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零七章 输了就要履行赌约

第六百零七章 输了就要履行赌约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早知他如此神机妙算,当初就不该跟他打这个赌,现在可该怎么办才好……”

    孙尚香是思绪翻转潮,脸蛋红晕泛滥,羞若桃花灿烂,一时间僵在了原地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难道,真的要她当着这些歌姬舞伎的面,放下尊严,放下颜面,去亲这个孙家的死敌仇人么?

    一想到那画面,孙尚香就背上发麻,心头小鹿狂跳,有一种想当场找个地缝,直接就钻进去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怎么,难道堂堂弓腰姬,原来是个言而无信的女人,不敢愿赌服输,想要诋赖不成?”陶商冷冷一笑,看出了孙尚香的心思。

    言而无信!

    这四个字,如四柄钢刀,狠狠的扎进了孙尚香的心口,一瞬之间,刺激到了孙尚香另一层的尊严。

    她虽是身为女儿家,却有一颗男儿的荣誉心,不然,当初她也不会违背自己兄长的意思,宁可跟陶商同归于尽,也要保住自己的贞节名誉。

    现在,她明明跟陶商赌输了,若然反悔不认账的话,岂非成了言而无信之徒,等于是自己扒掉了自己的名誉。

    孙尚香做不到。

    犹豫再三,咬牙再三,孙尚香脸是一阵红一阵白,额间已浸出了一层香汗,窘羞到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她终于是深吸一口气,眼中于无犹疑之色,竟然敢抬起头,正视起了陶商“不安好心”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你也太小看我孙尚香了,我虽是女流之辈,可我也是言出必行之人,输了就是输了,有什么好反悔的,你不就是要我亲你么,我亲你便是!”

    说着,孙尚香便走向了陶商。

    “很好,那本王就享受孙大郡主的赌注了。”陶商一笑,往王座上那么一靠,摆出一副大爷的样子。

    孙尚香红着脸,喘着气,按着狂跳的心口,腿跟灌了铅似的,两三步的距离,她却挪了半天,方才挪到了陶商的跟前。

    看着陶商那张英武,却又讨厌的脸,孙尚香就有一种想要扑上去,咬死他的冲动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几天前,碰上这种情况,她必定会跟陶商拼个鱼死网破,但今天,她除了羞恼之外,却完全没有这样的心思。

    甚至,除了讨厌之外,望着那张英武的脸,孙尚香的内心之中,竟然还产生了一丝丝的悸动。

    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自己对陶商竟然没有了杀心,她只能在心里给自己解释,我孙尚香并不是不想杀这小贼,只是我言而有信,要咬死他,也要在以后咬死他。

    终于,再次深吸过一口气后,孙尚香俯下娇躯,弯着蛮腰,将红唇一寸寸,不情不愿的凑向了陶商的脸庞。

    砰砰砰……

    心儿在狂跳,心头那只小鹿,仿佛就要从她的胸腔里面跳出来一般,几乎令她有种想要窒息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孙尚香,不要害怕,不要害羞,就当他是个石头人好了,没什么好羞的……”

    孙尚行这样安慰着自己,舌头轻轻舔了舔嘴唇,贝齿轻轻一咬过之后,她闭上了眼睛,秀鼻急促的呼吸站,向着陶商的侧脸凑了上去。

    她以为,陶商让她亲自己,大抵就应该是亲脸吧……

    她那窘促的鼻息,芬芳如幽兰般,肆无忌惮的扑面而来,如同一双酥嫩的小手,轻轻的挠着陶商的脸,挠到他心痒难耐,血液贲张,在酒劲的作用之下,当场就有种想要把孙尚香按倒于地,把她给办了的冲动。

    到最后,陶商却终究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此时仪式还没有举行,孙尚香都还没有心甘情愿的嫁给自己,现在这个时候把她给办了,除了能一时爽快之外,什么也得不到,那10几点的联姻附加武力值,就将就此灰灰了。

    那可是10的武力值,多少武将穷极一生,想要提升几点武力值都做不到,而陶商一旦得到,就能直接从80多的一流武将境界,直接冲上90多的绝顶武力值。

    要知道,绝顶境界的武力,整个三国时代加起来,也不过是数十人而已,放眼古今,就是全部的名将加起来,也不过是数百人而已。

    陶商所要追求的,不仅仅是一统天下,成就皇霸之业,更是要追求武道之上的巅峰!

    权衡利弊下,陶商深深的吸了口气,让空气中的凉气,强行浇熄了胸中狂燃而起的欲念之火。

    他总算是平伏下了冲动。

    “今晚先就不办你了,不过,也不能只是让你亲亲脸那么简单,那也太便宜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眼珠子一转,瞟着那张娇艳如火,满面通红的俏脸,再望着那张湿润无比的红唇,陶商的眼中,陡然间闪过了一丝邪意。

    他便想也不想,趁着孙尚香闭上眼睛,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,突然将自己本是侧对着她的脸,悄无声息的那么一转,变成了正对于她。

    下一
极品桃花运帖吧
秒钟,孙尚香的红唇,正好吻至。

    两人的唇,就那样紧紧的映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孙尚香身儿瞬间一颤,仿佛被电到了一般,呼吸加剧到了极点,心腔都仿佛要被心脏撑破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自己这个堂堂孙家大小姐,江东弓腰姬,竟然真的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吻了这个自己的死敌,那个自己在几天前,还恨不得杀掉的小贼!

    一股强烈的羞耻感,立时便涌遍了全身,令她浑身都燥热无比,瞬息间竟有种将要眩晕过去的错觉。

    她鼻息不自禁的加重,那一股股的氧气,仿佛救命的稻草一般,缓解了她内心那份晕眩和窘羞,令她不至于当场晕过去,总算是撑过了那一刻的窒息。

    突然间,她又感觉到,似乎有些不对劲……

    她便下意识的睁开了眼,那一双羞涩的明眸,正好与陶商邪笑的目光相遇。

    愣怔瞬间,孙尚香蓦然惊恐的发现,自己吻到的,并非是这个小贼的脸,而竟然是他的唇!

    “这个小贼,竟然什么时候偷偷的把脸转了过来,我竟然吻了他的唇!”

    刹那间,前所未有的羞耻感,袭遍了全身,孙尚香羞到面红耳赤,整张脸瞬间变成了烧红的火炭。

    下一刻,她便恼羞成怒,当即就要移开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这时,陶商却猿臂紧紧一搂她不堪一握的蜂腰,猛然间一用力,便将她娇柔的身体,狠狠的搂向了自己。

    就在孙尚和香还没反应过来之时,她已以深深的跌入了陶商的臂弯,撞入了他坚实宽厚的胸膛之中。

    那一吻,也更加火热,更加狂烈了。

    “小贼……唔……放开我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孙尚香想要骂,却被陶商紧紧的堵着嘴,陶商了吱唔之外,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,连气都喘不过来。

    她也想要挣扎,却被陶商双臂紧紧束缚,任凭她用尽全力,都无法挣脱开来。

    她越是挣扎,陶商就将她拥的越是紧,渐渐渐,渐渐的,孙尚香竟感觉到,自己竟是变的酥软无力起来。

    不但单是身体软到无力,她羞急的精神,仿佛也被陶商的狂烈所瓦解,渐渐变的迷醉起来。

    她感到,自己头脑已是一片空白,身体仿佛轻飘飘的飞了起来,进入到了那如醉如幻的境界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她竟有那么几秒钟,竟是放弃了抵抗。

    几秒钟后,脑海里那残存的一丝理智,却将她猛然惊醒,让她明白了自己正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堂堂孙大郡主,被这个小贼占了便宜也就罢了,竟然还迷醉起来,简直羞也羞死人了!

    蓦然清醒的孙尚香,瞬间陷入了羞愤之中,想也不想,贝齿朝着陶商的嘴唇,就是狠狠一咬。

    “靠,竟然咬人,你是狗啊!”陶商嘴上吃痛,立刻就松了孙尚香,猛的就把她往外推去。

    孙尚香终于挣脱了束缚,急是向后退了几步,赤色着脸,胸脯因羞愤呼吸加剧,剧烈的起伏。

    左右那些歌姬们,也都是认识孙尚香的人,眼见这位霸道刚烈的孙郡主,竟然跟魏王如此这般,无不是大开眼界,个个都低眉暗笑。

    那些笑声,那些目光,让孙尚香如芒在背,羞红着脸,冲着陶商骂道:“小贼,你无耻!”

    “无耻,本王哪里无耻了,明明是你无耻才对,明明输了,却还要咬人!”陶商反而抱怨道。

    孙尚香又气又急,嚷道:“我跟你的赌约,明明只是叫我亲你,你为什么,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孙尚香欲言又止,甚至是难为情,不好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陶商却一本正经道:“有什么问题么,赌约是说你输了要亲本王一下,咱们有事先规定,只能亲脸吗?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把孙尚香彻底给堵了回去,堵到她哑口无言,心中猛然省悟,有种上了陶商当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你——你——”

    你了半天,孙尚香又羞又愤,却又无可奈何,只觉再逗留片刻都是羞辱,便一甩衣袖,转身愤愤的就朝殿外逃去。

    “大王,要不要把她给……”荆轲忙是上前请示。

    陶商却一抬手,冷笑道:“不必了,让她去吧,送她回自己的郡主府,好吃好喝供着,莫要怠慢了。”

    荆轲一怔,眼见陶商嘴唇都被咬破,以为陶商会大怒,却没想到,陶商非但没有怒,表情反而很是愉悦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荆轲恍然会意,忙是吩咐下去。

    陶商伸手摸了摸嘴唇,低头一看,指尖果然有一丝血迹,心想这匹小野马还真是够烈的。

    “越烈的野马,征服起来才越有成就感,孙尚香,本王就不信征服不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望着孙尚香那匆匆逃离的倩影,陶商别有意味的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