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六十二章 软蛋也要利用一下

第五百六十二章 软蛋也要利用一下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会是这样……”面对韩当的“无理”质问,鲁肃心中是一阵叫苦。

    眼前这局面,正是他所担心的。

    韩当这员老将,跟程普一样,都因为在吴国中地位崇高,受人景仰,所以养成了一副高高在上,目中无人的臭脾气。

    与程普的架子大不同,韩当还多了一个爱猜忌的毛病。

    鲁肃现在算是明白过来了,陶商这是把韩当的性情摸到一清二楚,所以正是利用了韩当这个软肋,故意让诸葛瑾前来说降自己,以引得韩当的猜忌。

    眼前的事实证明,陶商的手段确实是得逞了。

    “韩老将军,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吗,陶商这是故意这么做,为的就是离间你我间的信任,老将军岂能上他的当。”鲁肃只能苦着脸解释道。

    韩当一震,似乎也想到了什么,但表情却依旧狐疑,只是眼神已没刚才那般深深的质疑。

    鲁肃便趁势又道:“我承认,刚才我是犯了点妇人之仁,确实不该对诸葛瑾这个叛贼手下留情,但我对大吴的忠诚,却是不容质疑的,还请老将军三思,千万莫中了陶贼的诡计。”

    韩当也不傻,他虽然猜忌鲁肃,但也不能空口无凭,就凭刚才他放走诸葛瑾的举动,就认定了他要降魏。

    这时,再给鲁肃这番一分析,韩当心中的猜忌,顿时被打消了大半,便不好再对鲁肃咄咄相逼。

    韩当好面子,又不好承认自己误会了鲁肃,沉默一会,方才冷哼道:“好吧,鲁子敬,老夫就暂且相信你说的话,不过,口说无凭,你还要用你的实际行动,来证明你对大吴的忠诚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,老将军绝对可以放心,鲁肃竭尽全力辅佐老将军,以证明肃对大吴,对大王有多忠诚。”鲁肃赶紧一拱手,大表起了忠心。

    韩当这才收敛了怀疑,不再当着众将士的面,公然质疑鲁肃的忠诚,但苍老的眼眸中,却依旧闪烁着丝丝残留的遗迹。

    再看了鲁肃几眼,韩当这才拂袖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看着韩当离去的身影,鲁肃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,转过身来,以一种既恼火,又叹服的表情,望向了城外魏营方向。

    “陶商啊陶商,你的手段还真是厉害,只是逼着诸葛瑾动了动嘴皮子,就差点置我于死地,还好我鲁肃反应机敏,你想离间我们,没那么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南,魏军大营。

    陶商高坐于上,喝着小酒,听取着荆轲的汇报。

    荆轲记性也是好,将诸葛瑾之前在皖县城前的一举一动,包括所说的每一句话,都一五一十,一字不差的复述给了陶商。

    “嗯,这样看来,这个诸葛瑾的嘴皮子,还是蛮厉害的,跟苏卿你那张三寸不烂之舌也有的一拼呢。”陶商玩笑的看向了帐前的苏秦。

    苏秦笑了笑,轻叹道:“我们的舌头再绕成花,也要看对上谁,若是换上大王这种对手,不按常理行事,就算是我们说到天花乱坠,只怕也没有用。”

    陶商哈哈大笑,大帐中,气氛一片轻松。

    “大王,第一步已经完成,差不多,也该是实施第二步的时候了。”另一面对坐的张良,笑着进言道。

    “嗯,把那诸葛瑾传进来吧。”陶商点了点头,拂手下令道。

    当下苏秦等谋臣们,尽皆退下帐外,片刻之后,诸葛瑾便步入了大帐。

    一入大帐,诸葛瑾便伏倒于地,苦着一张脸道:“禀大王,臣已经竭尽全力,怎奈那鲁肃不识好歹,就是不定归降大魏,臣确实是无能为力,还请大王明鉴。”

    看诸葛瑾那惶恐的样子,好似自己任务没有完成,生恐陶商对他惩罚似的,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。

    陶商却一拂手,大度笑道:“子瑜不必如此自责,你既然已经尽力,本王又岂会怪你,那鲁肃不识抬举,是他自己的问题,待城破之时,本王自会将他碎尸万段便是。”

    诸葛瑾这才暗松了一口气,站起身来,抹了抹额角的汗渍。

    陶商又一拂手,示意左右亲兵,给诸葛瑾看座。

    “大王还有什么任务,尽管交待臣去做就是了,臣必当赴汤蹈火,再所不惜。”诸葛瑾方一坐下,就赶紧表明忠诚。

    陶商笑了笑,先不急,叫给诸葛瑾倒了几杯酒,给他压了压惊。

    几杯酒饮下,紧张的气氛缓和下来之时,陶商方才道:“既然子瑜立功心切,这么急着想为本王做事,那本王就再交待你一件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……不知大王叫瑜做什么?”诸葛瑾的语气又不安起来,显然是怕又碰上说降鲁肃这处苦差事,完不成任务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“子瑜不用紧张,这件事比说降鲁肃容易多了,是件很轻松的差事。”陶商看出了诸葛瑾的担心,便宽慰道。

    诸葛瑾这才松了口气,忙又一拱手,“愿闻其详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要你跟本王合伙演一出戏。”陶商呷一口酒,嘴角扬起了一抹诡笑。

    “演戏?”诸葛瑾的脸上,流露出了茫然之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
邪龙狂兵sodu
时已入夜。

    被押已久的韩综,在荆轲的喝斥下,乖乖的囚车中下来,铁青着一张脸,闷闷不乐的向着魏王帐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自从被俘以来,这位吴国军二代可以说是受尽了苦楚,整日吃不饱穿不暖不说,还天天被关在四面透风的囚车里边,任凭风吹雨打,都只能咬牙忍受。

    陶商是苦意要这么折磨他,折磨掉他的锐气,折磨掉他被俘之初,那种自以为是的狂劲。

    这么多天的折磨过后,韩综显然老实听话多了,不敢再口出狂言,每天只闷不吞声的默默忍受。

    经过一片开阔地,韩综被经过之地,所正在发生的事,吓到的浑身一震,倒抽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眼前所在,已是遍地的尸体,一颗颗的人头正在血泥中乱滚,大片的土地,都被鲜血染红。

    十几名吴卒装束的汉子,正跪在地上,一个个战战兢兢,巴巴的求饶,有的甚至已经吓到尿了裤子。

    他们的身后,魏军的刀斧手却毫不留情,大刀一次次的无情斩下,如切菜砍瓜般,将那些吴卒的头颅,咔咔的斩断。

    一颗颗人头滚落于,断颈的尸体倒落于地,尸体狂喷着鲜血,甚至有几滴,竟然还溅在了韩综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先等等,看一会砍头再走。”荆轲停下了脚步,饶有兴致的欣赏起来。

    韩综也不得不停下脚步,眼看着一名名吴卒被杀,那一刀刀仿佛是砍在了他自己的脖子上一般,每一刀下去,他的身体都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,背上不由已渗到汗毛都倒立了起来。

    韩综不敢再看下去,只得将目光移开,假装不屑一顾,没有害怕的样子。

    咔咔咔!

    砍头那清脆的骨肉碎裂声,不绝于耳的回响在耳边,却刺激到韩综不断的打着冷战,眉宇间的惧色,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半晌后,那一排吴卒终于被杀了个干净,吴人凄惨的求饶声,终于也沉寂下去。

    韩综长松了口气,冷风吹过背后,却才发现,自己的背上,竟然不觉已浸出了一层冷汗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不肯归降我大魏的下场,小子,很快你也会跟他们一样人头落地了,走吧。”荆轲冷冷道,手一推,示意他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韩综心中一震,再次向前走时,却忽然发现,双腿竟然像是灌了铅似的,每抬一步都沉重无比。

    终于,迈着沉重的步伐,韩综来到了王帐之外。

    荆轲进去通传,片刻之后出来,喝道:“进去吧,大王召见你。”

    韩综深吸了一口气,强装起几分镇静,心中却不情不愿的,缓缓的步入了大帐中。

    一进帐内,韩综便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大帐内,陶商高坐于上,目光冷峻如冰,帐前两翼,二十余名刀斧手雁立两翼,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那眼神,就像是在看着一只待宰的羔羊,只等着陶商一声下令,就要一窝蜂的扑上来,把他砍成碎片。

    韩综的脑海中,不由的就浮现出了,刚才那些被杀头的吴卒的惨烈画面,那还是一刀的痛快,若是被乱斧砍死,不知要痛苦多少倍。

    陶商抬头瞄了一眼,看着韩综入内,也不正眼看他,只冷冷道:“韩综,本王今晚召你前来,也不跟你废话,你现在只有两条路可选,一条就是归降本王,本王饶你一死,另一条路就是拒不投降,本王现在就让这些刀斧手,把你大卸八块,你自己选吧。”

    果然如此!

    听得陶商这番最后通牒似的话,韩综身形剧烈一震,眼眸之中,陡然间就闪现出了无法隐藏的惧色。

    思索许久,犹豫了许久,脑海中不断浮现着刚才那血腥的画面,韩综残存的自尊,残存的勇气,就这么在死一般的沉寂之中,消磨殆尽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就在他犹豫之时,陶商已经不耐烦了,猛然一拍案几,大喝一声:“降与不降,给个痛快话,休要再磨叽!”

    这一喝不要紧,吓的韩综是双腿一软,就跪倒在了陶商的跟前,拱手颤声道:“大王息怒,综愿归降大王,综愿意。”

    这位名将之后,大名鼎鼎的吴国元老韩当的儿子,就这样跪倒在陶商的跟前,巴巴的求起了饶。

    陶商笑了,看了一眼荆轲,荆轲的嘴角,也扬起了一抹会心的讽笑。

    方才韩综所遇到的那杀头一幕,其实是陶商故意让荆轲安排,其实就是为了从精神上恐吓韩综,现在看来,效果还不错。

    “你也算是个识相的人,起来吧。”陶商肃厉的表情,这才缓和了几分,向着他微微一拂手。

    韩综暗松了一口气,这才颤巍巍的站了起来,连头都不敢抬,不敢正视陶商一眼,那胆战心惊的畏惧样子,全然已没了当初被俘时的那般慷慨激昂。

    “既然投降了本王,就是本王之臣了,现在本王要交待你去办一件事,不知你肯不肯。”陶商冷冷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什么事?大王请吩咐。”韩综颤声应道。

    陶商淡淡一笑,“其实这件事也很简单,本王要你入皖县一趟,说服你父韩当开城投降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