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七十章 你们父子都得死

第五百七十章 你们父子都得死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嗖嗖嗖——

    箭矢之密,超乎了想象,而施箭者,乃是当世最顶尖的破军弩士,威力之猛,准头之精,当世莫人能敌。

    吴军因为是要突围,事先没有想到,会遭遇到魏军强弓硬弩的阻击,所以军中并没有配俩重盾这种防御武器,多只带了圆盾这种小型盾牌,根本抵挡不住重弩强大的穿击力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只见火光照耀下,一名接一名的吴卒,手中圆盾被射穿,连人带盾被钉倒于地。

    七千吴卒,如同脆弱的麦杆一般,成片成片的倒下,被魏军的弩士,尽情的收割着性命。

    纵然是武道如韩当,冲出十余步之后,也无法再前进半步,只能倾尽全力拨挡袭来箭矢,被压的甚至都要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“父帅,敌军箭矢太密,弟兄们死伤太惨重,快要顶不住了,再这么强冲下去,咱们就要全军覆没啦!”凑上近前的韩综,声音沙哑的惊恐尖叫。

    韩当身形震动,环视一眼左右,但见数不清的己卒,已倒在了血泊之中,不到片刻的时间里,近有千人已被射倒于地。

    韩当心都在滴血,他很清楚,今天的这情形,若还强行突围,只怕就要全军覆没在这里,唯今之计,也只有先撤还皖县,尚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“全军撤退,撤回城去,撤退——”韩当不敢再犹豫,恨恨一咬牙,放声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自己便拨马先走,主将一撤,其余吴卒更是如蒙大赦,纷纷掉转方向,倒退着向东面皖县方向逃去。

    很快,在丢下了近千余具尸体之后,吴卒狼狈不堪的逃离了魏营一线。

    看着溃退的敌人,陶商的脸上唯有冷笑,手中战刀高高扬起,大喝一声:“大魏的将士,全灭吴狗的时候到了,给本王全线出击,杀尽一切顽抗之敌——”

    惊雷般的怒吼声中,陶商纵马舞刀,身先士卒的狂杀而出,如一惊黑白相间的闪电,扑向败溃之敌。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杀声震天而起,撕碎了黑夜,项羽、曹参、蒙恬、樊哙等诸员大将,个个如虎而出。

    他们的身后,五万多的魏军步骑将士,如决堤的洪流一般,漫过沿营一线,全线向着敌军袭卷而上。

    “魏”字王旗引领之下,大魏铁骑率先杀至,马蹄过处,辗碎慌逃之敌,刀锋斩过,将一颗颗的人头斩上半空,数以千计的吴军士卒,被踏平,被辗碎,被淹没在滚滚铁骑洪流之上。

    陶商冲锋在前,手中战刀四面八方扫荡开来,将沿途阻挡的吴军士卒,无不斩为粉碎,将漫空的血雾抛洒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痛快,痛快啊——”

    狂杀中,陶商竟是放声狂笑,俨然如修罗杀神一般,震碎敌卒之魂,令他们连抵抗的勇气都没有,只能乖乖的甘做陶商的刀下之鬼。

    刀锋狂斩中,陶商鹰目穿过血雾,锁定了一员敌将。

    是韩综。

    正是借着韩综之手,他才巧妙的实施了离间之计,将韩当父子,成功的诱入了自己为他们挖下的这座死亡坟墓。

    韩综可是功臣啊,怎么能就这样放他走,陶商至少也要亲手宰了他,才算对他的奖赏!

    “韩综,本王在此,你还往哪里逃!”狂笑声中,陶商纵马舞刀,穿破血雾,斩碎一切阻挡之敌,直奔韩综而去。

    前方处,狂逃中的韩综,蓦觉身后狂暴的杀声袭来,直令他身形颤抖,猛回头间,眼珠子瞬间睁到斗大,惊到几乎要爆裂出来。

    “陶……陶贼!”

    韩综是惊恐大过于愤怒,连声音都已颤抖之极,眼见陶商威不可挡,杀人如麻,瞬间便被陶商的无上威势,吓到肝胆俱裂,没有一丝敢战之心。

    “快给我挡住那陶贼,挡住他——”惊恐的韩综,只能沙哑的朝着左右的亲兵怒吼,宰希望于他们能拦下陶商,为自己逃回皖县,急取到时间。

    在他的催逼之下,那些忠心耿耿的死忠亲卫,明明知道陶商武力强悍,他们根本不是对手,却只能强鼓起勇气,拨马回身,前去阻拦陶商。

    转眼间,五六名敌骑,折返而回,咆哮大叫着,向着陶商迎而扑来。

    “蝼蚁般的家伙,也敢挡本王的路么,我看你们是自己找死!”

    陶商一声冷笑,猿臂舞动如风,手中染血的战刀,拖着滚滚的血色尾尘,如一面血腥的大磨盘一般,狂轰而出。

    三名敌卒大骇,急是举刀相挡,迎面处,那血腥的战刀,已催动着真空,狂轰而至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震天的激鸣中,三柄兵器几乎在同时被斩碎,那三名敌卒还没看清陶商的招式,但见红光从身前抹过,三人便被拦腰斩断。

    那断腰的躯尸,从马上滑落下去,极尽的血腥,极尽的惨怖。

    陶商却眼都不眨一个,从血雾中狂射而过,继续追击韩综。

    刀锋所过,电闪雷鸣,刹那之间,阻挡于前的十余名敌卒,统统都被
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全文阅读
陶商斩成漫空的血块,被抛洒在身后。

    再无人能阻挡,陶商挟裹着腥浓的血气,如疾风骤雨一般,无可阻挡的追至了韩综的身后。

    此时的韩综,看到自己的亲卫,被陶商那般轻松的就斩尽,心中是震怖不已,拼命的抽打战马,想要逃走。

    只可惜,鲁肃那一剑虽没有重伤于他,却也将肩膀伤到不轻,不能全力的御驶战马。

    马速如此之慢,以致于在转眼之间,就被陶商再次迫近。

    只听撕破耳膜的暴喝声中,陶商手中战刀扬起,挟着狂风暴雨般的神力,朝着韩综直斩而下。

    这一招,势大力沉,几令天地变色。

    韩综眼见刀锋斩至,情知无退路,只能勉强一咬牙,拼起全力,回刀相挡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战刀轰击,强劲的撞击冲击波,竟是将周遭的血雾,震到向外膨胀出了一圈又一圈。

    几乎在同时,惨叫声就响起,肩上受伤,力量大减的韩综,只一招,便被陶商连人带刀,从马上震飞出去,重重的摔落于七步之外。

    跌落于地的韩综,身体在惯性的驱使下,继续向前翻滚,吃了一嘴的血泥,滚出五六步之远,方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落地韩综,挣扎翻滚着拼命想要爬起来,但这一击受伤实在太重,胸前肋骨都不知断了几根,就连右臂都被震到脱臼,满嘴喷血喷泥,根本就再也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他还在挣扎之时,身形已被巍巍的身影所笼罩,那一柄滴血的长刀,就垂在他的眼前,只消轻轻一动,就能将他的人头斩落。

    韩综蓦然抬头,目光正与陶商那讽刺冷绝的眼神相撞。

    刹那间,韩综身形剧烈一震,双手一软,失去了支撑,竟是吓的又趴到在了地上,啃了一嘴的血泥。

    “韩综,本王好心给你机会,让你劝说你父投降,给了你父子活命的机会你不要,偏偏要把你父放死路上带,你这个当儿子的,还真是孝顺啊!”陶商冷笑着讽刺道。

    趴在地上的韩综,此刻是又羞又愤,面对陶商的讽刺,只得咬牙恨恨道:“陶贼,你算什么东西,也配让我父子投降么,明告诉你吧,当初我根本就没想到过要投降你,只不过是骗取你的信任,逃出你的魔掌罢了。”

    听他口气,此时此刻,依旧还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陶商冷哼一声,用看小丑般的眼神看着他,不屑道:“愚蠢的东西,你以为本王看不出你是诈降么,本王是故意放你回去,你只不过是本王实施诱敌之计的一枚棋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诱敌之计!?

    韩综身形一震,蓦的打了个冷战,突然间,似乎省悟了什么,却依旧存有茫然。

    让对手死的明白,也是陶商享受胜利的一种方式。

    眼见韩综尚自茫然,陶商便冷笑道:“本王不妨告诉你真相,也让你死个明白,其实当晚本王早知道你在装酒醉,只不过是跟诸葛瑾演了一出戏而已,就轻轻松松的骗过了你,只可惜了那鲁肃啊,对孙策倒也忠心,却不明不白的被你父冤枉为叛贼,此刻恐怕已被你们害死了吧,真是死的可惜啊。”

    残酷的真相,终于被揭开。

    刹那间,韩综如被五雷轰顶一般,整个人被轰到头晕目眩,惊到目瞪口呆同,僵化定格在了羞愧惊愕的一瞬间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才恍然省悟了一切。

    原来,陶商放他回皖县,真正目根本不是要他说降自己的父亲,而是想借他之口,将鲁肃“叛国”之举,让韩当知道。

    然后,陶商又故意减少军灶,让鲁肃从炊烟数量上,判断出魏军南营兵力减少,从而向韩当献计,由南门突围。

    鲁肃是真的冤啊,他的献计本是出于真心,却反被他父子二人,认作是投降陶商的确凿证据。

    他父子二人,不但错杀了鲁肃,还自以为是的想要从西门突围,却浑然不觉,他们的一切举动,统统都在陶商的算计之中。

    直到今天,他们自己送上门来,落入了陶商早就给他们挖好的坑中。

    “陶贼……陶贼……你个卑鄙无耻……你个奸诈阴险这徒……我就算下地狱,也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在残酷的真相激刺之下,韩综是痛苦到了极点,羞愤到了极点,趴在地上,跟个泼妇一般,喋喋不休的大骂起来。

    “本王给过你机会,若是你自己言而有信,老老实实的去说降你父,又何至于落到今天这般地步,死路是你自己选的,怪不得别人,像个男人一样,安心的去死吧!”

    冷冷的讽刺声中,陶商手中的长刀,已高高的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王,我错了,听我解释,给我一个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生死之前,韩综所有的悲愤都没有了,只剩下无尽的恐惧,急是不顾尊严,不顾颜面的向着陶商求饶起来。

    陶商却没有半点同情,手中战刀奋然斩下。

    “不要啊——”

    叫声嘎然而止,一颗斗大的人头,滚落于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