怕大王坚持不了那么久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!”

    周瑜却嘴角上扬,钩起一抹自信的冷笑,“陶贼水淹建业,确实是一记狠招,但建业城墙坚固程度,超乎你我的想象,只要大王决意坚守下去,再支撑一个多月,绝对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一骑斥侯由西面而来,直往钱唐城,奔向东门所在。

    那斥侯气喘吁吁的爬上城头,来不及行礼,便一脸惊恐的叫道:“禀都督,西面急报,陶贼已于数日前攻破建业,凌统将军战死,大王正率败兵望吴县方向撤退,请都督速率新军前去接应。”

    建业沦陷!

    一道惊雷当头轰落,周瑜身形摇了一摇,脸色骇然而变,表情瞬间苍白如纸。

    年轻武将也是神色惊变,眼中迸射出不可思议之色,眼见周瑜摇晃,赶紧上前扶住。

    半晌后,周瑜方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,一把揪住那斥侯,声音沙哑的吼道:“建业城固若金汤,怎么可能这么快被攻破?”

    “小的怎么敢谎报军情,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那斥侯便是战战兢兢的,将张昭如何叛变投魏,打开城门引大批的魏军突入城中,孙策被迫提前突围,结果半途为魏军所阻,损兵折将,惨逃而出的经过,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听完斥侯的解释,周瑜是彻底的僵在了原地,一脸匪夷所思,不敢接受这事实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想了一万遍建业城失陷的可能性,偏偏就是没有想到,竟然是被叛徒,从内部给攻破。

    周瑜更没有想到的是,这个叛徒不是别人,竟然是张昭!

    “可恨啊,没想到啊,张昭这老狗,竟然会叛变,他可是我大吴元功之臣,谁叛变,也不该是他叛变啊……”

    周瑜是气恨之极,对张昭大骂不休,恨到咬牙切齿,恨不得亲手将张昭撕碎。

    骂了半晌,周瑜尚才气虚力弱,没有力气再骂下去,在那年轻武将的搀扶之下,艰难的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年轻武将轻叹了一声,沉声道:“都督,眼下建业已失,就算我们前去增援大王,就凭这几千兵马,如何能对抗十几万魏军,我大吴国只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年轻武将想要说,大吴国只怕是“灭亡已成定局”,但话到嘴边,却又不敢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大吴国,决不会灭的!”

    周瑜拳头狠狠的击在了墙上,语气斩钉截铁,俨然胸中已有什么扭转乾坤之策。

    紧接着
修真搜索引擎吧
,他便强行站了起来,将那年轻武将召至近前,向他吩咐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末将遵命,末将这就去。”年轻武将拱手领命,匆匆下城而去。

    周瑜再次站在城头,目光望向钱唐城东,那茫茫海面,拳头渐已握紧,眉宇间流转阴冷,口中喃喃道:“陶商,只要有我周瑜在,吴国就决不会灭亡,绝不会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天后,吴郡治所,吴县。

    江东有三郡,丹阳吴郡和会稽,今建业沦陷,整个丹阳郡已落入魏国之手,孙策只能带着几千残兵败将,一路逃至了吴郡。

    当他率残兵进入治所吴县之后,便下令停止再逃,命身在会稽的周瑜,速速率新军前来增援。

    他知道,再往东逃就只剩下一个会稽郡,他已无路可退,尽管知道难挡陶商兵锋,他也只能寄希望于吴肥构建新的防线,在此做最后的抵抗。

    踏入吴县,孙策终于可以松口气了。

    站在城头之上,望着自己残存的军队,个个垂头丧气,无精打彩的进入城,孙策脸色阴沉如铁,心中半点自信全无。

    恍惚间,他隐约已嗅到了死亡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陶贼,我孙策竟然被你逼到这份上,难道我注定要被你灭亡吗,我不甘心,我不甘心啊……”

    孙策的拳头,一次次的垂击着女墙,英武的脸上,扭曲着愤怒不甘。

    正当此时,斥侯来报,言是东面方向,一支吴军已经赶到,正往吴县方向而来。

    “这定是公瑾的援军到了,他带了我少兵马前来?”孙策精神稍稍振作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禀大王,看情形,周都督好像只派了不到一千兵马前来。”斥侯答道。

    一千兵马!

    孙策脸色一变,神情顿时又阴沉了一下。

    孙权也流露出不悦的表情,皱着眉头道:“听闻公瑾在十天时间里,就征召了近四千新军,为何只派一千人来增援,这点兵马顶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孙策也甚是不满,但怀着不满的情绪,等到了那一支援军抵达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一将飞奔入城,称是周瑜所派副将吕蒙,前来求见孙策。

    “叫他上来吧。”孙策拂手不悦道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那年轻的武将吕蒙,飞奔上城,来到孙策跟前,从容一拱手:“末将吕蒙,拜见大王。”

    “吕子明,本王令公瑾尽起新军前来增援,他为何只派了你前来,还只带了一千兵马,其余兵马呢?”孙策不满的质问道。

    吕蒙忙一拱手:“禀大王,周都督说了,建业已失,就算他率全军来援,以我军现有的兵力,也绝非是那陶贼十几万大军的对手,这个时候再坚守吴县,已经没有任何意义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孙策脸色立变,沉声喝道:“周公瑾什么意思,难道就因为陶贼势大,本王就不守吴县了吗,不坚守,难道继续撤吗,他以为陶贼会善罢甘休不成,我们还能撤到哪里去。”

    这时,孙权也附合道:“王兄所言极是,到了这个时候,我们已无路可退,只有抱着必死决心坚守吴县,尚有一线生机。”

    面对孙氏兄弟的斥质,吕蒙也不慌张,只拱手道:“实不敢瞒大王,末将也曾向都督这样提到过,不过都督说了,他已经在钱唐城布下了复国之策,请大王留一将坚守吴县,争取最后的时机,大王率余军速速赶往钱唐会合。”

    复国之策!?

    听到这四个字,孙策顿时眼前一亮,仿佛于黑暗之中,看到了一线曙光一般。

    孙权的碧眼中,却掠过一丝疑色,问道:“周公瑾在会稽到底征召了多少军马?”

    “都督共召集了四千新兵,还有一百多艘战船。”吕蒙如实答应。

    孙权眉头一凝,“就这点兵马,周公瑾能布下什么复国妙策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吕蒙迟疑一下,无奈道:“末将也无法看出都督的想法,想来他必有玄妙之计,是末将所无法想到的,还请大王务必相信都督吧。”

    “王兄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孙权也不好做决定,只好望向了孙策。

    孙策沉吟不语,负手踱步于城头之上,时而看看北面建业方向,时而又望望南面的钱唐方向,神情犹豫不定。

    坚守吴县,虽可做最后垂死挣扎,他却实没有把握,能守得住。

    毕竟,连建业都失陷了,何况区区一座吴县。

    但若前往钱唐,他又实在想不到,周瑜只凭几千兵马,百艘战船,能布下什么扭转乾坤的妙计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权衡了许久,孙策终于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蓦然回首之时,他的脸上,只余下了残存的决毅,深吸过一口气,咬牙道:“好吧,本王就最后再相信公瑾你一次,我大吴国的存亡,本王就全托负在你身上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