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零二章 霸王再显威

第六百零二章 霸王再显威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王诏传下,诸军将士亢奋如狂,各营大军狂涌而入,向着出逃的吴军辗去。

    “杀孙策!”

    “杀孙策!”

    夜空之中,杀声震天,令吴军为之丧胆。

    项羽、曹参、廉颇等诸将大将,统领着本部兵马,踏着泥泞,狂杀向出逃的吴军。

    若是平时,魏军有骑兵之利,转眼间就围杀而上,但这泥泞的地形,却帮了吴军的忙,迟滞了魏军的截击速度。

    就在魏军不及杀近之时,数千吴军已穿过了防线,抢先一步,逃出了围困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想借着泥泞轻装出逃么……”陶商冷笑一声,当即挥刀喝道:“传令诸军,以强弓硬弩,给本王往死里射吴狗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养由基得令,率破军弩营,开始向低地处的吴卒,疯狂的乱射。

    夜色中,但见漫空的流光箭雨,铺天盖地一般,向着吴卒扫射而下。

    吴卒因为要轻装出逃,大多数人连盔甲都没有穷,更何况是盾牌这等防御武器,如何能抵挡魏军的箭雨狂轰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箭光之中,惨叫声冲天而起,数以千计的吴卒,被钉倒在泥地之中,成片成片的被死神索命收割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惊恐而逃的吴卒们,已顾不上什么,统统都如过街的老鼠,只能抱头狂逃。

    惨叫之声此起彼伏,不断的有人倒在泥水之中,而只顾逃命的吴军,根本也顾不得同袍的生死,他们只能绝情的抛下受伤的同伴,没命的发足狂奔。

    乱军之中,孙策也在夺路而逃。

    他自己武道绝顶,手中银枪轻轻一扫,便能将袭来之箭挡下,区区箭雨,自然是奈何不了他。

    可惜他身后,那些誓死追随他的士卒们,却成片成片的被射倒在地,他却已顾不上这些士卒的性命,只拼命抽打战马,夺路狂逃。

    终于,左右两翼的箭雨渐渐减弱下来,在付出了近两千多人的代价后,孙策终于是逃出了魏军的箭网。

    东方渐已发白,天色将明。

    孙策回头望了一眼渐渐隐约的建业,紧绷的神经终于可以松驰下来,长长的松了口气,以为逃出了升天。

    “大王,敌军箭矢已弱,步军又被泥泞的道路给拖住,我们逃出来了!”身边的部将凌统,兴奋的叫道。

    孙策的脸上,也难得挤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,傲然冷笑道:“本王早说过,本王乃天命之主,陶贼想要困死本王,可笑之极!”

    凌统脸上也燃起了信心,咬牙叫道:“大王能成功突围,正说明天命护佑,逃过此一劫,必有后福,将来定会卷土重来,光复我大吴失地。”

    他君臣二人,方才逃出一条生路,便开始畅想起了未来,几千吴军士卒的紧张的情绪,也终于得到稍稍松缓下来。

    孙策便打算稍稍喘一口气,大军再继续向东,向着吴郡治所吴县而去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前方大道之上,突然间杀声冲天而起,一支魏军从大道两翼,一涌而出,封住了吴军的去路。

    那横刀立马者,金盔甲金,金色的披风,威势无双,俨然天神下凡一般,浑身透着狂霸之气。

    阻路魏将,正是霸王项羽!

    孙策骇变色,凌统骇然变色,吴军君臣士卒,无不骇然变色。

    他们还是太小看了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用兵,重在于随机应变,当他先前看到道路泥泞之时,便一面放箭,一面令项羽率五百精骑,绕往更东面的平坦大道,前往阻击孙策

    项羽抄小道而行,一路策马狂奔,终于抢在了孙策前边,封住了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项羽现身,吴人上下,无不骇然丧胆,就连孙策也骇到浑身一颤,一时失去了分寸。

    “项羽狗贼,我凌统,今天就为我父亲报仇雪恨,我要杀了你啊!”突然间,凌统一声疯狂咆哮,舞刀冲向了项羽。

    当年彭泽一役,他凌氏父子二人合战项羽不下,结果凌操被项羽所杀,此仇此恨,凌统岂能忘却。

    今日杀父仇敌再见,凌统也顾不得什么生死了,头脑瞬间就被复仇的怒火冲昏,单枪匹马就杀向了项羽。

    “大王,我等拖住项羽,大王先走。”紧跟而上的太史慈,也大叫一声,纵马杀上。

    “末将也去!”周泰也不甘落后,鼓起勇气杀向了项羽。

    三员吴国大将,为保孙策出逃,合力向着项羽疯狂杀奔而上。

    项羽武道何其之强,纵然是那三员大将合力,都未必战的下,孙策知道,他们这是拼上自己的性命,也要为自己清出一条血路来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孙策也顾不上什么,一咬牙,大叫道:“尔等且拖住此贼,咱们吴县再合。”

    大叫声中,孙策银枪一招,向着身后吴军咆哮道:“大吴的儿郎们,畏惧只有死路一条,前方只剩下最后的拦路之敌,冲过去就是活路,随本王杀出一条血路啊!”

    孙策鼓起最后的血性,纵马舞枪,当先杀奔而上。

    身后,那三千多的吴军残存,也在求生信念的激励之下,随着孙策狂杀而去。

    三员吴将,杀向项羽,三千吴卒,冲向五百魏军铁骑。

    面对垂死冲来的敌卒,项羽却无一丝忌惮,雄目中皆是不屑之色,冷哼道:“土鸡瓦狗,也想跟本将一战么,很好,本将就把你们统统杀个干净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狂笑声中,项羽如一道金色的闪电,狂射而出。

    身后,五百大魏铁骑之师,一涌而上,挟着天崩地裂之势,朝着吴军残兵狂辗而上。

    魏军铁骑汹涌,势如毁灭天地,这等气势,眨眼之间,便将吴卒残存的士卒,击碎了一半。

    冲到了半路的吴卒们,竟然开始畏缩了起来,竟然纷纷停下了脚步,不敢再上前。

    甚至,
厨神之三界纵横无弹窗
还有人在惊惧之下,竟然想掉头而逃。

    “谁敢后退一步,杀无赦!”孙策银枪一扬,大叫声中,手起一枪,将一名后退的士卒刺死。

    孙策死的威胁之下,这些士气低落之极的吴卒,只能鼓起残存的勇气,继续迎着魏军铁骑狂流而上。

    几秒钟后,两军相撞。

    项羽所率的铁骑之师,如一道无坚不摧的利刃,冲入了迎面而来的吴军丛中。

    但见金光如电,四面八方射杀而开,项羽手中那一柄霸王金枪,肆意的收割敌卒人头,将数不清的敌卒斩碎。

    吴卒抱着必死的决心而来,求生信念催逼之下,被魏军铁骑这么一冲,竟在奇迹般的没有被冲垮。

    很快,两军就陷入了混战之中。

    “项羽狗贼,拿命来吧!”

    复仇心切的凌乱,于乱军之中,锁定了项羽所在,咆哮大叫,杀破乱军,直奔项羽所在。

    刀锋所过,十余骑魏军皆被他斩碎,凌统就如一只发狂的野兽,疯狂的杀近了项羽跟前。

    项羽冷绝的鹰目,也瞟到了凌统。

    他的眼中,却无一丝波澜,仿佛在他眼中,凌统只不过是土鸡瓦狗的存在,根本不值得他为之哪怕一丝的动容。

    “凌统么,当日让你逃了一条性命,今天本将正好送你去跟你父亲会面,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不屑的冷哼声中,项羽猿臂一抖,手中霸王金枪,挟裹着浓浓血雾,向着迎面冲来的凌统,狂轰而出。

    乱军中,两骑踏破血路,拖着血色之尾,相对撞至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震天的金属激鸣声中,刀与枪瞬间相撞,掀起了滔天的血雾冲击波,将两翼的两军士卒,统统都掀翻在地。

    两骑错身而过,项羽巍然不动,依旧如铁塔般依旧不摇。

    那凌统却身形剧烈一震,胸中气血翻滚如潮,血都已顶到了嗓子眼处,握刀的虎口也已被震裂,浸出了一丝丝鲜血。

    只一招交手,武力不足90的凌统,就被项羽震到受伤不轻。

    “狗贼,我要杀了你,我要杀了你啊——”凌统却根本不顾身上有伤,发了疯似的,回头就又向项羽杀去。

    面对疯狂的对手,项羽嘴角扬起不屑的冷笑,手中霸王金枪狂击而出,挟着毁天灭地的力量,再轰而出。

    数招间,凌统便被震到叶血,眼看就要被项羽斩于马下。

    “项羽狗贼,太史慈在此,休要逞狂!”乱军中,咆哮声中,太史慈舞刀杀至。

    “周泰在此,要你狗命!”几乎在同时,周泰也已杀至。

    两骑迎面而来,两柄染血的战刀,撕破重重血雾,带着“哧哧”的破风之声,从正面狂轰而来。

    “又来两个土鸡瓦狗么,很好,本将今天就杀个痛快,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项羽非但无所忌惮,反而是狂烈大笑,轻轻一枪便将凌统震退,反手一枪迎击而出。

    那一枪搅山碎海,掀起滔天的刃风巨浪,竟如一堵无形的巨墙,正面轰出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枪两刀,瞬间相撞。

    几乎令人耳膜刺裂的金鸣声大起,三柄兵器撞击的中心处,强劲的气压急速膨胀,瞬息之间,就爆出了一团巨大气浪血球,四面八方的冲击而开。

    方圆三丈范围之内,数十名敌我两军的士卒,竟被那强劲的冲击波,如纸扎一般掀上半空,甚至有人当场被震碎了内脏,就此而亡。

    这是威力何等强大的一击,几乎令天地为之色变。

    狂击中,项羽身形依旧巍然不摇,太史慈和周泰二将,却身形为之一震,胸中气血激荡而起,深吸数口气,方才勉强平伏下去。

    那三将,包括凌统在内,无不骇然变色,深深为项羽武道之强而震惊。

    凌统武道不过80多点,打不过项羽,也不是什么稀奇之事。

    可是,太史慈的武力值,却有96点,乃是吴国当中,自孙策之下,最强之将的存在。

    至于周泰,其武力值虽然逊于太史慈,但也是92点的存在,乃是仅次于太史慈,吴国武力第二强之将。

    这两员大将合力一击,力量威力何等之强,非但撼不动项羽分毫,自己竟反被震到气血动荡。

    项羽武道强悍如斯,焉能不令那三将为之惊骇。

    “我三人合力,若还为他所败,我大吴儿郎的颜面何在!大家各出全力,杀了他!”

    太史慈被激怒了,如蒙羞辱一般,疯狂的一声咆哮,手中战刀再舞而出。

    周泰和凌统也被激起了血性,两柄战刀狂击而出,合攻向项羽。

    “尽管使出全力来吧,不然本将杀你们也杀的不够痛快啊——”

    项羽却霸绝狂傲之极,根本不把那三将放在眼中,手中霸王金枪再度搅动腥风血雨,非但不守,反而使出凛烈的攻势,压向那三将。

    四员大将,于乱军之中,战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瞬息间,十招走过,项羽以一敌三,非但不落下风,反而是占尽优势,处处压制三将,令他们渐感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我三人合力,竟然不是他的对手,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太史慈三将,心中是越战越惊心,越战越被动,脑海之中,不约而同的就浮现出了这样惊悚的念头。

    二十招走过,三将已完全落入了下风。

    三十招走过,他们更被压制到疲于应付,武力最弱的凌统,甚至已达到了破绽百出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凌统,本将就先送你跟你父见面,再杀那二贼,去死吧!”

    一声狂烈的啸声,项羽神威怒,一枪荡开太史慈和周泰刀锋,金枪涡旋而出,掀起狂风暴雨般的刃风,锁住了凌统一切闪避的方位,以摧毁一切的力量,正面轰击。

    这是绝杀一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