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六十七章 郁闷的鲁肃

第五百六十七章 郁闷的鲁肃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正因为西门离我大吴国境最远,陶商才绝计想不到,老夫偏要从西门突围,城外的敌军数量,也一定会最少,老夫却偏要给他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。”

    韩当手捋着白须,嘴角钩着一丝得意,道出了自己的意图。

    **这才恍然大悟,不由面露敬佩之色,忙是拱手道:“老将军英明,果然将陶贼看的一清二楚,武佩服。”

    **这一番恭维,令韩当愈加得意了,就差要狂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少将军呢?怎么不见他人影?我看时候不早了,我们也是不是该出发了。”**这才发现,韩综不见了人影。

    “不急,再待片刻吧,等综儿提了鲁肃那叛贼的人头来,我们再出城不迟。”韩当的目光,回望向了南门方向,苍老的眼眸中,冷绝的杀机在燃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门城头。

    鲁肃正焦虑不安的等候着,不时的向城前看一遍,情绪已相当的焦躁。

    他已经跟韩当约好,午夜一过,就集齐七千大军,由南门魏军防御薄弱处突围。

    按照计划,这个时候,韩当**等人,早该率领兵马赶来南门会合,但到现在,鲁肃却看不到半个人影。

    不见韩当,不见**,也不见七千吴军,只有城头不足两百余名值守的士卒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韩义公为什么还不来,这么重大的事情,他岂能迟到……”鲁肃眉头暗皱,心中不时的抱怨。

    脚步声响起,鲁肃的精神振奋起来,回头一看,果然见韩综正爬上城头来。

    “韩老将军呢,还有**呢,他们怎么还没来,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!”鲁肃向着韩综身后张望,半个人影都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韩综步入前来,手按着剑柄,以一种讽刺的目光盯着鲁肃,冷冷道:“你不用再等了,他们是不会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鲁肃身形一震,目中顿时闪烁起了疑色,一时听不懂韩综的言外之意。

    不过,他却感觉到,眼前的这个韩综气氛与先前大不相同,眉宇之中似乎正散发着某种杀机。

    “韩老将军不是说好了要从南门突围的吗,为什么不能来?”反问的时候,鲁肃已下意识的按住了腰间剑柄,隐隐产生了几分警觉。

    韩综再上前一步,脸上的鄙夷之色更浓,冷哼道:“鲁肃,都到了这个地步,你就别装了。”

    “装?我装什么了,少将军,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?”鲁肃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他确实听不懂韩综在说什么,但他却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,稍稍后退了半步。

    韩综笑的更加鄙视了,目光中甚至已经燃起了深深的厌恶,冷笑着感叹道:“鲁肃啊鲁肃,我是真没有想到,你看起来是这么一个老实憨厚的人,却不想,竟是这么一个阴险奸诈之徒,怪不得你会投降那陶贼,你跟他还真是同样的人,都是奸诈无耻之徒!”

    投降陶贼?

    鲁肃身形剧烈一震,当场变色,惊道:“少将军何出此言啊,我什么时候投降陶贼了,无凭无据的,你可不能胡乱冤枉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还装,继续装!”韩综冷笑一声,“我暗中背叛陶贼,故意献计想诱我父子从南门突围,好让陶商趁机将我们一网打尽,可惜啊,天佑我大吴,你跟陶贼的阴谋诡计,早已被我识破。”

    鲁肃身形又是剧烈一震,整个人已陷入了茫然惊愕之中,完全想不通,韩综是怎么脑补出这么多东西来,生生的给自己的脑袋上,扣上了这么一顶大帽子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,这又是陶商的离间之计?”

    鲁肃的脑海中,顿时迸现出了这个惊人的念头,时至如今,也只有这样才解释的通。

    但令鲁肃想不通的则是,陶商是用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手段,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,就让韩当父子中了离间之计,自己根本就没有半点察觉。

    “陶商的手段,竟然诡计到这般地步,他是什么时候的施展的离间之计,不可能啊,我没有理由想不到啊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鲁肃震惊茫然之之时,韩综已经缓缓的拔出了腰间佩剑,眉宇之中,阴冷的杀机凛燃而起。

    “鲁肃,你不承认也没用,今天,我就亲手宰了你这个叛国之贼!”冰冷的话语中,韩综长剑缓缓扬起,朝着鲁肃就逼至近前。

    “少将军,你要冷静啊,你听我解释,我鲁肃绝没有做出对不起吴王之事,你们这一定是中了陶贼的离间之计了,你千万要冷静啊……”鲁肃慌了,连连后退,被逼到了墙角。

    他身后已无咱可退,再退一步,就只能翻越城墙,从几丈高的城墙上跳下去。

    这么高的距离,摔下去之后,
最强穿越直播系统笔趣阁
就算不当场摔死,也非得摔个半残不可。

    “不用再解释了,你这个叛贼,给我去死吧!”韩综陡然间握紧了手中剑柄,作势就要向鲁肃斩去。

    鲁肃慌了,彻底的慌了,他虽然也懂几分武道,但到底是文士出身,若论武道,绝不是韩综的对手。

    可若不反抗,难道就任由韩综所杀吗!

    鲁肃心中又急又愤,突然间灵机一动,朝着韩综身后张望过去,大叫道:“义公老将军,你来的正好啊,听我跟你解释!”

    剑已举起的韩综,顿时一愣,便想自己的父帅应该人在西门才是,怎么会来到南门?

    狐疑之下,韩综也没有多想,本能的就停下了脚步,转过头向后望去。

    就在他转头的一瞬,鲁肃眼眸一聚,杀机骤起,二话不说就拔出了腰间佩剑,朝着韩综的脑袋就狂砍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愚蠢的废物,给我去死吧!”鲁肃一声愤怒的喝骂,手中长剑挥起,用尽全身之力,奋然斩下。

    这要是换作是一员**实力的武将,甚至是跟韩综实力相当,乃至于弱于韩综的武将,在这样近的距离偷袭,必可一举击杀韩综。

    可惜,鲁肃终终不过是一员儒将而已,重在于一个“儒”字,这一剑虽然是突然袭击,但却去势并不快。

    韩综刚刚转头,蓦觉身后杀气骤起,猛一回头,竟见鲁肃手中长剑,竟已先发制人的斩来,惊异之下,他几乎是凭着本能,闪身向旁一侧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利锋破风而至,没能斩中韩综的脑袋,却一剑削中了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韩综是一声痛叫,忍着肩上的伤,抬起一脚,朝着鲁肃的小肚子就是狠狠一踹。

    鲁肃却闪避不及,闷哼一声,被韩综踹出几步之远,倒撞在了城垛上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叛贼,果然是奸诈,老子差一点就被你害死!”

    韩综倒退数步,口中破口大骂,怎奈肩上有伤,无法再亲自动手,便向左右士卒喝道:“给老子杀了这个叛贼,谁先砍下他的人头,老子有重赏!”

    左右那些士卒们,统统都是韩家军的嫡系士卒,唯韩综之命是从,眼下韩综又发出了重赏,谁还管鲁肃是不是冤枉。

    瞬间,几十号士卒都眼眸充血,纷纷拔刀拔剑,冲着鲁肃四面八方就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此刻的鲁肃已经爬了起来,眼下这么多的士卒扑了上来,随便一名士卒的武道,都可能比自己要高,若再战下去,不出片刻,非被砍成了碎片不可。

    无路可走之下,鲁肃只得一咬牙,一跃跳上了城垛,竟似要跳下去一般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跳上城垛,倒是把那些冲上来的士卒们,统统都惊到呆住,一时间纷纷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鲁肃向下瞄了一眼,城墙有几丈多高,夜色之中,下方都看不到城墙根,这要就跳将下去,几乎是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他又回头一眼,只见一双双的凶光毕露的士卒们,皆如盯着一只羔羊般,死死的盯着它,回头一战,肯定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啊,我鲁肃对孙家并无反意,反倒被他们逼到了这个份上,早知如此,当初我就该听了诸葛瑾的劝说,一早就反了,也不至于沦落今天这生死一线的地步,也罢,就拼一把吧,就算我摔死了,也算是我活该了……”

    鲁肃仰天一声长叹,将手中染血之剑一扔,深吸一口气,摆出一副将要跳下去之势。

    韩综却大骂道:“你们这些人都耳聋了吗,还不快给老子冲上去,把他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那些士卒们被喝醒,纷纷大叫着,向着城垛上高站着的鲁肃冲来。

    鲁肃以讽刺的目光瞟了韩综一眼,冷笑道:“韩综,你这个自以为是的蠢货,你们以为杀了我鲁肃,就能活着逃出魏王的手掌心吗,我鲁肃只不过是先走一步,我在下边等着你们父子,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悲愤讽刺的笑声中,鲁肃再无犹豫,一跃跳下了城墙。

    那些士卒们再次惊呆了,谁也没有料到,鲁肃竟然真有胆量跳下去,瞬间都僵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这个叛贼,他还真的有胆跳啊!”

    韩综也吃了一惊,扶着受伤的肩膀,分开众士卒们,几步冲到城垛边,向着城下望去。

    此时城头不线昏暗,下边黑漆漆一片看不太清楚,就隐隐约约看到一具躯体,一动不动的趴在城墙根下,应该便是鲁肃的尸体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高的城墙,不摔死才怪,哼,你这叛国之贼,本该把你碎尸万段,让你落得个全尸,真是便宜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韩综冷哼一声,朝着城下鲁肃的躯体啐了口唾沫,捂着受伤的肩膀,转身下城而去,直奔西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