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零三章 不降就杀,哪来废话!

第六百零三章 不降就杀,哪来废话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公绩小心!”

    太史慈见凌统有危,急是大叫示警,同时强行压下激荡的气血,舞刀相救。

    周泰也是心急如焚,顾不得气翻滚,手中战刀也横扫而来。

    两柄战刀齐出,相要救凌统,可惜却晚了半拍。

    项羽手中之金枪,已如流光一般撞至。

    生死一线间,凌统来不及竖刀阻击,在强劲刃风的压迫之下,只得勉强的将身形移开数尺,意图躲闪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项羽那一枪,几乎是贴着凌统的脖子抹过,虽然没有刺中他的吼咙,却将他的肩部撕破,切出了一道硕大的口子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凌统一声惨叫,肩头鲜血狂溅而出,身形更是跟着猛然一震,险些没能夹稳马腹。

    项羽一招重伤凌统,第二招跟着如闪电一般,紧跟而至,破空刺向鲜血飞溅的凌统。

    凌统拼命夹稳战马,顾不得伤痛,倾尽全力,举刀相迎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太史慈和周泰的刀锋也已救至,三柄战刀迎向项羽,卸去了七成的力量,才勉强救下了凌统。

    “此贼太过厉害,我们不是对手,快快撤退。”太史慈眼见凌统受伤不轻,胆色已丧,荡开项羽这一枪后,拨马便跑。

    周泰眼见孙策已逃远,他们拖延项羽的目的已达到,自也不敢久留,拨马跟着而走。

    凌统却没有跟他一块逃走,反而咬牙大叫道:“项羽狗贼,我要杀了你,我要杀了你啊——”

    咆哮中,凌统竟忍着剧痛,反向项羽杀去。

    “凌统,你疯了吗!”拨马而走的太史慈,惊异的大叫。

    凌统却根本无视他的叫声,依旧狂攻向项羽。

    “算了,他自己求死,我们也帮不了他,我们先走吧。”周泰沉叹道。

    太史慈摇头一咬,也没办法,只得跟周泰二人先逃而去。

    博死的凌统,倾尽全力向项羽攻出一招,却被项羽轻轻一挑,便震击而退。

    紧接着,项羽一声冷笑,便要取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这时,半空之中,却响声了陶商欣赏的声音:“凌统,你倒也是条汉子,本王就给你一个归降的机会,下马投降本王吧。”

    项羽寻声一瞟,却发现陶商不知什么时候追到了。

    原来陶商追至之时,正逢太史慈二将败走,却见凌统竟不畏项羽之威,拼死而战。

    他的这份血性,自然是引起了陶商的欣赏,便有心劝降。

    项羽本可几招之间斩杀了凌统,但听陶商竟对这员吴将,存有招降之意,便有意减缓了攻势。

    面对陶商的招降,凌统反而如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,大骂道:“我大吴儿郎,但有战死之将,绝无投降之将,你作梦去吧!”

    大魏之王如此招降,凌统非但不感激,竟然还敢这样冒犯,陶商还没有发怒,项羽便怒了。

    不杀他,还不能让他吃点苦头么!

    怒火一生,项羽手中枪势陡然变强,漫空的枪影,如金光雨点般轰向凌统。

    顷刻间,凌统的腿部、腹间、后背等诸处部分,便被项羽刺出一道道的口子,鲜血浑身乱溅,转眼间就将他染成了一个血人。

    以项羽的满百武力值,斩杀凌统只是举手之间的事,只是他不得陶商号令,只好先不杀凌统。

    陶商也被稍稍激怒,沉声道:“孙策已沦落到献妹苟延残喘,这等主子,根本不值得你去效忠,凌统,本王才是天命所在,归降本王才是正道。”

    孙策献妹求和,确实令凌统也感到不耻,但这时被陶商说出来时,却如同在羞辱他一般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这个奸贼,若非你苦苦相逼,我家大王又怎会被迫献上郡主,你这个残暴的奸贼,早晚我家大王必会卷土重来,杀了你复仇雪恨!”

    凌统彻底的疯了,怒骂之词已达到了语无伦次,强词夺理的地步,连脸都不要了。

    陶商知道,眼前这个人已无药可救,既然不识抬举,就没必会再对他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莫说你只是区区一个凌统,就算是吕布这样的武力至强存在,不服我,也只有死路一条!

    一声冷笑,陶商战刀一扬,大喝道:“项羽,给本王杀了这厮!”

    项羽早等着陶商这一句话,手中金枪力道陡然剧增,要在几招之内,取凌统性命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凌统,仿佛也被陶商一番招降之词,刺激到了尊严,遂是激发潜能,进入狂暴状态。

    潜能激发,进入狂暴,凌统的武力值,瞬息间被他提升至了90余点。

    本是处于劣势的凌统,陡然间威势大作,出招的速度与力量都大增,竟似回光返照一般,如野兽般狂杀向项羽。

    “狂暴状态么,哼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发狂的凌统,项羽依旧是不屑的冷笑,手
巫天鉴全文阅读
中金枪从容击出,数招之间,就轻松将狂暴的凌统,压制了下去。

    纵然是凌统不惜毁损身体,进入狂暴状态,也不过是90余点的武力值而已,又岂被项羽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转眼间,凌统的狂态状态走向了末路,身体再度受损,战力大幅度下降,武力值甚至已跌到了70多点。

    “下马去吧!”项羽突然一声暴喝,手中金枪如漫天陨落的金色流星,四面八方的轰向了凌统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惨烈之极的嚎叫声响起,光影之中,凌统连人带刀,被震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人尚在半空中时,项羽金枪如绞肉机般一绞,凌统的两条胳膊,一条腿便被斩碎斩飞,满身满着鲜血,跌落于地。

    “陶贼……我家大王,早晚……早晚会杀了你……我在地狱等着你……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落地的凌统,只凭残存的一只手,一寸寸的抓爬,向着陶商爬去,嘴里依旧是骂骂咧咧。

    那般情形,就好象是他就余下了一只手,还妄图想跟陶商一战。

    陶商拨马上前,巨大的阴影,将他笼罩于下,俯视着他,冷冷道:“你倒也算是条汉子,可惜啊,没有眼力,选错了主公,到现在,你还看不清,谁才是天下之主吗?”

    “陶贼,你这出身卑微的狗贼,我家大王才是天命之主,你根本不配……”到了这个时候,凌统嘴里依旧骂个不休。

    陶商已赖得再听他聒噪,鹰目一凝,手中战刀电扫而出。

    大骂声嘎然而止,凌统人头落地。

    凌统人头落地,陶商将刀上的血迹,在凌统的尸体之上擦干净,继续纵马狂奔,向着东面方向追击孙策。

    里许之外,孙策正纵马狂奔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,凌统为了掩护他撤退,已经被陶商战死,但却也拖延了陶商的追击,为他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。

    终于,天光大亮之时,他已彻底的突出了魏军的阻击,前方,长江已在眼前。

    长江流向于建业一线,本是往东北方向,拐了一个小弯之后,开始向东奔腾入海。

    看到长江,意味着他已进入了沿江向东的大道,就可以直奔数百里外的吴县而去。

    “总算是逃出升天了,幸亏我有先见之明,将孙氏一族都先送往了吴县,否则今日突围,岂非全族大半都要死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孙策暗自庆幸,终于可以长松一口气,却又如惊弓之鸟,依旧不敢喘息,率领着残存的不足两千步军,一路向东狂奔。

    就在孙策以为,他真的逃出升天之时,蓦然间岸滩苇丛杀声震天,数千魏军如神兵天降一般,突然间从中杀了出来,直扑惊慌的魏军。

    那一面“甘”字战旗,傲然飞舞,撞入了孙策眼前。

    当先一将,刀舞如风,马脖上铜铃嗡鸣,铁骑过处是威不可挡,吴军士卒如草芥一般被斩上半空。

    是甘宁!

    “那个锦帆叛贼,可恨,没想到陶贼竟然还伏下了这一路兵马,可恨啊——”孙策咬牙切齿,眼见甘宁出现,是惊怒万分。

    他却不知,其实这一路兵马,并非陶商安排。

    甘宁和伍子胥等几员水将一样,皆率数万水军,封锁长江江面,其实并未参与到围城之战中。

    今日的甘宁,本是率数千水军,于建业下游巡视,并不知建业正在发生一场决定性的战斗。

    他正打算率军回航之时,却有岸上的哨骑来报,言是一队吴军正向沿江大道奔来,行色匆匆。

    甘宁手痒的不行,当即便率水军登岸,埋伏于苇丛之中,想要截杀这支吴军,也算过过杀瘾,捞一笔额外的功劳。

    甘宁鹰目四扫,于血雾之中,竟然发现了孙策之时,瞬间惊喜若狂。

    “孙策,孙策竟然也在这里?难道他弃城突围,正好被我撞上了不成?那我甘宁的运气也真是太好了,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甘宁也是极聪明,立时便猜到了七八分,也不管那么多,孙策这头大肥羊就在眼前,他岂能放过这从天而降的大好立功机会。

    “孙策,你哪里逃,人头给老子留下了吧!”一声狂烈之极的啸声,甘宁拍马舞刀,直取孙策而来。

    乱军中,孙策为甘宁的暴啸之声所震,眼见甘宁杀来,心中是又急又怒。

    他自信自己的武道,绝对胜于甘宁,这要是搁在平时,他必定二话不说,跟甘宁血战一场,要亲手斩了这个逆贼。

    可他也知道,甘宁武道也不弱,自己想拿下甘宁,没有百招是绝对不可能。

    但眼下孙策正处于逃跑的路上,后面的魏国追兵,很有可能随时杀到,那个时候,他若是被甘宁给拖住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战?还是不战?

    望着汹汹冲来的甘宁,孙策咬牙切齿,脸形扭曲,却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