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九十二章 精神攻击

第五百九十二章 精神攻击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大王先莫动怒,大王那般信任陆逊,他未必就会降贼,说不定,陆逊只是袭营失利,败逃而走,陶贼这是故意树起他的旗帜,伪造陆逊已降的假象,想要动摇我方人心士气。”

    尽管庞统的内心之中也有七成相信,陆逊极有可能已归降陶商,但残存的那三成希望,却令他继续欺骗自己,还令他去安慰孙策。

    虽说庞统的劝说,语气有那么点虚,但到底还是有几分希望的,孙策这才稍稍控制住了情绪,心中一遍遍的告诉自己,也许真是如庞统所说,这只是陶商打击他人心的伎量而已。

    城头之上,孙策已平伏下了情绪,继续凝目远望,他仿佛能看到,陶商那双阴冷得意的眼睛,正在注视着他。

    一股莫名的寒意,油然而生,孙策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陶商的确正在以一种讽刺的目光,冷笑着注视着城头,他已能想象到,此刻的孙策,是怎样一种又气急败坏,又惊又愤的表情。

    今日虽破了孙策的袭营之策,但孙策麾下,少说还有八千兵马,建业城墙也依旧坚固,陶商很清楚,就算他是挟着大胜余威前来,也无法即刻攻破建业。

    陶商今天来,也不是为了一鼓作气攻下建业,而是要给孙策那颗受伤的小心灵上,再捅上一把刀。

    扫视过一遍敌城,陶商的目光,转向了身边的陆逊。

    他抬起手中战刀,遥指向敌城方向,冷笑道:“陆伯言,你立功的机会到了,去吧,去为本王劝降吴人吧。”

    陆逊身形立时微微颤动,以他之智谋,自然是第一时间就明白了陶商的用意。

    他可是孙策的救命稻草,今陶商却要令他至建业城下,去招降吴人,分明是要利用他的出现,来打击孙策的精神,来瓦解城中吴国军民的士气。

    “魏王的手段,当真是霸道狠厉,远胜于孙策啊……”

    陆逊暗暗赞叹,却并没有犹豫,拱手道:“那末将就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陆孙拨马而出,单骑前往了建业北门方向。

    眼见陆逊单骑而出,身边的荆轲便有些不放心,便提醒道:“大王,这个陆逊才刚刚投降,末将只怕他会趁机逃往建业,要不要令末将跟上去,降止他逃走。”

    荆轲的提醒,自然也有道理。

    陶商的脸上,却始终写着“自信”二字,只微微一笑,反问道:“怎么,你不相信本王的识人之能吗?”

    荆轲一怔,忙道:“末将不敢。”

    荆轲虽不敢再质疑,但目光之中,却始终存有几分担忧,生怕陆逊趁机逃走。

    他却不知道,陶商早已用系统,扫描过了陆逊的忠诚度,不然怎会这般自信,放心大胆的让陆逊一个人前去。

    城上城下,两军将士,无数双眼睛的观注之下,陆逊单骑而去,进至了建业北门前。

    勒马于城前二十步之地,陆逊不敢再前进半步,但在这样一个距离,城上所有人都足够看清楚他的全貌。

    城头一线,瞬间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庞统那一丝侥幸心理,就此灰飞湮灭,整个人都惊愕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而吴王孙策,更是羞怒万分,脸都快给憋涨了,就仿佛是当着万众之面,公然被羞辱一般,最后的丁点颜面,都被陶商狠狠的打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城头一线,所有人都陷入了震惊茫然之中。

    陆逊的出现,已足以证明,他已归顺于魏国,一句话不说,就足以给孙策主臣,吴军士卒的心灵上,以沉重一击。

    这还仅仅只是开始而已。

    陆逊扫望了一眼城头,深吸一口气,昂首大声道:“江东的父老兄弟们听着,我陆逊现下已背弃了孙策这个逆贼,归顺于大魏之王,希望尔等也不要再执迷不悟,速速
主神建设游戏小说5200
献城归降,魏王必当重赏,否则,大魏十万天军攻破建业之时,就是你们为孙氏一族陪葬之日!”

    陆逊之言,清清楚楚,城头上的吴人们,无不是听的清清楚楚,瞬间又是一片惊哗,所有人的心灵精神,都遭受到了沉重一击。

    那可是陆逊啊,江东陆家的家主,如今竟然也背叛了孙策,竟然不敢当着孙策的面,公然劝降孙策的臣民,这对吴国军民精神的影响,何其之巨大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孙策,脸已块变成一块烧红了的铁块,胸中气血翻滚如潮,俨然如火山一般,几乎就要喷发爆炸。

    “陆逊,你这个背鄙无耻之徒,本王待你不薄,你竟然敢背叛本王,你这个亡恩负义之徒,你不得好死!”怒极的孙策,朝着陆逊破口大骂起来。

    面对孙策的怒斥,陆逊却只冷笑一声,目光中也燃起了仇恨的火焰,冷冷道:“孙策,你还好意思说对我有恩?你难道忘了,当年我叔父陆康,是怎么被你残忍杀害的吗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孙策一时语滞,蓦然想起这件旧事,竟不知该如何回应。

    这时,城下的陆逊,却趁着他语滞之时,再次斥道:“当年你杀我叔父,此恨此仇,我陆逊一直铭刻于心,只是苦于无从可报,方才屈从于你,如今大魏之王到来,我陆逊终遇明主,正是我大仇得报之时!孙策,你若还想活命,就开城投降,魏王或许会饶你一命,否则城破之时,我陆逊必亲手斩下你的项上人头,为我叔父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“陆逊狗贼,你——你——你——”孙策是气到肺都要炸掉一般,胸中气血翻滚激荡,都快要涌到嗓子眼来了,却不知该如何反斥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让他当初确实是杀了陆康呢。

    他只是自信的以为,自己身为大吴之王,就算杀了你陆家之人,如今能够启用你陆逊,已经算是对你陆家的施舍,你陆家就该识趣的忘记仇恨,老老实实的给我卖命,什么报仇雪恨这种心思,想都不该想。

    他却没有想到,陆逊竟然铭记着这份仇恨,更是在这个时候,给他沉重一击。

    眼见孙策语滞,陆逊趁势又大声道:“大吴的儿郎们,孙氏气数已尽,大魏之王才是天命所在,圣人转世,咱们吴地儿郎,岂能为孙氏殉葬,是时候背弃孙氏,归顺魏王了,你们都还在等什么,行动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再次在吴军士卒心头,掀起了阵阵的波澜,众士卒们神色皆变,彼此相望,眼中无不闪烁起了犹疑之色,显然已被陆逊说到动摇。

    眼见左右士卒,被陆逊蛊惑到人心动摇,孙策是又气又恼,咆哮大叫道:“给本王放箭,射死这无耻叛贼,射死他!”

    左右的吴军士卒们,个个都沉浸在震惊失神之中,竟然都没听见孙策的号令。

    “本王叫你们射杀那叛贼,你们都聋了吗!?”孙策更加勃然大怒,几乎是咆哮怒叫。

    左右这些士卒们,这才惊醒过来,纷纷举起弓箭,打算向陆逊放箭。

    陆逊却早有防备,抢在城头敌卒放箭之前,已拨马先走,比及城上的箭矢如雨而落之时,他早已奔远。

    “陆逊,你这个叛贼,你这个逆贼,你要杀了你,我要杀了你啊——”

    孙策拳头紧握,紧咬牙齿,牙缝都已经咬出了血,一丝丝的鲜血从嘴角渗了出来,胸中气血翻,脸都要气炸掉一般。

    怒气填胸之下,孙策只觉怒血攻心,头晕目眩之下,竟是仰天一声悲愤大叫,身形摇摇晃晃,向后跌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大王!”

    “王兄!”

    身边的太史慈,庞统和孙权三人,眼见孙策要跌倒,无不是大吃一惊,急是围涌了上来,一把将孙策扶住。

    当众人将孙策扶住之时,发现孙策已是脸色惨白,竟已气昏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