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七十九章 狂杀吴将

第五百七十九章 狂杀吴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大魏王旗树立于岸上,三军将士无不是深受鼓舞,士气更盛。

    数以千计的魏军将士,蜂拥着冲上岸去,吴军个个都傻了眼,陷入了土崩瓦解的境地。

    吴军崩溃了,就算朱桓连斩数人,以杀立威,也无法再阻挡这败溃之势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一条条栈道被突破,一艘艘魏舰撞入水营,整个中路一线,似乎就要全面沦陷。

    “甘宁啊甘宁,你又一次给本王立功了,孙策,你现在一定会为没能留住这员大将后悔吧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江上的陶商,目睹了甘宁的威不可挡,放声狂笑。

    楼船上,战鼓声再度敲响,激励着三军将士,奋勇向前。

    岸上,甘宁已杀到如狂魔一般,整个人都被鲜血所染,痛快之极。

    朱桓却是羞愤之极,想周瑜将中路重任,放在了太史慈身上,而太史慈又将挡住甘宁的重任,放在了他的身上,对他极尽信任。

    而眼下,他所守的栈桥却被突破,眼看魏军将全线攻上水营,他还哪里有脸去见太史慈,去见周瑜。

    他拼命的舞动大枪,狂杀着魏军士卒,血雾之中,他终于寻到了甘宁的身影。

    瞬间,朱桓便被甘宁那狂杀之势,刺激到要几乎爆掉,大叫一声:“甘宁叛贼,我要你的命!”

    怒啸声中,眼眸充血的朱桓,纵马舞枪,杀破乱军,直取甘宁而来。

    那一柄大枪,挟着朱桓的愤怒,挟着他的自尊,狂标而出。

    正杀的痛快的甘宁,猛听身后响起大喝,感觉到有凛烈杀气袭来,拨马回身一看,便认出是朱桓杀至。

    甘宁也曾与吴国诸将共事过一段时间,自然知朱桓有几斤几两,当即也不屑一笑,狂吼道:“朱桓,你自寻死路,别怪我甘宁下手无情!”

    杀机瞬间爆涨如潮,甘宁拨马一转,身形轻巧的往身旁一侧,避过了朱桓疾刺而来的一枪。

    错马而过的瞬间,朱桓方一回首,便惊见甘宁铁塔般的身形,已横在他的跟前,手中那一柄染血战刀,挟天天崩地裂之势,狂斩而来。

    甘宁后发而先至,身法何其之快,招式猛如雷霆,刀锋未至,那凛烈之极的压迫气息,几乎令朱桓有种将要窒息的错觉。

    面对甘宁的狂击,朱桓急提一口气,屏住呼吸,倾尽全力举枪相挡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火星飞溅中,朱桓身形剧烈一震,胸中气血为之翻滚,急提一口气,方才平伏下激荡的气血。

    朱桓的武力值,不过80出头,又岂是甘宁的对手。

    甘宁不等他喘息一口,手中染血的战刀,便如挟裹着腥风血雨,似狂风暴雨般,四面八方的斩出,将他包裹于层层叠叠的铁幕之中。

    被甘宁如此压迫,朱桓是越战越吃力,渐已力不从心,七招走过后,便只有穷于招架的份。

    面对着甘宁强横之极,接近于压迫似的攻势,朱桓不仅是越战越吃力,更是越来越憋气产。

    想自己堂堂吴国大将,好歹也是江东大族出身,竟然给甘宁这么个卑微的锦帆贼,压制到这种程度,若然最后还败了,颜面将何存!

    怒愤之下,朱桓怒火狂燃而起,陡然间一声悲愤的大喝,臂上肌肉爆涨,手中那柄大枪,发疯似的攻了出去,一招一式,都仿佛要跟甘宁同归于尽一般。

    甘宁知道,朱桓这是被逼无奈,进入到了狂暴状态,不惜毁损自己的身体,也要胜他。

    一时间,朱桓竟是扳回了劣势,甚至还占据了些许上风。

    “这厮,这是要拼命啊……”甘宁眉头微微一凝,眉宇间流转出些许忌惮之色。

    正当他打算拿出十二分精神,扛过朱桓这一阵的狂暴状态之时,蓦听斜刺里方向,响起一声沉闷的喝声:“朱将军,我来助你取下此贼人头!”

    甘宁心头一震,应战之时,寻声望去,只见斜方向,一员虎熊敌将,正纵马舞刀,向着战团这边狂杀而来。

    来将,竟是太史慈!

    甘宁很清楚太史慈的武力,乃是在自己之上,如今若再加上一个朱桓,自己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“太史慈这厮也到了,糟糕……”甘宁心头一震,便琢磨着如何应对两将夹击的困境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身后方向,吴卒如纸扎的一般,纷纷便被斩飞出去,血雾之中,伍子胥纵马舞刀,狂杀而至。

    “太史慈,你的对手是我,我们再决胜负!”自信的狂喝声中,伍子胥纵马舞刀,斜击向了太史慈。

    太史慈抬头一见是伍子胥到来,蓦然间脸色一变,就想起当初赤壁一役,伍子胥是如何攻克他所守的滩头,将他压制到无奈败走,令他的一世英名毁于那一战。

    没想到,时隔这么久,竟然还会再次碰上,而这一战的形势,竟然与赤壁之战的形势,如此的相似。

    历史,竟像是故意戏弄他一样,又让他败在了伍子胥这个
上古卷轴之天际至高王笔趣阁
老对手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伍子胥,我今天必斩你狗头!

    仇人见面,分外眼红,太史慈一声狂怒的暴喝,挥刀纵马,拖着长长的血尘,轰向了伍子胥。

    两员武力值达到绝顶的大将,再度战在一团。

    甘宁正苦于无计之时,眼见伍子胥杀到,拦下了太史慈,心中大喜,一时战意大涨。

    斗志昂扬之下,甘宁一声低啸,反攻出几招,两马错马而过。

    紧接着,甘宁拨马转身,也不急于进攻,而是屹立于尸山血海中,以一种讽刺的目光,冷冷瞟视着朱桓。

    “朱桓,你吴国覆没已成定局,若真要送死,就来吧!”甘宁横刀立马,冷峻的脸上流转着讽刺的冷笑,甚至还伸起手来,向他朱桓轻轻一招,做出了一个极为挑衅的手势。

    那手势,俨然在向朱桓说,我收拾你跟收拾土鸡瓦狗一样,自己上来送死吧。

    吴国名将,江东豪族出身的朱桓,何曾受过这等羞辱,瞬间便被激刺到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“出身卑贱的锦帆贼,我朱桓若不杀你,我誓不为人——”怒啸声中,朱桓舞刀大枪,再度如狂风暴雨般,向着甘宁轰冲而来。

    那一道血影,瞬间接至,手中染血的大枪,卷袭漫空狂尘,如雷电一般,狂刺而来。

    这一枪,燃烧着朱桓大族的骄傲,挟裹着他的自尊,破空而来,刃风卷起狂烈的疾风。

    甘宁却看得出来,他这一枪声威虽强,却已接过了强弩之末,狂暴状态已尽,根本无所忌惮。

    眼见枪锋袭来,甘宁猿臂如风而动,手中那一柄战刀,如大磨盘一般,至左而右横扫而出。

    刀锋过去,撕裂空气,竟发出了“哧哧”的破风锐响。

    这是一刀以攻对攻之势,力有千斤,势如雷霆!

    下一秒钟,刀枪相撞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天地之间,发出一声震耳的惊鸣,飞溅的火星,耀眼如火。

    刀枪相撞之下,甘宁那血染的身躯,巍然如山,纹丝不动,而朱桓却身形一震,虎口竟已被震裂。

    那灌入他身体的巨力,甚至还搅到他气血翻滚,撞击的瞬间,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这一招下去,朱桓惊愕的发现,甘宁竟然还隐藏了自己的实力,自己的武道,根本不是甘宁的对手。

    而这一招交手,甘宁更是试出,朱桓的狂暴状态,确实已经结束。

    狂暴状态开启,必然大损力量,身体也要受到损伤,实力更要比刚才还要下降。

    “发完狂了吧,很好,老子就看你余下的力气,还能撑几招!”判知虚实的甘宁,一声讽刺的冷笑。

    他也不急于取胜,正大雄浑的招式,如绵绵的长河一般,从容不迫的击处,将朱桓一招招压制下去。

    朱桓还想玩命,可惜他气力消耗太重,内脏肌肉也受了内伤,出招愈发的无力,虽倾尽了全力,却轻松被甘宁化解,气力渐显不足,枪势也越来越弱。

    绝顶与一流之间,毕竟存在有质的差距,80武力值的朱桓,又岂是90武力值的甘宁对手。

    “没力气了吧,好吧,那就该老子发威了!”甘宁一声狂暴,手中刀锋陡然转变,攻势骤增。

    破风声呼啸而起,甘宁手中战刀快如闪电,招式迅如疾风,如狂风暴雨一般袭卷向朱桓。

    战团之中,只见层层叠叠的铁幕光影,从甘宁身上斩出,四面八方将朱桓压迫其中,几招间便将他逼到手足无措的境地。

    甘宁,终于暴发出了自己真正的实力。

    气息愈弱的朱桓,几招间便被压迫到震怖不已,这才意识到,自己的武道,竟然相差甘宁这么多。

    又是五招走过,朱桓已被迫到气喘如牛,身上汗如雨下,招式散乱,破绽百出。

    “给老子去死吧!”

    甘宁陡然间又是一声暴喝,攻势再增,刀锋的速度与力量,已是达到了他最强的状态。

    瞬息间,朱桓便被攻到毫无还手的地步,身上肩上,不断的被刃风斩破,鲜血飞溅。

    又是一记重刀袭出,朱桓背部致命的破绽现出,甘宁蓦的低喝一声,手中战刀,狂疾风便斩出。

    朱桓身位已失,根本不及转身,只能勉强回枪一挡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一声沉闷金属嗡鸣中,朱桓手中的大枪,不及提力,竟被甘宁一刀震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就在他震骇之际,甘宁战刀卷着层层血雾,已朝着他的脖子狂斩而来。

    兵器已失,身位已失,这一记杀招,朱桓已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“难道,那陶商真是天命所在,我大吴灭亡,真的无法避免了吗,我不甘心啊……”

    朱桓心中悲愤不甘之时,甘宁的刀锋,已无情的电斩而至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颗人头飞射而出,朱桓那无头的尸体,晃了一晃,栽倒于马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