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八十七章 斩断你最后的希望

第五百八十七章 斩断你最后的希望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大局为重四个字,如一盆冷水,狠狠的扣在了孙策的头上,瞬间令他冷静万分。

    孙策沉默了。

    庞统见状,拱手道:“大王,孙郡主嫁与陶贼,确实是有些屈尊,但眼下国势如此,倘若建业不保,孙郡主也无法幸免。况且,孙郡主身为孙氏王族,当此国家危难之际,也当铤身而出,为国家做出应有的贡献才是。”

    孙策身形微微一动,显然已是被庞统说动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后,孙策却又叹道:“士元说的也有道理,只是不到万不得已时,本王还不想牺牲了妹妹,先等等吧,等到陆伯言那一支兵马到了,我们或许有反败为胜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庞统身形一震,仿佛蓦然间也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沉吟了片刻,庞统又道:“大王所言也有道理,不过,我们至少也当佯装答应那陶贼,才好令他放松警惕。”

    孙策一点头,当下便向阚泽交待,令他再赴魏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是日,魏军大营。

    王帐之中,陶商正与诸将议事。

    正这时,荆轲匆匆而入,拱手道:“禀大王,吴使阚泽又到了,正在帐外侯见。”

    “来的还真是快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嘴角扬起一抹意料之中的笑容,遂是一拂手,喝令将阚泽传入。

    须臾,去而复返的阚泽,步入了王帐,但见魏军文武都在,神色顿时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他以为,陶商会单独见他,却没想到,这么多魏国文武都在,自让他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泽拜见大王。”阚泽也是脸皮厚,很快就强按下尴尬,拱手恭敬行礼。

    陶商也不跟他废话,直接拂手喝问道:“阚泽,孙策想明白了吗,他是要自己的妹妹,还是要亡国。”

    陶商依旧是那么直白,不给他半点面子。

    阚泽脸色愈加尴尬,只得干咳一声,在众魏国文武的注目之下,讪讪道:“回禀大王,为表明我们的求降诚意,我主已决定,将孙郡主献于大王。”

    听得此言,大帐之中,众魏国文武们,无不是面露奇色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孙尚香乃是孙策的宝贝妹妹,宠爱万千,却没想到,孙策竟会答应献上,接受这些羞辱性的求和。

    一时间,魏国文武看向阚泽的目光中,皆是极尽的鄙视。

    坐在轮椅上的鲁肃,也冷笑着讽刺道:“江东小霸王,还真是个识时务之徒啊。”

    面对鲁肃这个旧日同僚的嘲讽,阚泽是既尴尬又恼火,却又不敢吱声,只能忍气吞声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本王就给孙策一个机会,把孙尚香送过来,本王就考虑你们的求降。”陶商拂手冷笑道。

    阚泽松了一口气,装出欣喜若狂之势,忙拱手道:“多谢大王厚恩,下官即刻回往建业,将大王的恩德转告我主,我主必会尽快将郡主送到大王帐中。”

    一番谢恩后,阚泽匆匆告退。

    在魏军文臣武将们鄙视的目光注视下,阚泽带着一背的冷汗,逃离了王帐,紧绷的神经这才得以松开,长长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快步离去,趁着左右无人注意之时,悄悄的回头一瞥,嘴中冷法哼道:“陶贼,你敢这般羞辱我家大王,就等着被我王羞辱吧,哼……”

    冷笑过后,阚泽再不敢久留,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王帐中,大魏文武们,却陷入了一片议论当中。

    众文武有的在鄙视孙策的“卖妹求荣”,也有的则在欣喜,这场战争因孙策的投降将要结束,也有人主张孙策不可信,当继续推行武力辗平吴国的战略。

    陶商却也先不表态,等众文武们热议之后,方才看向了张良,“子房,说说你的想法吧。”

    张良便冷笑道:“孙策乃枭雄,自然应该知道,为天下者不顾家的道理,何况是牺牲一个妹妹,他送妹求降,倒也不是没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顿,张良却又话锋一转,“不过眼下,孙策手中尚有一万五千余兵马,建业主城也还坚固,似乎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,以他的高傲性格,这个时候就送妹求降,似乎有些早了点吧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皆狐疑起来,便想孙策损兵折将无数,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还能折腾出什么来,投降似乎也应该是唯一的出路。

    不然呢,明知建业城早晚必破,却还要坚守,难道想学袁氏的前车之鉴不成?

    陶商却被张良的话所提醒,站了起来,踱步于帐中,思绪飞转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他的目光,蓦然间落在了地图之上,仿佛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啊,孙策,原来你还指望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啊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笑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日之后,建业城东北,覆舟山。

    残阳西下,覆舟山的轮廓,披上了一层血色的纱衣。

    山东南的石径小道上,数千人兵马,正在山道上匆匆前行,队伍的中间,一面“陆”字的战旗,时隐时现。

    兵
重生之神级宝箱系统无弹窗
马前方,那员相貌儒雅的年轻人,勒马于山间,明朗如星的眼眸,举目向着西南方向,向着建业城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这时,一骑斥侯飞奔而至,拱手叫道:“启禀陆将军,前方再行七里,翻过那道山坡,便是魏军的北面围营,约驻军一万有余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一万魏军么,看来此计,我们还是有希望的……”那姓陆的年轻将领,微微点头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年轻的吴将,名叫陆逊。

    陆家因家主陆康为孙策所杀,本与孙家有着大仇,但自孙策称王之后,陆氏为了保住自己在江东的家族利益,便只能暂时放下仇恨,由陆逊出仕,为孙家效力。

    而孙策也一直在试图拉拢那些臣服的江东大族,为了将陆逊树立为榜样,便对其十分器重,年纪轻轻便封为将军。

    陆逊自身也极有才华,不负孙策的欣赏,在逼降山越人的战役中,立下了不小的功劳。

    故孙策便令陆逊,率六千兵马,驻扎于吴郡,负责监视归降的山越人。

    但是形势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,魏军都打到了家门口,孙策已无兵可用,已顾不得再防范山越人,只能调陆逊率这六千最后可用的兵马,赶来建业城增防。

    魏国大军虽有十几万之众,但建业城面积广大,十几万大军并非将建业城围到滴水不漏,而且,陶商将主力兵马,都集中于城西北的石城临江方向,其余三面兵马虽不算少,但也不算多。

    孙策看出了魏军分布的这丁点破绽,当即派人给陆逊授以秘计,令他不要从东南大道来援,而是改走东北覆舟山小道,出其不意的出现在魏军北面围营之后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孙策就可以趁机主动出击,跟陆逊里应外合,一举击破魏军的北面围营。

    “就算击破魏军北面围营,也未必就能逼陶商退兵,但至少……也可以喘一口气吧……”

    陆逊思绪翻转,再次抬起头时,眼眸中已掠起一丝杀机,马鞭向着西南方向一指,喝道:“全军不可休息,继续前行,傍晚前一定要看到建业城。”

    陆逊善于统兵练兵,极得士卒之心,这六千吴卒虽皆已疲惫不堪,却无一人心存怨言,继续默默的加快前行。

    天黑前,陆逊统领着他这支兵马,总算是翻过了覆舟山,抵达了建业东北方向。

    勒马于山坡之上,陆逊抹过额头汗渍,举目南望,魏军营盘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视野中,只见魏军围营不足数里,此刻一道道的炊烟正升腾而起,显然要到埋锅造饭之时,并未觉察到有异。

    “陶商果然没有察觉,看来是天不亡大吴也……”

    陆逊暗松了一口气,眉宇之中,流露出些许庆幸的表情,手中马鞭一扬,“建业城就在眼前,敌人毫无察觉,今晚我与尔等并肩作战,与大王里应外合,大破敌营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已入夜,魏军北营。

    王帐中,陶商正饮着小酒,坐观兵书,何等的悠闲。

    一杯酒方才饮下,苏秦兴冲冲而入,还没等站稳,就拱手兴奋道:“大王果然料事如神,我锦衣南卫的细作,当真在北面覆舟山一带,发现了数千吴军的行踪。”

    听得此言,陶商笑了,果然跟他所料想的,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陪坐于侧的张良,也笑叹道:“看来孙策果然还是不死心,把最后这一支可用之兵也调来了,还故意不走东南大道,却绕远走北面覆舟山小道,他这是想玩一招出其不意,里应外合破我北面围营啊。”

    君臣二人都笑了,笑的讽刺。

    就在前日之前,孙策派阚泽前来,声称愿意献妹投降之时,陶商就和张良不约而同的怀疑孙策的诚意,料想他必是借着献妹为由,想先稳住陶商,争取时间玩花招。

    陶商这么一琢磨,便想到孙策现在唯一能依靠的,大抵就是驻扎于吴郡一带,陆逊所统的那六千兵马了,他拖着迟迟不肯送妹前来,必是暗中已令陆逊率军前来救援。

    不过,陶商又想到,就算陆逊的六千兵马到来,那也是杯水车薪,解决不了问题,那么孙策唯一的希望,就应该是利用陆逊这支兵马,来奇袭自己一座围营,以期通过一场胜利,来拖延更多的时间。

    陶商和张良,将诸座围营的形势一分析,便锁定了北面这座围营。

    于是,张良便为陶商献上了将计就计之策,暗中不动声色的调动兵马,同时又令苏秦派出大批锦衣南卫,加强在覆舟山一线的侦察。

    而这一道情报,果然证实了陶商的猜测。

    而且,偏巧在这个时候,孙策也派了人前来,声称已准备好了嫁妆,当晚就送自己的妹妹,前来大营中。

    孙策的反应,更加映证了陶商的推测,让他更加料定,今晚就是孙策里应外合,进攻北面围营之时。

    杯中之酒,一饮而饮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陶商将手中酒杯,狠狠的砸在了案几上,鹰目中杀机凛然狂燃,肃杀喝道:“传令下去,众将按计划行事,今晚就把孙策最后的一线希望斩断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