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七十二章 国仇家恨

第五百七十二章 国仇家恨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韩当愣住了,他是彻底的被震住,一脸难以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他自信自己的威望,足以羸得全军士卒们的尊敬,却想不通,这些叛卒们是被鲁肃灌了什么迷魂汤,敢不听他的号令也就罢了,竟然还敢这样辱骂他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叛贼,竟然敢对老夫不敬,信不信老夫攻上城去,把你们杀个一干二净!”惊怒之下,韩当还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,冲着城头士卒咆哮大骂。

    士卒们依旧没有动容,反而将韩当骂的更凶。

    “韩当,你这条老狗,你抛弃了我们,还想让我们给你卖命!”

    “韩老贼,你当我们是傻子么,就因为我们不是你的嫡系,你就把我们抛弃牺牲!”

    “无耻的老狗,老子才不会给你这样无情无义的老东西卖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起彼伏的骂声中,鲁肃一脸的讽刺之色,冷冷道:“韩当,你到现在还不明白么,你只顾自己逃命,却把这些皖县的本地士卒当作掩护你逃跑的牺牲品,他们也是人,也有自己的思想和判断,你以为,现在的他们,还会傻乎乎的为你卖命吗!”

    韩当身形一震,蓦然间省悟,方才明白了一切,明白了这些士卒,为何敢不听他号令。

    此刻的韩当,心头本能的掠过一丝愧疚之色,仿佛被鲁肃给揭穿了要害。

    旋即,他却将手一挥,咬牙大骂道:“你们这些下贱的狗东西,你们是大吴的子民,吃吴王给你们的饭,为大吴牺牲乃是天经地义之事,那是你们的光荣,本将牺牲你们又怎样,你们这些狗东西,竟然敢跟着姓鲁的叛贼一起背国,总有一天,老夫要将你们九族杀尽——”

    恼羞成怒的韩当,突然间像是疯了一样,歇厮底里的放声大骂,唾沫星子满天飞。

    城头上的士卒们,也被他惹怒了,纷纷回口大骂。

    俯视着疯狂的韩当,鲁肃摇头一叹:“死不悔改么,那好吧,就让我们看着你怎样覆没吧……”

    东方渐已发白,第一缕晨光,刺破了黎明前的黑暗。

    鲁肃举目向着西面远望,只见滚滚的魏军铁骑狂潮,已铺天盖地而至。

    背后响起的震天杀声,终于将疯狂的韩当叫醒,蓦然回头,只见魏军已经杀近,他这才意识到,自己还正处于绝望的险境之中。

    “全军攻城,攻入皖县去!”情急之下,韩当舞刀大叫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地步,他也只有强攻下皖县这一条路可走,若放在平时,鲁肃单凭不到一百余人,当然不可能守得住,不出一刻钟的时间,必会被攻破。

    可惜,魏军来势太快,别说是一刻钟,哪怕是一秒钟时间,都不会多给韩当。

    就在清醒的吴卒们,刚刚打算攻城之前,魏军的铁骑狂流,就已呼啸而至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项羽率领的重甲铁骑,冲锋在前,如一柄无坚不摧的利刃,轻松将吴军仓促结成的阵势,斩为两段。

    铁蹄所过,将数不清的吴卒辗碎,刀锋斩过,将一颗颗人头斩上半空。

    冲天而起的鲜血,在天空中交织成一面血网,几乎将初升的黎明之光,都遮挡不见。

    惨烈的嚎叫声,兵器的断折声,骨肉的撕裂声,还有那隆隆的马蹄声,吞噬掉了天地间所有声音,将所有人的耳朵都填满了。

    铁骑破敌,数以万计的魏军步卒,也汹涌如潮水般卷上,将不足四千人的吴军,这艘飘摇的破船,轻易的掀翻在地,无情的淹没。

    只眨眼之间,吴军便被冲成四分五裂,被魏军分割包围,以绝对的优势围杀。

    血肉横飞,尸横遍野,一场屠杀就此开始。

    乱军中,魏字王旗杀到,残存的吴卒如有浪开,无情的被辗碎。

    此时的陶商已是杀到全身浴血,杀到气喘吁吁,终于是杀过了瘾,方才停止了杀戮,在几百精兵的环护下,喘着气,冷笑着欣赏这场狂杀。

    鹰目四扫,陶商于血雾之中,一眼找到了韩当所在。

    此刻,这员继程普之后,吴国第一老将,正做着垂死的挣扎,凭借着逼近90 的超强战力,顽强的抵抗,大刀过处,将一名名的魏军将士,斩落于马下。

    “还在顽抗么,很好,就震碎你的狗胆吧……”

    冷笑声中,陶商喝道:“来人啊,把韩综的人头,给本王拿来。”

    王令这么传下,片刻后,荆轲便将那一颗血淋淋的人头,双手奉于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将人头提在手里,拨马上前一步,将人头高高扬起,大喝道:“韩当,送你件礼物,接着吧!”

    龙啸声中,陶商虎臂用力一掷,那一颗血淋淋的人头,便是脱手而出,腾空而起,穿过数十步的距离,朝着韩当飞撞而去。

    此刻,韩当正杀的疯狂,蓦然间听到陶商喝声,精神一动,本能的就回头寻声望去。


文娱教父笔趣阁
    他一眼看到了陶商,正是那个可恶的小子,把他们的大吴国逼到这个份上,正是那个小子,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宝贝儿子,于他来说,简直是国仇家恨,集于一身。

    韩当陡然间眼珠充血,就想纵刀向着陶商杀去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空中一团血影,向着他飞射而至,韩当也不及多想,抬手就是一刀飞挡而去。

    咔!

    刀锋斩过,那颗人头立时被拍落,跌落在韩当马前数步,那着僵固在恐慌一瞬间的脸,正好对着韩当。

    韩当低头瞟了一眼,方才认出飞来之物,竟然是颗人头,而且,那张人头的脸……

    竟是他的儿子韩综!

    刹那间,韩当只觉胸口如被千斤重锤,狠狠的重击了一下,胸中气血翻滚,一口老血当场就喷溅而出,眼中更是血丝密布,几乎连眼珠子,都要撑炸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陶贼——陶贼——”韩当颤巍巍的提刀指向陶商,嘴里喷着血,空有一腔的愤怒,却就是骂不出来半个字。

    陶商却冷哼一声,用冷绝如冰的口气,高声道:“韩当,今日你已死路一条,现在放弃抵抗,本王就给你留一个全尸体,否则,你不但要跟你儿子一样尸首分离,本王还会将你的尸体大卸八块,送往吴国各地,让所有的吴人都为之恐惧!”

    机会陶商已给过韩当,可惜他父子不知珍惜,现在,就算他要投降,陶商也不会接受。

    韩当,必须死!

    韩当环视一眼左右,他的七千精锐,死的死,伤的伤,几乎已经要被灭尽。

    再看看儿子那颗人头,那临死前的恐惧表情,显然是深深被陶商吓坏,正在卑微的求饶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如刀子一般,深深的扎进韩当的心头,将他这位吴国第一老将的尊严,一刀刀的切碎。

    “陶贼,我韩当死是孙家臣,死是孙家鬼,我岂会向你屈膝,我就算是死,也要拉你一起下地狱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沙哑的仰天咆哮,韩当抹干净嘴上鲜血,猛一夹马腹,纵马舞刀,向着陶商所在杀来。

    他是自知今日活命无望,便想凭着一身的武道,试图毕其功于一役,斩杀了陶商。

    只要杀了陶商,强大的魏国就会顷刻间土崩瓦解,吴国不但会转危为安,孙策还能趁机收得失地,夺取荆州,一统江南,然后再北上争中原。

    韩当的美好设想,却只是他的一厢情愿而已。

    陶商此时的武道之强,已达到了跟他不相上下的地步,他又岂能杀得了陶商。

    而且,陶商也不会给他这个机会,跟自己这个大魏之王交手。

    现在的陶商,已经杀累了,他要好好欣赏着,自负的韩当,如何被自己的大将杀灭。

    “曹参,你的老朋友就在眼前,这个立功的机会,本王就给你了。”陶商向着一旁肃列的曹参笑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王!”曹参一声豪烈的大笑,纵马而出。

    海昏一役,曹参被韩当的大军,围困了多日,虽未被攻下城池,但曹参却憋着一口气。

    今日将韩当逼到穷途末路之时,却不想陶商竟将这复仇的机会,交给了曹参,他如何能不兴奋如火。

    “韩当,凭你也配与我家大王交手么,曹参取你狗命——”狂喝声中,曹参纵马舞戟,如狂风暴雨般阻挡韩当跟前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时,手中那柄重戟,已挟裹着腥红的血雾,卷起排山倒海般的力道,向着韩当狂撞而至。

    听闻曹参之名,韩当苍老的脸上,陡然拧出了无尽的怒色。

    就是眼前这家伙,海昏一役俘虏了自己的儿子,就是他,让自己狂攻多日,却始终无法破城,眼前的曹参,可以说仅次于陶商,他韩家的第二大仇人。

    而且,若无曹参攻陷海昏,孙策就不用分兵,就不会停止对柴桑魏营的进攻,就不会导致后来一系列的溃败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个曹参,成了他吴国陷入这般不利境地的关键。

    国仇家仇之敌就在眼前,韩当一腔的怒火,顷刻间被点爆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冒充古人之贼,今天我韩当不宰了你,我誓不为人!”韩当愤怒的一声咆哮,手中大战狂迎而上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的一瞬间,刀戟相撞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半空中溅出一道耀眼的火星,猎猎的金属震鸣声,冲破天际。

    两骑错马而过,曹参身形巍然不动,韩当苍老的身形,却是微微一晃,胸中气血鼓荡,就连那握刀之手,竟也隐隐发麻。

    一招交手,高下自知。

    “这冒充古人之贼,武道竟在老夫之上!?”韩当那原本狂傲愤怒的老脸上,陡然间为震惊,不可思议所袭据。

    “韩当老狗,纳命来吧!”

    曹参却不给他吃惊的机会,拨马转身,手中战戟再度掀起腥风巨浪,第二招已狂击而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