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九十九章 死撑不住了

第五百九十九章 死撑不住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孙策怒了,他真的是被陶商气到了。

    白白赔上了一个妹妹,使者被羞辱成了这般地步,颜面算是丢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甚至,陶商还放出狠话,竟然还放出狠话,要亲手砍下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在此羞辱之下,孙策是被激怒到快要疯掉,忘记了自己现在的实力,竟妄图以现有的实力,跟陶商一战。

    盛怒之下,孙策当即召集众将,要共商守城之事。

    诸将齐聚而来,皆已听闻了孙尚香刺杀失败之事,心情皆受到沉重打击,哪里有如孙策那般亢奋。

    大殿之中,弥漫着失败主义的情绪,就连庞统这样的智士,此刻也别无办法。

    “大哥,就算拖延陶商之计失败,但咱们手中尚有八千精兵,且有建业这等坚城,若是决死一战,未必就守不住。”

    没有人响应孙策意死一战的号召,孙权只好站出来,为自己的兄长打气。

    孙策环扫一眼众将,依旧是一片死气沉沉的,个个脸上都写着“不自信”二字。

    孙策见众将斗志如此低落,脸上怒色顿生,拂手大喝道:“尔等皆乃我大吴儿郎,如今到了国家危亡之时,平时的勇气都哪里去了,难道你们都被那陶贼吓破了胆吗!”

    孙策是想用激将法,激起众将们的斗志。

    这番一出口,诸将无不微微动容,仿佛心底那残存的血性,残存的斗志,终于被孙策给唤醒。

    太史慈第一个跳了出来,慨然道:“大王放心吧,我大吴儿郎,岂是那贪生怕死之辈,大不了就跟陶贼决一死战,末将愿为大王赴汤滔火,再所不惜。”

    周泰也即刻站了出来,一拱手,粗着嗓子,大叫道:“陶贼太过猖狂,竟敢小瞧我大吴无人,他敢来进攻建业,末将必叫他折戟城下,知道我大吴儿郎,皆是血性男儿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,大殿之中,众将慷慨激昂,斗志渐渐又恢复了过来。

    孙策这才稍稍满意,欣慰的点了点头,笑道:“很好,尔等这般有志气,本王就放心了,咱们就好好商议商议,如何守城吧。”

    孙策话音方落,耳边处,蓦然传来涛涛水声,就连脚下的地面,都为之一震。

    水浪声?

    大殿之外,怎么可能出现浪声?

    孙策神色一变,急是一跃而起,跳下高阶,几步奔往了大殿门外。

    其余诸文武们也个个狐疑不已,纷纷起身,追随着孙策跟了出去,向着水声传来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然后,吴国君臣,所有人都统统骇然变色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看到,视野的尽头,建业城的西南方和,竟见茫茫洪水,正一浪接一浪,汹涌的向着城墙漫撞而来。

    大水淹城!

    “建业城外,怎么会被大水所淹,这是哪里来的洪水?”孙策惊慌不已,冲着左右文武们喝问道。

    孙策惊愕,左右那些文武臣子们,个个也是惊愕茫然,全然想不通,城外突来的大水,是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难道是从天而降不成?

    所有人都震惊茫然之时,还是庞统最先反应过来,神色一变,急道:“大王,臣明白了,这定是那陶贼决了秦淮河坝,想要利用河水淹我建业!”

    决秦淮河以淹建业!?

    孙策身形剧烈一震,蓦然间是恍然惊悟,整个人都石化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他是万没有想到,陶商的手段,竟然如此狠辣,竟然想出了水淹建业,这等狠毒的计策。

    孙策脸上,那刚刚燃起的自信,顷刻之间,就被那城外茫茫大水浇灭了,所余下的,唯有惊慌茫然。

    大殿门外,吴国君臣统统都陷入了惶恐无助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建业城西,石城。

    城头之上,陶商正坐在城头上,翘着二郎腿,喝着小酒,笑眯眯的瞧着这场水淹建业的好戏。

    由于石城乃是依清凉山而建,其地势要高于建业主城,所以洪水并没能淹及石城,陶商便可以悠闲的在在看热闹。

    这便是陆逊给他献上的好计。

    你孙策不是仗着建业城坚,妄图固守么,那老子干脆也不急着攻,先用大水淹你个底朝天,泡你个把月,然后再收拾你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城中吴军军心士气被泡尽,城池房舍也被泡软,那时再攻城,岂非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陶商遂是用陆逊之计,在赶走阚泽之后,便调集了近一万士卒,一举将建业城外的秦淮河挖开,直接以决堤之水,来灌建业城。

    一口小酒饮下,陶商鹰目再次扫望建业,只见不到半日功夫,汹涌的意堤之水,便将建业城四周淹没,肆虐的洪流,无孔不入的从任何缝隙,渗透入了建业城中,不多时便将大半个城池,统统都浸泡在了水中。

    因为石城所在位置比较高,所以陶商坐在城头,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,整个建业城被水淹的惨烈之景。

    正对着石城城楼的,乃是孙策所在的吴王宫,那里修筑在地势较高之处,也是整个建业城中,唯一可能不被洪水所淹的位置。

    陶商远望着那吴王宫金殿,他仿佛能够看到,此时的孙策正立在高阶下,以何等落魄惊慌,愤怒却又无助的表情,无奈的看着满城的洪水。

    陶商笑了,口中冷冷道:“孙策,你不是要坚守么,你倒是守啊,本王倒要看看,你还能支撑多久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日落时分,从大殿所在高台放眼望去,几乎大半个建业城,皆已被成了泽国。

    除了城墙上,以及王宫所在的高地,幸免之外,其余房舍,无论是民居还
单兵为王无弹窗
是军营,都被浸泡在了大水之中。

    建业的士民们无不惊慌失措,纷纷爬上高处避水,嚎叫尖叫声,响彻了整个城池。

    孙策立于殿门高阶之下,就那么怔怔的望着汹涌大水,看了整整半日,眼神越来越灰暗,残存的信心,已是油尽灯枯,所剩无己。

    如果陶商没使出这样的狠招,孙策还存有几分侥幸,希望仗着城墙之坚,粮草之足,可以撑他三五个月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所有的幻想,都成了泡影。

    水淹城墙,用不了几日,就会把看似坚固的建业城墙泡软,那个时候,魏国威力强大的天雷炮,只需要轻松那么一轰,城墙不被轰塌才怪。

    孙策也知道,到了这个地步,想要守住建业,已经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陶贼啊,你竟然这般阴狠,难道,我孙策当真要覆灭在你手中吗,我不服啊,我不服……”

    悲愤无比的孙策,拳头紧握,暗问苍天,心中憋气到几乎又要被气吐血。

    怒归怒,怒却解决不了问题,怒过之后,孙策只能鼓起残存的斗志,硬着头皮来应付眼前的困局。

    可惜,面对着这大自然的力量,纵然是智如庞统,此刻也无技可施,能给孙策的建议,无非是发动士卒和百姓,担土挑石,哪里漏水堵哪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水淹建业,不觉已过了十日,十天的时间里,吴国残存的军民,深受水淹之苦,无不是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而在大水的浸泡之下,以土石混筑的建业城墙,渐渐开始出现小规模塌陷的迹象,孙策只能调集所有的人力物力,疲于奔命的填堵各处。

    不觉,水淹建业已过半月,城墙虽然还没被泡倒,却已是风雨飘摇,而先于城墙倒塌的,却是城中吴国军民的人心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几乎绝望了。

    冷冷清清的大殿前,孙策孤零零的站在那里,望着满城惨状,一脸的落寞,一脸的无奈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之中,甚至已经涌动起了丝丝的绝望。

    匆匆的脚步声响起,太史慈带着一身的泥渍,奔入了大殿,拱手沉声道:“大王,城西方向被水淹的最为严重,已经塌了数处,必须要再给末将调一千军民,才有可能堵住。”

    孙策神色微微一变,刚想说话之时,凌统也行色匆匆的奔了前来。

    一见面,连行礼都来不及,凌统便凝重道:“大王,城北方向城墙形势不妙,还请大王下令折毁民舍,搜集木料来加固城墙,否则材料根本不够。”

    又是一道不好的消息,连日以来,孙策的耳朵里,天天都被这样的告急消息所充斥,听到他几乎都要麻木了。

    面对诸将焦急的请示,孙策都已经不知该如何回复,因为他已经是调动了城中所有能动用的人力物力,现在已到了无人可调的地步。

    此刻,他只能用苦涩的沉默,来回应太史慈和凌统。

    眼见孙策不理他们,二将心中焦急,却又不催促太急,只能望向了庞统和孙权。

    时值如今,孙策精神受到刺激,已变的有些喜怒无常,也只有那二人,才能在孙策的面前说上几句话。

    庞统也是一脸的无奈,深吸了一口气,一拱手,小心翼翼道:“大王,陶贼如此狠毒,竟然使出这等卑鄙的手段,依眼下的形势,只怕这建业城确实是守不住了,唯今之计,不若趁着大水未退,陶贼兵马不及合围之前,弃城东撤,退往吴郡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弃城东撤四个字,孙策身形一震,眼眸中又掠起一丝不甘,还有深深的无奈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并未如往常那般发怒,只是苦叹道:“弃城东撤,又能逃到哪里去呢,吴郡,还是会稽?大半个吴国都被占了,十几万大军都灰飞湮灭,就凭两个郡,本王还怎么抵挡陶贼的兵锋,结果只是早死晚死而已,有什么意义吗?”

    孙策现在也看的明白,建业一失,一切都将成为浮云。

    庞统无奈,只好看向了孙权。

    孙权忙也上前一步,拱手道:“王兄千万莫要灰心,咱们虽只余下了两郡之地,但要知道,陶贼可不只我们一个敌人,只要我们能凭着那两郡,守到秦燕蜀三国出兵之时,我们就还有东山再起,收复失地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孙策原本已灰暗,接近于绝望的表情间,骤然间,又燃起了一丝希望,仿佛从那二人的话中,又看到了残存的一线曙光。

    孙策沉默了。

    那双拳头,再次暗暗握紧,牙齿紧咬,发出咔咔的响声,眼眸中开始迸射出深深的不甘。

    他知道,再坚守建业下去,他必等不到周瑜的新兵,等不到那三国出兵,就有可能被陶贼攻破,就此覆灭于城中。

    弃城东撤,正如庞统和孙权所说,也许真的还有一线希望。

    至少,还能苟延残喘一阵子吧。

    见得孙策已经动摇,庞统便向太史慈使了个眼色,暗示他出站出来,劝劝孙策。

    太史慈会意,便上前半步,拱手正色道:“大王,恕臣直言,建业城实难再守下去,大王若要突围,慈愿拼上一条性命,为大王杀出一条血路来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一表态,凌统也跟着表态,愿拼死保孙策东撤。

    孙策身形再是微微一动,眼中的神色更加的复杂,似乎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,抉择着到底要不要突围。

    沉吟许久,孙策深吸了一口气,目光中透出了几分决然,恨恨道:“陶贼想把本王困死在建业城中,本王偏不叫他如愿,尔等各自下去做准备吧,咱们不日突围东撤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大殿之中,所有人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