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八十章 建业!建业!

第五百八十章 建业!建业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甘宁斩杀朱桓的时候,成千上万的魏军将士,已从栈桥攻上了岸滩,将惊恐的吴卒逐走,向着水营腹地逃去。

    本与伍子胥激战的太史慈,眼见朱桓战死,深受震动,情知大势已去之下,只得再次败走。

    伍子胥和甘宁,趁势夺下岸边一线,挥纵着登岸的魏军将士们,一路狂冲,向着周瑜所在杀去。

    中路突破之时,徐盛和马援所率的两翼兵马,也攻上岸滩,将凌统和周泰二将所统吴兵,杀到一路败退。

    三路魏军,全线突破,如潮水般向敌营腹地,周瑜所在的中军涌去。

    岸边高地处,周瑜俊朗的脸庞,已是凝固成了震怖愕然的瞬间,明眸中闪烁着无奈与愤恨。

    他的视野,沿岸一线,诸将尽皆败,魏字的王旗越来越逼近,成千上万的魏军,已铺天盖地的卷来。

    这一场防守战,败局已定。

    “终究还是没能守住牛渚啊,难道天要助那陶贼亡我大吴,我不甘心,我不甘心啊……”周瑜仰天怒叹,一脸的悲愤。

    中路处,太史慈率领着败兵,抢先一步,撤至了中军所在。

    一身浴血的太史慈,一脸惭愧的策马而来,拱手悲壮道:“都督,魏军攻势太强,恕慈无能,没能守住,朱桓他也……他也被那锦贼帆杀害了。”

    朱桓被斩!

    岸滩失陷也就罢了,连朱桓这员大将也被斩杀,周瑜精神顿受重创,晃了一晃。

    身边的黄忠,摇头暗叹了一声,拱手劝说道:“都督,牛渚失守已成定局,为今之计,只有保存实力,全军退入建业城吧。”

    周瑜稳住了心神,当场就要答应,话到嘴边,却又止住。

    咬了咬嘴唇,周瑜苦着脸道:“大王命我坚守牛渚,如今我却败归建业,有何面目去见大王。”

    众将皆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黄忠只得再劝道:“到了这个地步,保住手头的兵力,退回建业固守,还有一线翻盘的希望,倘若都督决意战死在这里,到时候这两万兵马尽覆,大王还拿什么来守建业,那个时候,才是真的对不起大王啊。”

    一语惊醒周瑜,他脸色一变,这才意识到,建业城中,孙策只余下了一万兵马,自己手头这点兵马,对吴国来说,有多么的重要。

    就在他犹豫之时,突然间,东南方向尘雾大起,好似有千军万马从陆上杀来。

    周瑜一惊,急派斥侯前去探视,片刻后斥侯回报,原来南岸陆上,项羽正统一万多魏军铁骑,正从陆上向着牛渚杀来。

    项羽,魏军铁骑,这两个名词,足以将吴军上下残存的顽抗之心,统统都击碎。

    周瑜更是错愕变色,再不敢有半分犹豫,当即尖声叫道:“全军撤退,速速撤往都城!”

    惊叫声中,周瑜也顾不得主将仪态气度,话音未落便拨马先走,向着东北方向的建业城逃去。

    周瑜这员主帅一走,吴军更是土崩瓦解,残存的万名吴卒,疯狂的向着不远方向的建业城涌逃而去。

    午后时分,这场激烈的登陆攻击战,终于以吴军大败而宣告结束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整个牛渚水营,已是血流成河,吴军留下的尸体,近有万余之多。

    那一艘巨大的楼船,缓缓的驶入了水营,陶商纵马提刀,昂首步下了战船,登上了南岸的土地。

    踏着遍的吴军尸骨,陶商昂首步上了岸边高地,举目远望,巍巍建业的轮廓,隐隐约约已映入眼中。

    顺江东下,多少场大战,终于杀到了建业了……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,宿主取得了牛渚攻防战胜利,获得魅力值0.5,根据舍位原则,此战魅力值为0,宿主现有魅力值99。”

    靠,又是0.5,看来这一战难度不够大,只有攻下了建业,才能实现魅力值满百的突破了。

    虽如此,陶商心中也足以畅快无比。

    神思之际,甘宁已纵马而来,手中扬着一颗人头,兴奋大叫道:“大王,敌将朱桓人头在此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一仗杀得漂亮,传本王令,给兴霸增邑三百户。”陶商也不吝赏赐,给甘宁重重有赏。

    甘宁自然是欣喜万分,对陶商感恩无比。

    “只是可惜啊,让周瑜和一万兵马,及时的逃回了建业,没能将他们聚歼于岸边。”身边的老将廉颇,感叹道。

    周瑜确实撤的及时,赶在项羽铁骑赶到之前,率一万兵马从北面逃出,逃往了建业。

    这就意味着,建业的孙策手中,又多了两万兵马,增加了陶商攻城的难度。

    不过,这却丝毫不影响陶商的信心,此役灭了一万吴卒,攻下了牛渚要塞,还斩杀敌军大将朱桓,已完成了事先的战略目标,收获足够多了。

    至于那一万兵马,以陶商十四万大军,又岂会将那一万兵马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“一万兵马,还有
这个勇者会装死最新章节
一个周瑜,难道还想扭转乾坤不成,等攻下建业之后,本王把他跟孙策一块宰了也不迟。”陶商豪烈的冷笑道。

    左右诸将尽皆大笑,斗志昂扬如火。

    陶商也一声大笑,欣然道:“这场大战,大家都辛苦,咱们就好好喝他几天的酒,等步军主力全师到了,再随本王辗平建业!”

    沿岸一线,浴血的魏军将士们,个个精神大受鼓舞,振臂高呼,大谢陶商的恩德。

    震耳欲聋的欢呼声,回响在耳边,陶商目光射向东面,望向了巍巍建业城,目光中,凛烈冷绝的杀机,正丝丝狂燃,口中冷笑道:“孙策啊孙策,从徐州时你就在给我找麻烦,现在,也终于是该让你谢幕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吴国,建业城。

    王宫大内,那昏暗的大堂中,孙策正凝视着地图,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隆隆的喊杀之声,不时的从外面传进来,孙策知道,那是陶商正在对他的牛渚水营,发动最猛烈的进攻。

    建业能否转危为安,就看周瑜这一战了。

    “公瑾,本王相信,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吧……”孙策口中喃喃自语着,说服自己要相信周瑜的能力。

    时当近午,耳边的杀声终于消沉了下去,当是战事已经结束。

    孙策暗松了一口气,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冷笑,“陶贼,我就不信你能一直连战连胜,这场战斗可是在我的家门口,你终究还是被击退了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堂外传来是急促的脚步声,一员斥侯慌慌张张而入,拱手道:“禀大王牛渚大营已传来战报,周都督已经……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那斥侯似有难言之饮,战战兢兢的瞟着孙策,不敢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公瑾怎么了,快说!”孙策厉声一喝,心中已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那斥侯吓了一跳,只得吱吱唔唔道:“禀大王,周都督方才已被陶贼大败,损兵一万,现在正率败军向建业这边撤来。”

    孙策那已凝起眉头的英俊面容,陡然间大变,残存的从容自信,顷刻间被这个惊人的消息击碎,只剩下了震怖愕然。

    “怎么……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满脸惊恐,满脸茫然的孙策,一屁股跌坐下来,身体虚弱颤抖,陷入了茫然失神的地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建业城陷入恐慌之时,陶商已在牛渚休整了数日,水陆大军再度出发。

    陆上,陶商亲率近十万步骑,沿南岸而行,水上,伍子胥统三万水军,顺流东下。

    近十四万大魏王师,水陆并进,不日便进抵了牛渚下游数十里的建业城。

    巍巍建业,虎踞龙蹯之地,王气氤氲之所,这座吴国最核心,最繁华的都城,终于出现在了陶商眼前。

    大这进抵建业一线后,陶商便将主力大军,屯于建业以西,石城一线,以建业西城中心,分下三座大营,对建业城形成了弧形的包围圈。

    大营下完,王帐安设完毕,陶商便召集众谋士们,商量着怎么攻下建业城。

    王帐中,陶商高坐于上,饮着杯中小酒,拂手道:“打了这么多场仗,死伤了多少将士,咱们是终于打到了建业城下,大伙都说说吧,怎么辗平建业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时议论纷纷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角落中的鲁肃,坐着轮椅出班,来到地图之前,指着地图道:“大王,这建业城乃是孙策精心打造,依钟山、清凉山而造,其中尤以其西面的清凉山最为险要,孙策专门依山修筑了一座‘石城’,我军若想攻下建业,势必要先破石城。”

    鲁肃在经过扁鹊的治疗之后,身体伤势虽已得到控制,却落下了双腿残疾的后遗症,从今往后唯有坐轮椅行动。

    他在听闻陶商牛渚大胜后,心中对孙策有怨气,便星夜赶来了前线大营,想要为陶商攻下建业,进一份应尽之力。

    鲁肃乃孙策旧臣,对其都城的防御体系,自然最清楚不过,他说的话自然也就最有说服了。

    “嗯,子敬言之有理,欲破建业,确实当先破西面石城。”陶商凝视着地图,不住的点头。

    鲁肃精神愈加振奋,当即拱手道:“肃对建业,对石城的防御了如指掌,如若大王要攻城,肃愿为大王统兵。”

    叫鲁肃这个残废统兵,当然是不太现实的,但有他从旁指点提醒,攻下石城便将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而此时,麾下诸将们,也纷纷请战,叫嚣着要攻石城。

    陶商微微点头,准备下达攻城之令,却又看到张良沉吟不语,似乎另有看法。

    陶商便笑问道:“子房,你有什么高见。”

    众将的目光,纷纷又转身了张良。

    张良这才干咳一声,拱手淡淡一笑:“鲁子敬所言不错,欲攻建业,必先取石城,这强攻早晚是要攻的,不过,良以为,攻城为下,攻心为上,在强攻之前,不妨先对孙策发动一番精神攻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