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九十六章 笑里藏刀

第五百九十六章 笑里藏刀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建业城西,魏军大营。

    王帐内,陶商还正在与新归降的陆逊畅饮,庆贺着前日一场大胜,纵论天下之事。

    随着与陆逊越来越多的接触,陶商越发现,这个陆逊当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。

    他对天下大势的分析,对刘备和曹操的品评,皆与自己不谋而合,显示出了非凡的洞察力。

    这样一员大才,孙策不能及早启用,也真是天要亡他了。

    一杯酒方下肚,正聊的畅快之时,荆轲匆匆和内,拱手道:“大王,那阚泽又在营外求见。”

    又是阚泽……

    前番阚泽出使求降,假意说愿意献上孙尚香,暗中却使出了里应外合之计,却被自己打了个大败。

    眼下孙策昨天才大败,才隔一天就又派阚泽前来出使,不用问,陶商已是猜到了七八分。

    未等陶商开口,陆逊便冷笑道:“孙策再派阚泽前来,无非是又使什么手段,想要拖延大王对建业的进攻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孙策的意图,本王岂会不知。”陶商不屑一笑,又问道:“阚泽除了他自己之外,还带了什么人来吗?”

    “回大王,那阚泽还带了一辆香车前来,说是里面坐的着的是孙策的妹妹,他的郡主孙尚香,说是要献于大王。”荆轲答道。

    孙尚香!

    陶商眼前一亮,当场就笑了。

    大帐中,陆逊等文武们,一个个也皆流露出了惊讶之色,显然是都没有想到,孙策竟然为了苟延残喘,真的将自己的妹妹送来了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啊,当年的小霸王,纵横江东,无人能敌,谁不服就杀谁,今日竟却沦落到了要靠献妹来残喘的地步,真是……”陆逊感慨万千,眼中鄙意顿生,已不知该怎么形容。

    “大王,听说那个孙尚香上次曾跟你手里逃走过,听说她长的极美,这下你又有艳福啦,嘿嘿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樊哙,却是口无遮拦的哇哇叫嚷,若得众将们都跟着哄笑。

    陶商的脑海之中,立时浮现起了当日交手之时,那张娇艳绝色的面容,还有胸前浮现出的那一抹雪白的风情。

    “本王早就说过,那匹小野马早晚逃不出本王的手掌心,走吧,一起瞧瞧孙策给本王送上的大礼去吧。”陶商哈哈一笑,欣然起身,信步出帐,向着营门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众将们早就听闻那孙尚香是个泼辣的美人,皆也想一睹芳容,纷纷起身离帐,都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陶商出帐,翻身上马,直奔辕门而去。

    奔至营门所在,举目扫望,只见阚泽和一队吴卒,正个个不安的等候在那里,队伍之中,果然有一辆香车。

    那香车里面载着的,自然便是孙尚香了。

    “吴国降臣阚泽,拜见大王。”阚泽大老远见陶商前来,忙不迭的奔上前来,伏拜跪见。

    “阚泽,前番你说要求降,结果却暗中想袭本王大营,反被本王杀了个大败,这次你来,又想耍什么花招吗?”陶商冷冷喝问道。

    阚泽身形一颤,忙拱手道:“大王息怒,我主本是欲降,只是城中尚有许多人不服,前番之战,其实只是我主借大王之手,将那些不愿臣服于大王之徒除掉,现在我主归降,才再无人反对。”

    这个阚泽,这根舌头也果然是了得,脸皮也真是够厚的,这样的理由,亏他都能编的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是本王误会孙策了?”陶商心中冷笑,却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阚泽忙道:“正是如此,所以我主为表明诚意,先将我家郡主献上,还望大王笑纳。”

    陶商不再理他,一抽马鞭,从他身旁抹过,马蹄践了他一脸的灰。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

    陶商勒马于那辆香车之前,冷笑道:“孙郡主,当日彭泽一别,孙郡主的芳容风情,本王尚历历在目,现下咱们又见面了,孙郡主还害什么臊,不赶紧出来见一见本王这个有缘人吗?”

    香车之内,孙尚香听着陶商那“轻薄”的话语,娇躯不由一颤,那“风情”二字所指什么,她自然是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瞬息间,孙尚香的脑海之中,就浮现起了当日她与陶商交手,被陶商一刀斩破了胸前护甲,结果雪峰春光,尽被陶商看去的情景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孙尚香的脸蛋,顿时红了半边,贝齿暗咬朱唇,嘴里低骂了一声“淫贼”。

    虽说在离开建业之时,孙尚香表现的很是决然慷慨,俨然如赴死般的无畏,但关于陶商残暴好色的种种传闻,却令她心中早已忐忑不已,心怀着某种紧张和畏惧。

    而今,终于进了魏营,却被陶商如此不尊重,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就对自己出言“轻薄”,这更是让孙尚香心生羞愤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孙尚香便恼在了车里,陶商叫她出来露面,她就偏不出来。

    眼见孙尚香不肯露面,无视自己的命令,陶商便知道,这位孙郡主这又是在耍高贵矜持。

    对付这样的女人,陶商有的是手段。

    当下他便将鹰目一瞪,沉声道:“孙尚香,本王劝你搞清楚一点,现在你已不再是吴国高贵的郡主,你是你兄长向本王求降的献礼,本王对你客气三分,那是本王怜香惜玉,你可别不识抬举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怒,左右
第一婚宠:老公大人请自重笔趣阁
那些吴卒们,无不为之悚然。

    那阚泽也吓了一跳,生恐他们这位孙郡主耍起刚烈脾气来,不肯顺从于陶商,惹恼了陶商,坏了孙策的拖延大计。

    焦虑震动之下,阚泽赶紧几步扑了过来,向着车内低声劝说道:“郡主既然已答应了大王,就当说到做到,如今既已到了魏营,好歹忍一忍吧。”

    阚泽话虽未言明,但意思却已明了,就是劝孙尚香莫再矫情,好好的屈从于陶商,把陶商哄高兴了,拖延其进攻建业的时间。

    马车中的孙尚香,此时已是羞恨万分,陶商方才那番话,深深的羞辱了她,让她受到了这辈子从未有过的屈辱。

    而阚泽,这个自己的臣子,竟然也在劝说自己,去好好顺从陶商,讨好陶商,更让孙尚香心寒无比,羞辱无比。

    蓦然间,孙尚香就感觉到,自己好像根本不是什么高贵的郡主,简直形同于娼伎一般。

    “再忍一忍,再忍一忍就好了……”车中的孙尚香,强行按下心中的羞愤,不断的自我安慰着。

    深吸过一口气后,孙尚香极力将脸上的仇恨表情掩盖下去,掀开车帘,从上面缓缓的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孙尚香的面容,终于再一次映入了陶商的眼帘。

    此时的孙尚香身着女装,略施粉黛,冷艳之中含着几分娇媚,虽不及大小乔那般国色天香,却也绝对配得上“绝色”二字。

    看到孙尚香的一瞬间,陶商的脑海中,不禁又浮现出当日,孙尚香被自己斩破胸甲之后,那一抹雪白的风情之景。

    “孙郡主,咱们又见面了,早知如此,当初你又何必逃跑呢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以欣赏的目光,拨马近前,来到站在马车上的孙尚香跟前,手托起她瓜子脸的尖尖一巴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公然就肆意的欣赏起了她的容颜。

    孙尚香身儿一震,万没想到,陶商会如此的肆无忌惮,那张原本极力要保持平静的娇容上,瞬间掠过一丝愤羞。

    她虽没有敢表露出来,却下意识的将头一偏,躲开了陶商的手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传说中的弓腰姬啊,还蛮有脾气的,很好,你越是有脾气,征服你就越是有快感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非但不怒,眉宇之中,还浮现出了更强烈的成就感。

    眼前这女人,就是历史上,原本应该属于刘备的那位孙夫人了。

    曾经历史之中,孙权为了拉拢刘备,将年轻的孙尚香,嫁给了刘备那颗嫩草,结果这孙尚香喜好武事,性情暴烈,可是没少让刘备吃苦头。

    陶商就在想,刘备碰上自己还真是够倒霉的,糜氏和甘氏两位美人,原本应该属于刘备,结果却被自己所得。

    而如今,眼前的孙尚香,本来应该也属于刘备,却又被自己给截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,见了本王,连个召呼也不打一下吗!”陶商突然将脸一沉,摆出了不悦之色。

    孙尚香娇躯一震,咬了咬嘴唇,只得含着羞涩,向着陶商福身一礼,口中低声唤了一声:“妾身孙尚香,拜见大王。”

    堂堂弓腰姬,如今已自称为“妾身”,这般恭敬的拜见陶商,显然已是决心臣服于陶商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,这匹小野马,这么快就臣服了吗,这不科学啊……”

    孙尚香的臣服表现,反而让陶商感到了狐疑,当即向系统精灵下令,命其扫描孙尚香的忠诚度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完毕,对象孙尚香,忠诚度为-32。”

    -32!?

    “我靠,这么低的忠诚度,不是分分钟就要背叛老子,这匹小野马,还装的挺像的啊!”

    陶商盯着福身于地,一脸畏惧臣服之象的孙尚香,不由笑了。

    他心中已有了提防,表面之上,却假装深信孙尚香的臣服,哈哈一笑间,伸手就将孙尚香拉上了战马,双手抱在了身前,拨马回身,直奔大营而去。

    孙尚香没想到陶商这般肆意,还未成亲,就放肆到当众抱着自己,心中一阵的羞愤,脸蛋顿时红如苹果。

    但很快,孙尚香那含羞的眼神中,便掠过了一丝阴冷的得意,仿佛是抓到了某种机会。

    “陶商,你这个好色的淫贼,竟敢这般羞辱我,哼,也好,这是你自寻死路,给我杀你的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孙尚香心中暗暗得意,秀眉暗凝,眼中杀机流转而起。

    表面上,她含羞带笑,如小鸟般顺从的依偎在陶商的怀中,任由陶商双手抱在马前,在万众瞩目之中驰骋。

    甚至,她为了保持住平衡,还伸出一只手去,搂住了陶商的脖子。

    紧紧相贴的这个男人,这个大魏之王,这个她孙家的死敌,仿佛因她的顺从,更加得意放肆,全然没有防备,只顾大笑着纵马狂奔。

    孙尚香便趁着陶商疏于防备之时,那只搭在陶商脖子上的手,缓缓的移动着,悄无声息的摸到了自己头上束发的金簪,缓缓的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金簪的末端,寒芒流转,竟已被磨成了锋利无比,形同于藏于发间的匕首一般。

    “陶贼,想让我孙尚香臣服于你,任你玩弄,你作梦吧,今天我就要你的命!”

    孙尚香星眸之中,杀机陡然大作,手中金簪,朝着陶商的后颈就奋然扎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