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八十一章 攻心为上

第五百八十一章 攻心为上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精神攻势?有意思,继续……”陶商眼眸一亮,轻轻一拂手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张良便不紧不慢道:“孙策先前扫荡江东之时,曾大兴杀戮,就连当年的陆家家主陆康,也死在了孙策刀下,江东诸多豪强土著们,皆是畏于孙策之威,方才不得不臣服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顿,张良接着道:“眼下孙策连战连败,威势已衰,良便想那些豪强土著们,必已是蠢蠢动,大王便可恩威并施,从这方面着手来瓦解吴国人心。”

    张良一席话,道出了他的计谋。

    “嗯,子房所言不错,若能不战而屈人之兵,自然是最好不过。”陶商自然是立刻领会了张良的用意,连连点头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这时,鲁肃也一拱手请缨道:“如若大王不嫌,肃愿亲写一封《告建业军民书》,以号召城中军民,愤起反抗孙策,不再为他卖命。”

    陶商眼前一亮,鲁肃的请动,正中他下怀。

    要知道,鲁肃乃是孙策旧臣,周瑜的所谓好友,若是让鲁肃这个降臣,来写这道劝降书,对建业军民的影响力,定然是比别人要大。

    陶商当即欣然同意,便叫鲁肃执笔,写了一封《告建业军民书》,在檄文中历数了当年孙策在江东士民的屠戮,号召城中军民群起反抗,又恩威并施,警告城中军民,如若继续助孙策顽抗大魏天威,城破之后,他们并将受到最严厉的惩罚。

    鲁肃这道《告建业军民书》写完之后,陶商看了甚是满意,当即下令军中书佐们,连夜抄写了数万份,叫后羿所部弓弩手,将这些檄文统统都射入建业城中。

    这近五万多道檄文,被射入城中,很快便被城中军民捡拾到,几乎是人手一份,转眼就对他的心理,造成了巨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当年孙策屠戮江东的旧账,许多吴国士民都还记在心里,只是不敢言而已,心中那份恨却一直都曾消失。

    而自陶商伐吴以来,孙策是连战连败,损兵失地无数,吴国的年轻人死伤无数,几乎是家家户户家破人亡。

    孙策要是打胜了也就罢了,偏偏还屡战屡败,最终被陶商打到了家门口,如何能不叫吴人对他心中不满。

    再加上孙策以一州之地,跟大魏抗衡,为了维持他庞大的军队,屡屡向吴中士民加征粮赋,搞的民不聊生,怨声载道。

    各种各样的矛盾,汇聚到一起,可以说吴国的军民,对孙策接近于失望透顶。

    而眼下建业被围,又使建业士民陷入了危难的境地,吴人对孙策的不满,已是达到了空前的高涨。

    陶商这几万份的《告建业军民书》,往建业城中一箭,更加催涨了吴中军民对孙策的不满,这种不满的情绪,就像是一个火药桶,达到了随时可能被引爆的地步。

    陶商当然也知道,光靠这几万份檄文,不可能就这么拿下建业,想要破城,最终还是要靠来硬的。

    故陶商在进行心理攻势的同时,也没有闲着,一面叫士卒抓紧时间休整,一面令后方萧何、范睢等文臣,将粮草物资,从荆州和淮南,源源不断的运往吴地前线。

    陶商的战略意图也很明了,先对敌人进行精神打击,只等运抵前线的粮草足够多时,再对建业城发动全面进攻。

    城外,魏军士气高涨,陶商信心百倍,做着各种攻城的准备,建业城内,孙策却沉浸在痛苦苦恼之中。

    孙策留守建业的兵马,只有一万兵马,而朱渚一役,吴军损失了一万宝贵的兵马,周瑜只带着不足一万的兵马,逃回了建业城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孙策手中可用之兵,只有两万,而且是士气低落,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而城外的魏军,却多达十四万之众,这也就是说,孙策要以两万兵马,对抗近七倍的魏军。

    兵微将寡之下,孙策不得已,只得下令从三吴腹地,紧急抽调郡兵前来建业,以填补兵力不足的劣势。

    这些郡兵虽然战斗力低头,但好歹也能充充人头,装装样子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孙策还令陆逊,率领七千监视山越人的兵马,也赶往建业城助战。

    山越虽降了孙策,但三十余万的丁口,数量庞大,孙策对他们自然不敢完全放心,便提拔了陆逊这员智将,率五千兵马于吴郡一带监视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孙策也顾不得山越人了,一切可用的兵马,都要以保卫建业为优先。

    而孙策在从各地抽调兵马的同时,又向建业城中的士绅豪强们,发出王令,想要强行征辟他们的家兵,以充实建业的守备力量。

    吴国的豪强们虽遭受过孙策当年的打击,但经过多年的休养生息,实力已恢复了不少,若城中的豪强们真心出力,孙策至少能拼凑出近五
极星天尊吧
千的精锐兵马。

    可惜,孙策的美好愿望,却被陶商无情的给搅黄了。

    原因为在于那道《告建业军民书》。

    正是鲁肃亲笔所写的这道檄文,勾起了吴中豪强们对孙策旧日的仇怨,而其中的威胁之词,又使他们畏惧于陶商之威,生恐相助孙策,建业城破之后,会如同荆放蔡家、蒯家那样,被大魏之王血洗灭门。

    种种考虑之下,建业城中的豪强们,便不敢相助孙策,以各样的理由,拒绝了向孙策献出他们的私兵。

    正是因此,孙策的王令下达了多日,豪强们却只献上了不到八百私兵,大多还都是老弱病残的弱兵。

    王宫大殿。

    孙策看着手中那道《告建业军民书》,英俊的脸庞扭曲变形,燃烧着深学的恨意,恨到眼珠子几乎都要迸射出来。

    “鲁肃,你这个叛国之贼,我杀要了你,我要杀了你啊——”

    孙策咆哮怒骂,将手中的檄文,几下撕成了粉碎,愤怒的扔到了阶下。

    怒不可遏,孙策疯了似的将手中的帛书撕成粉碎,然后扔得遍地都是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这个奸贼,你以为你得到了鲁肃这个叛贼相助,凭这一道檄文,就能煽动本王的子民背叛本王么,笑话,简直可笑之极!”

    孙策冲着殿门方向,咆哮即骂,极尽讽刺,仿佛陶商就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左右的侍从们,个个都胆战心惊不敢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这时,殿外响起了脚步声,却是周瑜、张昭,还有庞统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着遍地碎屑,三人对视一眼,已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庞统便笑着宽慰道:“陶贼也真是可笑,想单凭一个叛贼的胡言乱语,就想瓦解我们的人心士气,真是可笑啊。”

    庞统一番话,令孙策的表情,稍稍好转,怒气也渐渐平息。

    这时,周瑜轻吸了口气,趁机道:“大王,建业之重,就在于西面的石城,那里必是陶贼主攻方向,臣请大王再给臣拨一万兵马,臣集中一万五千兵马,必可守住石城。”

    周瑜不提增兵便罢,他这么一开口,孙策就压不住心中火气,沉声反问道:“周公瑾,上次本王给了你两万兵马,你都没能守住牛渚,现在你又要本王给你增兵,本王倒想问问,你到底有没有信心守住石城?”

    孙策也确实是气昏了头,这番话,竟是在质疑周瑜的能力,埋怨他牛渚失利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了,孙策对周瑜是何等信任,情同手足一般,何时曾说过这样重的话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周瑜身形剧烈一颤,顿时面露惭愧之色,心头甚至有一种被刀割的痛苦。

    先前牛渚一败,周瑜确实也自责不已,回京之后便向孙策谢罪,声称没有能力去守建业,请孙策别择贤能。

    孙策心对周瑜自然有抱怨,但眼下诸将死伤无数,韩当程普等老将皆是被陶商所杀,几员孙家子弟虽有将才,却皆年轻尚轻,不足以担当重任,放眼众将中,也只有周瑜有此统帅之才。

    孙策没有办法,当时只是安慰了周瑜几句,却依旧叫周瑜担当重任。

    却不料,他今天被气昏了头,一时怨气冲脑,竟是这么不给周瑜面子,公然就埋怨起了周瑜。

    话一出口,孙策便意识到伤了周瑜的心,有些后悔,却又不知该怎么收回,又不伤了自己的颜面。

    周瑜神情尴尬,立在那里,又是羞愧,又是伤感,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张昭见状,便摆出一副老资历的架子来,也教育道:“公瑾啊,你也真是的,牛渚失利之事,我也就不说了,可你看看你推荐的那个鲁肃,是个什么样的人啊,竟然背叛大王不说,还敢公然写这种所谓檄文来诬蔑大王,真是的。”

    张昭在吴国也算老资格了,孙策却只是尊重他,并不重用于他,却将周瑜这样的年轻人依重为栋梁,张昭看在眼里,对周瑜早就嫉妒的不行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眼见周瑜被孙策所怨,他想也不想,自然是站出来踹上两脚。

    他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这番一出口,孙策刚刚平伏下的怒火,转眼又被点燃。

    孙策当即跳了起来,指着周瑜埋怨道:“周公瑾啊周公瑾,当初你信誓旦旦的向本王举荐鲁肃,说他是你的好友,还是什么王佐之才,本王就是听信了你的推荐,才重用于他,可你看看他现在都干了什么好事!这就是你给本王推荐的王佐之才吗!?”

    面对张昭的落井下石,面对孙策的斥责埋怨,周瑜是既悲愤,又羞愧,再想到鲁肃的背叛,更是气到气血翻滚。

    突然间,周瑜只觉胸中剧烈一痛,张口狂喷出一口鲜血,身形晃了几晃,便是栽倒在了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