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六十章 第一步

第五百六十章 第一步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此时,兵败的吴军残兵,已惶恐如鼠,一路狂逃远去。

    伍子胥很清楚,孙策不敢迎战,一路是濡须口方向逃去,便想若继续追击,粮道恐会跟不上,便停止了追击。

    当下伍子胥便令全军进入皖口,将敌营大火扑灭,在废墟上重新立营。

    伍子胥前脚攻占皖口,陶商后脚就跟随而至。

    半道上,陶商听闻孙策已弃营而去,便令统帅主力步骑的蒙恬和曹参二将,半道之上改变方向,北上直扑皖城而去。

    陶商知道,那里还有韩当统帅的七千精兵,他现在所要做的,就是尽可能的消灭孙策的有生力量,这七千兵马,当然不能放过。

    入驻皖口,稍适休整后,他便令伍子胥等水将守水营,自率两万步骑,北上皖城。

    次日,陶商与蒙恬等诸将,所统的八万主力步骑会师,近十万大军,将皖县围成了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皖县原只有韩当的七千兵马,**又奉命率一千精锐,前往接应大小乔姐妹,却不想他前脚刚到,后脚魏军的主力就改道杀至,将他们团团围困在了皖城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午后,王帐,杀气森森。

    陶商高坐于上,鹰目似刀锋般锐利,两翼刀斧手肃然而立,杀气狂烈。

    脚步声响起,片刻后,神色慌张的诸葛瑾,便被荆轲拖入了王帐之中。

    只看一眼左右的刀斧手,诸葛瑾便身形一颤,眼中惧意顿生。

    陶商俯视着他,冷冷道:“诸葛瑾,知道本王留你一条性命,叫你前来是要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诸葛瑾声音都在发抖,苦叹道:“刀斧在侧,想来大王准备要杀我了吧。”

    陶商却一声冷笑,“本王要杀你,早在彭泽之时就已经宰了你,又何必等到今日。”

    诸葛瑾暗松了口气,听陶商这语气,竟似打算给他留一条活路。

    就在他刚刚庆幸之时,陶商却忽然又道:“不过,本王今天心情很好,杀你找找乐子,也不是不可以,诸葛瑾,你说吧,你想怎么死,是想五万分尸,千刀万剐,还是想活活被乱棍打死,别说本王不给你选择的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就那么轻描淡写的说着,如何处死诸葛瑾,就好像在说家常一般,把诸葛瑾是听的是毛骨悚然,脸上汗珠是丝丝的往外冒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诸葛瑾才勉强缓过神来,“魏王,下官不过一使者,古语有云,两国交兵不斩来使,大王要是杀了下官,就不怕被人笑大王心胸狭窄吗?”

    诸葛瑾摆出了什么天下人的议论,以为可以令动陶商怕损声名,就不敢杀了他,如果他仔细研究过陶商之后,就该后悔,自己不该说这些没用的废话。

    这时的陶商,好像听到笑话似的,一声狂笑,不屑道:“天下人的议论,在本王的眼中,不过是放屁而已,你以为本王跟刘备那种人一样,是假仁假义的虚伪之徒,会在意天下人怎么想吗!”

    肆意的笑声中,彰显着陶商不惧天下人议论的狂傲之心。

    诸葛瑾浑身一颤,目光中迸射出深深的震撼,顿时被呛到哑口无言,心中已完全被陶商的狂妄所慑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一时间,诸葛瑾尴尬的僵在了原地,手足无措,不知所以。

    “不过,看在你给本王送了那么多钱财的份上,本王倒可以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,只是不知道你是想生,还是想死。”陶商笑声陡然而言,话锋忽变。

    诸葛瑾,猛然间看到了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只是,心头,却又一阵的痛苦。

    很显然,陶商的意思,乃是令他归降于大魏,才有生的希望。

    可是,他被孙策任命为使者,委以重任前来跟陶商谈判,非但没有谈成,反而导致孙策被耍,失了皖口。

    诸葛瑾心中有愧,已觉有愧于孙策,眼下要是再降了陶商,传扬出去,他实在是觉的有损自己的名声。

    诸葛瑾犹豫不决,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眼下诸葛瑾久久不答,陶商鹰目一沉,拂手道:“很好,看来你是打算为孙策陪葬了,那本王就成全你。“

    说着,陶商便向着左右刀斧手一瞪,作势就要让他们上来,将诸葛瑾砍成肉沫。

    瞬间,诸葛瑾吓破了胆。

    “大王乃天命之主,瑾岂敢不识时务,愿归顺于大王,为大王鞍前马后效全力。”诸葛瑾吓的忙是起身拜下,向陶商求降。

    这个诸葛瑾,倒是比他那弟弟诸葛亮,要识时务很多呢。

    眼见逼着诸葛瑾求降,陶商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,拂手道:“难得子瑜如此识时务,别跪着了,起来吧,来人啊,看座。”

    转眼间,陶商又对诸葛瑾客气起来,俨然
青诡纪事无弹窗
已把他当作自己人,这态度转变之剧烈,让诸葛瑾一时片刻还有点接受不了,依旧处于战战兢兢的状态。

    陶商便叫下边将酒肉拿来,温言宽慰诸葛瑾,几杯酒下肚之后,诸葛瑾方才情绪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受宠若惊之下,诸葛瑾便一脸感恩,拱手道:“诚蒙大王收纳,瑾苦无寸功,实在是愧对大王的厚待,大王但有什么吩咐,尽管交待瑾,瑾必全力以赴,为大王效命。”

    陶商看了张良一眼,二人会心一笑,显然,他等的就是诸葛瑾这番话。

    一杯酒饮下,陶商便笑道:“难得子瑜有这份心,本王甚慰啊,既然如此,那本王就交给你一个任务,让你去皖县劝降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去皖县劝降?

    诸葛瑾愣怔一下,蓦然间猜到了什么,顿时面露难色,苦着脸道:“大王是想去让我说降韩当吧,不是瑾不愿意去,只是那韩当乃孙家死忠,瑾只怕此去无功,让大王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本王让你去说降韩当。”陶商一笑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大王让我去说降谁?”诸葛瑾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再饮下一杯酒,陶商才不紧不慢的道出一个名字:

    鲁肃。

    诸葛瑾这才恍然大悟,想了一想,便又顾虑道:“瑾与那鲁子敬,倒是颇为交好,只是此人虽然不是孙家死忠,但也是被孙策一手提拔,况且他跟周瑜也是好友,只怕他未必会降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未必,本王问你,鲁肃在出仕之前,他是干什么的?”陶商笑眯眯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诸葛瑾想了一想,方道:“鲁家本为淮南富商,家族以行商为生,当年周瑜带兵往他家中借粮时,鲁肃很大方的给了周瑜一千斛粮草,两人方结为了好友,再到后来,周瑜向孙策提荐鲁肃,鲁肃才得以被孙策所青睐提拔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,鲁子敬出身为商人,商人心中最重要的,就是一个利字!”

    陶商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“何况,当年周瑜带兵去借粮,鲁肃也未必就那么情愿,说不定只是畏于周瑜的兵威,才不得不借,非是他大方,可见二人成为好友的契机,不过也是出于一个‘利’字而已,既然来来去去都是利,本王倒不觉得,鲁肃会对孙策有多忠心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说的诸葛瑾是恍然大悟,琢磨了半晌后,方才悟透,不禁面露惊叹之色,拱手赞叹道:“大王慧眼识人,洞察力超乎常人,瑾认识了鲁子敬那么久,竟没有大王了解他。”

    陶商知道诸葛瑾的赞叹,有拍马屁的成份在内,却也不以为然,只是拂手一笑,“马屁就先不急着拍了,先去给本王说降那鲁肃吧。”

    “瑾这就去。”诸葛瑾再无犹豫,当即起身告退。

    陶商看着诸葛瑾的背影,却用意念下令道:“系统精灵,给我扫描诸葛瑾的忠诚度。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完毕,对象诸葛瑾,现有忠诚度为0。”

    陶商笑了,果然不出所料啊。

    忠诚度为0,代表着此时的诸葛瑾,内心深处,并不忠于他陶商,也没有忠于孙策,只是处于摇摆不定的状态下,为了保命,此刻才不得不表面上表示忠于自己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一旦有机会,诸葛瑾的忠诚度,可能会立刻掉到了0以下,反叛自己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排除诸葛瑾的忠诚度,会渐渐上升,变成了真心的忠于自己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忠诚度状态下的诸葛瑾,陶商自然不能放心容他前去,便向荆轲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荆轲会意,当即跟出了王帐,前去“保护”诸葛瑾。

    “子房,果然如你所料,诸葛瑾照着你的计划去了。”陶商的目光,笑看向了张良。

    张良微微一笑,眼角掠起一丝诡色,“第一步已完成,等着诸葛瑾回来,咱们就可以让另外一人发挥一下作用了。”

    主臣二人,相视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诸葛瑾已在荆轲等七八骑的“护送”下,离开了魏军大营,直奔皖县而去。

    黄昏之前,他策马进抵了皖县南门之外,高声对着城上守军大喝,报上了自己的姓名,叫鲁肃前来城头一会。

    城中的守军一听是诸葛瑾,无不是吃了一惊,不知他此来何意,自不敢擅作主张,赶紧派人去请鲁肃。

    此时的鲁肃,正在西门一线巡城,听闻诸葛瑾在城外约见,自然是又惊又疑,即刻赶赴南门。

    登上城门,鲁肃举目一扫,果然在那数骑之中,认出了诸葛瑾。

    “诸葛子瑜出使魏国,中了陶商的诡计,依那陶商的残暴性情,早该将他杀害祭旗才对,他怎么可能还活着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看着城外那张熟悉的面孔,鲁肃眉头微微暗皱,眼中掠起了深深的狐疑。