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章 小野马,敢不敢赌上一赌

第六百章 小野马,敢不敢赌上一赌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数日后,残阳西斜。

    石城城头,酒香四溢,陶商正饮着小酒,欣赏着残阳西照之下,水淹建业的壮观景象。

    斜阳下的建业城,就像是一艘风雨飘摇的小破船,俨然陶商只需要上前,轻轻的踹上一脚,就能够轻松的将之踹翻。

    脚步声响起,陶商回首一瞟,却见视野之中,一袭红色的倩影,映入了眼帘。

    是孙尚香到了。

    陶商既然想得到孙尚香,身上的联姻附加武力值,就必须要让孙尚香本人,自愿的嫁给自己,但以孙尚香现下近接-30的忠诚度,想要让她做到自愿,显然是不太现实。

    不过,陶商有的是耐心和时间,从现在起,只要有机会,他就要跟孙尚香培养感情。

    这匹小野马,陶商就不信征服不了。

    “孙尚香,看看眼前的风景吧,壮观漂亮吗?”陶商酒杯向着建业城轻轻一扬,冷冷笑道。

    孙尚香一直被软禁,显然不知城外战事,顺着陶商所指,当她看到建业被被大水所淹的情景之时,蓦然间花容一变,一时惊怔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然后,她便暗咬朱唇,秀眉深凝,流露出丝丝凝重。

    “建业城现在就是一座破船,再泡上它几日,本王都用不着去进攻,只消轻轻踹上一脚,就能将它轻松踢翻,那个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一杯酒饮尽,陶商的语气中,杀机骤然凛燃,“就是你孙氏一族,覆灭之时!”

    听得这冰冷的话语,就像是在无情的宣布她孙家的命运,听的孙尚香是背上一寒,不自禁的就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她感受到了什么叫作恐惧。

    虽如此,她却不愿意在陶商的面前,表露出哪怕一丝一毫畏惧的样子,反而将小嘴一扬,强装起了不以为然的样子。

    甚至,她还小嘴一哼,冷冷道:“不就是水淹建业这等雕虫小技么,我们建业城坚如磐石,我大哥神武雄略,你照样休想破我建业。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孙尚香依旧不肯服软,对孙策,对建业城,仍抱有残存的幻想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陶商便决定,将她残存的幻想,狠狠击碎。

    思绪一转,陶商便有了主意,遂是用意念下令道:“系统精灵,告诉我,如果我现在发动‘人和’异象,可以用多久让建业不战而破。”

    三种异象,除了天时和地利之外,陶商还有人和未用。

    这人和异象,却也不是无所不能,其发动的效果,时间,以及威力,都是需要一定条件的。

    就比如说,要是赶在赤壁之战前,那时的吴国国力还很强大,孙策的威望也极高,吴国君臣上下齐心,国力正属上升势头,这个时候动用人和异象,是可以让吴国中产生叛乱,却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发动。

    而且,即使是发动了,也许也只是某个不起眼的山越部落,发动了一次微不足道的叛乱,根本不足以影响大局。

    但若吴国国力衰落,人和异象发动所需的时间,以及威力,就反而将越短越强。

    眼下陶商虽大水淹了建业,却也不想再跟孙策多耗下去,也该到了发动人和异象的时候。

    此外,陶商还正好要借着人和异象,不培养一下跟孙尚香的感情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则是,他已娶了甄宓和妲己,这么两个国色天香级别的美人为妃,可为了三种异象,却忍了这么久,都没有碰那两位美人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可怜她二人芳心寂寞,另一方面,陶商自己也确实是熬的实在是受不了,这个时候使用人和异象,也算是一举数得了吧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分析完毕,宿主如果现在使用人和异象,最迟今晚就能发动。”

    陶商嘴角扬起了一抹意料之中的冷笑。

    他便瞟了孙尚香一眼,淡淡道:“既然你对这建业城,对你那兄长这么有信心,可敢与本王赌上一赌。”

    陶商又要“故伎重施”,这已经是他不止一次,采用打赌的方式,给孙尚香这样的美人挖坑了。

    既然他有绝对的把握,而且此计屡试不爽,又有什么理由不再试一试呢。

    “打赌?”孙尚香神色一怔,明眸中掠起奇色,显然是没有料到,这个传说中的残暴之主,会是这样一个无聊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想打什么赌?”孙尚香疑惑的看向了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酒杯一指建业城,傲然笑道:“咱们就赌本王是否能在今晚之内,攻下建业城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孙尚香娇躯又是一震,星目中不禁浮现出了惊奇之色,看向陶商的目光中,更添了几分异样的眼神。

    那异样的眼神之中,有惊奇,也有鄙夷。

    惊奇自然是惊奇在于,陶商的口气竟然狂到这等地步,狂到敢叫嚷着今晚之内,就能攻下建业城。

    要知道,就算陶商大水淹城,不泡上个把月,也休想浸塌建业城墙。

    况且,城中孙策兵马尚在,就算陶商现在就发动进攻,也不至于这么快就被击垮,连一个晚上都撑不过。

    陶商也太小瞧孙策!

    而陶商的这份狂劲,正也是孙尚香鄙夷之处。

    当下她便冷笑一声,不屑道:“好狂的口气,赌注又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要是本王没能做到,本王这辈子都不碰你一下,保你守知如玉。”陶商见她已“入坑”,便开出了诱人的条件。

    这条件一开出,孙尚香果然眸中精光一闪,迸射出一丝兴奋。

    要知道,对于孙尚香来说,最害怕的并非是死亡,而是陶商对她用强,用强迫的手段占有她,占有了她冰清玉洁的身体,对一个女儿家来说,这才是最最无法忍受的羞辱。

  
史上最强圣子全文阅读
若能得到陶商的承诺,那她这辈子就算被陶商软禁一生,也能守住身体贞节,不必被陶商所“玷污”,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跟你打这个赌。”孙尚香便是想也不多想,一口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陶商神色一动,好奇道:“怎么,难道你也不问问,本王若是胜了,你要付出什么代价,这么急着就答应了么。”

    “没必要问,因为你绝不可能在今晚攻下建业,这场赌约我羸定了。”孙尚香俏脸上写着“自信”二字。

    果然如此……

    其实,不光是孙尚香,哪怕是换上了张良这等绝顶智谋之士,也绝计想不到,陶商能在今晚之内,就攻下建业。

    “很好,够自信,那咱们就一言为定!”孙尚香的痛快,正中陶商下怀。

    说罢,陶商便用意念下令道:“系统精灵,可以了,现在就给本王使用人和异象。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已得到宿主授权,即刻发动人和异象。”

    人和异象发动完毕,陶商望着大水所淹的建业城,不由一声狂笑,尽饮杯中之酒。

    “看他的表情,似乎是胸有成竹,极度的自信,不像是狂妄过头,难道,他真有什么破城妙计不成?”

    原本孙尚香是自信满满,答应的也痛快,但看到陶商比她更自信,更狂烈,这等表现,但让孙尚香心中渐渐有些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孙尚香微一咬嘴唇,轻咳一声,问道:“虽说这场赌约你是输定了,不过我倒还是想听听,你想从我这里,得到什么赌注。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本王要你从今往后,见到本王之后,要以敬畏之礼相待,不可无礼。”陶商淡淡道。

    对于陶商开出的这份赌注,孙尚香并没有感到惊奇,而且还觉的很正常。

    毕竟,现在的她,乃是以战利品的身份,被陶商留在身边,陶商当然希望,她不要再摆什么刚烈的姿态,能够对陶商表现出礼敬之意,以此来彰显他魏王的威势。

    就在孙尚香误以为,这就是陶商的赌注之时,陶商的嘴角却又扬起了一抹别有意味的冷笑,“别急,本王还没有说完呢,除了这个之外,本王还要你亲本王一下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孙尚香花容立变,脸畔间顿时浮现出晕色,明眸间也被羞愤之意所占据,一时间,竟如那小女儿家,窘羞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……你怎么能开这么多赌注?”孙尚香红着脸,羞恼的质问道。

    陶商却耸了耸肩,冷笑道:“本王可没说过,只能开一样赌注,是你自己太过自信,问也不问清楚,就答应了赌约的,怎么,难道你现在又想反悔不成?”

    孙尚香脸微晕,又羞又恼,一时不知该不该答应。

    她实在是没有想到,陶商竟然这么放肆,叫自己对他礼敬也就罢了,竟然还叫自己主动去亲他!

    想想自己堂堂弓腰姬,何等的刚烈,宁肯死也不愿屈服于他,如若当着那么多人面去亲这个陶贼,岂非羞也羞死。

    可是,谁让她自己想也不想,也不问清楚,想也不想的就应下了赌约,现在又怎么好反悔。

    “哼,这个小贼,还想让我亲他,作梦去吧,打死我也不相信,他可以在一晚之内,就攻下了建业,绝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的羞恼之后,孙尚香的脸上,重新恢复了自信与不屑,她已认定,陶商绝不可能羸这场赌约。

    当下,孙尚香便冷哼一声,傲然道:“我孙尚香说出去的话,岂会收回,赌就赌,我还怕你不成。”

    陶商就笑了,他就知道,孙尚香这副脾气,你越是激她,她越是要跟你赌到底不成。

    “很好,那咱们就在这城头吃几杯酒,坐看今晚谁羸谁输吧。”陶商一笑,便坐了下来,闲情逸致的喝起了酒。

    孙尚香看着陶商那副自信的表情,心中却愈加的狐疑,但泼出去的水也无法再收回,只好强压下狐疑,也坐了下来,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不觉,已是入夜。

    孙尚香倒也是不客气,坐下来自顾自的喝起了酒,她酒量也是极好,一连喝了几十杯,除了脸色微红之外,竟然不见醉意。

    “原来还是个酒中女豪杰,这个孙尚香,真是越来越招人喜欢了……“陶商看着孙尚香那豪饮的样子,心中愈加的起了兴趣。

    二人继续在这城头喝酒,谁也不跟谁说话,各饮各的,不觉又是两个时辰过去,已入深夜。

    建业城方向,依旧不见仍任动静,也不见陶商下令调动军队,对建业城发起进攻。

    孙尚香心中越发的疑惑,不解陶商在搞什么鬼,也不派兵攻城,难道还等着建业城不战自破不成?

    眼看着月渐西沉,孙尚香心中的狐疑渐收,取而代之的则是讽刺与得意。

    再饮下一杯酒,孙尚香以讽刺的目光瞟向陶商,冷笑道:“今晚已经快要过了,看来这场赌约你是输定了,希望你到时候还要信守承诺。”

    “今晚还没过,现在说谁胜谁负,不会有点早了么。”陶商淡淡一笑,脸上依旧是自信从容,仿佛一切尽在他掌握之中似的。

    “再过个把时辰,天就要亮了,就算你现在派兵攻城,仅仅一个时辰,就能攻下建业城?难道你真以为,你的魏兵是天兵天将……”孙尚香冷笑着讽刺道。

    一个“将”字未出口,一骑飞奔而来,直抵城头,来者,正是樊哙。

    樊哙兴冲冲的爬上城头,顾不得喘着粗气,冲着陶商叫道:“大王,真是天助我大魏啊,那孙策的大臣张昭刚刚纠结人马夺下了北门,派人来咱营中,说要献门归降,请大王速速派兵入城!”

    咣铛!

    孙尚香已端到唇边的酒杯,脱手而落,花容瞬间骇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