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六十三章 演一出戏

第五百六十三章 演一出戏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说服韩当投降?

    韩综身形一震,脸庞间,顿时就挤出了一丝犹豫的表情。

    身为韩当的儿子,投降魏国已经是够丢人的了,眼下竟然还要去劝降自己的父亲,传扬出去,岂不是为世人所耻笑。

    一时间,韩综又陷入了犹豫之中。

    陶商便冷冷道:“眼下的形势你应该很清楚,本王十万大军,把皖县围了个水泄不通,攻下此城只是时间的问题,城破之后,你父韩当必死无疑,难道,你这个当儿子的,真的想看到你父亲为孙家殉葬吗?”

    韩综身形又是一震,眼中的那一丝疑色,立时便被陶商血腥的威胁,吓到烟销云散。

    “大王说的对,是末将一时糊涂了,末将愿去皖县说降我父亲便是。”韩综赶紧拱手答应。

    “这才识时务,你去告诉你父,只要他肯来归降,本王定当重用于他,荣华富贵,少不了你们韩家的。”陶商大度的许下了重诺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王,多谢大王。”韩综感恩戴德,不住的叩首,垂首之时,嘴角却悄然掠过了一丝不易觉察的讽刺冷笑。

    见得韩综如此识相,陶商是心情大好,却也不急着叫韩综去皖县,当即下令摆下酒宴来,好好的款待韩综。

    韩综受了那么多年的苦,整天吃都吃不饱,眼下好酒好肉端上来了,顿时激动到眼珠子都射金光,当着陶商的面,就不顾形象的狼吞虎咽起来。

    “慢慢吃,都是你的,不急,来,酒也满上。”陶商则笑着韩综狂吃,不断的命左右亲兵,给韩综倒酒。

    一杯接一杯的酒下肚,那韩综看起来酒量也不太行,不多时便喝到醉熏熏的,意识不清楚,趴在案几上说起了糊话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荆轲步入了王帐中,拱手道:“禀大王,诸葛瑾在外求见,他说他已经跟鲁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——”未等荆轲说完,陶商便急是一抬手,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。

    荆轲会意,忙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陶商便站起身来,推了推趴在案上的韩综,叫了他几声名字,韩综却依旧烂醉如泥,没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陶商这才放心,便跟荆轲使了个眼色,两人一前一后离帐。

    空荡荡的王帐之中,顿时便只余下了韩综一人。

    陶商前脚才一走,韩综后脚就睁开了眼睛,心忖:“陶商这么神神秘秘,怕被我听到,一定是事关我父亲的机密,我更得好好探听探听才是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韩综便撑起胆子,蹑手蹑脚的站了起来,凑到了帐帘边,透过帘缝,向着外面张望出去。

    瞬间,韩综脸色一变,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诸葛瑾正在帐外,而且,正毕恭毕敬的跟陶商说话,开口闭口都以“臣”自居,竟似已归降了魏国。

    “诸葛瑾这狗贼,竟然也降魏了!不知他正跟陶贼说些什么……”韩综便瞪大眼睛,竖起耳朵,仔细的窥听起来。

    帐外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鲁子敬怎么回复的,他是想死还是想活?”陶商冷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诸葛瑾面带着喜色,拱手道:“回大王,那鲁肃倒也是个聪明人,白天的时候,他虽然公开的拒绝了归降,但刚才却派了心腹潜出城外,秘密的前来见臣,说他愿意归降大王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个鲁肃,倒也是个识时务者。”陶商这才满意的点点头,嘴角扬起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这时,诸葛瑾又笑道:“大王,那鲁子敬还说了,他不光要归降大王,还要给大王献上一份大礼,做为归降之礼。”

    “竟有此事!”陶商眼前一亮,“鲁肃要给本王献上什么大礼,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诸葛瑾便不紧不慢道:“鲁子敬说了,他想请大王故意将南面的围营,营造出兵力薄弱的假象,那个时候,他就会趁机向韩当献计,劝韩当尽起大军由南面突围,那时大王便可将大军暗中布于南营,介时正好将韩当一举诱歼于城南,那时皖县自然便不战而下。”

    听得诸葛瑾这番话,陶商顿时是大喜过望,不由哈哈大笑:“鲁肃此计当真是妙极啊,你速速回复鲁子敬,本王明日就会让南营看起来兵力薄弱,他若能助本王灭了韩当,拿下皖县,本王必当重重有赏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,瑾这就去回复鲁子敬的心腹去。”诸葛瑾赶紧一拱手,匆匆退去。

    这时,荆轲却又忍不住提醒道:“大王既然已决定用鲁肃之计,又为何还要派那韩综去劝降其父,岂非多此一举。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懂了,本王这叫双保险。”

    陶商的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冷笑,“韩综能劝降其父,让本王不消一兵一卒拿下皖县,自然是再好不过,但韩当毕竟乃孙家老臣,就怕他执迷不悟,非要为孙氏殉葬,若是如此,鲁子敬这一招暗棋,便正好发挥其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英明啊,末将这才懂了。”荆轲这才恍然大悟,拱手赞叹道。

    帐外这番密议
网游之傲世千殇txt下载
对话,大帐之中,韩综却是听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该死,没想到诸葛瑾这厮,竟然也背叛了我大吴,还说动了鲁肃那奸商,也跟着投降了陶贼,还想用这等毒计,害死我父帅,幸亏我韩家有上天护佑,让我听到了陶贼和他们的诡计……”

    韩综正庆幸之时,帐外,陶商已经向大帐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韩综吓了一跳,赶紧又趴回案上,流起了哈喇子,装作依旧是醉倒的样子。

    帐帘掀起,陶商步入大帐,看到趴在那里的韩综,嘴角扬起一抹诡色,便又上前假装摇了他几下。

    韩综当然是继续装醉,一动也不动一下,嘴里还吵吵着要喝个痛快。

    “还好还醉过去了,来人啊,把他抬回别帐去吧,别慢怠了他。”陶商这才一拂手。

    荆轲便安排下去,几名亲兵便入帐,将烂醉如泥的韩综给抬了下去。

    韩综一走,另外一名亲兵,便步入了大帐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刚才帐中的情况如何?”陶商拂手问道。

    那亲兵忙拱手道:“回禀大王,正如大王所料,那韩综根本没有醉,他一直是在装醉,适才大王在帐外谈话之时,这小子就窜了起来,一直躲在帐帘那里偷听,想来大王所说的话,他都应该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笑了,这正是他所要的效果,他就是要让韩综听到那番对话,不然怎么能借着韩综之口,让韩当知道。

    一宿无事,第二天天一亮,陶商便亲自送韩综离营,而且,还让诸葛瑾作陪。

    “韩公子,不想你我皆归顺了魏王,看来,你和我一样,都是识时务之人啊。”诸葛瑾一拱手,笑呵呵的跟韩综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叛国之贼,本公子岂会跟你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韩综在心里鄙视着诸葛瑾,嘴上却笑呵呵道:“那是那是,大王乃天命之主,当世明主,我等归顺大王,当然是再明智不过了,我只恨没能早些归顺大王啊。”

    那两个人,你一句,我一语的,把陶商给吹捧了半天。

    陶商假装很受用的样子,得意的一阵笑,方才向韩综道:“韩综,此去皖县,望你务必要说服你父,向他陈明利害,莫要再执迷不悟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是是,末将明白,我父帅也是识大体之人,末将相信一定能够说服于他。”韩综忙是点头郑重。

    “好吧,事不宜迟,那你就出发吧。”陶商拂手道。

    “末将告辞。”韩综很恭敬的对陶商一拱手,方才策马告退而去。

    转眼间,韩综便策马而去,望着皖县南门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一路策马狂奔,此刻的韩综,心里竟有种飞鸟出笼,困龙出渊的痛快,拼命的抽打着战马,生怕陶商临时反悔,又抓他回去。

    奔出百余步,回头瞅了一眼,见魏营越来越远,也没有人再追过来,韩综才长长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旋即,他的嘴角斜扬,原本还不安的那张脸,就涌现出了狰狞讽刺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以为,我韩综当真会投降于你吗,你还真是幼稚啊,我投降于你,不过是为了逃出你的魔掌而已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带着得意的冷笑,韩综快马加鞭,直抵南门城下。

    来至南门城下,韩综便勒马于城前,高声大叫道:“我乃公子韩综,还不快开门放我入城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我们少将军早就在海昏战死了,你休要冒充我们少将军。”城头值守的小校,却不信的喝斥道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当初海昏失守后,韩综便一直没了影讯,吴国上下都以为他被陶商所害,就连韩当本人,也以为自己的儿子已经被杀,还抱着一腔复仇之心,想要找陶商复仇雪恨。

    而今却又有人出现在皖县城前,自称是韩综,那值守的小校自然是看也不看,就觉的是在冒充。

    门前的韩综,顿时便勃然大怒,喝骂道:“瞎了眼的狗东西,瞪大你的狗眼看本公子是谁!”

    那小校被骂,这才认真的往城下看去,仔细一看才认出来,竟然果真是韩综。

    “是少将军,果然是少将军,快打开城门,快去通报老将军!”城头上,顿时响起了欣喜激动的叫声。

    城门洞开,吊桥放下,韩综策马而去。

    “原来真是少将军,小的眼拙,竟然没能认出少将军,小的还以为……”那值守的小校,赶紧候在城门边,赔着笑脸向韩综道歉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韩综却扬起一鞭,朝着那小校的脸,便是狠狠的一下,瞬间抽到那小校皮开肉绽,脸上破出一条血印子。

    “瞎眼的狗东西!”韩综恼火的骂了一句,方喝道:“父帅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在……在郡府……”小校握着脸,胆战心惊的向着城中指了指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韩综又是一鞭子,给那可怜的小校另一边的脸上,也抽出一条血印子,方才解了气,策马如飞,直奔郡府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