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六十九章 韩当,本王等你很久了

第五百六十九章 韩当,本王等你很久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韩当冲锋在前,率领着七千求生心切的吴卒,如潮水一般,向着魏营方向,狂冲而来。

    韩当的脑海之中,俨然已浮现出了,前方魏营值守士卒,慌乱成一团的样子,他的大军如何狂撞入魏营,将那些还在沉睡中的敌卒,斩为粉碎,杀到魏军鬼哭狼嚎的画面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可以留下一营的尸体,扬长而去,逃出升天……

    韩当越想越得意,手中战刀握紧,苍老的脸上,已为肃杀狰狞的表情所占据。

    天崩地裂,杀声震天。

    魏营中,望着汹涌而来,如从黑暗中杀出的鬼兵般的敌人,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不屑道:“韩当,连孙策和周瑜都不是本王的对手,就凭你,也想跟本王比拼智谋么,真是笑话!”

    陶商一阵狂笑,极尽讽刺。

    笑声骤止时,他手中战刀已是扬起,朝着汹涌而来的敌人一指,厉声喝道:“敌人已送上门来,大魏勇士们,可以给本王现身了。”
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王令传下,肃杀的号角声,冲天而起,瞬息间,便将营外吴人的狂叫声压制下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营外的吴卒,已经冲至了五十步外,眼看着就要撞入魏营之中。

    这时,本是自信满满的韩当,眼中却忽然掠起一丝疑色,心中陡然间闪过一股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因为,他看到魏营之中,那些值守的士卒们,并没有表现出慌乱的迹象,反而是相当的沉寂平静,似乎早料到他们会突然发动进攻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韩当也没有听到魏营之中,响起示警的鸣锣之声,相反,却响起了肃杀的号角之声。

    那是只有列阵已待,将要发动进攻之时,方才会吹响的号角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,感觉有些不对劲呢,陶贼就算没有集重兵于西营,以魏军的精锐,也不应该全然没有任务的防备呢,难道说……”

    冲锋中的韩当,正自狐疑猜测之时,突然间,前方异变突生。

    原本昏暗的魏营之中,沿营一线,陡然间树起了无数支火把,熊熊的烈火,几乎将半边天空都照亮。

    那骤然亮起的无数火把,瞬间便将营内营外,方圆数里的范围之内,都照到耀如白昼。

    这突然而生的强光,一瞬间便将吴军吓了一大跳,纷纷收住了脚步,眼睛都无法睁开,只能本能的抬起了胳膊,遮挡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

    纵然是韩当,瞬间也被惊到,急是勒住战马,将手抬起来,挡住刺目的光线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韩当的眼睛才终于适应下来,颤巍巍的放下了手臂,怀着沉重惊悚的心情,向着魏营再次望去。

    下一秒,韩当石化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那张苍老的脸上,所有的自信,在这一秒都土崩瓦解,被前所未有的震惊所袭据。

    那眼神,就仿佛看到了鬼一般,极尽的震怖愕然。

    “怎么……怎么会这样,魏营,竟然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身后不远处,韩综也愕然变色,嘴巴张到老大,错愕的表情,仿佛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恐怖,最不可思议之事。

    **愕然变色,七千吴卒也统统惊怖变化,刹那间陷入了无尽的惊慌失措,茫然不解之中。

    韩当就迷茫了,震惊的了,急是回看了儿子韩综一眼,两父子的眼眸之中都是无尽的惊疑。

    只见正前方处,原本是兵力空虚的魏营,竟然突然间冒出数万兵马,密密麻麻的填满了沿营一线。

    兵甲森森,刀枪如林,战天遮天,放眼望去,竟有三四万之众。

    韩当彻底的震愕了,完全想不通,魏军本应该中了他的将计就计之策,此刻正集结主力兵马,尽聚于南门一线才对,怎么会在这西门之外,布下这么多的重兵。

    看这架势,魏军竟似早就猜到了他们的突围方向,提前就待候在西营一线!

    在韩当和七千吴卒,惊恐茫然的眼神注视下,魏营西营营门吱呀大开,火光照耀下,一骑缓缓而出。

    是陶商!

    此时的陶商,身披玄色战甲,手提血染战刀,背后一抹赤色的披风,在晚风吹动之下,猎猎飞舞。

    身后,那一面“魏”字王旗,彰显着他魏王的身份。

    就在万千敌我双方的注视之下,陶商横刀立马,巍然立于营门之前,霸道的鹰目之中,迸射着一路掌握天下气运之势,俨然如天神下凡一般。

    魏王现身,威慑震撼吴卒之心,尚未开战,吴卒原本就慌乱的心情,便遭沉重一击,个个都胆战心惊,握着兵器的手,都在颤抖不休。

    “陶……陶贼……”韩当的眼睛,瞬间凝成斗大,连声音都在沙哑。

    万众瞩目之下,陶商拨马上前一步,手中战刀
娇狮记笔趣阁
向着韩当所在,遥遥一指,高声道:“韩当,你的一举一动,都在本王的掌握之中,你以为你能逃的出本王的手掌心吗!”

    傲然霸道之言,如惊雷一般,回荡在沿营一线,吴军士卒尽皆听闻,无不心神为之再震。

    韩当苍老的身躯,也剧烈一颤,脸上青筋抽动,眼中迸射出惊怒的火焰。

    就在韩当惊怒之际,陶商天雷般的王者之音,再度响起。

    “韩当,你已无路可退,现在本王给你最后一个机会,投降本王,饶你父子一条生路,不然,本王就送你们父子共赴黄泉!”

    这最后的通牒,回荡在夜空之中,霸绝之势,令所有吴卒都为之胆寒。

    韩当也是浑身一颤,心底深处,升起一股莫名的畏惧。

    东征西讨多年,自问铁胆雄心,这还是他头一次,产生了畏惧之意。

    然后,那畏惧只是一瞬间,紧接着,韩当便被陶商那几近于轻视命令的言语,深深的激怒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算什么东西,也敢让老夫降你,你以为,你真能挡得住老夫吗!”愤怒的韩当,刀指陶商,怒声大喝。

    陶商嘴角斜扬,扬起一抹不屑的冷笑,手中战刀一横,用藐视的口吻道:“不降是吧,很好,算你有骨气,本王的大军就在这里,有本事你就闯过去!”

    这一席话轻视之言,更是把韩当的雄心尊严点燃,这位吴国现存的第一老将,瞬间被刺激到无以复加的地步。

    他手中战刀一扬,悲愤的大叫道:“大吴的将士们,想要活命听,就拿出男儿的血性来,跟老夫冲过去,杀出一条血路!”

    喝声中,韩当纵马舞刀,当先杀出。

    韩当身后,那七千吴卒,此刻也被韩当一番豪烈悲壮之言给喝醒,他们知道,除了硬冲之外,他们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要么杀出一条血路,要么被魏军困死在城中,他们已无路可选。

    “杀出血路去,让魏狗知道我们大吴儿郎是不好惹的,杀啊——”韩综也舞刀大喝,响应自己的父帅,拖着带伤的身体,紧随着杀出。

    父子二人皆已上阵,那七千吴卒轰然而动,皆如梦醒一般,鼓起最后的勇气,向着魏营狂冲而上。

    七千垂死挣扎的吴卒,如潮水一般,做出最后的困兽之斗,向着魏营辗来。

    转眼,已近三十步。

    “自取灭亡么,好吧,本王就成全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鹰目一聚,杀机骤然,手中战刀毫不犹豫的抬起,冷冷喝道:“破军营现身,给本王往死里射吴狗!”
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魏营之中,号角声再度响起,更加肃杀,更加血腥。

    号声起,瞬息之间,埋伏于沟壕之中,近五千名破军营的弩士,骤然现身。

    破军营统养由基,扬弓向着扑来的吴卒一指,大喝道:“大王有令,把吴狗往死里射!”

    喝声中,养由基抬手一箭,电射而出。

    只见一道流光破空而出,穿越数十步的距离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便扑向了韩当。

    韩当武力不凡,冲锋的过程中,早防着冷箭来袭,忽见眼前寒光爆涨,便知有利箭来袭,想也不想,抬手就是一刀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火星四溅,一声震天嗡鸣声响起,韩当的身形竟被震到一颤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这一箭力道如此之强,自己虽然勉强拨开,却竟震到他手都有些发麻。

    而那被拨开的利箭,更是力道未消,直奔着斜向处一名士卒而出。

    只听一声闷哼,一道血箭飞上半空,那士卒不及躲避,直撞被射中了面门,当场倒毙于马下。

    “魏军之中,竟有射力如此了得的射手,不是那个养由基,定然就是那个后羿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韩当暗吃一惊时,原本肃厉的表情,瞬间又凝固成了惊愕的一瞬。

    只见正前方处,无数的流光,如陨落的群星的一般,组成了一道密密麻麻的光之壁,迎着他们冲锋的方向,铺天盖地横辗而至。

    魏军竟然早有准备,不光集结了大军在西营阻挡,而且连破军营这种威力强大的弩营,竟然也安排下了,还事先藏在了沟壕之中。

    陶商,竟然早算准了他韩当会不顾一切的拼死一冲,正好给他一个迎头痛击。

    “避箭!全军避箭!”

    韩当神色立变,一面急舞战刀,在身前形成一面宽阔的刀幕,封住箭射而来的方向,护住自己和胯下战马,一面放声大吼示警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漫空的利箭,铺天盖地而至。

    一道道血雾飞溅而起,一道道流光如梭而至,一具具脆弱的躯体,被钉倒在血泊之中,瞬息间,七千吴军便被射了个人仰马翻,惨叫之声四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