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九十八章 羞辱孙家兄弟

第五百九十八章 羞辱孙家兄弟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阚泽痛不欲生,嚎叫到在地上翻来覆去的打滚,哭嚎到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眼见阚泽那副惨样,耳听着他那凄惨的嚎叫声,那些跟随他前来,那些送亲的吴军士卒们,个个都吓到毛骨悚然,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,生恐也会被魏王所牵怒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阚泽总算才熬过了最痛苦的那一段时间,捂着血肉模糊的脸,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陶商一言不发,就那么冷冷的欣赏着他的惨状。

    阚泽摇晃着步向陶商,心中虽对陶商是恨到要死的地步,嘴上却不敢有半句的怨言。

    相反,他还得恭恭敬敬的一拱手,颤声道:“下官已受到了处置,大王也该息怒了吧,关于我主求降之事,还望大王……”

    “求降?到了这个地步,你以为本王还会准许孙策求降吗!”

    陶商冷冷一喝,鹰目中杀机凛射,厉声道:“你就滚回建业城,告诉孙策那厮,莫说他只是在假降,想拖延本王进攻建业的时间,就算是他现在真想投降,本王也不会接受,你就叫他洗干净脖子,等着挨本王那一刀吧!”

    陶商声如惊雷,仿佛天威盛怒,直震到阚泽肝胆俱裂,双腿发软,险些又要跪倒下去。

    他知道,陶商是真的怒了,他们的拖延计划,终于也就此破灭。

    阚泽那个痛苦郁闷啊,想他此番前来,白白把孙郡主送给陶商不说,自己被割了耳鼻,受尽羞辱,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,却仍旧计划破灭。

    此时的阚泽,对陶商是仇恨之极,真恨不得当场扑上去,跟陶商拼个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怒归怒,心想归心想,阚泽却没有这个胆量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还不滚,难道还想让本王把你下面那玩意也割了,把你变成阉人不成!”陶商喝道。

    阚泽吓了一大跳,心知陶商必是说到做到,裤裆下边是顿时一凉,哪里还敢再逗留半分,心怀着一腔的羞怒,惶恐不安的狼狈告退。

    左右的魏国众将们,眼看着阚泽狼狈逃走,无不大呼解气,纷纷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这时,张良手捋着短须,步上前来,冷笑道:“不管孙尚香是自作主张,还是受孙策指使,反正是给了我们绝佳的借口,大王,不必再拖延时日,现在也该是即刻发动进攻,辗平建业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张良话音方落,樊哙便跟着亢奋的嚷嚷道:“大王,房子说的对啊,咱还等什么,你就下令进攻吧,老樊我都等不及想要把孙策的脑袋给拧下来啦。”

    两员谋士武将这么一请战,众将的战意瞬间被点爆,统统都跳了出来,群起请战,一时间叫战之声一浪高过一浪。

    陶商眼见如此,热血也跟着沸腾起来,就打算下令即刻攻城,辗平建业,早日抽身北归,去对付曹操和刘备的威胁。

    不过,陶商却对建业的城防,依旧存有几分顾虑。

    孙策虽损兵折将,但手里头尚有兵马七八千,还有太史慈,周泰、黄盖乃至楚国降将黄忠这等大将,而且,建业城城池坚固,丝毫不逊于天下任何一座坚城,且其中粮草充足,足支数年之久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之下,即使陶商尽起十几万大军,全面攻城,只怕也未必就能很快攻下。

    正是考虑到这一节,陶商才没有如众将那般激动,反而冷静下来,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一直沉默的陆逊,眼前却是精光一闪,拱手道:“大王,逊新降大王,苦无寸功,今正好献上一计,为大王攻破建业城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建业,王宫。

    金殿之外,孙策正负手立于台阶之上,远远的望着宫门方向,眼眸中流转着期盼与不安。

    阚泽带着自己的妹妹,已经离开有半日时间,至少没有回来,孙策岂能不忧心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之中,甚至已经浮现出了,他的宝贝妹妹,是如何被陶商所**的画面。

    每一幅画面,都让孙策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不过,这却不是他最关心的,妹妹既然已被陶商所辱,他只能打断牙齿,往肚子里吞血,就当没有过这个妹妹。

    他现在最关心的则是,这美人计是否成功,自己那绝美的妹子,是否已让陶商那奸贼,沉醉于温柔乡之中,忘记了对建业的进攻。

    哪怕,只是沉醉一两个月也好。

    “王兄放心吧,以咱们小妹的姿色,那陶贼不被迷他个神魂颠倒才怪,弟料这美人之计,必定功成。”

    身边的孙权,一如既往的看出了自己哥哥的心思,便体贴的宽慰道。

    孙策松了一口气,精神稍稍得以宽慰,嘴角勉强的挤出了一丝笑,点头道:“咱家小妹虽然性格刚烈,却绝对是个美人,听闻那陶贼极是好色,只要小妹稍稍施展温柔,迷住那陶贼当是不成问题吧。”

    孙权也跟着笑了,附合道:“自古有云,英雄难过美人关,那陶贼虽然残暴,却也勉勉强强算半个英雄,他能过得了小妹美色这一关才怪。”

    “二弟言之有理。”孙策的表情愈加的自信,冷笑道:“只要小妹能拖住那陶贼两三个月,就能给公瑾争取到足够的时间,编练出一支六千余人的精兵,到时凭我建业城墙之坚,粮草之充足,本王就不信陶贼能够攻下。”

    孙权也跟着呵呵一笑,捋着紫髯笑道:“用不了三四个月,恐怕燕秦蜀三国就会发兵伐魏,到时候陶贼后方有失,
极品后院大管家小说5200
不卷铺盖滚蛋才怪,那时我大吴就将转危为安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孙策的表情愈加的自信,甚至难得又燃烧起来了几分狂烈的自信。

    他鹰目望着宫外方向,紧握着拳头,傲然笑道:“本王岂能满足于让大吴转危为安,本王不但要收复失地,还要挥师中原,亲手将陶贼的魏国覆灭,十倍讨还他加诸给本王的耻辱!”

    孙策越说越激动,越说气势愈烈,不知不觉中,那张英武的脸上,再次狂燃起了那种与生俱来的霸绝之气。

    自从牛渚失陷之后,孙策就陷入心灰意冷的状态之中,仿佛是彻底的被陶商给打怕了,吴国上下,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孙策这自信的表情了。

    眼见自家的兄长恢复自信,孙权也倍感欣慰,便继续附合起孙策,为孙策谋划起了将来宏传之极的蓝图。

    他兄弟二人纵论天下,自信满满,俨然忘记了,自己的都城还处在十几万魏军的重重围困之下。

    就在他兄弟二人,议论到高兴之处,孙策蓦然悄见,远处宫门大开,一骑飞奔入宫,看那装束打扮,似乎正是阚泽。

    孙策眼前顿时一亮,精神为之一振,呵呵笑道:“阚泽终于回来了,看来他是给咱们带回好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孙权也精神一振,期盼的目光,朝着宫门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兄弟二人满怀期待的目光注视之下,果然见阚泽匆匆入宫,片刻后,便是出现在了高阶之下,一路是跌跌撞撞的,向着王宫大门方向奔来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阚泽已近,当孙家兄弟们,看清楚了阚泽的面容时,却身形同时剧烈一震,几乎在同时骇然变色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的,乃是一张鲜血淋淋,丑陋之极的脸。

    风流儒雅的阚泽,竟然被割了耳鼻!

    “大王,大王啊……”惊骇的目光下,阚泽终于爬上了高阶,哭腔的扑倒在了孙策的跟前,好似受到了莫大的委屈,想要向孙策倾诉。

    孙策赶紧将他一把扶起,看着那张令人毛骨悚然然的丑脸,颤声惊问道:“这是怎么一回事,你……你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,这都是陶贼干的啊!”阚泽又羞又恨,咬牙切齿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陶贼?”孙策身形一震,心中陡然间升起了极度不祥的预感,猛提起阚泽,吼问道:“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快说!”

    阚泽被从羞愤中震醒,也不敢再犹豫,只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,将孙尚香如何刺杀陶商未果,陶商如何被激怒,如何一怒之下,割他耳鼻之事,一五一十的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妹她……她竟然行刺陶贼!?”孙策骇然变色,嘴巴惊到大大的张开,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孙权也是神色骇变,一脸的匪夷所思,实不敢相信,孙尚香竟然有这样的胆量。

    这兄弟二人,此时方才恍然大悟,原来,他们这位性情刚烈的妹妹,只是在表面上答应了他们,被献于陶商,成为陶商的玩物。

    其实,孙尚香在答应他们的时候,就做好了行刺陶商的准备,她也很清楚,刺杀陶商之后,是必死无疑,这也就是说,孙尚香根本已做好了赴死的觉悟。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啊,小妹的性情竟然刚烈如斯,宁愿跟陶贼同归于尽,也不愿受陶贼所辱,这份刚骨,这份胆量,倒是叫我这个做哥哥的自愧不如啊……”

    孙策终于从震惊之中清醒过来,想想孙尚香这份宁死不屈的决心,再想想自己这个做哥哥的,为了所谓的大局,竟然不惜放弃尊严,把妹妹推入火坑,献给陶商这个死敌……

    孙策是越想,就越觉的惭愧不已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妹,她真是糊涂啊!”

    孙权的态度,却是截然相反,又是咬牙,又是跌足,一副恨其不争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的拳头,狠狠的捶击在了殿柱之上,深皱着眉头,咬牙埋怨道:“没想到小妹竟然这么不识大体,只顾着自己的贞节风骨,却全然不顾咱们孙家江山大业,她这般行刺陶贼,成功便罢,眼下失败了,陶贼必然被激怒,不立刻进攻咱们建业才怪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孙策神色也为之一变,蓦然间惊醒过来,才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看阚泽那副惨烈的样子,分明是陶商激怒了,否则怎会用这等残暴手段,来处置阚泽这个使者,分明是利用阚泽,来向他示威。

    这时,那阚泽也想起了什么,吱吱唔唔道:“陶贼确实是被激怒了,他之所以放臣回来,就是让臣转告大王,叫大王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一半,阚泽便不敢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陶贼说什么了!”孙策目光一瞪,沉声喝道。

    阚泽吓了一跳,不敢有所隐瞒,只得吞吞吐吐道:“陶贼极是嚣张,他说让大王洗……洗干净了脖子,等着……等着被陶贼亲手……亲手给斩……斩下!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孙策瞬间勃然大怒,腰间佩剑陡然出鞘,狠狠的斩向了殿前一根石柱,怒极之下,竟将那根石柱斩碎。

    阚泽吓了一跳,还以为惹怒了孙策,急是伏首于地。

    就连孙权也为之所慑,匆忙低下头来,垂首而立,大气不敢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飞舞的石屑中,孙策执剑傲立,鹰目之中熊熊燃烧着怒火,脸形都已愤怒到扭曲变形,咬牙切齿的吼道:“陶贼,就算你即刻进攻又如何,我建业坚如磐石,你若有胆来攻,我必叫你付出惨重代价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