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零一章 破建业!

第六百零一章 破建业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张昭,竟然叛国!

    孙尚香骇然惊怔在了原地,落地的酒杯打湿了自己的衣裳,竟也浑然不觉,恍惚间,竟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一般。

    那可是张昭啊,吴国元功之臣,当年曾追随着孙策扫平江东,为大吴国的建立,立下了汗马功劳。

    孙尚香万万也想不到,张昭竟然会叛国投敌,孙尚香更是难以相信,张昭叛变也就罢了,竟然还选在自己跟陶商打赌,这个节骨发上叛国献门。

    这也太巧合了吧!

    “原来是张昭,嗯,我猜就应该是他……”陶商却冷冷一知,眉宇之中,浮现出了意料之中的神色。

    张昭此人,在曾经的历史上,曹操挟大军南下,吞并荆州之时,就曾畏惧于曹操之危,劝孙权投降于曹操,可以说是一个有“前科”之徒。

    当然,后来赤壁之战,孙权胜了,直到后来建立了吴国,张昭都没有背叛国孙权。

    但从张昭劝降这一点来看,此人的内心深处,本就埋有叛变的种子,只是时机不到,一直没有萌发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倘若当年赤壁之战,孙权败了,曹操的大军顺流东下,就如今日的自己一样,兵伐建业,很可能张昭就会选择叛变。

    那么,如今历史已改变,吴国这主虽是孙策,不是孙权,但吴国今却面临着灭亡之危,张昭心中那颗叛变种子,便很可能已悄悄萌发。

    陶商发动了“人和”异象,只不过是于冥冥之中,改变了张昭的心理变化,加速了他心中那颗叛变种子的成长,迅速生根发芽,直至开花结果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张昭乃我大吴老臣,谁叛变他都不会叛变,这一定是假的,这一定是你想要羸,故意编出来骗我的!”孙尚香猛然清醒,跳将起来,声音颤抖的冲着陶商大叫。

    陶商还没发话,樊哙就已经看不爽了,粗声冷哼道:“我说孙家的丫头片子啊,我家大王辗平建业,那是天命所在,还用得着跟你个小丫头片子玩把戏么,你也太小看我家大王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我不相信,我不相信!”孙尚香却依旧执着,拼命的摇头。

    这时,陶商已饮下最后一杯酒,欣然起身,抄起那柄饮血无数的战刀,傲然笑道:“信与不信,天亮就能见分晓,孙尚香,咱们就建业城中见吧,本王等着你那一记香吻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陶商放声狂笑,提刀下城,翻身上马,直奔北门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笑声渐渐远去,孙尚香激动震惊的心思,方才稍稍平伏,带着一张的惊羞,冲向了城头,向着建业城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“难道,那陶贼,竟然料事如神到这种地步,竟然算准了张昭会在今晚叛国献门,所以才跟我打这个赌吗?不可能,他的智谋,怎么可能算计到这种程度,除非他是神,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城头上,孙尚香望着大水浸泡中的建业城,口中喃喃惊语,再次陷入了匪夷所思的惊惑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外方向,陶商已策马飞奔,直抵北面围营方向。

    在那里,镇东将军乐毅,已经是集结了五万兵马,列阵已待,只等着陶商到来。

    陶商策马直抵营门,向着迎上前来的乐毅,大声道:“张昭既已献门归降,你们为何还不发兵入城,一举夺下建业?”

    乐毅拱手道:“回禀大王,张昭虽然归降,但我等未知真假,不敢擅自发兵,只恐中了孙策的诱敌之计,所以才请大王赶来定度。”

    乐毅的担忧也是有道理的,毕竟张昭乃是吴国老臣,他的归降本就存有疑点,况且孙策麾下尚有庞统这等绝顶智士,设计出张昭这出诱敌之计,也未必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陶商却毫无顾虑,挥刀欣然喝道:“张昭归降没有任何疑问,此乃天助我大魏扫灭吴国,此时不攻城,还更待何时,传令下去,北营之军即刻给本王杀入建业城!”

    乐毅等在有所顾虑,陶商却知道,这是他的“人和”异象起了作用,当然没有任何怀疑。

    魏王既然下了王令,乐毅更无犹豫,当即将王令传下,令樊哙、蒙恬、魏延等诸员大将,尽起五万北营大军,直取建业北门。

    魏国大军倾巢而出,踏着及膝的泥泞,杀至了建业北门一线。

    此刻,张昭所指挥的千余叛军,正与欲夺回城门的吴军,进行着激烈的交锋。

    乐毅挥军入城,一顿乱杀,将尚在抵抗的吴军杀散。

    魏军汹涌如潮水般,疯狂的灌入城中。

    大魏王旗,终于高高树立在了建业城门之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建业城东,吴王宫。

    王宫之内人人都慌手慌脚,正忙着手拾东西,往城东一线运集。

    孙策已经决出了弃城而逃的决断,这几日
都市小农民帖吧
的时间里,都在忙着就突围做准备,这座王宫已是空了大半。

    根据与庞统拟定的计划,孙策本打算在明日凌晨时分,在魏军士卒睡眠最深的时刻,率大军由东门出城,今晚,也是孙策最后一次逗留在王宫之中。

    “今日一走,不知还能不能杀回建业啊……”高阶之上,孙策抚摸着那金色的王座,唏嘘感慨,眉宇之间流转着不舍。

    正感慨间,部将凌统匆匆而入,一脸的惊慌失措,大叫道:“大王,大事不妙,那张昭会同一众叛军打开了北门,向陶贼投降,魏军正狂涌入建业城!”

    张昭叛变!?

    孙策身形剧烈一震,形容骇然变色,惊到一屁股跌坐在了王座之中,整个人瞬间陷入了无尽的愣怔之中。

    就连身边的庞统,还有他的弟弟孙权,二人也陷入了愕然惊变之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张昭乃我大吴元功老臣,怎么可能叛国降贼,不可能啊!”孙权脱口惊叫,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大殿之中,顿时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,兄弟二人尽皆陷入了惊愤之中。

    半晌后,庞统方才最先反应过来,叹道:“张昭虽乃元功之臣,但前番就曾劝说过大王降魏,到了这个生死存亡的时候,他背国投敌也就不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庞统一语点醒了孙策,他恍然惊悟,不由怒从心起,咬牙切齿的恨恨骂道:“这个张昭,枉本王如此厚待于他,他竟然敢背叛本王,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,可恨,可恨啊——”

    孙策咒骂之时,北门方向,杀声已冲天而起,显然是大股的魏军,已经杀进了城中来。

    庞统见势,急劝道:“大王,事已至此,咱们也别无选择,魏军既已入城,无论如何是挡不住的,唯今之计,只有提前弃城突围了。”

    孙策那个恨啊,只可惜咬碎了牙齿也没有用,只得恨恨的下令突围。

    无可奈何下,孙策只得不舍的离开了大殿,匆匆的赶往了东城。

    在那里,近五千吴卒已经集结完毕,不少愿意跟随孙策的吴臣们,尚没有赶到,但到了这个时候,孙策已顾不得他们,当即下令打开城门,向着东面突围。

    当魏军将战旗,高高插在了北门城头上时,孙策却不敢做任何抵抗,率领着他残存的五千兵马,从东门灰溜溜的逃离。

    此时大水淹城已有数日,水势渐已稍退,东门因地势稍高,水位连膝盖都不到,只是颇为泥泞难行。

    在夜色的掩护下,孙策带着他五千惊慌的吴军,在泥里深一脚浅一脚的,拼命的向着东面前行。

    陶商当然不可能就这么轻易让他逃走。

    就在陶商率主力由北门而入之时,已下达了王令,命移于高地上的魏营,加强警戒,以防孙策弃城突围。

    孙策离城不足一里时,左右杀声狂起,东营高地上的魏军已是有所察觉,派出了兵马前来拦截。

    孙策也做好了被魏军拦截的心理准备,当下不敢有丝毫停留,只顾狂抽马鞭,拼命的奔行。

    左右五千吴卒,也惊慌不已,如受惊的羔羊一般,夺路而逃。

    附近的高地之上,数以千计的火把,已是高高燃起,将吴卒的身影照的清清楚楚,让他们无处躲藏行迹。

    东营高地,营门前,陶商已立马横刀,傲然而立。

    看着出逃的吴军,陶商笑了,口中冷冷道:“孙策,你果然想逃啊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虽率军赶往了北门,但却推测到,孙策闻知北门失陷后,多半不敢再战,会选择第一时间弃城突围。

    故陶商在命乐毅,统率五万大军由北门入城这时,自己却策马飞奔,赶往了东营一线,以防孙策出逃。

    眼前那惶惶而过的吴军,正映证了他的推测。

    嗵嗵嗵!

    魏营中,战鼓声冲天而起,数以千计的魏军将士,汹涌出营,向着吴军扑去。

    这若是放在寻常时候,陶商必将建业城围成水泄不通,孙策就凭五千兵马,作梦也别想逃出重围。

    然为了防止己军被秦淮河水所淹,陶商在掘堤的同时,提前下令诸营移于高处,以避大水,这就使得建业四周,空档大出。

    根据陶商的原计划,是要等大水退后,诸营从高地移下平地,继续重围建业,然后再大举攻城,但今日跟孙尚香的赌约,却临时改变了计划。

    这时,陶商还来不及下达移营的命令时,建业城就已攻破,孙策就已出逃,这也正好给了孙策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“孙策,今天你就算能逃的出去,本王也必叫你付出惨重代价!”

    陶商一声冷笑,鹰目中杀机狂燃,手中战刀一扬,大喝道:“全军出击,围杀孙策,得其项上人头者,封万户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