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九十四章 劝 妹

第五百九十四章 劝 妹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孙策身形一震,那副表情,明显是没有想到,自己这二弟,竟然能说出这番话来。

    “小妹被送给陶贼,不但咱们孙家要声名受辱,你小妹也要被陶贼那奸贼糟蹋,你难道忍心让小妹她受那样的苦?”孙策吃惊的盯着孙权反问道。

    孙权深吸了一口气,正色道:“小妹被陶贼糟蹋,我这个做哥哥的,当然难过,但若不牺牲小妹,建业就要被攻破,我大吴国就要覆灭,所谓社稷为重,小妹她身为咱们孙家的儿女,这个时候,也理应站出来,为大吴国牺牲自己,这是她的责任,也是她的宿命。”

    孙策听着听着,微微点头,目流中流露赞许之色,显然是认同了孙权所说。

    说完这一大通的理由,孙权又大义凛然道:“为大吴国牺牲,为王兄赴汤蹈火,乃是每一个孙家儿女义不容辞的责任,今日是妹妹去牺牲,如果有朝一日,需要弟去牺牲的话,弟也会毫不犹豫的铤身而出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说完,孙策的表情已经变成了刮目相看,上下重新打量着自己这个紫髯的弟弟,好像在重新审视他一般。

    半晌后,孙策方才抚着孙权的肩,赞许道:“仲谋啊,没想到你这般识大体,你真不愧是咱们孙家的儿郎,为兄真为有你这样的弟弟而骄傲。”

    再将孙权夸赞了一番后,孙策也对自己的决策,找到了认同感,遂是带着孙权一起,前往了郡主府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孙策来到了郡主府门外,望着那扇大门,孙策又犹豫了好一阵,方才深吸一口气,步入进去。

    他一进郡主府中,那些女兵们纷纷拜见,就要去向孙尚香通传,却被孙策制止。

    孙策不想惊动外人,只带着孙权,一路穿越前府,径往后院的校场而去。

    孙尚香号称弓腰姬,自幼喜好武事,这个时间点,一定在后院练武,孙策这个做哥哥的,自然是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片刻后,孙策就来到后院,果然看到武场之下,孙尚香正在舞刀弄枪,练的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我练武的时候,任何人不得打扰,你们怎么还敢……”孙尚香感觉到有人来了,张口就斥,一回头间,看到是自己两位兄长,立刻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王兄,二哥,你们怎么突然来了,怎么也没人吱一声!”孙尚香收了剑,小嘴嘟囔着,向着左右那些女兵,瞪眼抱怨。

    “是为兄不叫她们出声打扰你的。”孙策笑了笑,向那些女兵拂手道:“我们兄妹三人说些话,你们都退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女兵们却无人敢动,都望向了孙尚香,显然这位大吴郡主,“治军”甚严,不得她本人号令,哪怕是孙策这个吴王,都号令不动她们。

    “没听到我王兄的话么,还不快下去。”孙尚香白了她们一眼,喝道。

    女兵得令,这才匆匆告退而去,这武场之上,就只余下了他们兄妹三人。

    孙策也先不谈正事,拿出帕子来,很体贴的给妹妹拭去了额间香汗,笑道:“小妹啊,你看你练的,满头都是汗,也不知道歇一歇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儿敢歇啊,我还等着练好武道,亲自上战场,为王兄宰了那陶贼呢!”孙尚香将手中长剑一扬,俏脸上流转着自信。

    听得孙尚香这话,孙策看了孙权一眼,兄弟二人的脸上,不约而同的挤出了一丝尴尬无奈。

    连他堂堂吴王孙策,都被陶商杀到几乎要灭国,你屈屈一个女儿家的,还叫嚷着要去杀陶商,岂非太过狂妄过头来。

    眼见孙尚香这么自信,叫嚷着要杀陶商,孙策真不知道,当他告诉孙尚香,自己要将她送给陶商的时候,孙尚香会有什么反应,一时间,竟不知该怎么来开口。

    “王兄,你来找我,不会还有什么别的事吧?”孙尚香放下了手中剑,似乎也看出了孙策怀有心思。

    孙策不语,孙权却向自己的兄长使以眼色,暗示他当机立断,该是向孙尚香开口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孙策深吸了口气,干咳几声,方道:“小妹啊,前日一败,我军又损数千精锐,眼下为兄手中只有八千不到的兵马,却要面对陶贼十几万大军的围攻,咱人所面临的困境,你也当很清楚吧。”

    孙尚香秀眉微微一凝,显然不愿意听到“困境”二字。

    她便轻哼一声,傲然道:“王兄你是天命所在,一代霸主,这点小困难算什么,早晚必能翻盘,宰了那陶贼。”

    耳听妹妹对自己如此“盛赞”,孙策却听着如芒在背,那句“天命所在”,更是叫他倍感惭愧。

    一时间,孙策又不知该怎么开口。

    孙权见他这般磨叽,心中着急,便道:“小妹啊,如今咱们孙家的基业,正遭遇前所未有的机遇,我们身为孙家儿女,也当为咱们孙家的基业,做点贡献才对,你说是也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
饲主大人之少爷拒绝失宠帖吧
!”

    孙尚香回答的也痛快,手中之剑再次扬起,看向了孙策,“王兄,只要你一句话,小妹我立刻就带兵出城,杀魏军一个片甲不留,定把陶贼的狗头砍下来,献于王兄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——”孙权干咳几声,“小妹你勇气可嘉,但眼下陶贼势大,咱们可不是跟他硬拼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想让我怎么为咱孙家出力?”孙尚香黑溜溜的星眸,掠起了几分茫然。

    这时候,孙权就不言语了,再次望向孙策,这种事,也只有孙策亲自开口才行。

    孙策当场就想说出来,但几次开口,都欲言又止,始终没能说出来,一副为难的样子。

    孙尚香看他这般表情,便不耐烦的催道:“王兄,你到底想让我怎么为咱孙家出力,倒是说啊。”

    犹豫了许久,孙策只得深吸一口气,默默道:“为兄想把你……把你……献……献给陶贼,以拖延陶贼对建业的进攻,为周公瑾重召新军,争取到足够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到最后,孙策还是说了出来,却连孙尚香的目光也不敢看。

    “什么!?”

    孙尚香果然是骇然变色,花容失色,瞬间惊怔在了原地,一副震惊错愕,难以置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很显然,她是万万没有想到,他的两位哥哥所说的为孙家基业出力,竟然是让她去伺候陶商那个残暴的奸贼!

    蓦然间,孙尚香猛然惊悟,明白了一切。

    原来,她眼中这位神武雄略的大哥,屡战屡败,损兵失地,把孙家的基业败到了这般地步,竟然不惜放弃尊严,沦落到要把她这个妹妹送于陶商,供他孙家的死敌任意糟蹋,以此来换取陶商短暂的息兵,好让他们继续苟延残喘。

    孙尚香失望了,彻彻底底的失望,对她这个曾经崇拜的王兄,失望透顶。

    她的那张俏脸,转眼之间,也被着愤之火所占据,颤抖着声音,冲着孙策讽刺道:“王兄啊,你还真是英雄啊,竟然英雄到用自己的妹妹来讨好你的敌人,换取自己苟延残喘,你真不愧是我孙尚香的好哥哥啊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孙尚香忽然间大笑起来,笑声中,却尽是讽刺和不满,那笑声,那讽刺的言语,听的孙策是如芒在背,心下不由又惭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为兄也是迫不得已,为了咱们孙家的基业,为兄不得不这样啊,小妹,你听为兄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再解释了!”

    孙尚香厉声一喝,打断了孙策,一脸决然悲愤,“我孙尚香就算是死,也绝不会屈从于那姓陶的小奸贼,你若是再逼我,我只有一死!”

    孙策当场就愣住了,尴尬在原地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他深知自己这位宝贝妹妹,性情素来刚烈,他也做好了会被拒绝的心理准备,他却没有想到,孙尚香竟然会刚烈到这般地步,几句话间,就要以死来相胁。

    孙尚香都已经拿死来做威胁,话都已经说到了这般地步,孙策还能怎样,他知道,自己若再坚持下去,自己这个刚烈的妹妹绝对说到做到,会自行了断。

    献妹不成,反却逼死了自己的亲妹妹,孙策却万万不想走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再看一眼决然愤慨的妹妹,孙策叹了口气,无奈的摇了摇头,只道叹息着,转身黯然离去。

    孙策这是百般无奈,只能放弃了献妹给陶商的计划。

    孙策黯然离去,孙权却没有走,依旧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不是他不知道自己妹妹的刚烈,而是他知道,他孙家生死存亡,全在自家妹妹的身上,今日若是放弃了,就等于把孙家推上了绝路。

    他更知道,自己这位王兄虽然神武雄略,但却缺乏变通,不懂得对妹妹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这么快就放弃了,实在是不应该。

    孙策办不到的事情,只有他这个弟弟来做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不走,难道你也想劝我不成,没用的,我已经说过了,我就算是死,也绝不会屈从于那陶贼!”孙尚香见孙权还不走,便瞪了他一眼,再次表明自己的决然态度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只听“扑嗵”一声,孙权双膝一软,竟然是跪在了孙尚香的面前。

    正所谓男儿膝下有黄金,跪天跪地跪父亲,跪君王,跪恩师,却万没有跪妹妹的道理。

    而现在,孙权这个七尺男儿,竟是不顾尊严,不顾颜面,向孙尚香这个妹妹下跪!

    “二哥,你这是做什么,你怎能跪我?快起来!”孙尚香吃了一惊,急是把手中之剑一扔,要扶他起来。

    孙权却挡开了妹妹手,一脸的大义凛然,郑重道:“为兄这一跪,不是代表为兄自己,而是代表我孙家列祖列宗,代表我大吴国千千万万的子民百姓,恳请妹妹你出手相救!”

    说罢,孙权不但是跪了下来,更是向着孙尚香,深深的叩首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