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七十三章 送你们父子团聚!

第五百七十三章 送你们父子团聚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韩当武道虽不弱,却也只是80多点,而曹参的武力值,却已超越90。

    80多的武力值,最多也只是当世一流实力,而超越90的武力值,却已达到了绝顶的境界。

    再如项羽和吕布,这样满百武力值的武者,更是超越了绝顶,达到了半步武圣的境界。

    所谓半步武圣,乃是离武圣只差一步之遥,只要武力值突破了100,就能冲上武圣的境界,那将是一个全新的领域,武力之强,已达到超乎想象的地步。

    曹参第二戟,正是挟着90多的武力值,斩破重重血雾,狂击而至。

    韩当嘴上叫的凶,心中却不敢小视,急提一口气,强行平伏下激荡的气血,老臂用尽全力,反手一刀震击而出。

    刀与戟,再度凌空轰击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金星猎鸣,溅出的漫空火光,几乎令左右的士卒,刺目到睁不开眼的地步。

    二人那狂暴的劲力,更是以撞击点为中心,膨胀出了一团球状的血雾冲击波,将方圆两丈范围内的士卒,都险些要掀翻在地,逼的他们步步后退,不敢再近前半步。

    魏军士卒们个个面露惊色,心知这是一场高手间的对决,他们谁都插不上手,哪怕被刃风沾到边,都有可能被当场撕碎。

    一众魏军士卒们,便纷纷很识相的退开一旁,不敢靠近半步。

    血雾中,韩当被震到身形再度一震,虎口隐隐作痛,连喘了两口气,方才平伏下了激荡的气血。

    曹参却沉稳如山,第三戟,第四戟,如狂风暴雨般,四面八方的围裹而来,瞬息之间,将韩当压制在了层层叠叠的铁幕之中。

    韩当是越战越吃力,转眼间,便被曹参逼到只有穷于应付的地步,根本没有半分喘息之机。

    “该死,我韩当,堂堂大吴第一老将,岂能被一个冒充古人之贼,竟然逼到这般地步,我不服,我不服啊——”

    困境中的韩当,尊严受到了深深的刺激,最后的名将血性被激发了出来,陡然间一声疯狂沙哑的咆哮,陷入了狂暴的状态。

    突然间,韩当手中刀势,陡然加快,力道也剧增,几招将曹参的攻势扳了回去,竟是开始的反攻。

    “潜能爆发了么……”陶商眉头微微一凝,却又冷笑道:“韩老狗,本王倒要看看,你的狂暴状态,能够持续多久。”

    陶商鹰目中,依旧燃烧着对曹参武道的自信,继续欣赏这场大战。

    面对韩当狂暴的反扑,曹参依旧是沉稳如山,招式一变,改攻为守,戟式转眼由雷霆闪电,转为了铜墙铁壁。

    曹参很清楚,韩当只不过是一时狂怒,进入到了狂暴状态而已。

    这种状态,乃是将人体肌肉的力量,内脏的气息,短时间内激发到极点的状态,换而言之,就是将残存的气息和力量,短时间内集中爆发,大幅度的提升实战武力值。

    韩当这一刻的实际武力值,已经突破了一流境界,达到了90以上,绝顶的存在,甚至还稍稍超过了曹参几个点。

    不过曹参却知道,这种“狂暴”状态,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,一旦狂暴结束,韩当余下的力量和气息便将耗尽,甚至肌肉和内脏也将受到自我创伤,武力值也将大跌。

    曹参所要做的,就是顶住韩当这一波的狂暴攻击,然后,力量耗尽的韩当,便只有任他宰割的份了。

    哐哐哐!

    刀与戟,不断的相撞,一道道的血雾冲击波,四面八方的震击而出,将周围的空气,掀起了狂风暴雨,将脚下的地面,斩出了道道沟壕。

    眨眼间,两人已被狂尘血雾,刀锋戟影所包裹,外围的士卒们,竟已看不清二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十招……

    二十招……

    三十招……

    转眼,二人以电光火石的速度,已是交手三十余招走过。

    三十招走过,韩当的狂暴状态,也走到了末路。

    他刀上所挟裹的力道,迅速跌落,出招的速度,也一刀慢于一刀。

    变弱的,不仅仅是招式,更是身体。

    韩当就感觉到,自己双臂的肌肉,仿佛被剪断了几根,剧痛不已,那一双手更如同被灌了铅一般,每一次的挥动,都沉重如山。

    韩当更是感觉到,自己的肺也如同被灌满了水,每一次的呼吸,都艰难无比,越来越吃力。

    而且,这种感觉,还在不断的加深,不断的变强烈。

    “韩老狗,发完了疯么,也该是你谢幕的时候了!”

    此时的曹参,却一声讽刺的狂笑,陡然间一声低啸,手中戟式突然变强,狂暴雨般的戟式,化成满空的光影,四面八方的围轰向了韩当。

    吭吭吭!


莫非符天下吧
   每一戟轰出,都势大力沉,势如疾风,挟着摧毁一切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,才是曹参真正的实力!

    方才在对战韩当之时,他其实是一直存有保留,没有拿出全部的实力来,这个时候,当韩当陷入衰落之时,他甚至都不用激发到狂暴状态,就在几招间,将韩当压制到了破绽百出,应战吃力的境地。

    “我韩当,竟然要被一个冒充古人之贼击败,我甘心,我不甘心啊……”

    韩当心中又涌起了无限的悲愤,这一次,他再悲怒也没有用了,力气耗尽,内脏受创的他,再也改变不了失败的命运。

    十招走过,韩当背后露出破绽,门户大开。

    曹参瞅准破绽,手中那一柄战戟,狂击而出,势大力沉,挟着震碎一切的力量,狂轰而出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惊天激鸣,一声惨叫应声而起。

    紧接着,韩当苍老的身躯,便被震到腾空而起,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,整个人腾空而起,从血雾之中飞了出去,重重的跌落在了七步之外。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落地的瞬间,韩当身上发出了沉闷的断裂声,身上的骨头,不知有几根当震断。

    韩当口中又发出了一声惨烈的嚎叫,身体在地上翻滚,滚出五六步之远,方才勉强停下。

    此时的韩当,已是脸色惨白,口中大口大口的喷着鲜血,挣扎着想要爬将起来,但两条胳膊的肌肉,却仿佛统统都已被震断,根本无力支撑他爬起来,几次三番都趴倒在了血泥之中。

    血雾沉落,取胜的曹参,横戟立马,何等的威势。

    四周掠阵的魏军将士们,眼见曹参怒发神威,将敌方主帅韩当击落马下,无不放声喝采。

    而随着韩当的落马,那些尚自抵抗的吴军士卒,最后一丝的抵抗之心,就此也土崩瓦解,纷纷放弃了抵抗,伏地投降。

    旭日东升,天光大亮。

    战场上的杀声,终于渐渐沉寂下去,这一场痛快淋漓的屠杀,终于宣告了结束。

    七千吴军,近有四千余人被诛杀,另外三千余卒,统统都斗志瓦解,伏地请降。

    得胜的曹参,策马直奔陶商跟前,拱手道:“大王,末将没让大王失望,已为大王拿下了韩当老狗,请大王处置。”

    “干的好,曹参,你这一大功,本王给你记下了。”陶商欣慰的哈哈一笑,拍了拍曹参的肩膀,策马上前而去。

    万众瞩目之下,陶商策马来到了韩当跟前,巍巍如铁塔般的身躯,将韩当笼罩在了他巨大的阴影之中。

    韩当颤巍巍的抬起那张颤抖的脸,看到的是陶商那冷峻讽刺,杀机凛燃的英武面孔。

    刹那间,韩当苍老的身躯,剧烈的一震,有那么一瞬间,他的心头竟是掠过了一丝深深的惧意。

    就仿佛,站在他身前这名年轻的大魏之王,当真是战无不胜的魔神,当真是天命所在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韩当,你不是瞧不起本王么,不是想杀本王吗,现在,你却这样跪趴在本王的脚下,本王很想知道,你现在是什么心情?”

    陶商就那么冷笑着俯视着他,言语中毫不掩饰讥讽之意,享受那份胜利者,本就应当享有的痛快。

    “陶贼——你——你——”韩当却是满脸羞愧,恨恨的盯着陶商,眼珠子都要炸将出来,却气到连一句话都骂不出来。

    羞辱也够了,陶商手中战刀,缓缓的抬了起来,冷冷道:“本王说要你的命,自然说到做到,韩当,安心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鹰目之中,杀机凛燃,刀已高高举起。

    韩当自知必死无疑,苍老的脸上,尽是悲愤之意,临死之前,依旧咬牙切齿的骂道:“陶贼,你这个残暴的奸贼,你这个出身卑微的小人,我家大王才是天命所在,你就算是杀了我,也休想灭亡我大吴,早晚一天,我家大王会斩下你的狗头,为我报仇雪恨的——”

    “可惜,将来怎样,你已经永远没有机会再看,韩综那厮在下边应该还没走远,本王就送你们父子团聚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陶商一声低啸,手中染血的战刀,奋然斩下。

    韩当,人头落地。

    陶商将刀上血迹,在韩当的尸体上擦干净,缓缓抬起来,巍然的杀势,令左右的将士都无不畏惧,纷纷低头,不敢仰视。

    那一双鹰目,穿过渐落的血雾,直射皖县城头。

    当陶商目光射来一刹那,城头上的鲁肃,残躯浑身一颤,一种发自内心的畏惧感,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在目睹了魏军将吴军诛灭,在看到了陶商亲手将韩当斩杀之后,鲁肃的归降之心,更已无比决定。

    深吸过一口气,鲁肃轻叹道:“魏王智勇无双,当真是天命之主,速速打开城门,尔等随我出降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