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九十七章 本王偏要征服你

第五百九十七章 本王偏要征服你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刷!

    那尖锐锋利的金簪,眼看就要刺中陶商的脖颈,只差那么分毫,孙尚香就要实现她刺杀陶商的目标。

    尽管杀了陶商之后,她也必死无疑,对于孙尚香来说却已不重要了,早在她答应孙策嫁给陶商之前,就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。

    只要能成功杀了陶商,魏军必然大乱,她的英雄哥哥就能反败为胜,孙氏一族的性命便能保住,大吴国也将不会覆灭。

    甚至,孙策还能反守为攻,趁着陶商一死,魏国大乱之际,不光能收复失地,还能反攻中原,问鼎天下!

    孙氏一族的帝王之业,也许就在于她今日这一刺。

    即使她死了,也将成为孙氏一族最大的功臣,为孙家子孙,世世代代的传颂。

    若能这样,即使是牺牲了她自己,那也牺牲的值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终于可以向你证明,我孙尚香虽是女儿家,但我绝对不比你们这些男儿差,我孙尚香才是孙家最优秀的子孙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孙尚香的薄唇间,已经扬起了一抹得意的冷笑,似乎以为,自己离成功,只差那么分毫。

    簪锋,眼看就要刺中!

    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间,陶商那只原本抱着她的右手,突然间从她的双腿下面抽了出来,以快如闪电的速度,挡向了她的右臂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陶商的虎掌,在分毫之间,死死抓住了她执簪的手腕,那金簪悬于陶商后颈上方寸许之距,再也无法落下分毫。

    她失败了。

    陶商早用系统精灵,扫描过她的忠诚度,事先已猜测出,孙尚香乃是假意臣服于自己,其实却是想让他疏于防备,才好趁机刺杀于他。

    所以,陶商对她一直都心存有防备,而且在抱起她之时,已经观察到她头上那支金簪,孙尚香想要刺杀自己的话,武器必然只能是那枚簪子。

    故是一路之上,陶商虽然在大笑,虽然表现的很是狂放得意,看起来没有任何防备,实际小却一直分出一半的精力,时刻在观察着孙尚香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就在孙尚香将她的手,亲昵的揽住陶商的脖子之时,陶商就已经觉察到,她可能要发动刺杀了,精神立刻全力戒备起来。

    而陶商的武道,远胜于孙尚香,反应能力何其之强,一旦发现孙尚香动手,反发而先至,挡下她那一刺,自然是轻轻松松。

    手被拦下的一瞬间,孙尚香却是花容失色,秀眉间的阴冷得意,统统都瓦解,皆被震怖羞恼所取代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这奸贼明明毫无防备,怎么可能觉察到我的行动,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孙尚香心中是惊骇莫名,诡计被识破,恼羞成怒之下,拼命挣动手臂,想要强行杀陶商。

    可惜,她的武道要差陶商十几个点,力量相差太过悬殊,手腕被陶商的手掌,如虎钳一般紧紧掐着,任凭她用出了吃奶的力气,又岂能挣得开来。

    “天下多少枭雄,都奈何不了本王,就凭你一个女流之辈,也想刺杀本王么,真是笑话!”

    陶商不屑的冷笑一声,双臂轻轻一用力,便将孙尚香从马上扔了下去。

    孙尚香跌落马下,挣扎着爬起来,抓起掉在地上的金簪,想要再次扑向陶商,做最后的垂死一搏。

    可惜,荆轲那些亲卫们也不是吃素的,惊醒的他们,立刻一拥而上,便将孙尚香给控制住,如果不是陶商抬手制止的话,早就将她剁成了肉泥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做为使臣的阚泽,早已吓到脸色惨白如纸,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一幕,整个人都惊呆在了原地,完全没有想到,孙尚香竟会做出这等出人意料的冲动举动。

    “孙郡主啊,你怎么能这般冲动啊,你这要是刺杀陶商成功也就罢了,现在失败了,你可害死了我,害死了大王啊……”

    震惊错愕的阚泽,已慌到手足无措,不知该如何是好,只能心中暗暗叫苦。

    这时,陶商已将那枚金簪捡了起来,把玩在手中,看着挣扎的孙尚香,冷哼道:“孙策这厮还真是够舍得的,竟然不惜牺牲自己的亲妹妹来刺杀本王,看来他真的是求死心切啊,急着想让本王灭了他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,陶商明显已是将孙尚香的行刺行动,视为是孙策所指使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孙尚香,刺杀失败之后,冲动的情绪反而冷静下来,听得陶商之言,方才意识到,自己自作主张的举动,为她的兄长,她孙氏一族,引来了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本来,孙策将她献于陶商,乃是为了拖延陶商对建业的进攻,眼下她这刺杀之举,自然是激怒了陶商,很可能即刻就发动对建业的进攻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她的所作所为,非但没能拖延到苟延残喘的时间,反而是加速了吴国的灭亡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孙尚香
求胜之路最新章节
才意识到了后果的严重性,俏脸上不由掠起了深深的慌意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孙尚香只能叫道:“陶商,刺杀你是我孙尚香自己的决定,与我大哥无关,你要杀要剐,只管冲我一个人好了,我孙尚香若是皱一下眉头,我就不配做孙氏的儿女。”

    这个孙尚香,倒是挺有骨气的,这一点让陶商有点刮目想看。

    “大王,要不要动手?”荆轲剑已架在了孙尚香的脖子上,只等着陶商一声令下,就将孙尚香当场斩杀。

    以孙尚香的身份,明明是要被陶商纳为后妃的身份,竟然却敢刺杀陶商,必然是死罪一条,五马分尸都是轻的。

    以陶商的性情,若是换作是别人,恐怕此刻早就下令,将之千刀万剐,以泄以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不过,看着孙尚香那绝美娇艳的脸蛋,陶商却着实有些舍不得。

    哪个男人不好美,更何况是陶商这样的王者,以孙尚香这样的美人,陶商怎么可能来不及享用,就直接杀掉。

    当然,怜香惜玉是一回事,最重要的则是,陶商看中的是孙尚香身上,可以增加自己武力的联姻附加武力值。

    那可是近10多点的武力值啊,若是能够得到,就可以直接把他的武力值,从80多点,冲到90多点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陶商只要联姻到了孙尚香,就能够把自己的武道,直接从一流,冲上当世绝顶的武力。

    这么一件宝贝,才是陶商不舍得杀孙尚香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念及于此,陶商便一拂手,冷笑道:“杀了她太过便宜她了,本王偏要留着她,让她亲眼看到,她的大吴国是怎么覆灭的,本王还非要让她心悦臣服的臣服于本王不可。”

    当下,陶商也不再理睬孙尚香,只令亲卫们将她押解下去,派一队悍婢们,好生的看管。

    “陶商,你有胆就杀了我啊,我孙尚香不怕死,我是绝不会臣服于你,绝不会做你的女人的,你杀了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孙尚香尖声大叫着,却被陶商无视,直接被拖了回大营。

    打发走了孙尚香,陶商的目光,转向了战战兢兢的阚泽,目光中,杀机毕露。

    “阚泽,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!?”陶商虎目一瞪,沉声喝道。

    阚泽吓了一大跳,险些就差尿崩,当场就扑嗵跪了下来,朝着陶商苦着脸,颤声道:“大王息怒啊,下官事先并不知情,我家主公也不知道啊,孙郡主明明答应的好好的,谁想到她竟然会……这实在不关我主之事,绝不是我主所指使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孙策指使?哼!”陶商觉喝一声,怒道:“你当本王是好糊弄的吗,如果没有孙策的指挥,孙尚香哪里有这么大的胆子,竟敢刺杀本王!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绝不是我主指使!”阚泽急是摇手否认,苦着脸道:“大王也知道,我家郡主号为弓腰姬,性情素来刚烈,有时候连我主的话都不听,这绝对是她自己擅作主张,绝非我主所指使。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份上,阚泽所能做的,自然是把一切的罪责,统统都推在孙尚香的身上,务必要跟孙策划清界限,只恐惹恼了陶商,牵怒于孙策。

    陶商却哪管这么多,孙尚香的刺杀行为,实际上还正中他的下怀。

    陶商灭吴战略是不可更改的,即使是孙策把自己的妹妹献于了他,也改变不了陶商要灭吴的决心。

    所以,陶商就在考虑,在收到孙尚香之后,以什么样的理由,尽快发动对建业的进攻。

    孙尚香这么冲动的刺杀之举,自然是正合陶商的下怀,正好给了他即刻发动进攻的借口。

    管你孙策是不是指使之人,反正妹妹是你送来的,你妹妹的刺杀行为,乃是铁证如山,这个黑锅反正是你背定了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也不听他解释,马鞭一扬,喝道:“来人啊,把阚泽的耳鼻,给本王割下来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阚泽吓的浑身一颤,神色骇然变色,万没有想到,陶商竟然真的是牵怒于他,竟然要割他耳鼻,用这等残忍的手段来羞辱于他。

    他堂堂阚泽,乃江东名士,儒雅风流,若是被割了耳鼻,将是何等丑陋的面目,将来还如何见人!

    “大王息怒啊,下官只是一员使者,大王岂能对我动手。”阚泽惊恐的大叫。

    陶商却无动于衷,只是冷冷的一拂手。

    荆轲一下令,左右数名精锐亲兵便一拥而上,将阚泽按倒于,荆轲也步上前来,一手按住阚泽的脑袋,一手便拔剑而出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啊……”阚泽吓到歇厮底里的嚎叫,拼命的挣扎扭动。

    荆轲却冷哼一声,二话不说,手中长剑便刷刷斩了出去。

    杀猪般的嚎叫声响起,鲜血飞溅中,阚泽的鼻子和耳朵,便统统被斩了下来,一张脸瞬间是血肉模糊,可怖之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