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零六章 脸红的弓腰姬

第六百零六章 脸红的弓腰姬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就在孙尚香陷入沉思之时,荆轲飞奔而至,向着黄月英一拱手,恭敬道:“黄小姐,我家大王已安排下去,明日于行宫之中,与黄小姐举行迎娶大礼,今晚就先请小姐往别府休息一晚吧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娇躯微微一动,脸畔顿生几分晕色,眸中既喜又惊,显然是没有想到,陶商会这么急着迎娶她。

    “他果然是位言而有信的雄主,只是有些急了点吧……”

    黄月英抿嘴暗自喃喃,却是点了点头,就准备跟着荆轲,前往偏府。

    这时的孙尚香,却从失神之中清醒过来,听到陶商要娶黄月英,不由神色一动,便忍不住问道:“那陶商,要强迫娶你?”

    “魏王并没有强迫我,是我自愿嫁于魏王的。”黄月英淡淡答道,语气之中,似乎还有点为自己这个决定,有些自豪的意味。

    自愿!

    听到这两个字,孙尚香脸上顿时掠起了惊奇,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在她的映象之中,所听到的都是关于陶商残暴好色的传闻,他以以,陶商那那满宫的妃子,统统都是她用强迫手段,强行逼娶,不得已而臣服于他。

    孙尚香却万没有想到,黄月英竟然是自愿嫁于陶商。

    “听说他内宫之中,妃嫔众多,你就甘愿充当其中一个,和那么多女人分享一个男人吗?”孙尚香依旧不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魏王可不是一般的男人,他是几百年来不世出的英雄,乃是天策真龙,圣人转世,能侍奉他左右,哪怕是跟许多女人共享他,那也此生无撼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以崇拜的口吻,滔滔不绝的赞夸着陶商,末了又不屑道:“至于其他的男人,在我眼中不过是凡夫俗子而已,又岂及得上魏王万分之一,根本不值得我黄月英去侍奉。”

    一席话,听的孙尚香心中是连连震动,显然是没有料到,陶商的个人魅力竟然强到这般地步,竟能让黄月英这样的名门之秀,甘愿委身侍奉。

    暗暗一咬牙,孙尚香又不甘心的问道:“可是,你黄家好歹乃荆襄大族,那陶商却不过是寒微出身,你不觉得嫁与了他,是自降了身份么?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孙尚香还在自恃什么身份,黄月英听着只觉她幼稚的紧,不由一声讽刺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当年汉高祖,不过就是一名小小亭长,虽出身卑微,不也开创了大汉四百年江山,现在谁又敢说刘氏皇叔身份卑微呢?”

    一句反问,将孙尚香问到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黄月英便象教育不懂事小姑娘那样,继续教育道:“正所谓英雄不问出身,古往今来,从来没有永远的高贵,也没有永远的卑微,你眼中那些高贵的世族,现在又在哪里,不都已被魏王灭尽,永远变成了历史的尘埃了么?”

    一番开导之后,黄月英轻吸一口气,淡淡道:“什么世族寒族,一切都已成为过眼云烟,商鞅变法后,旧的世界统统将被打碎,我好心奉劝孙小姐你一句,与其沉浸在过去,倒不如放眼将来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最后“放眼将来”四个字,明显的加重了语气,显然是在暗示孙尚香,要识趣一些,放弃对陶商的成见,要懂得臣服于陶商。

    说罢这些,黄月英也不再跟她多言,在荆轲的安排下,被一队士卒护送着,前往陶商为她所准备好的别院。

    “孙郡主,请吧,我家大王还正在行宫里等着你呢。”荆轲向着孙尚香一拱手,态度还算礼敬。

    毕竟,荆轲也不傻,他已经看出来,他们的大王对这位孙郡主有意思,将来说不定会变成一位娘娘的,提前客气一点,总归是没有坏处的。

    孙尚香身儿一震,蓦然清醒过来,想起了自己跟陶商的赌约,陶商召他前来,必定是为了索取赌约的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孙尚香的脸蛋就泛起了一层羞晕,实在是不想前去。

    她却无可奈何,犹豫了片刻,只得咬了咬牙,硬着头破跟随着荆轲,前往王宫而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经过熟悉的街到,进入那座熟悉的王宫,来到了那座熟悉的金殿之前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殿中的酒宴已经结束,魏国的文臣武将们,正意犹未尽的从里边走出来,经过孙尚香之时,不免都多看几眼。

    荆轲进去通传,片刻之后又出来,请她入内。

    孙尚香的心儿不知为什么,突然间就紧张了起来,扑嗵扑嗵的乱跳,仿佛将要见的,并不是自己切齿的仇人,而是自己的心上人一般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连她自己都觉的有些惊奇。

    “该死,我几天前不是还想杀死他吗,这个时候,应该恨他才对,怎么会反而害怕见到他……”

    孙尚香心中暗暗的问自己,猛的摇了摇头,极力
我的绝美老婆笔趣阁
的屏弃了不该有的紧张,深吸过一口气,故作从容的步入了大殿之中。

    丝丝缕缕的酒香,扑面而起,阵阵的舞乐之声,回荡在耳边,眼前,一名名的舞姬正翩翩起舞,水袖弄影。

    大殿内,众魏国文武们虽已撤去,但陶商却仍高坐于王座之上,一脸春风得意的饮着美酒,欣赏着阶前舞姬们的弄影。

    而那些美酒,原本该属于她的兄长孙策,那些个舞姬,也应该是孙策所有。

    这一切,现在却统统落在了陶商手中,成了他的战利品。

    甚至,就连她自己,也只是陶商的一件战利品而已。

    见到孙尚香入内,陶商坐起了身,饮下杯中小酒,向着左右轻轻一拂手。

    乐音应声而停,那些舞姬们也纷纷退在了殿侧,大殿中,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陶商也先不说话,就那么品着小酒,笑看着她,看她能有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孙尚香想起了陶商跟她的赌约,不仅仅是要她亲陶商一下,还要她对陶商保持礼敬的态度,不可再摆什么孙家郡主的谱。

    她又很是犹豫,一想到自己要对陶商这个死敌恭敬,心就如刀割一般的难受。

    可谁让她赌输了呢。

    别无选择之下,孙尚香只能暗咬了咬牙,微红着脸,上前几步,略略的福身一礼,低低道:“尚香见过大王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“尚香见过大王”,听得陶商那个舒服啊,要知道,这话可不是出自于一般女人,而是以刚烈霸道闻名的弓腰姬之口。

    而这个弓腰姬,就在几天之前,还恨自己入骨,报着必死的决心,想要刺杀自己呢。

    眼下,她却得站在自己的脚下,尊敬的向自己福身行礼,尊称自己一声“大王”。

    尽管陶商知道,她这一礼是不情不愿,但能让弓腰姬屈服主动行礼,也足以令他感到无比的成就感了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弓腰姬,倒也是个说话算数之人,很好,本王喜欢守信用的女人,上来吧。”陶商满意的点了点头,示意她上前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孙尚香宁愿选择跟陶商保持距离,但这显然是不太现实的,她犹豫了一下,只好微红着脸,带着不安的心情,缓缓的迈上了高阶。

    这几道高阶,她不知走了多少回,再熟悉无比,可是现在每迈出一步,却沉重无比,沉重到双腿好似灌了铅一般。

    而且,不知为什么,她感觉自己的心跳也在加快,每接近陶商一步,心跳就加快半分。

    除了心跳,她甚至是惊奇的发现,自己的脸颊竟然也开始变的烫热起来。

    恍惚间,她惊奇的发现,自己对陶商的感觉,不再单单只是仇恨,准确来说,仇恨的感觉,正在慢慢的变弱,敬畏的感觉却在增强。

    而且,除了敬畏之外,还有一种连她自己也道不明,说不透的奇妙感觉。

    正是那种感觉,令她心跳不断在加速,脸蛋不断在变热。

    终于,那短短几步台阶,孙尚香好似度日如年一般,终于走了上去,停在了陶商跟前。

    这个位置,离陶商只有两步之遥,那个家伙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脸畔的微晕。

    “孙尚香啊孙尚香,你该恨他才是,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软弱了,竟然会害怕他,打起精神来!”

    孙尚香的心中,不断的给自己打着气,强行想要屏弃那些不该有的杂念情绪。

    就在她以为,自己可以控制好情绪,终于可以昂起头,正视陶商之时,一抬头,却正与陶商那鹰一般的目光撞上。

    瞬息间,孙尚香刚刚平伏下的心境,又再起波澜,不自禁的又将头偏了开来,心跳也悄然又加速起来。

    为了掩饰内心的窘慌,她秀鼻微微一扬,轻哼了一声,以表现出自己不是不敢正视陶商,而是不屑于正视。

    可惜,她却不知道,自己内心的窘慌,统统都被陶商看穿。

    他忽然意识到,孙尚香对自己的态度,似乎变化很大,以她的性格,好像不应该变的这么快,仅仅是因为赌约失败。

    似乎,她受到了某种启发,心理已开始发生了某种转变。

    陶商当然不知道,孙尚香曾经黄月英有过那样一段对话,不过这也不重要,重要的是,孙尚香愿意履行赌约就行,那可是他用来培养跟孙尚香感情的重要一步。

    于是,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陶商灌下杯中之酒,淡淡道:“孙尚香,本王没记错的话,你我间的赌约,除了要礼敬本王之外,还有另外一项,好像是说,你要主动来亲本王一下对吧,那现在你是不是该履行赌约了呢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本是极力装出平静样子的孙尚香,刹那间脸红到了耳根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