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八十九章 不降,杀!

第五百八十九章 不降,杀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战马狂奔似电,曹参飞马袭卷而至,虎臂上,那一柄长戟掀起狂风暴雨,破空而如,轰向潘璋。

    潘璋惊觉曹参杀至,不用交手,也知对方的武道,远胜于自己,他绝非是对手。

    他却已没有退路,急提一口气,用尽平生之力,出刀相挡。

    刀与戟,在血雾之中轰然相撞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震耳欲聋的惊鸣声中,潘璋瞬间身形剧震,天崩地裂般的狂力,如银河之水般,汹涌的灌入了他的身体,搅动他气血翻滚如潮,五内欲裂。

    如此重击下,潘璋两臂立时被压将下来,曹参手中那柄大戟,刀锋寸寸下压,几乎就要砍到他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这厮的武道,竟然强到这般地步,陶贼的麾下,竟然……”

    潘璋心中震惊无比,暗暗叫苦,情急之下,只得将身形一侧,以避那斩下的戟锋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戟锋没能斩中他头顶要害,却斩中了他的肩甲。

    骨肉碎裂的沉闷响声中,曹参这势大力沉的一戟,力道未减,瞬间将他的肩部护甲斩破,直接就斩中了他的肩骨。

    就在潘璋吃痛惊恐时,曹参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,手中战戟先是一收,紧接着伴随着一声低啸声,战刀再次横荡而出,似磨盘一般斩至。

    上部的强大压力骤然一失,潘璋刚刚喘了一瞬间的气,迎面方向,鬼神般可怖的戟锋,又朝着他的胸口,浩浩荡荡的破风斩至。

    潘璋本能的想要闪避,但曹参战戟还未轰到时,那扑天盖地的刃风劲气,便如一道铜墙铁壁一般,横压而来,将他所有的躲避路线,统统都封死,令他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这是要他命的一戟!

    潘璋被刃风所压,几乎就要喘不过气来,对死亡的恐惧,几乎已经盖过了肩膀的剧痛感觉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潘璋狠狠一咬牙,勉强将手中战刀竖起,拼起全身的力气,试图抵挡这一戟。

    他无力的刀锋刚刚举起,曹参那惊涛巨浪般的一戟,已狂轰而至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火星飞溅四射,金属的猎猎激鸣,几乎将耳膜刺破。

    滔天巨浪般的狂力轰击之下,潘璋身体再受重击,胸中气血翻滚如潮,一股鲜血顶到嗓子眼处,再也难以压下,张口狂喷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口中喷血,那握刀的双手,更是被震到虎口开裂,五指间已被震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巨力轰击之下,潘璋受此重创,连马都骑不稳,几乎就要被曹参一戟震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很好,我看你还能吃我几记重戟,看招吧!”曹参一声狂笑,猿臂飞舞,手中战戟再度轰出。

    第三戟轰出,招式突然骤变,力道虽然消减大半,速度却快如闪电,以雷霆般的速度,绕过潘璋的正面防御,从他的侧面,斩向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第三戟,又是神鬼一击。

    已然受到重创的潘璋,连手中刀都快要握之不稳,又哪里来的勇气,去接曹参这第三式,只能急提一口气,勉力向前倾去,想要闪避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雪亮的戟锋,挟裹着浓浓血雾,从潘璋的头顶扫过,虽未斩中他,却将他背上的铁甲,竟也削去了一层,直接将他铁甲之下,背上的一片肉,都狠狠的削下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潘璋一声惨烈的嚎叫,巨痛之下,根本无法再坐住,整个人便从马上翻落下去,栽倒于地。

    “狗贼,你竟然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潘璋口中大骂着,挣扎扭动,试图从血泥中爬将起来,却又痛到无力,屡屡跌倒之时,曹参已经策马上前,将潘璋整个人,都笼罩在了他巍巍的阴影之中。

    那一柄沾着他鲜血的战戟,就那么垂在他的跟前,只消稍稍用力,就能要了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潘璋这才意识到,自己败了。

    身受内外重伤,以这样屈辱的姿势,趴在地上,将要面对即将来临的死亡,这一刻,潘璋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悲愤。

    “难道,我大吴国,真的就要这样完了吗……”

    潘璋不仅悲愤于自己战败,更为自己所效忠的国家悲愤,他知道,随着自己的失败,也意味着孙家最后翻盘的希望破灭。

    吴国灭亡,已成定局!

    潘璋环扫一眼左右,只见倒下的不仅是他一人,那七千精锐的吴军士卒,已被魏军杀到血流成河,“太史”的战旗,也已经消失在了乱军之中。

    或许,太史慈逃出了升天,或许,太史慈已先他一步,被魏军所杀。

    曹参立马横戟,俯视着趴在地上的潘璋,冷冷道:“我大魏之王乃天命所在,圣人转世,何等的智谋,孙策那点小把戏,你以为能瞒过我家大王的眼睛吗?”

    身受重创的潘璋,身形剧烈一震,方才猛然省悟,原来,孙策的一举一动,竟然都在陶商的意料之中。

  
穿越从泰拉瑞亚开始帖吧
  一个人的洞察力,怎么可能强到这等地步,简直是堪比鬼神!

    刹那间,潘璋身形凝固,双眼之中,竟是迸发出了一丝惊悚之色。

    “曹参,干的漂亮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龙吟般的喝彩声,回响在了耳边,曹参精神一振奋,蓦然回首,却见陶商已策马而至,对他是一脸欣赏赞许的笑容。

    曹参大受鼓舞,忙是一拱手道:“大王,敌将潘璋已被末将拿下,请大王处置。”

    陶商满意的点点头,再度向他投以欣赏的目光,然后,策马徐徐上马,立马横刀于潘璋眼前。

    鹰目如刃,气势如山,那种与生俱来般的王者霸道之气,瞬间令潘璋气息为之一滞,从心底里产生了一股恐惧的恶寒。

    陶商俯视潘璋一视,冷冷道:“吴国灭亡已成定局,潘璋,现在你只有两条路可选,要么归降本王,要么就是死!”

    陶商倒也对这个潘璋,心存几分欣赏,如果有招降的可能,自然要试上一试了。

    潘璋身形一震,已从惊悚中清醒过来,耳听陶商竟然要逼队投降,瞬间脸形扭曲变形,仿佛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。

    刹那间,潘璋恼羞成怒,冲着陶商咆哮大叫道:“姓陶的奸贼,你算什么东西,也配叫我潘璋归降,只有我家大王才是真命之主!我潘璋只效忠于吴王,想让我投降,你作梦去吧!”

    潘璋是咆哮不休,根本不把陶商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陶商鹰目一凝,目光中,陡然间迸射出猎猎杀机,已是被潘璋的猖狂所击激。

    潘璋非是什么名将,陶商给他投降的机会,已经算是网开一面,这小子不降也就罢了,还敢如此相辱,以陶商现在的实力,又岂会忍受。

    “降就降,不降就不降,哪里来那么多废话,听的本王烦躁,去死吧!”一声讽刺的冷哼,陶商毫不迟疑,手中战刀狂斩而下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刀影闪过,鲜血飞溅,潘璋那一颗人头,飞落而出。

    亲手杀了潘璋,陶商又向曹参示意一眼。

    曹参会意,便将潘璋的人头提起,深吸一口气,冲着周遭吴卒,咆哮大叫道:“潘璋已被我大魏之王所杀,谁敢再顽抗,下场就如潘璋!”

    曹参的咆哮声,隆隆如雷声一般,四面八方的传播开来,震到残存吴兵心神动荡。

    尚在垂死挣扎的他们,寻着声音看去,当看到潘璋那血淋淋的人头,看到威势如神的大魏之王时,精神遭到了最沉重一击,残存的最后一丝顽抗斗志,顷刻间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“我等愿归降大魏之王。”

    “请大王之王饶命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愿意归降啊。”

    惊恐的叫声中,成百上千的吴军士卒,纷纷丢弃了兵器,成片成片的趴倒于地,向着陶商跪拜求降。

    陶商就那么立马横刀,傲然而立,鹰目扫视着那些求降之敌,那霸绝天下的王者之气,令敌卒为之心胆俱裂。

    四周处,杀声渐渐平落下去,七千吴军士卒,除了太史慈率两千余人逃走之外,其余包括潘璋在内的五千吴卒,不是死就是降。

    耳边处,刚刚熄灭的杀声,此时此刻,却又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这一次,这杀声却不是来自于南面,而是来自于北面。

    陶商笑了。

    果然如他所料,这杀声,应该是陆逊率领的那一队兵马,出同时对自己的北面围营,发动了突袭进攻。

    可惜,陆逊大概作梦也想不到,陶商早已为他也安排下了一份惊喜的大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营往北。

    就在南面杀声大作之时,陆逊率领七千吴卒,正在黑暗的掩护下,向着魏军北面围攻,如潮不般涌来。

    建业城头,号火已然点起,那是孙策下达了内外合击的号令。

    陆逊早已接到孙策的密令,但见号火点起,南面方向杀声大作,就知道城内的军队已经出击,自己出动响应的时机也到了。

    当下陆逊没有一丝犹豫,挥军狂杀而上,七千吴军士卒,如潮水一般,向着魏军围营侧后方向,汹涌扑来。

    一百步……

    五十步……

    三十步……

    狂涌如潮的吴军士卒,抱着必胜的信念,向着魏营狂奔而来,越冲越近,眼看着就要成功的冲入魏营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原本沉寂的魏营之中,响起了震天的战鼓之声。

    鼓声起,那些蹲伏于营外沟壕之中,数以千计的魏军弩手,陡然间站了起来,现出了他们狰狞冷笑的面孔。

    每一名魏军士卒,手中那一张重弩,寒光流转的矢锋,都对准了迎面而来的吴卒。

    一面“养由”大旗,也被高高树起,在风在傲然飞舞。

    “是养由基的破军弩营,糟糕,中计了!”陆逊一声惊呼,神色骇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