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七十八章 挡不住的锦帆贼

第五百七十八章 挡不住的锦帆贼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魏军声势遮天,牛渚吴营中,两万吴军士卒却个个变色,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此时的周瑜,正僵硬的站在岸上,俊朗儒雅的脸,也在微微的抖动,虽然他极力在保持着从容,但明眸中那无法压制的震怖之色,却出卖了他不安的内心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陶贼的水军,竟然能强大到这般地步,今日一战,前途未卜啊……”

    纵然自信如周瑜,内心之中,也没有多少胜算。

    轻深过一口气,周瑜强行屏弃了杂念,又摆出了那副与生俱来般的自信态势,手中马鞭一扬,傲然喝道:“大吴的儿郎们,关系到我大吴生死存亡的时候到了,拿出你们的勇气来,为保卫家园而战,不许后退半步!”

    在周瑜的鼓舞之下,左右吴军士卒们,勉强的鼓起几分勇气,精神稍稍稳定了几分。

    周瑜马鞭再扬,喝令道:“传本都督之命给凌统和黄盖,令他二人坚守两翼,哪怕战到最后一人,也绝不许后退半步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斥侯直奔两翼而去。

    周瑜的目光,又落在了太史慈身上,大喝一声;“太史子义何在!”

    “太史慈听令。”太史慈早有准备,慨然上前一应。

    周瑜马援一指正面,沉声道:“你看到没有,陶贼最强的攻击方向,必在中路,本都令你率七千精兵,坚守水营中路,我大吴的生死存亡,就看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,乃是吴国水战陆战,除却孙策之外,最强之将,这等重任,周瑜自然也只能放在他的肩上。

    太史慈早有觉悟,当即一拱手,慨然道:“太史慈今天就算拼上这一条性命,也绝不会让魏贼攻上我牛渚大营!”

    说罢,太史慈翻身上马,直奔中路岸边一线,接管七千兵马的指挥权。

    紧接着,周瑜又连下号令,命潘璋、贺齐和朱桓等将,也各守位置,准备死战。

    所有的吴国将领们,都被安排了任务,却唯有黄忠这员楚国降将,却没有被安排任何任务。

    从柴桑到彭泽,从彭泽到皖口,再从皖口到濡须口,再从濡须口到牛渚,黄忠始终都处于闲置状态,不得重用。

    此时的黄忠,终于忍不住了,上前拱手道:“都督,当此关键之战,老朽也想为大吴出一份力,请都督安排任务。”

    周瑜看了一眼黄忠,微微笑道:“汉升老将军武道绝伦,最善陆上之战,自然要与本都督坐镇陆上,万一魏军攻上了岸滩,那时就要用到黄老将军了。”

    周瑜语气温和,对黄忠甚是看重,但却依旧是表面重视,实际上将他置于闲置之地。

    黄忠知道,这是周瑜对他这个楚国降将,也存有猜忌,所以不敢重用。

    黄忠心中无奈,却只能暗叹一声,默默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周瑜的注意力,很快从黄忠身上,回到了即将开始的这场大战上来。

    视野之中,他的两万吴军士卒,已各自就位,准备这场迫在眉睫的生死之战。

    嗵嗵嗵!

    震天的战鼓声中,徐盛所统的一万大魏水军,已疾行如风,率先杀近了吴营左翼。

    沿岸一线,已然就位的凌统,心怀着复仇之念,一声令下,数千利箭呼啸而出,如漫空的流星一般,向着逼近的魏舰射去。

    几乎在同一时间,马援所统的一万水军,也杀近了吴营右翼,利箭抢先对吴营发动狂射,老将黄盖毫不含糊,当即也下令以箭矢反击。

    牛渚吴营左右两翼方向,魏吴两军抢先一步接战,漫空的飞箭,在天空中交织成了一片光网,几乎将太阳的光辉都遮挡。

    两翼之战,只不过是偏战而已,真正决定胜负的关系,还在中路。

    但见大江之上,那面“伍”字战舰傲然飞舞,大魏最强的水军统帅伍子胥,亲率着一万精锐的水军,三百余艘大小战舰,向着吴营中路狂逼而近。

    中路舰队之中,甘宁所统的一百余艘车船,最为耀眼,一马当先向着吴营最先逼至。

    立功心切的甘宁,热血昂扬,手中战刀狠狠指向敌营,大喝道:“大魏的将士们,为吾王而战,为大魏而战,为荣耀而战,随老子杀上敌营!”

    甘宁号令传下,旗舰车船一马当先,冲锋前,顶着头顶漫天的箭雨,一路狂冲向前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后,百余车船紧随于后,依靠着车船的超强机动性,一路破风狂冲。

    而位于甲板上的弓弩手们,则在盾手所组的盾壁掩护下,向着岸上吴卒,疯狂的放箭,压制敌军的阻击。

    此刻,岸上的主将太史慈,还有副将朱桓,正在竭尽所能,指挥着他们的士卒,阻挡魏军的冲击。

    沿岸一线,吴军箭矢铺天盖地,他们甚至还将百余辆投石机,也布于了岸边,呼啸的石弹疯狂的轰向江上的魏军战舰。

    石弹加上
幻界大武侠sodu
如雨的利箭,吴军的防御体系,几乎已严密到了极致,在此强大的打击之下,数以百计的魏军将士,不是被利箭射死,就是被石弹轰为粉碎,血肉之躯不断的倒在血泊之中,坠落于大江里,把江水染红。

    吴军的阻击虽强,却依旧阻挡不了大魏将士的灭吴之心,一艘艘的战舰,依旧在奋不顾身,义无反顾的向敌营冲去。

    而魏军船上,大量的强弓硬弩,还有新近赶造出来,近万支弩炮标箭,也在疯狂的向吴军发起还击。

    箭网之下,吴军士卒也不断有人倒在血泊之中,惨叫之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吴军的抵抗,确实已做到了极致,可惜,这一批的吴军士卒,战斗力已远不及先前,士气也大为低落,虽使出了吃奶的劲力,却依旧挡不住魏军的狂冲。

    因为,吴军最精锐的水卒,多已牺牲在了那一场场的失败之中,而魏军这些水军将士,却是在一场场胜利中,早已成长起来的老卒。

    士卒的战斗力,军心士气,战船装备,种种方面吴军都落入下风,又如何能守得住。

    江上,那一面“甘”字大旗,一往无前,穿破层层箭矢,最终还是撞入上了吴营。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撕裂断折声中,甘宁所在的旗舰,直接撞碎了吴营水门,沿着水道疾冲而入,狠狠的撞上了栈桥。

    蓄势已久的魏军将士们,如出笼的野兽一般,纷纷跳下战船,扑向了惶然失措的敌人。

    魏军登陆成功,远程箭矢打击失去作用,只能靠近战决定胜负了。

    太史慈眼见魏军车船冲上了栈桥,神色一变,急喝道:“朱桓,速率你本部兵马,去堵住登岸的魏兵!”

    朱桓不敢稍有迟疑,疾马率着百余精兵,向着几十步外的那道栈桥冲去。

    十余条魏舰,已当下撞入吴营,数以千计的魏军,纷纷登上了栈桥,汹如潮水一般,扑向了堵在栈桥上的吴卒,逼着他们步步兵退。

    只要魏军能成功的冲破狭窄的栈桥,就能登上宽阔的岸滩,那时,吴军的防线便将就此崩溃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朱桓率军赶到,口中大叫道:“给本将顶住,谁敢后退半步,杀无赦!”

    大喝声中,朱桓亲自赶到了最危险的一段栈桥,手中大枪如风而过,将眼看着就要挤过来的几名魏卒,瞬间点刺倒于地。

    亲杀数名魏卒,朱桓勉强稳住了形势,喝斥着后退的吴卒,硬着头皮向前推进,企图将魏军再逼回去。

    朱桓凭着自己的武力和威慑力,步步催军上前,终于将魏卒又逼了回去,开始扭转危势。

    魏军士气虽盛,只是栈桥太窄,不利于进攻,很快便被堵在了栈桥上,一时进退不得。

    而这时,岸上一线,吴军的弓弩手们趁机放箭,栈桥上的魏军士卒们,便成了活靶子般,成片成片的被射倒,坠落于水中,形势被动之极。

    甘宁见状,豪气陡然大燃,纵马从车船跳上了栈桥,大喝一声:“都都老子让开!”

    暴喝声中,甘宁手舞大刀,纵马如风,一路狂冲而上。

    左右的魏军士卒们,纷纷让开一条道路,甘宁挟裹着血雾尾迹,以无可阻挡的威势,轰然撞向了阻挡的吴卒。

    刷刷刷!

    手中战刀狂扫而出,瞬间将四五颗人头,扫落于半空,将尸体辗碎于马蹄之下。

    甘宁如杀神般,凭着90 的武力,一路向着辗碎,将一切阻挡之敌都斩飞。

    在他的开路之下,后面的魏卒前路畅通,踏着敌卒的尸体,大吼着尾随甘宁之后,一路前冲。

    这位大魏水上猛将,为世人所轻视的锦帆贼,在此关键时刻怒发神威,竟是凭着一己之力,冲破了吴军的阻挡,杀出了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几秒钟后,甘宁纵马一跃,跳下了栈桥,踏上了岸边土地。

    甘宁,第一个登上南岸。

    迎面处,五名不知死活的吴卒,竟然还敢冲上来,挥舞着手中兵器,想要挡住甘宁。

    “土鸡瓦狗,也敢挡老子的路,去死吧!”

    杀红了眼的甘宁,一声怒吼,手中战刀横扫而出。

    一道血光飞扫而过,五颗人头便飞上了半空,五具断头的尸体,喷涌着鲜血,一声不吭的栽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一刀斩五敌,甘宁之威,几如杀神一般,竟令四周的吴卒为之胆碎,一时震怖僵硬在原地,无人敢再上前。

    “痛快啊,杀的痛快!”

    甘宁却放声狂笑,纵马舞刀,再辗向那些惊怔的敌卒,手起刀落,又是数不清的人头飞上半空。

    甘宁冲破了一条血路,身后的魏军士卒,再无阻挡,如潮水般涌过了栈桥,无可阻挡的杀上岸来。

    一名雄壮如牛的旗手,将那一面血染的“魏”字王旗,狠狠的插在了牛渚敌营的岸滩之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