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零五章 岂能让芳心寂寞太久

第六百零五章 岂能让芳心寂寞太久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提起后世武将,陶商所想到的,不仅是李靖秦叔宝李元霸这样的绝世猛将,还有杨贵妃、陈圆圆、李师师、武媚娘这样的绝世美人。

    要是这些人统统都能召唤的话,那岂不是古今中外,那些数得上名的名美女们,统统都有机会被自己收入宫中……

    陶商嘴角扬起了一抹邪笑,忽然感觉到,称王称霸真是好啊,这个召唤系统也真是妙极了,试问古今中外,又有哪个帝王有这样的艳福,可能享受任意一个青史留名的美人芳泽。

    陶商正暗爽之时,突然间又想起,自己似乎是高兴早了,系统精灵只是说赠送他一名后世武将,并没有说他可以任意召唤后世武道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陶商的高兴劲就冷静下来,便又用意念问道:“我说系统小弟啊,我什么时候能召唤后世武将呢,你这个系统是不是也该更新一下呢,老是只召前朝武将,不嫌有点乏味么。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本系统目前正处于三国关口,只能召唤前朝武将,除非宿主通关,才能进入下一关口,开启召唤后世武将模式。”

    “通关,怎么个通关法?”陶商见有希望,立时又兴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宿主只要消灭诸国,一统华夏,就等于结束了三国时代,完成了通关,系统将自动开启召唤后世武将功能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,所谓的通关,就是要消灭秦燕蜀三国,统一天下啊。

    陶商胸中陡然间燃起了更强狂烈的战意,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攻灭刘备曹操这样残存的诸侯,实现天下一统的伟业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天下归于大魏,虽然说召唤后世那些名将已经没有多大意义,但像杨贵妃、陈圆圆这些绝世美人,还是可以召一召的嘛……

    陶商思绪飞转,畅想着将来的蓝图,越想越兴奋,不由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左右那些诸将们,不知道陶商在想什么,就看到原本平静的自家大王,突然间就放声大笑起来,个个都跟着犯起了怔忡。

    “大王又莫名其妙的傻笑起来了……”知边的樊哙就是嘴贱,摸着后脑勺又嘀嘀咕咕起来。

    这句话陶商就听到了,笑声一收,朝着他的脑袋就是一巴掌,笑骂道:“你他娘的才是傻笑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老樊我是傻笑,我是傻笑。”樊哙吐了吐舌头,抠着脑门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陶商也畅想完了,再次翻身上马,意气风发的扬鞭一指,笑道:“先入孙策留给本王的王宫,今晚喝他个痛快,然后再发兵追灭孙策,走,喝酒去。”

    陶商大笑着下了城头,带着一众同样意气风发,兴高采烈的大将们,直奔伪吴王宫去。

    走不出几步,陶商忽然想起了什么,便向荆轲吩咐了两个两件事。

    这第一件事,就是把黄月英接入建业来,并连夜去筹备婚礼,陶商要尽快在建业迎娶黄月英。

    陶商在破城之前发发过誓,攻破建业之时,就是迎娶黄月英之日,陶商向来是说到做到,如今建业已破,当然就要屡行诺言,娶了黄月英。

    况且,他已经憋了好多天,虽然有张春华一位妃子在身边,却已经满足不了他旺盛的精力,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再娶一位新妃子,从黄月英的身上,寻找点更新鲜的刺激。

    提起了迎娶黄月英,陶商自然就想到了妲己和甄宓两姐妹,其实他早在一年之前,就已经娶了她姐妹二人,只不过因为三种异象的原因,只好一直忍着,迟迟没有享用她们。

    眼下最后一种“人和”异象已经用过,再没有了顾虑,还不急着品味芳泽,更待何时。

    而且,那两个美人,一个是洛神,一个是迷倒一个王朝的妲己,若论相貌身材,可都是沉鱼落雁级别,还要胜于黄月英,这样两位美人,陶商还有什么理由,再让她们忍受寂寞呢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陶商便又叫荆轲急派人往柴桑,赶紧将她姐妹二人,接到前线来。

    至于这第二件事,自然便是将孙尚香也接到王宫来。

    虽说现在还没到娶孙尚香的时机,但陶商当然不会忘了,他昨天晚上跟孙尚香打的那个赌,现在也该是兑现赌约的时候了,陶商还等着她的那一个香吻呢。

    “突然间发现,本王似乎好忙啊,这攻陷建业的好处,可真是多的有点离谱啊,光是美人就多到让本王应付不过来了,嗯,看来得尽快想办法,把大小乔姐妹身上的‘雄风’和‘耐久’两个天赋也弄到手了,不然这么多的美人,不能时时享用,岂非可惜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越想越得意,满面春风得意,放声大笑,策马飞奔,直往伪吴王宫。

    “还说不是,大王又傻笑了……”樊哙不长记性,又嘀嘀咕咕着,所幸陶商已经走远。

    “樊大胃,你犯什么愣呢,伪王宫里有的是吃不完的肉,你再慢几步,老夫就先吃完了。”廉颇呵呵一笑,从他身边策马而过。

    一听到有肉吃,樊哙瞬间清醒,两眼放光,嘴里的哈喇子就哗哗的淌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肉是我的,统统都是我的,谁敢跟我抢,老子跟他拼啦!”樊哙就急了,急抽战马,疯也似的追
钻石王牌之最强打者sodu
着廉颇而去。

    左右项羽等诸将们,都被樊哙这副猴急的吃货样给逗乐了,皆也哈哈大笑,策马飞奔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建业的大街上,回荡着大魏名将们,那肆意畅快的笑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建业以西,石城。

    当陶商在伪王宫之中,与诸将开怀畅饮,痛快的畅饮之时,那两位美人,已在荆轲的护送下,离开石城大本营,沿着大道向建业而来。

    此刻,陶商已令堵住田秦淮河的决口,建业城周围水势已退,所留不过是一片泥泞而已。

    黄月英和孙尚香二人,便一前一后,沿着泥泞的道路,向建业东门而去。

    两位美人,两种心情。

    望着巍巍的建业城,黄月英俏丽的脸上,流转着惊叹感慨,还有一丝丝的羞涩暗喜。

    她是在惊叹,她心目中的英雄,自己注定的丈夫,用兵如此之神,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就攻下了吴国之都建业。

    而让她又羞又喜的则是,陶商先前向她许下过诺言,建业城破之日,就是娶她之时,而今诺言即将实现,她心中自然欢喜,却又有几分少女本有的羞涩。

    至于孙尚香,她此刻的心情,则要沉重的多。

    望着建业城头,高高飘扬着的“魏”字王旗,孙尚香明眸之中,涌动着震惊困惑,还有难以置信之色,原本娇艳的脸庞,此刻却已阴沉如铁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张昭那厮,竟然真的背叛了王兄,我大吴坚不可摧的都城,竟然真的在一宿之间,竟然就被他攻破了,这怎么可能啊……”

    孙尚香贝齿紧咬着朱唇,咬出了一排排的牙印,都快要咬出了血来,又恨又惊。

    她阴沉的脸蛋上,忽然是,又泛起了丝丝晕羞之色,开始由惊怒,变的窘怯不自在起来。

    她想起了自己跟陶商所打的那个赌。

    她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竟然会输,而输了的代价,就是要主动亲陶商一下。

    那可是孙家的死敌陶商啊,如今,却要叫她堂堂孙家郡主,巾帼英雄弓腰姬,当着众人的面,主动去亲那小贼一下,这叫她的脸面往哪里去搁,今天还怎么见人!

    孙尚香是越想越羞,离建业城越近,她就越发的心慌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两位美人便步入了建业城门,踏入了这座南方王气所在之城。

    这座城池,孙尚香是再熟悉不过,而今故地重回,她却没有半分欣喜,心中反涌起了一丝悲凉。

    望着那泥泞的街道,看着那四处飞舞的“魏”字王旗,悲凉之下,孙尚香禁不住苦叹道:“难道说,当真苍天无眼,不护佑我大吴,定要叫我大吴国灭亡吗……”

    孙尚香驻马不前,仰天悲问,一副冤屈的样子。

    身边的黄月英,却淡淡道:“孙郡主,难道到了这个地步,你还没有看出来吗,魏王才真正是天命所在,你们吴国一灭亡,只是顺应天命而已,根本没什么好悲凉。”

    “天命所在?凭什么?”孙尚香转过身来,愤愤不平的瞪向孙尚香,“他是王,我大哥也是王,凭什么他就是天命所在!?”

    面对孙尚香的激亢,黄月英仍旧是淡淡一笑,“那是因为你也是孙氏一族的人,所以,亲情蒙蔽了你的双眼,让你不能跳出血统亲情的束缚,站在局外人的角度来看魏王,看整个天下。”

    亲情蒙蔽了双眼?

    这一句话,意味深长,顿时把孙尚香给问住,一时怔愣不语。

    “赤壁一役,你孙家本有东南风之利,眼看着火攻之计,只差那么一点就能成功,可偏偏就在火船发动的最关键时刻,东南风忽然变成了西北风,试问,就算是天气变化莫测,就岂能这巧合到如此地步?”

    孙尚香娇躯一震,一咬牙,张口就想争辩:“那是因为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想说那只是因为魏王运气好!”黄月英冷冷一笑,打断了她的争辩,“可官渡之战呢,为何在魏王烧袁绍粮营的关键时刻,大地突现深沟,挡住了袁绍的救兵,帮魏王一举烧了袁家粮草,最终导致袁家溃败?”

    孙尚香语塞,小脸憋到通红,却无言以辩。

    “还有巨鹿之战,你又怎么解释?”黄月英接着又道:“刘备八万铁骑,占尽优势,关键时刻,大地再次地震,现出深沟,隔绝了燕军,让刘备险些丧命,运气再一次站在了魏王这么边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孙尚香已经彻底无言了,她原本激亢的情绪,此时此刻,仿佛突然间明悟起来,开始抛开仇恨的执念,真正思考起来。

    一番话后,黄月英的目光,再次凝望起那一面“魏”字战旗,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一个人的运气,可以一次好,两次好,又怎么可能次次都好,唯一的解释就是,魏王才是天命之主,他扫平群雄,一统天下,乃是天命所定,无论是你兄孙策,还是曹操,或是刘备,都无法阻挡。”

    “那小子,难道真的是天命所在么……”

    望着那面“魏”字王旗,孙尚香的眼前,悄然浮现出了陶商那英姿雄容,不觉也陷入了沉思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